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特权星二代”被喷,她还有脸喊冤?

    最近,德普女儿Lily-Rose Depp被欧美模特圈集体狂喷。

    原因归根于 Lily 在杂志《ELLE》的采访中,当她谈及自己星二代身份、”nepo baby”的标签时,Lily 认为自己的红靠父母光环这一说法毫无道理

    “nepo baby” 意为裙带关系,指出身显赫,享有特权的富二代靠家庭光环获得成功。

    事后,意大利超模Vittoria Ceretti在 ins上发长文讽刺星二代享受特权还不自知:

    ” 享受特权的明星子女,请有点自知之明,搞清楚自己从哪混上来的。”

    长文虽没有明指是德普的女儿,但圈内人知道,这很显然就是在指向 Lily 这类的星二代。

    (左 Vittoria Ceretti;右 Lily-Rose Depp)

    “nepo baby” 在时尚业中一直都是难以解决的诟病。

    随后 Vittoria Ceretti 的长文很快就获得了非常多时尚模特圈的反响甚至引起话题的热议。

    很多人认为如果 Lily 不是星二代,按照她的 160cm的身材比例根本无法进入模特圈,更别说站到现在的位置:

    ” 不得不说,lilyrose 的身材比例太差了 ”

    ” 原来全世界都一样啊,怪不得全球审美降级 ”

    ” 爹妈是普通人的话,站到这个位置你要奋斗多长时间?”

    ” 已经享受星二代的权利后就别急着摘掉星二代的帽子了好吗 ”

    享受了特权不自知,这点也是娱乐圈内最可笑的一点,因为既得利益者并不会承认自己有什么问题需要改正,只会觉得这些问题是偏见。

    ” 星二代 ” 靠父母火,

    完全是大众偏见?

    Lily-Rose Depp 在 1999 年出生,老爸是强尼 · 德普,老妈则是法国歌手凡妮莎 · 帕拉迪丝。

    从小不仅有很多机会出现在各大杂志的封面,而且还有机会进入各种剧组。

    而早在 16 岁的时候,Lily 就已经跟随了母亲的后脚,当上了香奈儿的代言人,Karl Lagerfeld 也一直视 Lily为缪斯。

    Lliy 的娱乐圈起点,显然是比一般人高得多。

    而在《ELLE》的采访中,Lily 说自己想撕下星二代的光环标签,并表示大众对她有先入为主的看法。

    而自己可以很肯定地说,能得到这个角色,完全是因为能胜任这个角色,也是自己努力得来的,靠父母光环这一说法,毫无道理。

    甚至还把自己和医生这个职业相比较:

    我觉得这个(我靠父母才红)没有道理。如果某人的父母是医生,然后他们的孩子也成为医生,你们不会说:”你是个医生,因为你父母也是医生 “,人们会说:” 不,我当医生是因为我去了医学院并接受了医生培训 “。

    Vittoria Ceretti 和 Lily 一样,都是香奈儿的御用超模,同为老爷子的缪斯。

    但由于 Vittoria Ceretti的家庭背景没有什么显赫之处,不是含着金汤勺出生,而是来自意大利北部的一个普通家庭。

    因此需要经过层层面试才踏入模特圈,并且付出了众多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地位。

    Lily 的采访一出,一向被视为低调派的 Vittoria Ceretti 也无法忍住自己的怒火。

    ” 我只是想在这里分享我的想法。我不小心看到一个所谓的 ” 星二代 “、或者随便你们怎么称呼 TA吧,反正我看了那个人的采访,基本上 TA 就是一个享有特权的明星子女。”

    她在文章中提到,我也明白星二代说的” 我真的工作很辛苦 “这一说法,但也真想让 ta们看看我头五年的事业,自己不仅是被拒绝,而是连回家的机票都付不起。

    星二代们当然被一些工作机会拒绝过,但星二代仍然可以趴在豪宅里哭:

    ” 即使在你被拒绝以后,你仍然可以趴在你父亲在马里布豪宅的沙发上哭泣 “

    “你他妈的不会知道,我们要获得别人的尊敬,到底经历了多少奋斗,且都是以年来计算的,但你们从第一日,就毫不费力地做到了。”

    Vittoria Ceretti 这番话并非想要映射所有星二代,毕竟也有很多星二代值得被尊重,例如 Kaia Gerber又或者是 Bella Hadid。

    她只是不能忍受,享受了特权福利的星二代,还把自己和没有家庭背景的模特一起相提并论。

    也有人为 Lily 抱不平,认为家庭背景确实有更多资源,但也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走得更远。

