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带货1.2亿,日赚400多万,彩虹夫妇被查税冤不冤?


    薇娅、李佳琦和罗永浩相继淡出直播圈后,直播电商的带货网红就很少上热搜了。直到俞敏洪的东方甄选以一股“书生气”的浪漫主义带货模式,才把沉闷已久的直播江湖搅起一湖春水。


    而最近的一次直播热潮,则是由搞校园贷的趣店董事长罗敏,怒砸2个亿请上百万网友吃酸菜鱼。但在网友的口诛笔伐中,罗敏被迫退网,迅速离开了直播间。

    直播电商初代大V薇娅、李佳琦和罗永浩基本上都已日渐淡出。可是,对许多人而言,直播电商仍然是一座金矿。在查税风暴和大V连续退出的大背景下,直播电商不是不赚钱了,而是转向闷声发大财。就连一向高调的辛巴,也不再快手直播间里嬉笑怒骂,叱咤风云了。

    低调,闷声发财,成功行业共识。可是,直播电商这一行,人才的知识水平普遍偏低,不是每个网红都懂得“闷声发财”的道理。网红炫富,在直播圈也是由来已久。一个名叫“彩虹夫妇”的大V忍不住炫了一波富,自曝道:“当网红真的很赚钱。一天带货卖了2.3亿,净赚400多万。”


    “彩虹夫妇”是抖音上的一个夫妻账号,男的叫郭斌,女的叫孙彩虹。在入局直播电商前,两人从事保险销售,和大多数普通的打工人没什么区别。但从2020年开始,二人转身投入到短视频创作中,主打“女追男”和“姐弟恋”内容,成功吸粉300多万。

    孙彩虹和郭斌是中学同学,在高中毕业后,二人都各自奔赴自己的大学。由于孙彩虹相貌比较普通,以正常人眼光来看,绝对算不上美女。但郭斌五官端正,头发浓密,人也长得高,在普通人中是一名妥妥的帅哥。孙彩虹还比郭斌大三岁。


    孙彩虹人长得不好看,但是一点儿也不自卑,在后面的三年时间里,她给郭斌写了大量的书信,主要以情书为主,最终抱得美男归。在生活中,像这种“女追男”、“姐弟恋”的爱情故事本就少见,而用短视频发出来的就更少了。“彩虹夫妇”以自己真实的人生经历作背书,立即就引得无数痴男怨女的感同身受,纷纷路转粉。

    要说颜值,孙彩虹是属于抖音女网红中平均颜值里垫底的。但她们的故事贵就贵在真实,在充满虚假信息的互联网世界中,真实是最为稀缺的,也是最为难而可贵的。


    在积累了300多万粉丝后,“彩虹夫妇”就开始了直播带货之旅,做流量变现。这是一个草根逆袭成超级大V的故事,但也是一个草根不断膨胀的故事,巨大的财富让“彩虹夫妇”禁不住得意忘形。

    在2021年,“彩虹夫妇”豪掷4300万,购买800平米的大别墅。不仅把双方爸妈接到别墅中一起生活,还把亲戚中的兄弟姐妹们都带进了直播电商的圈子里,工资从50万开到200万以上。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时候的“彩虹夫妇”再也不是2020年的那个草根人物了。他们有钱了,非常有钱,短短一年时间,资产过亿。可以说,直播电商是一个草根逆袭的最快捷径。

    作为直播电商的受益者,孙彩虹在视频中炫富的同时,也毫不掩饰地呼吁道:“直播带货是一个大风口,希望姐妹们一定要全情投入,抓住风口。”

    可是,在视频的评论区,却是大量的网友留言:“赚这么多钱,纳税了吗?”在汹涌的质疑声和举报声中,成都税务局宣布,介入“彩虹夫妇”的税务调查。能不能经得起税局的调查,这就看成都税务局的调查结果了。


    我们按“彩虹夫妇”一天直播赚400万来算,一个月的净利润就有1.2亿,一年净利润可以超过14亿。若是按个税缴纳,年收入超过96万的金额就要缴45%的税。按企业所得税缴纳,就要先缴25%的企业所得税,剩下超过96万以上的个人所得,再缴45%个税。另外,还有增值税需要额外征缴。

    由于5%电商税由平台划扣,这部分是逃不掉的,税局主要就是查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

    “彩虹夫妇”的主要经营主体是成都彩彩就是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孙彩虹持股90%,郭斌持股10%。查税主体也应围绕“彩虹夫妇”和他们旗下的公司展开。


    在直播电商领域,最大的挑战就是税务挑战。许多人对直播电商有一个巨大的误解,认为是直播电商抢走了线下实体店的客源,抢走了线下实体店的生意,甚至吸走了制造业的利润。其实,并非如此。

    像这样的言论,在淘宝崛起时,就有无数人大骂淘宝干掉了上千万家实体店。不管是图文电商,还是直播电商,他们改变的是零售的形态,实体店的成交效率是比不上电商的。从“彩虹夫妇”的案例中就能看到,一天直播带货的销售额高达2.3亿,但净利润只有400多万。

    孙彩虹自己说的是,给抖音付费充值,买流量花了1000多万。这意味着,营销费用比净利润的2倍还要高。若是按30%退货率来算,实际成交额差不多就是8400万,净利率不到5%。


    日赚400多万看起来很多,主要是因为“彩虹夫妇”的带货规模很大。在队长发稿前,“彩虹夫妇”账号的粉丝量已经接近1000万。这是一个典型的“大规模、低毛利”的行业。

    对于一家企业而言,不到5%的净利率,是相当低的,也只有直播电商才能活得下来。要是一家实体店,净利率这么低,一个月下来恐怕还不如打工赚得多。

    同时,8400万的实际销售额还能带动下游供应链和厂家的生产,只有把货卖出去,才能让厂家获得源源不断的订单。本质上,直播带货和制造业是一体两面,它们的区别在于,制造业是生产端的上游,直播电商是销售端的下游。

    如果厂家和电商公司都不赚钱,那么,钱被谁赚走了?

    答案是:平台。

    流量费才是最贵的。


    为什么普通人很难成为直播带货大V?一个最大的因素就是买不起流量。“彩虹夫妇”一场直播能投1000万买流量,她们早就从草根转身成资本方了。没有钱,是万万玩不转直播电商的。

    网友们把矛头指向网红大V,其实是搞错了对象。他们只是平台扶持的赚钱机器罢了,平台才是旱涝保收的超级印钞机。网红给人一种巨赚钱的感觉,是因为网红吃的是流量红利,今年赚到了,明年可能就赚不到了。


    因此,短期暴富的网红大都有一种“及时行乐”的心理,再加上网红自带的流量效应,很容易在舆论端形成汹涌的话题。因为本质上,网红是平台上的佃户,不是自耕农,没有安全感,产业不具有可持续性,也不能传承给下一代。

    既然不是自有产业,那何不潇洒走一回?买跑车,买别墅,换老婆,换老公,在网红圈是常有的事。

    说实话,不到5%的净利率,若是再把各种税都老老实实地缴了,公司也没剩几个钱了,分到自己兜里的就更少了。

    这就是很多中小电商公司的现状。

    平台拿走太多了。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