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惊!华人夫妇汇往中国上亿美元 客户多是种大麻的!

    货币兑换店对海外华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人们需要去那里兑换货币,因为兑换店总是比银行便宜一点点,也需要去那里往国内汇款,因为兑换店总是能够做到即时到账,手续费还偏低。这些店的存在,都是当地政府允许的并有注册的,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人们兑换货币和小额汇款的需要。

    但一旦涉及巨资,这些店铺又很容易变成地下钱庄,帮人洗钱转脏。

    华人夫妇三年多时间从美国转出上亿美元

    在纽约市的布鲁克林(Brooklyn),一家华人汇款服务公司的老板谭一斌(Yibin Tan,音译)和老板娘陈金莲(JinlianChen,音译)就是搞货币兑换生意的。据报道,仅仅3年多时间,经他们的钱庄从美国汇往中国的钱高达上亿美元。

    稍稍估算一下,就算是1%的服务费,上亿美元的转账,仅仅手续费就能收取上千万美元,何况手续费很多时候是3%、5%,或者10%。

    把钱往国外转,只要数额达到一定程度,不管在任何国家,都会引起当局的注意。

    谭一斌和陈金莲夫妇虽然生意在布鲁克林,但他们常住纽约史泰登岛(Staten Island)。

    执法人员找来华人卧底,假装需要支付偷渡活动费用,假称自己种植大麻赚了很多钱,而且是现金,需要汇往中国,目的是掌握证据,钓·鱼执法。华人卧底受雇于美国国土安全局和缉毒局。

    在美国很多州种植大麻是合法的,但仅仅是药用或自用,并不能贩卖。然而在美国种植大麻这种事情一旦合法化,人们总是可以找到各种方式和渠道,将其进入商业贩卖。

    一旦将大麻用于商业贩卖,就会触犯美国联邦法律,所赚的钱就是非法所得,就是黑·钱。当然用卖大麻的钱,再来帮助支付别人的偷渡费用,当然更是罪上加罪。

    隐身在不同生意名下做非法汇兑业务

    从2015年到2021年间,谭一斌和陈金莲在纽约布鲁克林做货币服务业务,当地华人简称它为MSB,即Money ServicesBusiness,属于FinCEN(美国财政部下设机构金融犯罪执法局,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Network)管理,属于注册许可制,从事金钱服务相关的业务都必须申请该许可。

    这种业务,华人俗称找换店,甚至有人称其为地下钱庄。之所以叫地下钱庄,是因为他们的服务方式有点与众不同。通常他们有很多个服务点,但都隐身在不同生意的名下,例如超市、杂货铺、或者其他零售生意,只不过他们在布鲁克林的门店,叫作类似谭氏商行。

    所以地下钱庄的生意通常都做得很灵活。他们利用附近其他商铺提供代理汇款服务,用来接收源源不断的钱,有时会将客户指向其它店面,在别的地方交易,并不会真的要你去布鲁克林的谭氏商行才能汇兑,因为布鲁克林谭氏商行是正儿八经经过注册许可的,不合法的不能去那里做。

    中国移民汇款需求最旺盛

    所有移民都有往所属国家汇款的需求,中国移民在这方面的需求尤其旺盛。大批偷渡客或有大笔灰色收入的中国移民,不方便在银行公开办理业务,便催生了代人汇款这个特殊的行业。

    尤其在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各种代汇点遍布大街小港,市场非常繁荣。

    根据纽约南区联邦法庭的起诉书,谭一斌和陈金莲的商行主要负责将华人的钱汇往中国。

    例如,从2019年1月1日到2021年4月12日,商行转移19,221笔合计1.12亿美元到中国。但大额的钱需要分拆,一次汇款最高金额为7038美元,平均每笔为5827美元。

