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总统二代”赢菲大选:28岁流亡美国

    ·小马科斯 资料图

    两大政治家族联手,“总统二代”组合出击,提前锁定胜局。

    据新华社消息,菲律宾媒体10日凌晨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菲律宾联邦党候选人费迪南德·罗穆亚尔德斯·马科斯(以下简称小马科斯)赢得9日举行的总统选举。

    一场“毫无悬念”的选举,这样的标签,似乎让这场大选提前丧失了很多看点。

    但主角小马科斯身上又看点十足。

    他8岁时因父亲当选菲律宾总统而荣宠加身;28岁时,父亲的政权被推翻,随父母流亡美国;回国投身政坛后,迅速崛起,在65岁的年纪当选总统。这样一种大起大落的悲喜人生,给他今天的胜选平添了传奇色彩。

    同时,他的竞选搭档莎拉·杜特尔特,作为现任总统杜特尔特的女儿,赢得副总统选举。

    菲律宾两大政治家族联手,“总统二代”的组合出击,早已提前锁定了胜局。

    ·小马科斯(左)和莎拉组成“总统二代”选举阵营。

    跌宕起伏的前半生

    此前有舆论认为,如果小马科斯作为副总统候选人与莎拉搭档,胜选几率或许更高,但小马科斯拒绝了副总统的角色。他一直把当总统视为人生目标。

    和军人出身、风格冷峻的父亲不同,小马科斯长着一张颇有亲和力的娃娃脸。生长在总统之家的他,从小便受到家中政治氛围的影响。

    1965年菲律宾大选前夕,上映了一部描写参议员马科斯的故事片,年仅8岁的小马科斯在片中演自己。他用稚嫩的声音说:“我长大后想成为一个政治家,为我的国家服务。我会给小朋友们许多玩具,让他们不再哭泣。”这部电影帮助马科斯顺利当选总统。

    ·1965年,老马科斯赢得菲律宾总统选举,一家人在向支持者致意。

    1975年,小马科斯进入牛津大学读哲学。他加入了一个酒吧乐队,成了披头士的歌迷。不过,他最终没有拿到学位。30多年后,他解释过这件事,说自己当年上哲学课时总是感觉很辛苦,所以没读完。他后来还在美国攻读过工商管理硕士,但也没有获得学位。

    作为总统长子,小马科斯没拿到学位并未影响他回国后的发展。1981年,他出任北伊罗戈省副省长,两年后当上省长。1985年,他被父亲委任为菲律宾通信卫星公司董事长。

    ·年仅8岁的小马科斯(右一)跟随父母、姐姐们入驻马拉卡南宫。

    一路顺风顺水的小马科斯很快就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

    1986年2月15日,阿基诺夫人领导的“人民力量”革命爆发,马科斯政权被推翻,一家人被迫流亡夏威夷。1989年,马科斯在夏威夷因肾病去世,弥留之际唯一守在病榻前的是小马科斯。

    ·老马科斯。

    1991年,马科斯家族以应对诉讼为契机重返菲律宾。小马科斯也在当年返回菲律宾后开始从政。

    马科斯家族虽流亡多年,家族地盘没丢。重返菲律宾第二年,小马科斯就当选北伊罗戈省众议员,1998年出任省长,连任到2007年又当上国会议员,2010年当上参议员。

    2015年,菲律宾宪法协会授予小马科斯“伟大的菲律宾宪法保卫者”称号。在表彰仪式上,小马科斯半开玩笑地说,自己身为马科斯的儿子,却成为推翻马科斯的阿基诺夫人制定的宪法的保卫者。“我的父亲若在天上看到了这一切,一定会挠挠头,问一句:‘怎么会这样?’”

    在此期间,马科斯家族致力于重塑家族形象。2016年,在争议中,老马科斯的遗体被安葬于菲律宾国家英雄墓园,杜特尔特政府为其举行了一场有21响礼炮和军事仪仗队的高规格葬礼。

    ·2016年,小马科斯和家庭成员在父亲墓前献花。

    同一年,小马科斯宣布参选副总统。虽然最终结果败北,但这普遍被认为是他为6年后冲击总统之位的一次预演。

    ·2016年,小马科斯参加副总统竞选。

    爹妈成最大“包袱”?

    众所周知,菲律宾政治就是家族政治,每个家族王朝在洋洋洒洒书写家族故事的同时,也为后代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家族印记,当然,其中有好有坏。

    毫无疑问,小马科斯身上最难以磨灭的政治元素,来自于他备受争议的父亲。

    在老马科斯总统任上,菲律宾的工业、农业和教育都得到发展。但是,由于他的贪腐和独裁,导致民众大规模抗议,最终家族被迫流亡海外。

    《纽约时报》称,小马科斯在竞选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其背负的“家族包袱”,——被贴上“独裁者之子”的标签。

    ·小马科斯在一次活动中展示早期的家庭照片。

    不过,从政多年的小马科斯很聪明,懂得用父亲从政期间的成绩来淡化其受到的指控。

    他在自己的竞选网站上提到国家农业发展时,不忘提及父亲的贡献。“在他的总统任内,菲律宾迎来了农业的黄金时代。”

