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俄选择分手 放弃合作929大飞机 对中国是件好事?

    C919客机算是走上了快车道,高高原试飞、生产型交付、首航北京等等,好消息是一个接着一个。不过转头看看中俄合作的CR929项目,却是波折不断,前几日俄媒更是传出消息,俄罗斯高层开始打退堂鼓,重新考虑俄罗斯在这个大飞机项目中的定位。

    包括塔斯社在内的多家俄媒,都报道了俄罗斯副总理兼工贸部部长丹尼斯·曼图罗夫的最新表态,曼图罗夫在采访中宣称,俄罗斯准备放弃与中国一同研制飞机,但会以材料和零件供应商的身份继续参与项目。

    曼图罗夫认为,中方仍然坚持让西方厂商参与到CR929的研制和生产中来,但俄方对此坚决反对。俄方准备将在2023年的第一季度和商飞展开谈判,今年他们还准备再投入9亿卢布的资金,但后续已经没有拨款计划,从这一点来看,俄罗斯是铁了心要“分手”。

    CR929是目前中俄之间唯一一个联合研制的飞行项目。这个项目由中国商飞公司和俄罗斯联合航空制造集团公司一同负责,双方还共同注资成立了中俄国际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

    不过CR929项目从2017年启动以来就一直不太平稳,中俄在具体分工和供应商选取中出现了多次分歧,但最大的问题还出现在俄乌冲突爆发以后。

    (2017年,中俄国际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挂牌成立)

    俄罗斯要和西方决裂,但中国不跟。

    俄乌冲突打断了俄罗斯和西方的联系,美国和欧盟更是对俄罗斯发起了多轮制裁,制裁范围几乎无所不包。在航空领域,俄罗斯和西方在航空技术合作、航材、航线以及民航租赁方面爆发了激烈的对抗。MS-21和SSJ这两款和西方合作的客机也受到了极大的干扰,MS-21的试飞取证更是一拖再拖。

    俄方切身感受到了和西方脱钩的阵痛,这种情况他们显然不愿意再一次面对,对于俄罗斯来说,和西方脱钩,打造独立于西方之外的供应链已经成了基本国策。

    (MS21客机为了排除西方组件,进行了艰难的国产化改造)

    在中国这边,CR929依然是一个国际合作项目,C919的成功经验不可能直接放弃,在宽体客机的研发和生产上,西方厂商有着太多可以借鉴的地方。维持和西方供应商的合作,能够最大程度上保证929项目的进度,让西方供应商分享利润,也有利于打开国际市场,获得欧盟和美国的适航证。

    中方希望看到的是CR929尽快落地,更好的进入市场,能够成为中国民航市场在面对波音和空客时的竞争砝码。立足于中俄,打造一条民航产业供应链,确实不存在不能克服的困难,但中方目前不会考虑这种极端的做法,中国不是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尚未走到撕破脸的一步,双方经济合作前景依然稳定。

    (C919成功证明国际合作之路走得通)


    从技术角度说,和西方供应商合作是一个务实的选择。

    俄罗斯最大的倚仗就是CR929选定的PD-35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这种发动机由俄罗斯皮尔姆设计局负责研制。不过皮尔姆已经确定PD-35发动机将会延期两年以上,大概率要错过CR929在2025年首飞的预期节点。

    中国航发集团也为CR929准备了国产动力,也就是同为35吨级推力的AEF3500发动机,不过AEF3500的研发进度比PD-35还要慢,所以短期内也指望不上。

    (PD-35发动机模型)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CR929的进度,选用西方生产的发动机作为过渡,就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事实上,C919目前用的也是CFM国际公司研发的LEAP-X1C发动机,而CFM国际公司是一家美法合资企业。在国产的长江1000发动机堪用前,LEAP-X1C就是C919的“心脏”,中西方在航发上的合作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模式。

    那么CR929的备选西方动力是哪个型号呢?

    (遄达7000发动机)

    就在前几天,英国罗伊斯·罗尔斯公司的遄达7000发动机成功拿到了中国民航局的型号认可证,这款发动机将作为海南航空进口A330neo配套动力。

    为什么要提这个新闻,很简单,因为遄达7000就是CR929当初的备选动力。如果PD-35和AEF3500支棱不起来,遄达7000就是最好的备胎。

    俄罗斯现在选择退出,从结果上看并不算坏事。

    选择和俄罗斯合作大型宽体客机项目,当初是看中了俄罗斯在该领域的设计经验,相关的产业配套以及稳定的大飞机市场。西方国家中,能够在宽体客机上有所作为的国家并不多,基本都是波音和空客两大巨头的利益攸关方,要想让他们和中国一起合作研发CR929,等于在威胁自己的饭碗,因此俄罗斯在当时看来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合作伙伴。

    (俄罗斯在宽体客机的研发上曾有过成功经验,图为伊尔-96客机)

    中俄在CR929项目中,技术上的合作与交流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俄罗斯也并未在技术上占据主动权。C919的成功,让中国也掌握了相当程度的大飞机设计和制造能力,俄罗斯仅仅在航材和航发等少数领域上还拥有优势。

    目前CR929已经完成了设计,首架样机也已经开工制造,其中俄方负责机翼、机身中段和增升装置,中方负责机身、机头以及水平和垂直尾翼。俄方此时退出合作,无疑会对CR929的生产和试飞造成延宕。不过中俄在后续谈判中,只要厘清分工,对后续的制造工作影响是有限的。

    (CR929首架样机的制造已经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并不打算放弃大型宽体客机这块蛋糕,虽然要退出CR929的合作,但俄罗斯企业仍然很愿意参与该项目。俄媒判断,俄罗斯的企业会继续提供复合材料机翼、起落架、发动机、辅助动力系统、飞行雷达、驾驶舱设备等子系统。中方也没必要因为俄方的退出而拒绝俄罗斯企业的参与。

    对于中方来说,CR929去掉一个R,变成C929显然不是坏事,这个项目的后续推进可以把主动权完全收回来,就可以尽量排出外界的干扰因素。和俄方合作的5年里,该拿到的东西已经成功转化,拿不到的我们自己也有准备,找西方厂商也能获取支持,还可以和俄罗斯企业的换个形式合作,在这一点上,中国要比俄罗斯更加进退有据。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