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裁员风暴后, 硅谷人开始给老板写奋斗保证书

    硅谷曾是程序员们的天堂。

    他们在这里有高薪、有假期、有福利,若是不顺心,随时能跳槽到其它大厂。

    即便经历疫情,码农们的日子也依然比外面的打工族好多:远程工作和混合办公的兴起,让他们的工作时间更加灵活——无需通勤,在家躺着也能办公,甚至一周只需工作4 天。

    但这样的神仙日子在 2022年一去不复返了。经济大环境的波动让大厂开启裁员潮,而推特新老板马斯克的裁员风暴更是给所有人都泼上了一盆冰水。程序员们发现,他们必须放下姿态,拼劲全力工作,才有可能不被老板裁员。

    当地时间 11 月 16 日,马斯克向他的员工发出最新通牒,所有人必须签署 ” 奋斗保证书 “,才能继续留在公司。

    ” 推特将需要硬核式的发展,这将意味着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只有出色的表现才算及格。” 马斯克在邮件中还写道:”如果你确定自己想成为新推特的一员,请点击下面的链接(在线表格)。那些截至美国东部时间周四(11 月 17 日)下午 5点尚未签字的人,只能获得 3 个月的遣散费。”

    去年还可以对职位挑挑拣拣的硅谷码农,今年面临空前压力。

    12 小时轮班制

    准时下班是不可能的。

    马斯克入驻推特后,曾在致员工的首封电子邮件中称,推特将不再允许远程工作,除非他本人批准,否则每位员工每周至少要在办公室工作 40个小时。

    不仅如此,推特员工们透露,他们在被要求加班的同时,并没有被告知他们是否会因为完成任务而获得加班费、调休假或工作保障。

    这让人想到 2018 年,马斯克在推特上倡议的——人类若想改变世界,每周必须工作 80-100 个小时以上。

    至于马斯克本人,早就是一个工作狂魔了。

    自称是 ” 细节管理者 ” 的马斯克曾表示,他喜欢在危机时刻长时间工作,自己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在工作,重复着 ” 睡觉—醒来—工作 “这样的循环。他还透露,自己以前大概每周工作 70~80 小时,现在可能有 120 小时,而且是一周 7 天不停歇。

    美国媒体也爆料,马斯克甚至会为了节省办公时间,直接睡在办公室。

    现在,为了让新老板更加满意,推特的部分管理层已经开始要求一些员工实行工作 12 个小时的轮班制,每周工作 7 天。

    不少员工还效仿老板,住在办公室。11 月 2 日,一位推特员工在社交媒体晒出了有人睡在办公室的照片。

    推特员工在社交媒体晒出有人睡在办公室的照片(图源:社交媒体截图)

    另一名推特产品经理随即转发该推文,并附和道:” 当你的团队为了赶上最后期限而夜以继日地工作时,有时你会在工作的地方睡觉 “。

    事实上,推特并不是唯一一家要求加班的大型科技公司。

    在亚马逊,一些员工也被告知,如果不能上 10 小时的夜班(凌晨 1 点到中午 12点的轮班),可以选择走人。亚马逊对此的解释是:提高效率。

    Facebook的母公司 Meta,一位逃过裁员的华人程序员透露:”大家都在努力加班,我也是,怕被裁,还不起房贷。” 在华人论坛上,75% 的受访者表示,现在比以前工作更加拼命了。

    不能太挑剔

    昔日骄傲的硅谷程序员,现在不得不放下姿态。

    一位曾在推特有接近 2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43 万元)年薪的外籍工程师被裁员后,他表示,只要能有续上工作签证的公司,哪怕薪水只有15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07 万元),甚至更低,他都可以立刻到岗。

    根据裁员追踪机构 Layoffs.fyi 的追踪数据,截至 11 月 10 日,2022 年全球科技公司至少裁员了 10.6万人。数据估计,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整个硅谷圈可能有多达 25000 至 50000名失业技术人员。为了生存,他们将从事以前不会考虑的工作。

    即便能够留下,也得接受各种不如意。

    现年 37 岁的伦恩在美国网约车巨头 Lyft 工作。在他看来,大环境不好,想要留下来,不得不接受减薪减福利。”我不能太挑剔。”

    除了裁员,还有不少大厂开始削减福利待遇。

    例如 Meta,早在今年 3 月就已经开始削减或取消员工福利,包括限制公司餐饮时间,取消免费洗衣服务等。

    而在推特,马斯克为了成本,已经计划取消总部为员工提供的免费午餐。他表示,在过去的 12 个月里,每顿午餐的成本预计超过 400美元(约合人民币 2850 元),使得总部的年度餐饮服务成本达到约 1300 万美元(约 9243 万元人民币)。

    马斯克还补充道:” 特别是考虑到几乎没有人来办公室,这真的特别奇怪。”

    但他的这一说法早到了质疑。一名前推特员工反驳道:”他在撒谎。我之前负责这个项目,不久前才辞职,因为我不想为马斯克工作。早餐和午餐我们每人每天花费 20-25 美元(约合人民币143-178 元),这使得员工可以在午餐时间和午休时间工作,而办公室的出勤率在 20% 到 50% 之间。”

    对此,马斯克不以为然,他回应称:” 记录显示员工最高在岗率为 25%,平均在岗率低于10%。准备早餐的人比吃早餐的人还多,他们甚至懒得提供晚餐,因为楼里没人。”

    在这波裁员风暴中,亚马逊的员工们可能会略感平静一点,毕竟他们的前老板、前世界首富贝佐斯对员工福利也是以 ” 吝啬 “而闻名,早就见怪不怪了。

    此前,亚马逊算是大厂中的一个异类。虽然薪资尚可,但并不为员工提供健身房、洗衣房、游戏室等高级福利,除了午餐之外,休闲零食也都没有。

    整个亚马逊上下,只有一项福利是绝对充足的,那就是香蕉。贝佐斯在 2015 年提出了一个名为 ” 小区香蕉摊 “的倡议,在西雅图设立香蕉摊并免费向民众发放香蕉,用以鼓励健康饮食。从此之后,亚马逊公司里的香蕉也开始向员工无限量供应。

    至于为什么是香蕉,可能也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因为相对便宜且食用方便。

    不知道已从亚马逊卸任的贝佐斯,看到老对手马斯克带来的这波风暴后,会作何感想呢?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