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直播带货的“时尚奶奶团”:50多岁的人做90后的事

    “你怎么没皱纹?把美颜关了给我看一看!”面对网友的无理“挑衅”,62岁的王晓凤强忍着无奈,继续直播带货。

    王晓凤是众多“银发族”一员,她和全国各地1500名中老年人组成“时尚奶奶团”。这份经历让她打开了自我,能够再拼一把年轻人做的事业。同在上海,58岁的王佳桦也走到了直播镜头前,她想在财务自由、时间自由的年纪学习新技能,充实精神生活。

    《第5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2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为10.51亿,其中60岁及以上的网民占11.3%。2021年发布的《中老年人短视频使用情况调查报告》提到,短视频强化了老年人的代际联系。作为获取信息的渠道,短视频满足了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促进了老年人的社会融合和社会适应。作为老年人展示技艺、分享知识的平台,短视频也有助于老年人实现原职业以外的自我认同。

    62岁的王晓凤在直播带货。本文图片均为 受访者 供图

    借助视频和直播,不少老年人活出了想要的样子,比如穿上旗袍、高跟鞋、画上口红,走在街头拍时尚大片,展示精致优雅的一面。“时尚奶奶”也因此走红,走到聚光灯下、直播镜头前,自信地展示风采,开启人生“第二赛道”。

    也有人持不同观点,质疑这些老人是为了炒作、博关注,成为网红。王晓凤却觉得,年轻人能很快接受新鲜事物,自己不能顽固不化,被老旧传统模式所困。对她而言,直播不仅丰富了业余生活,也增加了更多社会参与感。

    时尚奶奶团

    追求不一样的直播带货,最好能卖出“诗和远方”

    王佳桦开启“第二赛道”的动力是不服老。她不想让自己的退休生活除了搓麻将、跳广场舞,就是拿块丝巾去公园拍照。“人衰老的不是年龄,而是从精神状态开始衰败。保持年轻心态,人就不会老。”王佳桦选择活到老学到老。

    她觉得,直播是门槛最低的打发时间方式。在上海疫情封控期间,王佳桦看到邻居热心参与小区发菜,很受触动。她就试着把发菜现场拍成短视频,简单剪辑后发布。

    以前,王佳桦拍的视频并不会被传得很广。这次她发菜的短视频发在了小区群里,不少邻居转发。没多久,这条视频竟有两万多人点赞。

    王佳桦信心大增,更加注重和网友的互动黏性。这期间,她看到“时尚奶奶团”的宣传,于是申请加入。团内全方位教奶奶们上培训课程,线上线下都有形体、化妆、服装等培训,做得好还可以通过带货直播变现。

    身边亲戚朋友赶忙制止,“做什么直播呢!”还有人刺耳地说“抽风了”,这些着实令她有些退缩。

    但王佳桦又觉得委屈,“从没想过当女主播走捷径博取关注”,她想在财务自由且时间自由的年纪学习新技能,充实精神生活。

    在家人眼里,王佳桦不张扬,不爱抛头露面。一时间要面对众多网友毒辣的目光,家人更担心她能不能接受,能不能适应新事物。

    跨出“心里这道坎”,成为王佳桦向直播进军的第一步。尽管反对声很多,她还是决定要尝试一番。

    58岁的王佳桦

    为了在镜头前表达到位,王佳桦特意在“奶奶团”学了朗诵。平翘舌音不分,是她发声的短板。而她觉得,能让听者舒服,直播效果就会大大增强。于是,王佳桦请了老师教发音,老师给她布置些练习作业,一开始不直接指出具体错误,只说“诗文中有五个(错误),回去自己找”。

    回到家,王佳桦反复听了很多遍,才找出自己的问题。原本说话前后鼻音、平翘舌音不分的她,为了减少出错,也紧抠字词,哪里该把舌头翘起来、哪里的发声要往下压,她都刻意练习。

    直播前,她以为自己曾在师范学校做过七年教师,又懂教育,可以增色不少。

    但事实不然。

    她会冷场、会忘词、会心慌,还漏了互动,一想到对着镜头自说自话播两小时,她就捏把汗。因此,前几次直播效果并不好。

    好在有女儿的鼓励,她临时充当王佳桦的小助理,帮忙看评论、呼应粉丝。一旦变成自己一个人播,王佳桦还是免不了紧张,特别是在线人数一少,她也会有负能量,觉得很没劲,“讲了老半天没人听,会有这种恐惧”。

    面对突发状况王佳桦也会措手不及。比如突然被要求停播,她有些纳闷,觉得自己没说过头话,却被停了十五分钟。还有一次网络很卡,在线人数直线下降,这让她很泄气,“哎,好不容易这么多人听我讲!”

