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因舞台意外事件备受关注,MIRROR到底是谁?

    7月28日晚上,香港男团MIRROR组合在红磡体育馆举行现场会。十点半左右,舞台中央一块悬空的大屏幕突然掉落,造成五人受伤。

    受伤最严重的舞者阿Mo李启言,被初步诊断出四肢瘫痪、脑出血及脊椎爆裂,目前正在深切治疗部(ICU)进行医治。事发后,MIRROR的经纪人黄慧君上台鞠躬道歉,并宣布取消后续演唱会,但仍然很难平息民众和粉丝的怨气。现在该事故已经由西九龙区重案组接手,进行进一步调查。

    关注这起惨烈事故的同时,许多内地网友产生了疑问:MIRROR是谁?他们为何能成为香港地区的新一代顶流?

    内地无人知晓,

    但在香港很火

    当《披荆斩棘的哥哥》还在努力重现大湾区哥哥的昔日荣光时,一个港产男团早已悄悄占领了香港市民们的心。

    2018年,一档香港选秀节目《全民造星》选出了12名成员(杨乐文、邱士缙、陈瑞辉、陈卓贤、卢瀚霆、吕爵安、王智德、姜涛、柳应廷、李骏杰、江生、邱傲然),组成了MIRROR组合,香港人亲切地称呼他们为“镜仔”。

    MIRROR的宣传海报

    在内地社交媒体上,网友们对于这个男团的评价十分一致:丑、颜值太低、业务能力平平、非主流的洗剪吹造型。和内地101选秀里光鲜亮丽的男孩们相比,MIRROR组合的成员一眼看上去的确有些平平无奇。有人甚至怀疑:这样一个男团,在香港真的很红吗?

    但只要在香港待上一天,你就能切身体会到他们有多红。无论走到港岛的哪个角落,都能见到MIRROR的身影:公交车身、地铁车厢、餐厅商厦……成员们手捧各种代言,面对全港展开笑颜。他们的代言涵盖金融保险、奢侈品、化妆品、个人护理用品、餐饮、交通、支付工具等各行各业。有到港游客表示,在一天内凭借地面广告认识了MIRROR所有团员。

    中环站与香港站之间的巨型“MIRROR隧道”(图源“AM730”)

    有统计显示,出道之后,这个男团一年拍摄的广告达到了330个,为经纪公司带来的收入高达1亿港元。2021年,MIRROR更是包办了全港7成的广告代言。就连他们代言的麦当劳汉堡盒,都能在二手网站上卖出30港元的价格。

    MIRROR的人气,也直观体现在了演唱会票价上,最近风口浪尖上的红馆演唱会,在开票时被粉丝疯抢,1280元一张的门票,被炒出最高40万元的天价。

    MIRROR里人气断层的,是C位姜涛。在微博搜索“姜涛”,结果可能会是某家医院的整形医生;但如果在香港社交网络,你将看到一位香港顶流巨星。这位新晋顶流曾经是《快乐男声2017》的落选选手,没想到一年之后,回港参加综艺一炮而红。

    姜涛有多火?

    他的代言,全港断货;他的广告,铺遍香港;狂热的“姜糖”们(姜涛的粉丝名)还为偶像做出了许多应援:买地广数据打投都是常规操作;去不认识姜涛的前辈明星微博下教人家好好做人也是负责粉丝日常;甚至还有粉丝用姜涛的名字做出了一种虚拟货币,最高炒到四百多美金。

    为姜涛送机的粉丝

    今年4月他生日时,粉丝们也斥七位数巨资进行了大型应援,包括邀请全民免费搭乘电车、派发应援物品、在大巴车和户外屏幕刊登巨幅庆生广告、开设慈善限定商店等。铜锣湾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姜涛湾”。狂热的粉丝们更是全天在他住处附近聚集徘徊,导致中环、铜锣湾等多个商圈都发生了交通拥堵。

    更重要的是,他在去年年初的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中击败了陈奕迅和郑中基,获得了“我最喜爱的男歌手”奖项。随后他又凭借着《蒙着嘴说爱你》摘得“我最喜爱的歌曲”大奖,这首歌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已经超过1000万。

    本港男团的诞生与走红

    MIRROR的高人气还有一重体现:他们不仅有许多少女粉丝,同时也是少奶杀手。有女“镜粉”(MIRROR的粉丝名)的丈夫成立了小组“我老婆嫁左比mirror导致婚姻破裂小组(老婆嫁了给mirror导致婚姻破裂关注组)”,随即小组会员迅速以几何级数上升增至近35万。在小组简介里,他们还特意强调:即使老婆爱上了MIRROR,我依然不讨厌他们。

