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威斯康星大学华裔教授:我们是如何被称为亚裔的?

    威斯康星大学欧克莱尔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Eau Claire)英语教授大卫·石(DavidShih,音译)近日发表文章指出,在陈果仁被害案发生前,亚裔的概念还没有普及,是因为这一群体共同遭到歧视,才形成了一个种族的概念。而在华裔频遭种族主义袭击的今天,纪念陈果仁就显得愈发重要。以下为文章摘译:


    位于底特律的陈果仁墓碑 (图片来源:美联社资料图片)

    1993年,我正准备搬到密歇根州安娜堡(Ann Arbor)读研究生。一位韩裔朋友给了我几个字的建议:“兄弟,陈果仁案。”

    当时我从未听说过陈果仁,但后来我了解到他10年前在离安娜堡不远的底特律(Detroit)附近被杀的消息。在美国汽车工业陷入低谷、日本汽车工业方兴未艾之际,他被一名汽车工人用棒球棒殴打致死。

    虽然陈先生是华裔并不是日裔,但是并没有用。袭击他的人当时说:“因为你,我们失业了。”虽然袭击者承认了过失杀人罪,但是只被罚了3000美元,并被判缓刑。以侵犯陈先生民权为由的联邦指控最终也以失败告终。袭击者不承认是出于种族仇恨。

    不过我在了解到陈果仁事件之后,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和陈先生一样,我来自一个中国家庭,但我也开始认为自己是亚裔。

    法律学者弗兰克·吴(Frank Wu)在一部关于陈果仁谋杀案影响的纪录片《陈果仁是谁?》(VincentWho?)中指出:“在陈果仁案之前,可以公平地说,亚裔这个概念是不存在的。”这意味着,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我们亚裔都认为自己与其他人没有太多共同之处。但像“永远的外国人”这样的陈旧观念暴露了我们共同的易受歧视的弱点,并将我们作为一个群体团结在一起,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亚裔的身份是基于种族的。

    今天,基于种族而非国籍的原则似乎也解释了新冠疫情期间全美反亚裔暴力的激增。那些袭击亚裔的人似乎没有区分亚裔和亚洲人。而如今美国面临着一个强大亚洲对手的情况,为今天的反亚裔情绪的暴涨奠定了基础。

    20世纪70年代末,克莱斯勒(Chrysler)的困境标志着美国国内制造业开始出现全面下滑。到1980年,日本的汽车工业首次超过美国。1985年,时任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Reagan)以“自由和公平贸易”为理由,决定不对日本汽车进口增加自主配额。

    然而现在要讨论的“亚洲虎”不是日本,而是中国。前总统特朗普曾尖锐地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激起了反亚裔情绪。可以预见,这一术语将成为对所有亚裔的一种污蔑。

    疫情暴发后,我们习惯的生活方式被打乱,死亡人数不断上升,但这一切都被归咎给了中国,而不是特朗普政府拙劣而不充分的公共卫生反应。通过指责中国,特朗普转移了人们对其处理疫情方式的关注。

    尽管现任总统拜登不像特朗普那样,但是拜登强调了“与中国的竞争”。他呼吁国会通过两党合作的《创新法案》(BipartisanInnovation Act),而该法案的条款包括补贴美国国内半导体生产。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认为反亚裔暴力本质上是一个种族问题。我们在寻求反种族主义的解决方案,如新的仇恨犯罪立法,但这可能无法充分解释暴力背后的经济不平等。总统拜登在2021年签署了新冠疫情仇恨犯罪法案(Covid-19HateCrimes Act),使报告仇恨犯罪变得更加容易,并加快了审查进程。然而,纽约亚裔律师协会(Asian American BarAssociation of NewYork)今年发布的一份旨在纪念陈先生的报告显示,纽约市2021年报告的233起反亚袭击事件中,只有7起最终被认定为仇恨犯罪。

    在1982年,陈先生不仅成为了日本汽车工人和高管的替罪羊,也成为了那些曾经是中产阶级但未能成功维持的人的替罪羊。只要有关华裔的种族主义信息继续传播,只要导致美国代际分裂和疏远的深层结构性力量继续被掩盖,反亚裔暴力将持续出现。我希望陈先生成为一个更加有力的象征,不仅要让亚裔了解,更要让所有了解自己的价值超越种族主义的人明白,其中包含着一个逾期未伸张的正义。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