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连花清瘟”背后,站著一位“百亿院士”

    中国近日鬆绑新冠病毒疫情防控,连花清瘟这几天又被抢到断货。连花清瘟为何火了三年仍屹立不摇?从它背后一位“院士首富”和其家族完全控股的明星药企可一窥端倪。

    随著各地防疫政策逐步细化优化,中国掀起“全民抢药”运动,大批民众疯狂购买药品,连花清瘟又因出现紧缺而被恶意哄抬价格,以岭药业市值也创下历史新高。连花清瘟引发关注,让以岭药业掌门人、连花清瘟研发者吴以岭走入更多人的视野。他是企业家,是医师,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背景与发迹过程又再被放大检视。

    中医天才 吴以岭起点高

    环球人物杂志报导,吴以岭于1949年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父亲吴世升是河北省故城县小有名气的医师。吴父好学,家中藏品不是药材就是医书。吴以岭从小耳濡目染,很快也展露了医学天赋:5岁已熟背多个药方,13岁能准确辨识200多味中草药,高中就鑽研“医学衷中参西录”、“陈修园医书48种”等古书,后来,“黄帝内经”、“金匮要略”等也几乎看了个遍。

    1977年,他考上河北医科大学中医系,再攻读南京中医药大学首批硕士学位。毕业后回到燕赵故土,从事心血管一线诊疗工作10年,成为他事业起步的“地基”。1989年,吴以岭成功研制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的新药;此后又研发了治疗心律失常、心力衰竭的处方。同年,有港商找他合作,但前提是必须把他的科研成果拿到境外验证、注册。吴以岭拒绝了。

    他决定“下海”自己干。1992年,吴以岭骑著一辆破自行车,背著一个旧的人造革黑皮包,到石家庄高新技术开发区递交了开办医药研究所的申请。半年后,他相继成立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附属医院(河北以岭医院前身)和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黄帝制药厂(以岭药业前身)。

    当时,吴以岭的主力产品是包含“水蛭、全蝎、蝉蜕、土鳖虫、蜈蚣”5种虫类的通心络胶囊,主治冠心病心绞痛。即便在产品线日渐丰富的2008年至2011年,这款药的收入还能达到6.4亿元、7.17亿元、9.21亿元,对应营收占比68%、44%、56%。

    院士首富 非典后崛起

    2003年,“非典(SARS)”在中国肆虐。吴以岭认为,“非典”属中医“瘟疫”范畴,因“疫毒”而发。疫毒所致疾病,以起病急、传变快、表证短暂、较快出现高热、烦渴为主要临床表现,这与“非典”起病即高热、寒战、肌痛、乾咳的主要症状基本一致。他提出採用连翘、银花、板蓝根、贯众、藿香、红景天等清瘟解毒的中草药配方,就是现在的连花清瘟。

    不过,连花清瘟问世时,“非典”疫情已近尾声。吴以岭随即瞄准更广阔的感冒药市场,改造连花清瘟的配方。2009年3月,甲流疫情蔓延,国家卫生部发布第一版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连花清瘟位列中成药首位。吴以岭同时逐步构建其在络病理论的地位,同年12月获选中国工程院48名新院士之一。

    2011年,以岭药业正式登陆A股中小板,吴以岭身家接近50亿元,被称为“A股院士首富”。新冠疫情暴发后,连花清瘟销量再次走高。2020年,由连花清瘟领衔的以岭药业呼吸系统类药物,收入从上一年的17.03亿元骤增至42.56亿元,拉动公司营收翻倍增长。

    胡润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吴以岭家族坐拥15亿美元财富,折合人民币约105亿元。吴以岭自此被称为“百亿院士”。到了“2022胡润中国百富榜”,吴以岭家族以230亿元财富位居榜单235位,排名比2021年上升了128位。而新冠疫情开始前的2019年,吴以岭家族的财富为85亿元,三年间财富增长145亿元。