    能同时圈住妈粉和女友粉,还能让她们的伴侣也对组合产生好感,不得不说MIRROR的确有点东西。

    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娱乐圈的真理亘古不变。Mirror能成为如今的顶流男团,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尽管内地对于《全民造星》的关注大多是吐槽向的:舞台简陋、表演完全不修音、选手造型过于洗剪吹;但是这档由ViuTV推出的选秀节目被制作方称为“香港电视史上最大型偶像工程”。

    刚出道的MIRROR,看起来确实不太时髦

    和老牌电视台TVB不同,2016年才成立的Viu TV从一开始就瞄准了年轻人,敢于在节目形式上进行创新。2020年,ViuTV台长鲁庭晖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称,《全民造星》这个节目,正是ViuTV破旧立新、对选秀这种旧有的模式进行改造的尝试。

    在TVB江河日下的今天,Viu TV已经拿下了超过50%的深夜档观众,由他们选拔、力捧的MIRROR自然有了更多的曝光机会。

    作为101系选秀综艺《全民造星》挖掘出来的男团,MIRROR的每一位团员都有自己的人设与故事线,比如姜涛别名“草莓男”,意味可爱、最受欢迎;其他成员中还有oppa教主、健康男、搞笑男、肌肉男、rap童等人设。

    实力欠佳的MIRROR,机智地打出了“不完美但各有特色”的宣传方向。于是,成员们抱歉的唱功、永远不整齐的舞姿,都成了他们真实的吸粉点,当成员们表示不够完美的自己会继续为梦想全力以赴时,粉丝们纷纷被感动哭了。

    与女粉丝互动的MIRROR成员

    而几次因为名气过大处于舆论风暴中的顶流姜涛,在社交平台上十分自谦,常常替自己粉丝的疯狂行为道歉,连向来毒舌的港媒都赞其是个优质偶像。

    姜涛还曾在节目中自曝自己曾是体重高达200磅的“肥仔”,曾经因为外形被同龄人嘲笑、排斥,形成了内向慢热的性格。后来为了追求心仪的女生,他才开始努力减肥。虽然最后情场失意,但瘦身后的他产生了去勇敢追梦的勇气,踏上了选秀之路。

    舞台事故背后

    MIRROR的爆火还有一些时代背景的因素。近几年来,香港社会变动较大,又受疫情影响,此时一个“本港制造”的优质男团,无疑为老老少少打了一针带着欢乐色彩的强心剂。

    另一方面,虽然算不上“含着金汤匙出生”,但近十年来寂寥的香港娱乐圈让他们没有同期竞争对手,在出道后,深谙粉丝心理的运营,也着着打在了粉丝的心上:譬如队内组CP、成员去演出话题耽美剧集等。

    对于出现这样的本土偶像男团,娱乐圈和整个社会层面也都乐见其成,毕竟香港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高人气偶像了。

    香港地区的流行乐曾经以摧枯拉朽之势红遍亚洲,不仅是内地地区,还跨出国界,深深影响韩国、东南亚的娱乐业。但当我们提及香港娱乐圈,脑海里映出的仍是二十年前的当红艺人。

    这样的背景下,原汁原味“本港制造”的MIRROR,不仅有些文艺复兴的意思,更是让香港人疯狂。

    在这次事故发生的前一天,MIRROR的粉丝就发起了一份“关注MIRROR演唱会安全问题”联署,已经有13000多人签名。联署中列出了这次演唱会中的危险因素:“排练时间不足”“安全性成疑”“险象环生”,“在未能提供适当安全措施前,请考虑停止使用非必要之机关或升降台”,“宁愿平地演出”

    此次MIRROR原计划在红馆连开12场演唱会。事实上,从彩排开始就事故不断。

    7月24日总彩排时,由于不熟悉舞台机关,1名舞者因此受伤。首场演出时,发生钢琴设备没声音的状况,而成员AK江烨生在升降台上跳舞时差点被卡台的升降台摔下台;第二场表演时成员Frankie陈瑞辉因踩空跌落升降台而受轻伤。

    一位资深音乐人接受港媒采访时分析事故发生的原因,他指出彩排时间不足是其中一个因素,以前市道旺,公司愿意投放更多资金和资源,彩排时间相对更多,表演者和工作人员会更熟悉舞台设计。现在演出赚钱越来越难,主办方只好不断削减预算,压榨彩排时间。

    这背后则指向一个更残酷的真相:香港的演出市场,正在不断萎缩。哪怕是曾经象征着行业金字塔顶端的红馆,也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根据官网,2020年期间红馆有8个月未出演节目,2021年则有4个月未出演。去年,红馆租用费收入2041.6万元,不及十年前的五分之一。

    这也就很好解释,为何在香港红得发紫的MIRROR走不进内地:他们的走红更多依赖一种特定的时代情绪,而非优秀的业务能力、精美的舞台表演和砸下大钱的演出现场。

    需要靠着本土性才能赢得高人气的香港娱乐业,或许已经渐渐失去了造出巨星的能力。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