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自称5天染2次不同毒株的”病毒学博士”当晚就”挂了”

    一小时爸爸|昨天说自己5天感染2次新冠不同毒株的“病毒学博士”,当晚就“挂了”

    昨天的文章中,我们跟大家聊了关于复阳、症状反弹、二次感染这些概念(点击阅读:新冠好了又病?1/4的患者可能会症状反弹,复阳,但这不是二次感染)。新冠和很多疾病一样,在康复的过程中也会有反复。一些研究中发现,有四分之一左右的患者,都会出现症状减弱、消退之后过几天再次转强的情况。但这和网上最近很多博主、UP主们宣称自己“好了几天又二次感染”是完全不同的。

    而在昨天文章留言中,有几位读者跟我们说,有一个苏州的“病毒学博士”发微博说自己几天内连续感染新冠,而且还测序了是BF7和XBB两种。所以我赶快去翻了一下。

    需要澄清一下:我没说过短期感染两次新冠不可能,我是说健康人这样不可能 ——如果你的免疫力无法消灭病毒,那就不会康复。如果能康复,就说明抗体可以短期内压制住病毒,那就不会马上再感染。但对于有严重免疫系统疾病的人来说,任何都可能,但我想这个并不是大多数人对自己的担心吧。

    至于这个“病毒学博士”,我觉得骂现代医药(西药)可以,夸连花清瘟也可以,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立场和三观。我之所以看到就觉得他没啥可信度,并不是因为他骂或者夸,而是他自称是一个“病毒学博士”,但他涉及到的专业言论,却和自己的专业背道而驰,这肯定是有大问题的。

    做个比喻,这就像一个“古生物学博士”,天天发帖说“人就是女娲捏出来的!”、“恐龙不存在是惊天大阴谋!”;或者一个“天主教牧师”,天天跟你说“上帝没什么好信的”,“上次我去庙里抽签许愿还挺灵”,之类的差不多。

    不过,真的很感谢昨天提醒我去看这个微博的几位读者,否则就可能会很惋惜 —— 因为昨天半夜,他就挂了。

    哦,不是人挂了,是微博挂了,他自己申请注销账户……

    我这些年辟谣的次数怎么也有上百次,挂出来的骗子、智商税广告也差不多有这个数量。尤其最近利用疫情造谣的人非常多,但造谣能造到当天就把自己逼成自杀的,这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这个造谣的“病毒学博士”的漏洞其实还是蛮多的,这也是为什么昨晚我在留言中看到,就马上认定这是个造谣了。

    比如,他之前的账户截图,我们可以看到他不是V账户,所谓的“病毒学博士”并不是微博认证,而是自己写的。

    因为北卡莱纳州立大学比较“有名”,我当时用了几分钟去查了一下,北卡州立NCSU的生物生命健康科学方面,一共有9个博士项目(DoctoralPrograms),分别是:生物学、生物化学、比较生物医学、遗传学、功能基因组学、微生物学、植物学、植物病理学和毒物学。不存在“病原生物学病毒学博士”这个博士学位。所以很快就能认定这是个骗子,在回复留言的时候,在“病毒学博士”上加了引号。

    之所以说“北卡州立”有名,不是因为乔丹,而是以为北卡的确有个生物学实验室很有名,这几年一直被某“偷着乐”发言人提到。所以这位“病毒学博士”,我猜他估计是大聪的铁粉,所以给自己虚构了这么一个“学位”,来配合一下偶像。

    尤其是他主页上的超话链接,或许也能侧面印证他“大聪发言人”的铁粉身份吧。

    当然,他这个自己编造的博士学位,可能在昨天让不少人对他的言论多了一丝信任,也导致了谣言的进一步扩散。

    因为他把账户注销了,所以我们就通过网上不同网友保存的截图,来还原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周前,这位“病毒学博士”在微博上说自己的同事都发烧了,自己估计也快了,所以要吃连花清瘟预防一下。但问题在于,即便是支持连花清瘟的人,也知道,在连花清瘟宣传的效果中,不包含预防新冠感染,这个也被我国官媒多次澄清过。