    无论是出生在哪个家庭,以什么身份出生,这确实不是星二代们自己能选择的,但自己的职业态度起码还是可以控制,正如Vittoria Ceretti 所说:

    ”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但请你有点自知之明,搞清楚你是从哪儿混上来的。”

    ” 星二代光环 “,是捷径也是陷阱

    但比起网友对 Lily 的支持,Vittoria Ceretti的言论反倒是被不少超模支持转发,毕竟许多模特的职业生涯都非常地不易,特别是黑人模特。

    支持 Vittoria Ceretti 的超模包括 Bruna L í rio 、Kristina Grikaite(KrisGrikaite) 、毛小星 、Quannah Chasinghorse、Daniela Braga、Jess PW 、NissaPouncey 、 Frida Aasen 、Rachel Hilbert 等等。

    ” 你们根本不懂,我们经历了地狱般的磨练,而最后我们得到的东西在你们刚出生时就已经拥有了。”

    其中美籍苏丹裔模特 Anok Yai 更是连发数条消息来袒露” 享有特权的星二代”对她们来说到底有多不公平。

    Anok Yai 作为 ” 巧克力美人 “,是继黑珍珠超模 Naomi Campbell 之后,第二位为 Prada开场的黑人女性模特。

    Anok Yai出生于埃及,虽然从小向往时尚工作,但当时的环境事实是,大部分模特都是白人或者是肤色相对较浅的女性,黑皮肤无疑有点突兀和备受歧视。

    尽管如此,一次偶然成名的机会还是让 Anok Yai 成为了时尚界的宠儿。

    “作为一个年轻的新面孔,我要在这个充满强大影响力的行业中跌打滚爬,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搬到了纽约,我身上除了我的大学学费的贷款和我姐姐给我的30 美元以外,我什么都没有。

    很多人都以为 Anok Yai 的照片走红了就是成功,事实上要在纽约站稳,根本不容易。

    更现实的一点是,她们并没有人可以依赖,她们从来都是孤身一人,不仅要让自己活下去,甚至还有照顾父母、为弟弟妹妹付学费的压力。

    “我当时几乎无法负担我在纽约的生活支出,我不得不为接下一份工作提前算好要花费的机票、酒店和汽车费用,这样我才能省下钱买食物。”

    “我为了买食物甚至需要淹没在贷款中,我经常在广告牌上看到自己,但我口袋里只有几美元。”

    星二代在娱乐圈资好是事实。

    又例如木村拓哉的大女儿,木村心美(艺名 Cocomi)在 2020 年 3 月出道。

    木村心美初亮相就是《Vogue Japan》五月刊封面和 Dior 日本全线大使。

    《Vogue Japan》的封面,日本天后安室奈美惠这么多年,也就才登过一次,可见木村心美的起点是如此之高。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尽管是木村拓哉的女儿,人生也赢在了起跑线上。

    但木村心美也仍然逃不过一露脸就挨骂、被嘲丑,甚至觉得能上 vogue 就是因为家庭资源,是靠爹妈的 ” 废物营销咖 “。

    星二代虽然起点高,而事实上如果没有一定实力水平,有再多父母光环也肯定站不稳。

    甚至是一种长期被嘲的陷阱,成为强推之耻。

    与此同时,星二代也不必得了便宜还卖乖卖惨,甚至公开哭诉自己到底有多不容易,说自己 ” 星二代 ” 标签受委屈。

    毕竟比你更不容易的底层模特奋斗者,多的去了。

    低调闭嘴,用成绩说话,也是一种职业态度。

    如果摘不去星二代的标签,那也是因为拿不出比 ” 星二代 ” 更高的成就。

    蝉主相信此次的模特圈群体性支持 Vittoria Ceretti,并非是因为她们羡慕或者嫉妒星二代,而是要指出这种 “星二代特权 ” 对普通模特的不公。

    正如 AnokYai 所说的,更厌烦的是,那些在享受特权的星二代总是假装对特权视而不见。

    “我看到一些人靠父母关系获利,我一点也不嫉妒,因为我知道我的天赋和职业态度能让我鲤鱼跃龙门。但让我厌烦的是,行业中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品牌方、导演、杂志编辑等)假装对这一现象一无所知,视而不见。”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