    他也从不讳言,父亲的影响是自己从政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说,自己早年曾接触过不同的学说和理念,但最终选择了父亲的思维方式,在他心里,马科斯是“最伟大的父亲”。

    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令媒体满意,在穷追不舍的追问下,小马科斯也学会了些迂回“话术”。

    今年2月,在接受菲律宾dzBB电台采访时,小马科斯被要求评价父亲的政治生涯。他说,这个问题应留给历史学家,他们应该对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事情有一个没有偏见的研究。

    “以我的意见,它可被讨论。但让我们先解决现在的问题。我们处在一个危机中,许多菲人处境艰难。”

    在同菲律宾《世界日报》对谈时,他被质疑从政是为了弥补父亲当年留下的遗憾和不足。

    他再次为父亲辩护,“有些人眼中的不足之处,在我看来可能不是。”他表示,自己参加竞选不是为了弥补任何人,而是服务菲律宾的利益。

    今年4月26日,在接受CNN菲律宾台的采访时,小马科斯直接称他的父亲为“政治天才”。对于父亲执政时期的种种问题,他仍坚持“历史问题应该留给教授”。

    ·小马科斯与家乡的支持者互动。

    已经去世的父亲对小马科斯寄予何种期待不得而知,母亲伊梅尔达一直把重振家族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从曾经的选美皇后到“第一夫人”再到流亡海外,伊梅尔达从未放弃对权力和财富的追逐。1986年政变后她仓皇逃离总统府,留下508条长裙、1000个手袋、1060双鞋子,令人咂舌。这些奢侈做派,受到舆论的广泛批评。

    ·伊梅尔达早年是菲律宾选美小姐,老年后深陷腐败调查。

    在竞选期间,小马科斯也不得不面对如何处理家族不义之财的质询。

    《世界日报》向他抛出问题,如果当选将如何处理总统廉政委员会(PCGG),该机构专门为向马科斯家族追讨腐败资金设立。小马科斯表示:“我想,就反贪措施而言,我们需要加强PCGG。”

    想必老母亲在为儿子夺得总统之位欣喜之余,也要考虑如何配合儿子的下属进行资产清算。

    ·小马科斯和妈妈伊梅尔达。

    掌握胜选密码

    虽然在选举之前,各大媒体已经用“毫无悬念”来预测小马科斯的获胜,但他的竞选之路并非没有波折。

    此前,因税务申报问题,他差点被取消总统竞选资格,最终,菲律宾当局判定税务问题不存在。

    ·2021年10月6日,小马科斯在申请参加2022年5月的总统竞选后,展示了他的候选人证书。

    他的民调领优势也不是一开始就保持坚挺。

    就在去年上半年,小马科斯的支持度还落后于莎拉、杜特尔特和马尼拉市长莫仁诺,在总统大选民调中落居第3位。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却能迅速崛起,取得绝对优势,一度让人不解。

    政治分析家海达瑞安在菲律宾《每日询问报》专栏中称,去年11月,莎拉放弃竞选总统,转而作为副总统竞选人与小马科斯联手,这成为一个十分关键的转折。

    莎拉作为杜特尔特家族的代表,家族势力位于南部棉兰佬岛,与马科斯家族的北方势力遥相呼应。强强联手,“马莎配”让对手难以招架。

    ·小马科斯(右)与莎拉组成竞选搭档。

    父亲执政失败的负面影响,为何没有在更大程度上影响小马科斯的支持率?

    新闻网站Rappler一篇评论分析称,1986年“人民力量”革命推翻马科斯政权,但近三十多年来,菲律宾的几届政府一直未能解决腐败和贫困问题。老年投票者因为对目前政府的不满,对一些残酷的历史选择性失忆,年轻人对历史根本不感兴趣,这些都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小马科斯的回归。

    不仅如此,小马科斯似乎还掌握了获取年轻人支持的秘诀。

    在视频网站上,小马科斯拥有超过200万的粉丝。在那里,他是会弹吉他的中年浪漫大叔,可以和年轻人在手游世界一较高下,也是时常与家人外出游玩的好爸爸、好老公。他跟网友互动,甚至愿意接受网友发来的游戏挑战,一改菲律宾政客一直以来保守又严肃的形象,表现出满满的亲和力。

    美国《时代》周刊指出,对菲律宾的年轻人来说,小马科斯提供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选择。

    ·小马科斯(上图中、下图右二)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家庭出游照片。

    当选后的小马科斯还能不能有充足的时间和网友互动,这不好说,因为他眼下面临的问题不少。

    美联社称,菲律宾面临着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的贫困和失业、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飙升导致的恶性通胀等问题,目前正处于“最脆弱的时刻”。新加坡《联合早报》称,菲新总统或调整与中美的关系,将牵动亚太局势。

    毫无疑问,等待小马科斯的,将是不小的挑战。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