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过去十年只是前奏 20大习近平将建绝对权力控制体系

    邓聿文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

    2017年10月25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会上

    编者按:这是邓聿文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独裁者都有绝对控制的欲望,能不能做到是另一回事,历史上大独裁者如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都想建立一个绝对权力的控制体系。习近平其实也有这种想法,即将举行的中共二十大,会是他建立绝对权力的开始。

    所谓绝对权力,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权力不受任何约束的状况,现实中不存在这样的权力,任何权力总会有历史和客观条件的限制,不是行使权力的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恣意妄为的;而是指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和一定的社会结构内,权力行使者根据必要性,处置和支配事物的权力。这里的关键在于所谓“必要性”,赋予权力行使的“必要性”是由权力行使者自己去判断的,因此带有很强的主观和随意,在这个意义上,权力本身构成了一种绝对性和神圣性,是不可侵犯和不受约束的。

    英国阿克顿勋爵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阿克顿的意思是,绝对权力本身即是一种绝对腐败。此处腐败不是权钱交易之类的腐败,而是对权力的不当使用。任何掌握绝对权力的人,当他用这种绝对权力来贯彻和实施自己的意志,即使他的主观目的不是为自己谋利,也会对公共利益乃至他人利益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此即为绝对腐败,即腐败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习近平很早就有谋划“绝对权力”的打算。他的为民族谋复兴,为人民谋幸福,要把中国带向世界舞台中心的许诺,以及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三段式论述,并“当仁不让”把自己描绘成“强起来”的领路人,是习建构的意识形态神话,构成了他集权的合法性或者“必要性”。十年下来,应该说习取得了成功,建立并巩固了“核心”体系。自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习自封党中央和全党的“核心”,虽然在后来的几年里尤其最近的三年疫情时间,他的权威有很大折损,但权力反一步一步得到强化,二十大将顺利连任表明了这一点。

    在习谋取绝对权力的过程中,去年11月召开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出台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具有决定性的作用,该次会议以“历史决议”的名义,从历史高度,对习举行了一个具有共产党特色的“加冕”仪式,不但使他的“核心”地位看起来不可动摇,更赋予了其继续执政乃至终身执政的“合法性”。历史决议从十二个方面称颂习对中共和中国改造的“丰功伟绩”,指由习创立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并强调确立习党中央、全党的核心地位及维护其核心地位,是确保全党步调一致向前进、推进党的自我革命、提高全党斗争本领和应对风险挑战能力、永葆党的生机活力、团结带领人民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继续奋斗的需要。这实际等于公告,二十大中共将续由习掌舵领航。可见,至少在去年十一月的六中全会上,习的连任问题在高层已得到解决。遗憾的是,很多人没有读懂这个“密码”,关注这份历史文件对习的意义,而是过于纠缠并放大权力寡头之间的斗争。

    总体上,习在构建绝对权力之路上比较顺利,没有遇到太强阻力。但二十大前,即使有历史决议的美化,习并未能真正建立起绝对权力的控制体系,还差临门一脚,即二十大,二十大的连任,是习的“黄袍加身”。在中国内外交困,党内非议不断的情形下,习将还能无悬念地获得连任,说明他仍在构建的这个绝对权力控制体系正在发挥作用。

    中共二十大将无意外进一步加强习的权力和他对党的控制。和一些观察人士认为的相反——在这些人士看来,习即使二十大得以连任,也是克服了重重阻力,威吓利诱的结果,其权力在二十大会削弱,会遇到比他的前一任期来自党内同僚的更大的权力挑战。然而,只要了解习建立的绝对权力的控制体系,会发现事情并非如此。江、胡时期中共强大的派系力量在过去十年基本被打烂,今天的派系还隐约存在,但构不成对习的有力节制,在十九大的权力布局基础上,习在二十大会更有效地控制中央委员会特别是政治局。目前政治局具有明显习派色彩的成员共有12名,加上他本人,已占政治局全部25人的一半,并且他们都安排在中枢和关键部门以及重要省市,包括军队。习在军队实行的是不同于党系统的主席负责制,军队只效忠于他。二十大习会将政治局的亲信占比提高至六成以上,以进一步控制这个中共最有权力的机构,如此,他的权力意志在高层就可畅行无阻。

