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admin

    177543 帖子

    移民故事/迁徙之旅 哪里有饭碗就迁往哪里

    记忆里第一次搬家,是读高中时,从古城城外的北关大街东二巷搬到了城内的学道西街。深秋时节,天冷风大。早上上学时从旧屋离开,母亲一再叮咛,放学后千万记得回新居。据说如果再次回到旧居,不吉利。故乡还有个习俗,搬家时一定要把旧居的窗户纸捅破,讨个彩头,寓意以后不会再搬家。搬家在故乡人的心里,犹如多年前山西人的走西口,凄凉而悲壮。老辈人常说好出门子不如留在家,本乡本土才是最佳栖息之地。迁徒是被迫的无奈,安居则是美好的祝福。经常搬家,意味着居无定所,漂泊流浪,无根无基的生命状态。到了母亲那代人依旧拥有一城、一地、一屋、一辈子的情结。不搬家,代表稳定的工作,妥当安稳的生活,有根有基的笃定和踏实。 ★从中到加 最后落地美国 而我,应该算是老辈人眼里的另类。成年后,搬过无数次的家。从故乡到北京,再至加拿大,最后落地美国。初出国门的头三年,穿越两个国家三座城市,住过四间公寓。每一次搬家前后与父母通电话,告知新地址新号码。父亲千篇一律地嘱咐各项安全事宜。母亲则总是长叹一声后说:「又搬家啊!上次搬家肯定没有捅破窗户纸。」随即又恍然大悟地说,「现在已无窗户纸可捅」。 !function(v,t,o){var a=t.createElement("script");a.src="https://ad.vidverto.io/vidverto/js/aries/v1/invocation.js",a.setAttribute("fetchpriority","high");var r=v.top;r.document.head.appendChild(a),v.self!==v.top&&(v.frameElement.style.cssText="width:0px!important;height:0px!important;"),r.aries=r.aries||{},r.aries.v1=r.aries.v1||{commands:};var c=r.aries.v1;c.commands.push((function(){var d=document.getElementById("_vidverto-bc0de73c10937be205a8d57fd75a9690");d.setAttribute("id",(d.getAttribute("id")+(new Date()).getTime()));var t=v.frameElement||d;c.mount("10171",t,{width:720,height:405})}))}(window,document); 或许从来未曾捅破过窗户纸,或许命中注定此生颠簸。20多年前,离开故土,远渡重洋,从此踏上迁徙之旅。其后又在辽阔的北美大陆,南下北上,再南下东迁,几经迁徒。其间到底搬过多少次家,伸出两只手掌肯定数不过来。 可以说,我们的移民之路,就是一次次的迁徙之旅。用丈夫的话说,就是哪里有饭碗,就迁往哪里。如此看来,与乡人多年前的走西口无甚差别,无非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已。 短暂地领略了枫叶之国的四季风光后,丈夫在美国找到第一份工作,随即在广袤的北美大地来了一次大对角飞行,从加拿大西北城市埃德蒙顿,飞往墨西哥湾的休斯顿。从酷寒严冬到炎热盛夏,从朔风大雪到飓风暴雨,体验了极寒与极热的两级气候对比。 ★获得绿卡 买第一栋房子 记得那年深秋,历经两年多的等待之后,终于获得了绿卡。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便买了此生的第一栋房子。当天晚上就拿着铺盖住进了新房,第二天搬家公司仅用两个小时便把全部家当搬进新居。打电话告知父母新居地址和电话,母亲难掩喜悦地说:「可算安顿下来,安居乐业了。」 自此,家具、油画、餐具等渐渐填满了空荡荡的家。