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国排队“暴打秦桧”现象:只骂奸佞 不触昏君!

    电影《满江红》后劲确实很大,看完后许多人像打了鸡血、吃了兴奋剂一样亢奋。

    有人直接在电影院开起了朗诵会,一句一个“壮怀激烈”,满满都是正能量。

    光朗诵诗歌还不够,得有点具体行动,那就打秦桧去吧。

    周口淮阳太昊伏羲陵景区有岳武忠祠,里面塑着秦桧、王氏、万俟卨、张俊等人跪像,每年庙会时排队打秦桧的人都很多,今年尤其多、尤其热烈。

    1月29日,有位男子拎着铁板,高喊“还我河山”,对着秦桧跪像就是一顿暴打,可把工作人员急坏了,连忙上前阻止,毕竟打坏了还得花钱修啊。现在,公安机关已经受理景区报案,正在进行调查。

    游客高喊“还我河山”并打砸秦桧像,公安部门受案!

    另外还有一位女游客也是无比英勇,不顾天寒地冻,脱掉鞋子抡起来就是一顿狂抽,享受着啪啪打脸的快感。

    杭州岳王庙也非常热闹,前来抽打秦桧夫妇跪像的也络绎不绝,工作人员在雕像上挂出了“禁止吐痰”的提示。

    据说秦桧雕像在此跪了500多年,由于总是被人砸烂,前后重修了9次。

    大汉奸卖国贼理所当然遭人唾弃,可是看到这些吐痰、抡鞋底、扛铁板的人,升腾而起的并爱国豪情,却是脸热心冷的阵阵寒意和忧虑。

    若倒退五六十年,这些人不仅打秦桧,恐怕连岳王爷也不放过。

    历史上,岳飞曾遭受两次不白之冤,蒙上莫须有的罪名。

    第一次是1142年,宋高宗赵构下令赐死,岳飞在大理寺狱中被杀,时年39岁。

    第二次是1966年,杭州四中红卫兵为破四旧,诬蔑岳飞是“地主阶级代表”、“镇压农民起义的刽子手”,一举砸烂岳飞庙,将岳飞父子坟墓挖开,遗骸被焚骨扬灰。

    相隔八百年,一次诛身,一次诛心,岳王爷泉下难安。

    如果换个大环境、换种刺激手段,那些暴打秦桧像的激进分子,会不会也能成为砸岳王庙、焚岳王骨的急先锋?

    秦桧固然该打,可是赵构在岳飞之死中也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为什么没人敢骂他,敢给他塑跪像,敢抽他大耳刮子呢?

    秦桧哪来的权力和胆量,敢于把精忠报国的功臣以莫须有之罪诬陷处死?

    只骂奸佞,不触昏君,这才是最最该反思的地方。

    暴打秦桧像真不算什么本事,能把赵构一起打了才叫英雄好汉。

    当然历史已经成为过往,再去纠结也毫无意义,秦桧塑像打烂百次千次也无以解恨,那么当这些义愤填膺的人真正面对现实中的不公和罪恶时,能否有胆气勇敢地站出来呢?

    对于秦桧塑像,轻蔑给予一个不屑的眼神就够了,而我们身边正发生着诸种不公,正轮回着各种苦难,正需要慷慨激昂的义士,关键时刻谁敢站出来鞭挞暗黑、指斥权贵、弘扬正义?

    若都能拿出暴打秦桧的那股劲头去拼命地爱社会、爱生活、爱身边的人,那么我们的社会绝对会变得更加美好。

    现实中芸芸众生偏偏空有虚伪的大义,在具体强权面前变成了懦弱的侏儒,在偏离理性的轨道上畏强凌弱,这样的血性纯粹是虚伪的表演,是任性的解恨,是让人失望的纯粹。

    甚至让人不得不担忧,那些对秦桧跪像滥施暴力的人,具备一定条件后会不会把暴力和怒火莫名转嫁到无辜者身上?

    2012年9月15日,91年出生的蔡洋在西安参加反日游行时,用U形锁狠狠砸向开着丰田卡罗拉的同胞,导致重度残疾,蔡洋本人也获刑10年,毁了自己的青春。

    以恶制恶,以暴制暴,是最低级最没有理性的社会法则。

    秦桧固然可恶,借着秦桧发泄暴力更可怖。

    某种程度,铲除滋生秦桧的土壤,比暴打秦桧跪像重要一万倍。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