    如今,吴以岭仍坚持定期出诊。作为河北省首届“12大名中医”之一,他的挂号费在2008年至2015年仅为8元,2015年以后涨到了30元。

    学术行销 女婿论文惹议

    近些年,围绕著吴以岭和连花清瘟,也有不少议论。“中国中医药报”2004年曾报导称,以岭药业在短短15天内完成了连花清瘟“提取、浓缩、乾燥、成型”等生产工艺。但今(2022)年4月,以岭药业发公告否定了“15天研发”的说法。

    一起陷入争议的还有以岭药业。报导指出,吴以岭向来重视营销。1997年,他亲任公司销售部经理,藉由树立学术品牌形象进行战术营销,一度被称为“以岭销售铁军”。2005年,吴以岭让长子吴相君挂帅以岭药业营销中心,领导近3000人的销售队伍。

    此外,据南风窗、澎湃新闻等媒体报导,吴以岭还被质疑“在学术圈搞裙带关係”。2020年5月,医学类学术期刊“植物医学”发表一篇第一通讯作者为贾振华的论文,论证连花清瘟可显著缩短新冠患者康复时间。很快有人扒出贾振华其实是吴以岭指导的研究生,还是吴以岭的女婿,经营一家以岭药业的子公司。

    连花清瘟站上风口浪尖,围绕以岭药业和吴以岭家族的争议也逐渐浮出水面。多位业内人士接受採访时均对此表示“太敏感”、“不方便深谈”。如今,吴以岭和他的以岭药业一起登上高峰。但高处不胜寒,面对质疑,吴以岭和以岭药业的回应不多,最新的回应是以岭药业的“清者自清”。

    药中茅台日卖40万盒 学界:不是神药

    “一个门店一天卖了40万盒,箱子空了,直接堆门店开始拆箱子卖,工人们都在加班加点生产。”这是石家庄一家药店经销商近日售卖连花清瘟的盛况。而才两个多月前,连花清瘟还没人要,现在有药价暴涨240%。生产连花清瘟的以岭药业股价也大涨170%,平均日成交额超过百亿,力压茅台和五粮液。投资者寄希望于其成为继片仔后下一个“药中茅台”。

    日成交额 平均逾百亿

    中新经纬报导,以岭药业的全称是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建于1992年6月16日,“以岭”二字出自它的创始人吴以岭。从股权结构看,以岭药业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由吴以岭100%控股的以岭药业科技有限公司是第一大股东;公司的管理层中也有数位吴氏家族成员。

    公开资料显示,以岭药业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化生药、健康产业和专利中药。其中最核心的是专利中药板块,涵盖了心脑血管疾病、感冒呼吸疾病等领域。目前以岭药业的营收比较依赖连花清瘟。

    新冠疫情暴发后,连花清瘟曾引发数次争议,从被传世卫组织推荐、到被王思聪质疑,如今又被卖断货,连花清瘟也让以岭药业赚得盆满钵满。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教授、临床药理学博士研究生导师郭瑞臣认为,连花清瘟胶囊有助改善发烧、流涕、咳嗽、头痛、咽乾咽痛等症状,但绝不是“神药”。

    销量衝高 与疫情相关

    连花清瘟研发过程和过往销量高峰与疫情、流感季密切相关。抗SARS期间,连花清瘟胶囊率先进入国家药审绿色通道。2009年,甲型H1N1流感纳入乙类传染病,连花清瘟销量从2008年的1.76亿粒增至2009年的13.82亿粒,销售额从6000万元暴增到5亿元,同比增长670%。在本次新冠疫情流行期间,连花清瘟又取得了不俗的销量。

    为何逢疫情就会大卖?分析指原因有三,第一,连花清瘟频繁进入国家诊疗方案;第二,连花清瘟积极开展临床试验,并披露效果;第三,以岭药业为连花清瘟及时构建知识产权壁垒。

    以岭药业十分注意对连花清瘟的知识产权保护。根据招股书,连花清瘟母专利和子专利将在2023年至2030年陆续到期,据悉,连花清瘟授权的专利对该产品保护期限到2040年。同时也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提交授权发明3件,发明申请8件。本次疫情还申请一项名为“一种中药组合物在抗冠状病毒、保护脏器、提高免疫力药物中的应用”专利,处于“审中”状态。

    0 - 2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