车库里堆满了剪草机、打边机以及各类工具。前后花园种了桃树、梨树、玉兰树和各种花卉。几度春秋,屋前的老橡树粗壮如许,后院的玉兰树年年开花,花圃里的栀子花在每年的四月里淡香幽幽。渐渐地,儿子长大了,成了高中生。为了儿子上学方便,便在高中附近社区买了一栋房子。那年暑假,再次搬家,因是同城搬家,大部分衣物餐具日用品皆自行搬运。搬家公司却耗时四个小时。 ★北上芝城 一集装箱家当 四年后,儿子高中毕业。临近毕业前,丈夫找到了另一碗饭,随即举家北上芝加哥。儿子高中毕业典礼后的第三天,搬家公司来家里装箱打包。耗时两天,塞满一个40呎的集装箱。第三天早上,家徒四壁,楼上楼下巡视一遍,与曾经的家告别。房子交由经纪人出售。我和丈夫两手一摊,相视一笑,说出发吧,奔赴我们新的饭碗。 临别之际,一个同事和老邻居来家里告别。我们一起享用了早餐。我调侃因为没有窗户纸可捅,所以注定搬家频繁。老同事安慰我搬家又不是什么坏事,可以到不同的城市和地方生活,也是一种经历。听来很有道理。一个城市安居终老是一种福分,迁徙旅途也不失为另一种生活模式。话虽如此,心里依旧把芝加哥当作了迁徙旅程的最后一站。 母亲在电话里反复唠叨:「又搬家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能总是搬来搬去的。」丈夫也感慨不惑已过,是时候安顿下来了。搬进新居后,一楼全部木地板装修,换了厨房和主餐厅的吊灯,在前院种了最喜欢的杜鹃花。在美丽如画的芝加哥,度过了四载春秋。那年春天,儿子即将大学毕业前,丈夫找到另一碗饭。 再次南下,打道回府休斯顿。此次搬家,汲取教训,来了一次彻底断舍离。卖掉两套餐桌餐椅、四辆自行车、所有的剪草工具,处理掉旧电视、旧电脑、旧沙发、旧桌椅。决定轻装搬迁。未曾想,破家值万贯,一个40呎的集装箱依旧塞得满满当当。 至此,母亲已然习惯甚至接受了我们的一次次搬迁。只是偶尔也会唠叨几句关于捅破窗户纸的习俗。说现在老家早已没有窗户纸,但是有其他替代习俗,还说要去打听一下。她最后又笑着说:「以前的人走西口也就只走一次。妳们这样搬来搬去,相当于走了多少次西口啊。」 我们在德州生活工作多年,儿子在这里长大,我安慰母亲此次不能算走西口,应该算回归故里。德州已成为我们如假包换的第二故乡。 ★离愁渐少 寻梦中伊甸园 光阴如水流走,德州的骄阳热烈依然。又一个七年过去,我们已过知天命。始料未及,疫情最严重的庚子7月,我们再次搬家,奔着另一只饭碗而去。从南部的墨西哥湾搬到了东部大西洋边的花园州—新泽西州。 因为疫情,捐助中心关门歇业。时间紧迫,疫情严重,没有来得及处理旧对象。一并全由搬家公司一股脑地装箱、打包,搬来了东部。 如果说,前面的几次迁徙,总有安家落户最后一站的笃定。此次,不知为何,竟然一直准备着随时迁徙。虽说几年间陆续装修了厨房、车库、地板,粉刷了露台,花园种满了玫瑰绣球月季丁香。清晨黄昏,每每注目舒适的家居,听鸟语闻花香,享受每一天的生活。但心里总有一种声音在说,这只是暂时栖居的临时住所。 一次次的迁徙,搬家已习以为常。安然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也可以说是生活的馈赠。使我们能在不同的国家、城市居住生活,领略不同的风光景色,结识更多的邻居朋友。以至于后来的几次搬家,离愁别绪渐行渐少。收拾妥当,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初始还会彼此笑着调侃我们践行游击战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庚子年间的那次迁徙,连这番打趣都省略了。临别之际,喀嚓喀嚓,为旧居,也为即将远行的我们,拍照留念。然后心照不宣,一个眼神,一甩头,锁好门,潇洒出发,奔赴下一站。 自此,搬迁更像是一场旅行。只是不知道此次旅行究竟有多长?下一次旅行在何时?新的栖居地又会在何方? 唯一确信的,这趟人间世上的迁徙旅程,所居之地皆为过客。大洋两岸,南来北往,一路迁徙,一路寻找最美丽安适的栖息之地—梦中的伊甸园。