    习在二十大的另一控制重点,是在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用习思想对全党和全民进行进一步的洗脑,让党员和民众失去判断力,认为中共和中国非有习的领导和统治不可,以产生对他的精神依赖。绝对权力要的是对人的思想和精神的控制,使人民在精神上依赖这种绝对权力和它的化身——统治者。这就要不断地向全体党员和国民灌输实行绝对权力的必要性,把它解释成历史的选择,党的选择和人民的选择。为达此目的,中共领导人都被塑造成思想和精神的权威,每个领导人上台后都要提出一套自己的理论和主张。当年毛对林副统帅的“四个伟大”讨嫌,可唯独对伟大导师情有独钟,以教书先生自居,皆因老师的使命不但是教给学生知识,还塑造学生的灵魂。毛毕生以改造中国人为使命,他曾成功过。习在这一方面有意效法毛,也要做中国人的思想导师和精神教父,因此非常重视意识形态和精神的教化工作。

    十九大已将习描绘成天降伟人,是用来拯救中共,拯救中国的,他的新时代思想也写进党纲,成为指导思想。二十大之前,官方开足马力,大造舆论,对习造神,像新华社社长的“三个一分钟”说法,还有各级官员的肉麻吹捧,都达到一个新高度。虽然今天的个人崇拜无论官方怎么宣传,都不可能起到毛时代的那种愚民效果,当局也知道这点,但它仍然热衷把习塑造成神一般的先知,习思想是宇宙唯一之真理,用习思想统一全党和全民,目的就是要在二十大建立起绝对权力的控制体系。事实上,思想和精神控制本身是“绝对权力”的一环,为习行使绝对权力在思想和意识形态上提供“必要性”或者“合法性”。因为尽管习早就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制,解除了连任的宪法障碍,但党内和民间还是会质问他到底何德何能,霸着总书记的位子不放。那么,二十大前的官宣攻势和二十大的再修党章,要解决的就是这个连任的合法性或者“必要性”的依据。

    做到这两步,对习二十大要建立和行使绝对权力,还不是很充分,他还需在全党和社会营造和保持一种危机感,让中国处于某种危机状态,才有更充足的理由或者必要性。从这个角度看,中国过去几年外部环境的恶劣,和美国及西方的对抗,固然有某种不得已的成分,但也可认为是习有意为之,至少这种状况有助于他建立和巩固绝对权力。因为在外有敌人,内有危险的状况下,民众一般希望国家出现一个政治强人,带领大家走出困境,政治强人此时亦有理由攫取更大权力并要求民众配合和服从自己,他的回报通常是许诺一个美好但空洞的愿景。习给民众描绘的美丽蓝图就是实现民族复兴,建成现代化强国。

    清零政策迟迟不退场,亦有这种考量。虽然在外部开放的同时中国还保持清零,会造成民众对清零政策本身的怀疑和抵触,进而损害习的权威,但他通过清零政策要营造社会仍处于一种非正常的危机状态,从而好在二十大强化自己的的总体性权力即绝对权力。在二十大后,出于拯救经济的考量,习可能会放弃清零政策,但绝对权力的控制需要会让他继续在党内和社会营造危机意识,并维持和美国的对抗。

    总之,如果说过去十年特别是过去五年只是习建立绝对权力的前奏,二十大将会是他建成绝对权力的控制体系并统治的元年,这一过程到底会有多长,也许十年,也许十五年或更长,实难预估。

    邓聿文美国之音特约评论员,曾在中国做过记者,现居美国,作者本人这样介绍自己说:“曾经在体制的边缘,因而更能洞察所谓‘新时代’的荒谬。”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