    这三年间商行转移的19221笔钱中,有10312人将钱汇往中国。

    将钱分解成小额,蚂蚁搬家式汇到国内

    早在2015年,一名为执法部门工作的卧底陈一(化名),联系上谭一斌和陈金莲,他自称做贩运毒品和走私人口的,希望谭一斌和陈金莲能帮他把黑钱洗白。不久后,第二民卧底陈二(化名)找到陈金莲说,他参与人口贩卖,赚到很多黑钱。

    谭一斌和陈金莲随后通过代理汇款点转移资金,帮他们洗白这些非法收入。陈一和陈二暗中录下他们和两名商行主的对话。

    执法人员发现,两名被告通过两种方式来实施洗钱。

    第一种为转账中国:

    夫妇俩拿到现金后,将钱分解成小额,也称蚂蚁搬家,汇到金主的国内账户。

    例如,2015年5月28日,陈一找夫妇俩帮忙,通过代理汇款点将5万美元寄回国内。陈金莲告诉他,要把钱分成7500美元的小数额,分次小额汇款,要他提供可以在中国收款的账户,声称两三天就能到账,手续费750美元,并给他一张手写的收据。

    陈一后来找了谭一斌夫妇几次,总共汇往中国大约16.6万美元现金。国土安全局特工暗中录下证据。

    第二种为现金转支票,非法变合法:

    商行将金主的现金转化成多张较小的支票,通过支票,到银行转存到金主的账户,来一个小循环,脏钱即洗白。在很多国家有这种小额支票业务。

    在此普及一下支票,支票是由发票人签署,向银行发出的无条件书面指令,要求银行即时支付一定金额的款项给持票人。能发出这样指令的商行,通常是在银行有账户,并有业务往来。

    支票一般具有出票日期、付款银行名称、出票人签字、金额、抬头人等信息。

    华人企业家投入到大麻种植热潮中

    陈一说,他手上的黑钱来自种植和贩运大麻。

    近年来,带有大麻成分的洗钱活动在美国华人社区越来越兴盛。因为,虽然很多州已经将种植大麻合法化,但大麻在美国联邦政府层面还是毒品类,毒品买卖还是不能走银行系统,因为银行属于美国联邦管制。

    所以很多华人把种植大麻的现金收益,就通过地下钱庄来兑换。

    在此插播一下美国华人种植大麻的风潮。

    近2年来,种植大麻的热潮正席卷美国。尽管很多华人视大麻为毒品,但对一些原本从事餐饮、美容、旅游业的华人老板来说,疫情之下,他们纷纷把数百万美元的资本投入到这个逆市蓬勃发展的行业中来。

    大批失业的华人移民也跟着这些种植大麻的老板们来到新墨西哥州做起大麻种植地的农场工作,他们把这份工作叫作“剪花工”,就是剪大麻叶子,一天200美元,现付,包吃包住。

    除了新墨西哥州,还有不少华人转战奥克拉荷马州的。奥克拉荷马城的亚洲区延绵10多个街区,道路两旁分布着华人超市、珍珠奶茶店、越南米粉店和饺子馆,都是因为华人去那里种植大麻,带动了华人社区的发展。

    自从2018年奥克拉荷马州合法化医用大麻后,这个社会观念保守的州就迅速成为了美国最炙手可热的大麻市场。在奥克拉荷马,只需要花2500美金就能办一个大麻种植牌照。相较之下,在其他州的费用动辄数万美元。该州还对牌照数量不设上限。

    在这股种植大麻的大潮下,有的华人投资者是企业家,也有人是中产阶级,他们把自己的房子和店卖了,把全副身家投入到这波大麻热中。

    种植大麻合法化,但贩卖大麻无法走银行系统

    重点来了,虽然很多州是把大麻合法化了,但是在美国的联邦政府层面,大麻作为毒品类植物,联邦法律还没有将其脱罪化,也就是说,大麻没法名正言顺贩卖到外州,更不能使用银行系统交易,因此种植大麻也被称作是一个不使用银行的行业,因此种植大麻的华工们拿的都是现金。