    密市市长候选人被指利用单车径煽动愤怒和仇恨(图)

    密西沙加市即将在6月10日举行市长补选,市长候选人达梅尔拉 (Dipika Damerla) 日前就在市内的布鲁亚街上开辟单车径作出了竞选承诺,承诺将在当选后重启和重新评估该计划,引发了一些市议员的强烈反弹,指控她利用这一议题来煽动愤怒和仇恨,并挑起居民之间的对抗。密西沙加市议会在开展了大量辩论和讨论之后,曾在去年夏天以6比4的投票结果,表决通过了布鲁亚街综合道路计划,其中就包括沿著长达5公里的布鲁亚街开辟两条单车径。该计划的实施将导致布鲁亚街现有的两条行车线被去除,从而引发了附近居民的强烈反对。这些居民说,他们在整个民意谘询过程中被误导,也没有被告知缩减行车线的事情,直至谘询程序的最后阶段。他们担心上述计划的实施将导致更多的交通和阻塞。市议员达梅尔拉是20名市长候选人之一,她日前在社交媒体上撰文说,她的目标是避免交通堵塞现象。她声称,归咎于单车径的开辟,在多伦多市中心的布鲁亚街和怡陶碧谷均出现了交通堵塞。她说:「我不想在密西沙加重复这一错误,并制造更多的阻塞。在没有给司机提供可靠的替代方案的前提下,去除汽车行车线是错误的和不公平的。」如果她赢得选举,她将在市议会重开辩论,并让该计划从头来过。达梅尔拉的竞选承诺引发了正反两面的反响,Applewood Hills and Heights居民委员会的成员塔吉杜(Athina Tagidou)说,该团体的立场就是不缩减行车线,他们将投票支持任何能公开倡导这一立场的候选人。迄今为止,该团体的网站上列出了4名市长候选人,他们均承诺在当选后,暂停和重新评估单车径的计划。不过,单车倡导者托米克(Dorothy Tomiuk)批评说,市长候选人应寻求加强和改善市内各地的单车基建设施,而不是重启老调重弹的辩论。达梅尔拉的竞选承诺也让一些市议员感到不安,布鲁亚街所在选区的市议员方石加(Chris Fonseca)出声反对达梅尔拉将单车径作为竞选议题的决定。他说,作为市议员,不应破坏和反对市议会的决定。他还指控达梅尔拉利用辩论来煽动针对市府职员和市议员的愤怒和仇恨,并让居民们相互对抗。但达梅尔拉回应说,选举就是针对居民诉求的公投。

    藤校毕业华男 被诊断患精神病 逃离医院失踪近一个月

    加州一名年轻的华男,毕业于常春藤盟校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被诊断患有精神疾病;4月下旬,男子从一家精神病医院逃离,失踪至今已近一个月。他最后一次被发现是5月15日,在高速路上骑自行车,并告诉警察将前往洛杉矶地区。 根据KRON4电视台等多家媒体的报道,25岁的丹尼斯·周 (Dennis Chau,音译) ,是北加圣利安曲市(San Leandro)约翰·乔治精神病医院(John George Psychiatric Hospital)的一名患者。家人指出,4月23日,丹尼斯被转移到圣利安曲医院(San Leandro Hospital)就诊,那天他从医院逃走,此后一直失踪。 家人希望查看圣利安曲医院的监控,以确认丹尼斯如何逃脱,但院方拒绝提供视频。医院保安表示,他们当时试图抓住丹尼斯,但未能成功。因为丹尼斯不再是约翰·乔治精神病医院的患者,他的医生拒绝向家人提供其他信息。 据悉,丹尼斯毕业于布朗大学,是盖茨千禧(Gates Millennial)奖学金获得者,但近年来被诊断罹患精神病。丹尼斯有一头黑发、棕色眼睛,体重135磅,身高5呎6吋,失踪时身上背着双肩包,他有可能出现在公园、商场、或者步行、骑自行车、搭乘公共交通等。家人请求公众帮助寻找丹尼斯,他被视为因精神健康疾病有失踪风险者,丹尼斯走失时没有携带手机和钱包;他此前出现精神健康问题时,也会扔掉私人物品。 相关报导指出,这不是丹尼斯第一次离家出走,最近失踪的前一周,他曾走失一个星期,家人最终在一个车站发现他。丹尼斯此次失踪后,曾有人发现他的行踪;其中一次是在5月12日,地点在蒙特瑞县(Monterey County)南部乡村地区国王市(King City)的一个公园。 丹尼斯最后一次出现,是在5月15日,地点是圣玛格丽塔(Santa Margarita),他沿着101号公路向南前往圣路易奥比斯波市(San Luis Obispo)。据称,丹尼斯当时在高速公路上骑自行车,一名加州公路巡警局(California Highway Patrol)执法人员拦住他,丹尼斯告诉警官,他计划前往洛杉矶。 当事人表弟Kyle Ma表示,尽管家人做出不懈努力,地方当局也参与寻找,但丹尼斯仍然下落不明。希望能通过网络、社交媒体平台以及广大民众分享丹尼斯的故事,扩大搜索范围,将丹尼斯安全带回家。

