No menu items!

    “我希望奇迹发生 他们能活着从亚速钢铁厂里出来”

    被困在亚速钢铁厂里的平民被逐步撤离,英国《卫报》采访了最后一批被撤离的平民,了解他们被困时的生活。

    英国《卫报》5月9日报道,Spike是一只腊肠犬,它每天都能有饭吃,即使被困在亚速钢铁厂里的人正因为饥饿而日渐消瘦。最后,食物和水少得可怜,成年人一天只能吃一小顿。两杯通心粉放入10升水里面,而这碗“汤”要养活30个人。孩子们每天吃两顿。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和宠物分享食物。

    Spike在沙滩玩耍。

    欧莱娜(OlenaChekhonatski)说:“有人会给他一勺粥,家里的每个人吃饭时都会给它三四勺食物。幸运的是,它很小。”战争开始时,她和丈夫叶戈尔(Yegor)以及两个儿子逃到地堡中躲避炮击。他们原以为可能会在那里待两周,但两个月之后才得以出来。

    欧莱娜说:“在Spike到来之前,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爱狗的人。”她悲伤地瞥了一眼这条狗,为了让它活下来,她自己饿着肚子。这条狗沿着第聂伯河的沙滩跳跃着,这是这家人自2月底以来获得自由的第一天。

    报道称,这家人是最后一批从亚速钢铁厂正式撤离的平民,他们于5月8日晚抵达乌克兰控制的领土。叶戈尔说:“(在亚速钢铁厂)最后那几天,我们都失去了失望。炮火如此猛烈,似乎不可能逃出去。”

    欧莱娜(右一)、叶戈尔(左二)和他们的两个孩子。

    这家人认为他们可能会在地堡里待两个星期,而和他们一起避难的其他人只准备待两天。但是两个多月后,他们仍然在那里,食物和水的供应越来越少,而他们上面的建筑被俄罗斯的炸弹炸毁了。

    他们被剥夺了一切,除了睡眠。“多睡,少吃。因为当你睡觉的时候,你不需要吃东西。”叶戈尔说,“现在的计划是继续活下去。其余的会随之而来。”

    当他们刚躲进亚速钢铁厂地下室的时候,里面还有电,但他们的世界在发霉的地下室里迅速缩小,潮湿的气味渗入他们的衣服和皮肤。一天后,电力被切断,里面也没有互联网,只有一个小收音机,可以接收一些长波传输。他们用汽车电池为LED灯供电,在昏暗中玩游戏打发时间。他们带来了国际象棋、纸牌等。

    亚速钢铁厂的员工奥克萨娜(Oksana)也说:“没有人能一成不变地离开那里。他们进去时是一个人,出来时是另一个人。”她说,在最初的日子里,孩子们明显受到了创伤。孩子们会花好几个小时盯着墙看,年纪较小的孩子会回避被触摸。当她鼓励他们画画时,他们会避免使用彩色笔,只会用黑色画。

    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逐渐适应了这种可怕的新生活。“后来他们让我们拥抱他们,尤其是在轰炸期间。他们交朋友,年长的孩子教年幼的孩子学习。有一个四岁的孩子刚来的时候几乎连字母表都不会认,但到最后他已经会算术,读写也都很好。”

    3月初,当一条“绿色走廊”被开辟后,他们试图离开,但被战斗逼回地下。他们看到几十个人比他们先离开,包括附近一个地堡的居民,那里的食物在他们离开前几周就用光了,但每次撤离之行都是一场赌博。奥克萨娜说:“当孩子们出去时,我们在他们的衣服上贴上标签,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血型和出生日期。所以,如果他们被杀死,至少可以更容易地识别他们的遗体。”

    一组人决定徒步100公里,穿过战场、雷区和废墟,到达别尔江斯克,因为这似乎没有待在钢铁厂里那么可怕。“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成功了。”

    然后,被困于地堡的人们从无线电里听到了建立平民救援通道的最后努力,于是决定看看是否能找到一条出路。士兵们发现他们在外面等着,告诉他们有15分钟准备时间。他们担心可能还有其他绝望的平民被困在钢铁厂下面,他们没有收音机来了解撤离的情况,或者士兵没有发现他们。

    在俄罗斯的一个“过滤检查”营地,俄军会对撤离者进行检查。在那里,欧莱娜一家遇到了一个少年,这个少年在整个战争期间都和另外两个人躲在一个地下室里,离他们家只有几十米远。他们不知道他在那里。

    欧莱娜一家也担心那些穿过废墟救出他们的士兵。叶戈尔说:“甚至用英雄都不足以形容他们,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无法用言语表达我们对他们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的感激之情。我向上帝祈祷,我希望奇迹发生,他们能活着出来。”

    两个月后,当奥克萨娜终于能够给手机充电并开机时,她发现来自乌克兰和世界各地的家人、亲戚和朋友发来了大量信息,她高兴得不知所措。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