    王佳桦的笔记

    为了减少面对镜头的恐惧感,王佳桦一下播就复盘、写脚本、拟大纲并熟读。直播前,她深吸一口气,默记“必要时要互动”,到了粉丝互动环节,她开始搞气氛,让大家扣“666”、“222”、“333”证明在看;讲到关键处,还让粉丝把关键词打在公屏上,她再把关键词“上墙”。

    渐渐地,王佳桦放松不少。她感觉到自己好像还没老,“我50+岁数的人,在做90后的事。”她说,自己开始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做直播后才发现很考验综合能力,比如专业知识、现场把控、应变能力等,具有较强的挑战性。

    王佳桦认为,最重要的是,直播不能纯粹卖货,比如给红酒带货时,她将专业知识与西班牙美食文化植入其中,“最好能卖出‘诗和远方’。”

    “很多人看着我,我不能发脾气”

    王晓凤也是“时尚奶奶团”一员。直播时她往往会开轻度或中度美颜,脸上看不出岁月痕迹,网友就会好奇“你怎么这么年轻”“怎么没有皱纹”,甚至怀疑她的年龄“60+”只是个噱头。

    “我孙子都已经十岁了,怎么会没皱纹?”王晓凤一般会耐心解释,自己开了美颜,才不像个60多岁的老太太。个别网友依然不依不饶,让她把美颜去掉,看看究竟有没有皱纹。

    面对网友提出的无理要求,她有些来气。甚至还有人调侃,“我今天娶你”,这让她觉得不被尊重。好几次,王晓凤都快要发脾气了,“我都这个年龄了,再听这些话就会很不舒服”。她很不理解,自己好好带货,怎么整天遇到“喷子”?

    她只能强忍着,在几百人的直播间完成任务,“很多人看着我,我不能发脾气。”

    关掉直播,生活中的王晓凤和一些中老年人一样,接触互联网也是近几年的事。2020年之后,王晓凤才开始第一次网购。这之前,她喜欢实体店服务,更相信眼见为实。王晓凤在日本生活了十年,注重服务和感受,不喜欢冷冰冰的网上销售模式,20年前,她甚至还瞧不上电商行业从业者。

    如今,王晓凤不得不承认,自己该与时俱进了。她觉得,年轻人能很快接受新鲜事物和社会变革,自己不能顽固不化,一直被老旧的传统模式所困。

    2022年开始,她一心扑在直播上,做得越来越顺之后,她发现直播能带来效益,但要转变思维。

    此前在实体店做床上用品生意时,订单来得很容易,“人坐家里,就有订单来”,数目还很多,她只要把好质量关,企业就足以生存。但直播产品不同,要一件一件卖,且类目繁杂,像百货商场。

    床上用品从纺纱到制造,到印染,再到产品出口,王晓凤对整个流程了如指掌。但直播间的产品冗杂,化妆品、鞋子、服装、珍珠项链、卷发棒,还有日常生活用的锅子等,她两眼一抹黑,产品特征压根记不住,压力倍增。

    退货也让她受挫。受众以中老年居多,加之有人冲动消费,难免有退货。她曾为此自责,觉得自己说得不够透,后来摸清楚门道,才知道退货率保持在一定范围是正常情况。

    直播时,王晓凤有时会分享自己的故事,500人在线听故事,当她一带货,粉丝纷纷出走,只剩四十几人留守直播间。但她觉得,直播是创业最低成本的试错,讲得好坏,都是一种尝试。

    时间长了,王晓凤认为,直播更要在讲产品上做功课。近期,她在做一场珍珠项链的专场直播。珍珠品种多,黑珍珠、大溪地珍珠、白珍珠、澳白珍珠等都有,她都写在纸上,资料打印出来厚厚一叠,看得眼睛都花了。她就在手机备注上写直播一、直播二、直播三,把要播的内容做成文稿,“直播两小时,准备最少两三天。”

    王晓凤觉得,直播会有瓶颈,总是一个模式网友会有视觉审美疲劳。她就更深入学衣服搭配、色彩学,她愿意尝试新事物,但偶尔也会力不从心,“这个年龄已经不允许我去深耕了。”

    王晓凤讲解色彩搭配

    王晓凤的直播间标题是“人生的第二赛道直播”、“斜杠奶奶”,她希望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突破,从而感染到大家。

    一次直播中,有位山东老乡问她:“我是山东人,养猪的,可不可以直播?”王晓凤扑哧一笑,觉得很跨界、非常不可思议,鼓励她尝试着做,后来这名老乡也开始了直播。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