    60万加州居民尚未领取通膨纾困金 逾期将失效

    加州政府向数百万居民发放「通膨纾困金」计划已经开始一年半,但仍有超过60万居民未领取纾困金。该纾困金将于2026年4月30日过期,适用该计划且尚未领取的加州居民可尽快行动。 加州特许经营税委员会(Franchise Tax Board)2022年10月开始,通过直接存款和金融卡发放中产阶级退税(Middle Class Tax Refund ),通常称为「通膨纾困金」。除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元(个人25万元)的富有居民外,其他人都有资格获得一定程度的纾困金,从200元到1050元不等。 根据加州特许经营税委员会的估计,有720万笔付款已经直接存入加州居民的银行帐户,总计约40亿元的福利。但更多的人——约960万——收到邮寄的借记卡,但这些卡中约有10%未被启动。尽管剩余的一小部分借记卡,已被转为纸质支票,但这仍然留下62万4000张载有至少1.25亿元福利的借记卡未被领取。 特许经营税委员会指出,加州居民仍有大约两年的时间来启动和使用剩余的纾困金。收到借记卡的民众可以拨打1-800-240-0223以启动他们的卡片。如果居民遗失卡片或认为卡片被盗,也可以拨打同一号码并依照指示订购补发卡。 即使在已启动的借记卡中,也有很多补助金尚未完全使用。根据特许经营税委员会的最新统计,不到一半的借记卡内的补助金已被用光。该补助计划将于2026年4月30日到期,过期后任何未使用的纾困金,将不再可用。 该中产阶级退税补助计划是通过一次性付款完成,旨在为加州居民提供经济纾困,以缓解通膨带来的压力。该纾困计划已使近3200万名加州纳税人及其家属受益。

    伊朗官员:总统「有生命危险」 电视停播常态节目

    一名伊朗官员告诉路透,搭载伊朗总统莱希和外交部长阿布杜拉希安的直升机今天在浓雾中翻越山区时坠毁,搜救人员正设法前往事发地点。 报导引述该名官员指出,直升机坠毁后,莱希(Ebrahim Raisi)和阿布杜拉希安(Hossein Amir-Abdollahian)「有生命危险」。这起事件发生于莱希一行走访伊朗境内阿塞拜疆边境的返程途中。 var admarutag = admarutag || {} admarutag.cmd = admarutag.cmd || admarutag.cmd.push(function() { admarutag.pageview('1aa64996-806f-4094-8fce-923b967576ed'); }); 不愿意具名的这名官员说:「我们仍然怀抱希望,但是来自坠机地点的消息非常令人忧心。」 官方伊朗通信社(IRNA)报导,天气恶劣导致搜救工作复杂。伊朗参谋总长下令投入军方所有资源和精锐的革命卫队(Revolutionary Guards)展开搜索任务。 国营电视台停播所有常态性节目,改播全国各地为莱希进行祈祷的情况,屏幕角落则直播搜救团队在浓雾中步行山区的画面。 国营电视台指出,搜救团队预计于当地时间今晚稍晚抵达坠机地点。 63岁的莱希于2021年当选总统,就职后曾经下令收紧道德律法、血腥镇压反政府抗议活动,并且针对与世界强权的核谈判采取强硬立场。

