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村支书强奸幼女?防疫时代 集体创痛 何时是尽头?

    林孤小姐|全村静默管理之下:被村支书强奸的幼女

    【大雨滂沱的夜晚,百鬼夜行,有人混在其中,比鬼还高兴。】

    1

    贵溪市,属江西省鹰潭市县级市,贵溪市下面有个镇,叫天禄镇。

    因为受疫情影响,贵溪市实行静默管理。

    8月10日以来,鹰潭出现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此后贵溪市成为疫情重点地区。

    也就是说,疫情封控,已在贵溪持续了近一个月。

    9月5日,贵溪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关于贵溪市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通告》。

    结合当前疫情防控形势,经综合研判,自2022年9月6日6时起,对部分区域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其中,就有天禄镇

    9月10日中秋团圆节,网传信息,贵溪市天禄镇流桥村,一名12岁的女童,在家中遭该村D支部书记刘亮宗强奸。

    瞬间引爆微信群。

    但是,信息并没有引爆网络,因为48小时后,当红明星李易峰嫖娼事件,占据了整个互联网的各大新闻门户网站热搜榜首。

    2

    9月13日,针对不断发酵的网络舆情,贵溪市公安局发了警情通报。

    2022年9月10日,贵溪市天禄镇发生一起强奸案。公安机关接警后迅速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某抓获,目前已依法对其刑事拘留并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针对网传受害人父母在方舱隔离,警方查明受害人父母从未进过方舱

    春秋笔法和文字游戏,再一次引爆了第二轮舆情热议。

    通报打了个“避重就轻”的口水战。

    12岁的女孩为什么被强奸,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去了哪里?

    一开始,当地人的网传信息,是女孩父母被拉去方舱隔离了,实际上,很多村民分不清隔离点、救治站、定点隔离集中点和方舱医院的区别。

    他们可能只知道,疫情防控,没有在家隔离,被拉走了,那就是去了“方舱”,尤其是当他们的床位上写着“38舱、39舱”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隔离的地方,就是【方舱医院】。

    父母在某地隔离还是在方舱隔离,是这起强奸事件的重要信息和舆情关注点吗?

    并不是网络造谣,只是信息误传:

    女孩父母被隔离了,但并没有拉去方舱。

    强奸是事实,女孩父母不在身边也是事实,强奸犯是52岁的村支书刘亮宗,也是事实。

    信息发布者只是误传了一个“方舱隔离”,何以到了意见领袖@胡锡进的笔下,就变成了“发布者有带节奏,误导公众的用意”?

    3

    中秋节当天,天禄镇12岁幼女被强奸,这是通报的事实。

    女孩父母不在家,被拉去隔离,通报辟谣,“没有拉去方舱”。

    强奸犯刘某某到底是不是网传的52岁村支书刘亮宗,通报没有“辟谣”,也没有解释声明。

    所以,一切的信息点连起来就是:网传的信息都是真的,唯一“造谣”的地方,就是女孩父母没有被拉去方舱。

    然后,警情通报和胡锡进,就揪着这一个“谣言”,不断【深耕细作】。

    防疫之下,村支书强奸幼女的恶劣事件,反倒被春秋笔法给带过了。

    为什么要避重就轻?

    因为防疫大局之下,发生了此等恶劣影响事件,一批人的帽子和位子可能不保了。

    因为涉嫌犯罪的不是普通村民,而是有着人D代表身份的村支书,一群人的面子和形象,遭到重创。

    说白了,今天要是52岁的村民强奸了幼女,警情通报、胡锡进、网络大V、官媒党媒主流媒体还有一众自媒体,都会齐刷刷地一起下场,怒斥此等恶魔罪行。

    可是“防疫”背景下的村支书犯罪,使得各路人马,都不敢再言语了。

    地方领导最怕”负面影响”,官媒主媒最怕报道”负能量”,一句“从未进过方舱、呼吁不信谣不传谣”,吓得自媒体也不敢再说话了。

    吃李云迪和李易峰嫖娼的瓜,几百家媒体贡献了几十个热搜;点评一个村支书的强奸罪行,我甚至没有看到一家官媒下场。

    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愤怒的人,想要平息事态的人,想顶上热搜的人,想冷处理的人。