    他用连花清瘟来预防也的确没效果,21日就确诊感染了,然后又吃了连花清瘟。

    结果连花清瘟不仅没帮他预防,而且吃完之后,过来5天,也就是昨天(26日)下午,他微博说自己又“二次感染”,而且两次感染毒株不同,第一次是BF.7,第二次是XBB。连花清瘟不但没预防成功,竟还二次感染了,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高级黑。

    不过我们担心的不是连花的口碑,而是已经被这个几万赞,上万次转发的“二次感染”故事,成功骗到了的人。

    而且他说这次的症状比第一次还要严重不少。多了头疼、眼睛灼烧、迅速高烧之类的……但很佩服他,这种状态下还能一直发微博。

    但如果只是这样,其实也没什么,最近靠“二次感染”捞流量的博主太多了,多一个不多。但他的错误在于,为了博眼球,还真说自己能确认感染的毒株不同。

    这就让很多人觉得奇怪了 ——现在能测核酸就不错了,还能测出感染的是什么毒株,这太稀奇了。

    于是,这位“病毒学博士”只好靠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圆之前的谎,而他自己根本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所以漏洞就越来越大。

    当别人问他是在哪里测的时候,他说“P4实验室快速基因检测”。

    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还说自己是P4实验室工作的员工。

    并且还具体提到一些名字,比如姑苏实验室、吴中区疾控,最后又说他是在SIPCDC,也就是苏州工业园区疾病防治中心工作。

    但这种谎言实在是没办法圆回来,而且漏洞越来越多。

    随着他的这个案例被很多“爱国大V”疯转吓人,很快就被不少网友扒干净了。比如苏州根本没有P4实验室,吴中区疾控和苏州工业园区疾控SIPCDC不是一个,他说的姑苏实验室是做材料科学的……

    相关人员更是说清了疾控只有P2+实验室,而且确认了根本没有招募过所谓的“美国病毒学博士”。也说了因为这个谣言性质很恶劣,相关单位已经开展调查,保存证据。

    而到这个时候,这个编造自己5天感染两次不同病株的“病毒学博士”,终于编不下去了,也知道怕了,最终自己把微博账户关闭。

    但他的确也捧“红”了自己,因为“冒充疾控人员在网上造谣”,他的ID终于上了央媒:

    希望微博官方能配合当地警方的进一步调查,这个在疫情特殊时期,伪造身份,造谣恐吓,引发社会恐慌的“病毒学博士”,到底是什么人?

    这么说,不是“爱国大V”的阴谋论模式附体,而是这个账户和这次事件背后,有很明显的“产业链”风格。

    按道理说,这样一个非V账户发的帖子,而且只活了几个小时就自杀了,影响一般不大,更不会那么快变得全网皆知。

    但在昨天这个博士发文之后,很快一些“爱国大V”就进行了集体转发,而且还都是直接转发谣言,不是接力,说明这个“病毒学博士”的确和很多爱国大V熟悉。这是昨天这个谣言能瞬间火爆全网,被很多人都信以为真的主要原因。比如下面部分帮忙传谣的名字。

    这里出力最多的之一,应该是“冈本六君子”的拆台CT,他直接以是这个“病毒学博士”的朋友自居来背书,让谣言大范围传播。直到谣言被戳穿,仍然不肯删帖道歉,在说明的时候还要加上“不过……”。

    对不知道“冈本六君子”这个梗的大家稍微解释一下。今年夏天的时候,有六个“爱国大V”(地瓜熊老六、上帝之鹰_5zn、台湾傻事、无为李爷、拆台CT、胜利主义章北海),一边骂别人穿和服拍照,骂人用日货,精日,一边集体收钱给“冈本”打广告。史称“冈本六君子事件”。而且因为发广告的时间相近,被网友怀疑背靠相同的营销公司。

    而网友也分析了这个“病毒学博士”的关注列表和日常互动,基本就是六君子、孤雁暮蝉、拍帮主、三个骗子实验室之类的“爱国大V”们。

    虽然我希望这个骗子和帮他传谣的媒体能被惩处,但也知道这不太可能。“爱国”造成了一个产业化运营的体系,有小号负责造谣,有大号负责传谣,还有观网这样的资本在后面支持。就算像这次这样出了事,造谣的小号一删,传谣的大号都装死,然后再传其他谣就好了。

    我们来看看上面“病毒学博士”的人际列表中,最后一位的这位“拍帮主”,在这个造谣小号自杀之后,干了什么呢?