    拿现金本来就是美国老华人的习惯,至今有在美国生活30多年的华人,都没办过银行卡或者信用卡。

    贩卖大麻黑钱洗白,钱庄服务费高达10%

    说回到洗钱。2019年9月13日,陈一致电陈金莲,问她是否能找到将贩卖大麻的收益汇往加州的办法。陈金莲回复说,现在很难按照陈一要求的方式转移资金,太复杂,风险大,这么大一笔钱,她不想冒险。她说:只在中国做,不在美国境内做,在美国境内的汇款必须是合法的,因为美国政府随时会问,为什么不走银行汇款?

    2019年11月21日,陈一再次找陈金莲,询问能不能把他的现金收入转为支票。陈金莲回答,也很难,她做不了,因为每一个人都想把手中的大麻收益变成合法的钱,他们把钱转来转去,倒进倒出,就是为了得到合法的钱。

    但后来,陈金莲答应把现金转为支票,收取更高的服务佣金。例如,每1万美元现金转成支票,大约收500美元的佣金,相当于5%的服务费。

    后来调整为:如果陈一要1万美元的本票(又称期票,是由一人签发给另一人的一种书面承诺,保证在约定的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佣金收400美元,如果他想要1万美元的个人支票(出票人为个人签发的,委托办理支票存款业务的银行在见票时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持票人的票据),佣金收300美元。

    陈一提出,如果谭一斌夫妇能帮他将现金转为支票,他可付10%的佣金。这个出价太诱人。谭一斌说,把现金转为支票至少需要2到3天。

    之后,陈一给谭一斌夫妇2.5万美元现金,要求换成支票,并答应给他们2500美元的手续费。

    再之后,陈金莲向陈一提供了三张7500美元的本票,共计22500美元。纽约有组织犯罪缉毒组的特工录下了所有证据。

    收网:背包中装有50万美元的现金

    2020年1月17日,陈金莲问陈一,想洗多少钱?陈一回答5万美元。陈金莲对陈一说:不走正路的话,你肯定需要朋友,要不然你没办法走下去。

    陈一说,他做的贩卖大麻的生意,在加州是合法的,但在纽约不合法。陈金莲说,我告诉你吧,很简单,不管我们走的路正不正,这不重要,只要能赚到钱,我们就可以走这条路。

    陈一把5万美元的现金交给陈金莲,离开钱庄。等他再次返回时,陈金莲说,我们已经为你办妥了。陈金莲告诉陈一,今后如果他打算带大笔钱到钱庄洗钱,最好提前两三天打电话。

    此刻,作为卧底的陈一继续收集证据,证明谭一斌、陈金莲夫妇并非朋友圈内简单的一对一汇款,而是以此为生意,是一对多的经营方式,甚至彼此清楚钱的来源并不合法。

    2020年10月20日,执法人员在谭一斌、陈金莲的汇款代理点附近监视了一整天,大约晚上8点,见到谭一斌离开钱庄,将两个大背包装进他的SUV车后备箱,从布鲁克林向史泰登岛方向行驶,执法部门开车尾随其后。

    晚上8点半,执法人员观察到谭一斌超速行驶,而且越野车的左后方刹车灯有问题,立即进行拦截。

    警察来到驾驶座位前,问谭一斌为什么超速,接着盯上了他背包中露出的钞票,谭一斌只好承认背包中有大约40万到50万美元的现金,并签署书面同意书让警方搜查。

    大约在晚上9点05分,一支缉毒犬到达现场,在越野车后备箱中存放的背包发现了毒品。谭一斌眼睁睁看着警方把背包中的50万9000美元收走。

    今年4月27日,纽约南区联邦法庭批准逮捕谭一斌和陈金莲,两人因涉嫌“共谋洗钱罪”被检方起诉。

    ——End——

    文:Jason

    英伦大叔(ID:UK07788915668)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