    怎么写通告,怎么看新闻,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明白这其中的“猫腻”。

    只不过,是大家很有默契的,都选择了沉默而已。

    “我只知道,这样的沉默,最终将让我们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

    4

    9月4日,@鹰潭人大发布官微发布文章——《人大战“疫”|人D代表抗“疫”进行时(二十)》。

    文章中有这么一段,是对村支书刘亮宗的“点赞评语”: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贵溪市人D代表刘亮宗不等不靠、主动作为,第一时间组织村干部做好核酸检测、通知宣传和消毒消杀等工作,坚持“应检尽检、应管尽管、应隔尽隔”,确保疫情防控工作有力有序进行。他每天在村组卡口带班值守,排查全村人口流动情况,做到底数清、情况明,以实际行动践行人D代表的初心使命和责任担当。】

    因为防疫,因为村支书的权力,所以刘亮宗可以排查全村人口流动情况,做到底数清、情况明。

    所以,中秋节当天,他知道女孩父母不在家,他趁机将女孩哄骗走,然后实施强奸。

    强奸事件发生后,官微删除了,“刘亮宗始终坚持在抗疫一线”的正能量宣传稿件。

    “主动作为”的刘亮宗,也变成了警情通报里的“犯罪嫌疑人刘某某”。

    5

    防疫乱象,从层层加码,到中饱私囊,再到趁机犯罪。

    权力的滥用,已经使得底层百姓苦不堪言了。

    全村静默的时候,你哪儿都不能去,村支书却可以自由出行。

    因为父母隔离,所以女儿被“没有隔离”的人,强奸了;

    因为女儿被强奸了,父母怒不可遏要冲出隔离点,却被看管隔离点的人无情棒打:

    “要冲出隔离点,但被拦住了”。

    以防疫之名,行苟且之事;以公器私用,谋一己之私;以权力在握,干犯罪事实。

    基层的政治生态乱象和加码防疫的不当言行,过去三年里,加上今天这一出事件,就没有消停过。

    恶劣的不是“误传”的【谣言】,也不是官媒害怕报道的“负面舆情”,恶劣的,是滥用的权力。

    6

    2020年5月,武汉疫情持续加重,彼时,中科院院士陆林,作为国W院应对新冠疫情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专家,在武汉指导“后疫情时代”的康复和心理疏导工作。

    李文亮医生走后,金银潭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告诉南方系媒体的记者,“后疫情时代,我们所有人,都需要集体疗伤。”

    2022年9月11日,陆林院士给出了一份数据:

    新冠疫情以来,全球新增7000万抑郁症患者,9000万焦虑症患者,发病率大幅增加了25%,超过1亿人,出现失眠障碍问题,心理层面的影响,将至少持续20年。

    并且陆林院士指出,隔离在家的居民,有1/3的人会出现抑郁、焦虑、失眠和急性应激反应,至少有10%的人,在疫情结束之后,也不能完全恢复正常。

    新冠第三年,已经如此。

    没人知道,新冠还有多久才能结束。

    也没人知道,这些抑郁、焦虑、心理创伤的群体数量,最终会达到一个多么恐怖的数字。

    我只知道,大疫当前,作恶的事少一点,真正的暖心正能量多一点,作秀表演的事少一点,权力滥用的事少一点,可能相对而言,我们都能过得好一点。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人还唯恐天下不够大乱,对于合乎人情和逻辑常识的事,他们扣上“恶意”的帽子,等到真正的恶意发生了,他们又开始玩文字游戏用春秋笔法,发一个辟谣声明。

    尽管做人再难,也不要变成野兽。

    尽管人间修炼已经艰难至此,既然大家都深陷痛苦之中,那么我们就更应该抱团取暖,而不是互相戕害。

    看似是一个12岁女孩被强奸的痛苦,细究之下,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在承受这个痛苦。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

    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球!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