    你没猜错,继续造谣啊。

    用的就是他以及三个骗子实验室之类谣言号常用的造谣方式:扭曲论文。抛开论文整体内容不说,直接抽取里面某句话,断章取义,恐吓民众。

    被他说成什么“CDC认证7天重复感染”的论文,是下面这篇:

    我们来看看,如果不断章取义,你还会被吓住吗?

    研究人员是针对2021年11月28日到2022年7月22日期间,感染过新冠的27972名法国患者进行的研究,发现其中有188人重复感染,也就是0.7%。

    如果按照这篇论文的数据,来评估一下风险的话:

    你有99.3%的概率,在8个月期间不会重复感染;

    有0.5%的风险是在3-8个月期间重复感染;

    有0.08%的风险是在2-3个月期间重复感染;

    有0.08%的风险是在1-2个月期间重复感染;

    有0.02%的风险是在1个月内重复感染。

    如果看到论文中这些数据,你还会相信谣言号口中,那马上就会出现的,一浪接一浪,让全社会一轮轮不停感染,越来越惨的末世场景吗?

    但你可能说,这篇论文中的确提到了一个月内,甚至7天感染两个变种的情况啊。是的,但断章取义的谣言号,就光说7天了。它没有告诉你,研究者在论文中就已经给出了解释:因为短期重复感染的样本的确太少,而且马赛当地的变种快速交替,因此可能是患者同时感染了两种变种,也就是合并感染co-infections。(合并感染不是什么神奇的事情,新冠和流感可以合并感染,和普通感冒可以,当然不同病毒株也可以)

    假如正常介绍这篇论文,就是说结论是99.3%在8个月内没重复感染,有0.02%的人在1个月内重复感染,最短7天但也有可能是合并感染。如果这么介绍,你会害怕吗?我估计不会。所以谣言号费尽心思,断章取义,不告诉你重复感染的风险高低,也不顾原作者的说明,就挑出一个“7天”,自然是为了把吓人的效果最大化。

    当然,或许有些人会喜欢被谣言吓,甚至会对吓唬自己的谣言号很感激,甚至到处吹捧“这个博主好会恐吓啊!太厉害了”。不过这就不是防疫科学,是心理学的范畴了,今天不做讨论。

    前两天有不少读者问我为什么不相信有“做好准备、逐步放开”的机会,原因就是太多人从“爱国”,从“封控”中赚到了帽子、钞票和流量。这些人不会看着我们按照科学的方式逐步放开,而会想尽一切方法来破坏,就像这次一样。

    有人说他们是“防疫爱好者”,但其实他们对防疫毫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如何靠鼓吹防疫来捞钱而已。从昨天的这个“病毒学博士”的造谣,和“爱国大V”们的疯狂转发,应该能看到,这些所谓的爱国人士,是不会甘心退出历史舞台,放过最后发国难财的机会的。在现在这种坚决快速放开的政治氛围下,他们居然还有顶风作案的胆量。

    从去年到今年春天,我曾经说过,把那些花在全民核酸、乱建方舱上的人力物力用来扩充ICU、培养医护,实在不行给医护增加福利,都会是更好的。但这样的建议被很多“爱国人士”嘲笑,理由无非是培养医护,扩充ICU哪有那么容易之类的。从这些也能看出,有些人是从来没想过如何结束疫情的。而最近看到那些关于抓紧增加医疗能力、紧急培训人员的新闻通知时,我的心情也不必再说了。

    也是从那几次被骂之后,我大概就明白了,疫情最终八成不是以“做好准备逐步放开”的模式结束的。因为那些赚封控钱,赚爱国钱的人,是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的。而因为浪费时间、资源,没有做好准备,而付出的宝贵的生命代价,又会成为这群发国难财的“爱国大V”再一次吃人血馒头赚流量的机会。

    如果2022能给中国社会留下一个经验教训,我希望是让更多的中国人看清这群“爱国大V”的嘴脸,明白一件事:

    把爱国当成生意,就是在卖国。

    参考资料:

    Reinfections with Different SARS-CoV-2 Omicron Subvariants, France– Volume 28, Number 11—November 2022 –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journal – CDC

    https://wwwnc.cdc.gov/eid/article/28/11/22-1109_article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