    Breaking

    洛男子劫持警车还引发连环车祸 当时警察就在车上

    洛杉矶市警局(LAPD)称,19日(周日)早些时候,有男嫌在洛杉矶市中心偷走载有一名女警的巡逻警车,并将该女警推出车外。在短暂逃跑后,这辆被劫警车引发连环车祸,最终男嫌在洛杉矶市中心被捕。 洛杉矶市警局发言人表示,19日凌晨3点30分左右,在靠近12街(12th street)和Figueroa街的泛海广场(Oceanwide Plaza)附近,当时一名女警正在巡逻。有男嫌突然闯入巡逻车,然后驾车离开,当时女警还坐在车内。警方称,该女警被推出车辆后,曾被行驶中的警车拖行,最后摔倒在地。她被立即送往医院,伤势不危及生命,目前情况稳定。 洛杉矶警局发言人James Mylonakis说,嫌犯突然靠近,钻进女警的车然后开走。这名女警从车中「弹出」,并摔倒在路上。 接到报案后,洛市警局开展对被盗的警车围捕,嫌犯沿着Figueroa向北加速逃走,先是在8街交叉口与至少两辆车相撞,然后撞上一根柱子。警方称,男嫌随后试图步行逃离,但很快被捕。 根据案发画面显示,路口有一辆严重受损的小型货车和另一辆休旅车,事故地点距离警车被盗的地方,大约有四个街区。有三人在现场接受治疗,警方并未透露他们的受伤程度。还有两民众在碰撞中受伤,他们和受伤警官被送往医院,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在案发现场,警方与目击者交谈并开始清理事故碎片,8街和Figueroa街周边地区也因此关闭数小时。

    密苏里一所高中毕业典礼发生枪击 众人惊慌外逃

    东南密苏里报(Southeast Missourian)报导,密苏里州开普中央高中(Cape Central High School)今天下午进行毕业典礼时发生枪击事件,一人紧急送医。 下午2时40分左右,在东南密苏里州立大学Show Me中心二楼有一名非裔男子腿部中弹,当时该地正在举行开普中央高中的毕业典礼,许多参加者惊慌地往外逃。 该校毕业典礼因枪击事件延后举行。 🇺🇸 One shot in...

    斑点虾都卖完了

    列治文渔人码头斑点虾热卖,每磅25元,许多渔船船已经卖完虾。

    谷歌陈立人杀妻凶宅上市 开价212万 经纪写了1句话

    年初引起全美瞩目的硅谷工程师涉嫌杀妻案的凶宅18日挂牌上市。这栋1960年建成、有四卧二卫的二层独栋住宅,位于今年首季热卖的「辉达概念房」区域。此房目前要价212万元,低于购房网站对其超过250万元的估价。 交易纪录显示,这处房屋是涉嫌杀妻的前谷歌工程师陈立人与妻子于轩一在2023年4月以205万左右的价格购入的,去年的房屋税达到近1万元。 根据购房网站显示的信息,在仅仅上市6小时之后,该房源就成为热门房屋,已有超过9500次查看。从网站显示的信息,目前看不出房屋曾经发生过凶案。在房产经纪专业网站上,卖方经纪除了有留言:「曾经有人在这间物业内死亡」之外,没有其他更多相关信息。接受出价的时间截止到24日下午5点为止。可以通过购房网站预约看房,最早可以约到周日(19日)上午9点。 虽然公开的买房信息并未特别提到这处房产之前的历史,但因为年初的案件在华人社群中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套房。 南湾华人宋先生表示,近来一直都在关注这一带的房产,有计划购入,因而有每天醒来刷购房应用程序的习惯。周六早晨醒来也不例外。这套房一看就非常眼熟,再看地址就确认了。因为这套房的门牌号当时被很多人说是「妻要死(714)」的谐音,非常好记。 这套房现在成为硅谷华人在线和线下热议的话题。很多人感叹这样好的地理位置,买房时候是怀着对未来生活多么美好的愿景。也有人说出庭一拖再拖,卖房倒是很快。也有人不再指名道姓,而是对陈嫌赠以「硅谷拳师」的称号,开始讨论房子是否能卖到好价钱。 一般情况下,发生过非自然死亡事件的凶宅行情会大打折扣,但从今年上半年南加尔湾凶宅和北加公公杀媳案凶宅都卖出高价的案例,很多人认为在行情居高不下的硅谷房市,这套房说不定也能卖出高价。 卖方对该处物业的描述是:「随时入住。位于圣他克拉拉县心脏位置,非常便利。骑单车几分钟就能到Apple公司。美观的外表,还有童话般的高尖顶。」描述中还提到,这栋房屋学区不错,还有机会抽签去更好的小学。距离中央公园和图书馆也是咫尺之遥。周围还有硅谷最负盛名的哈克私校;去高档商业中心Santana Row也只要5分钟车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