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全球最大车企,快干不过比亚迪了?

    在汽车界,卖得最好的一直是丰田。

    1 月 30 日,丰田汽车发布报告,2022 年丰田集团在全球销售 1048.3万辆汽车,至此,丰田汽车的销量已经连续三年位居全球第一。

    但这样的 ” 世界最大车企 “,却渐渐跟不上时代了。

    早在两年之前,丰田的市值已被特斯拉超越,而紧跟其后的,是另一家新能源车企比亚迪。‍‍‍‍‍‍‍‍‍‍‍‍‍‍‍‍‍‍

    似乎是感受到了危机,近日丰田汽车发布人事公告,表示丰田章男即将卸任第 11 任社长,社长之位由丰田的 ” 嫡长孙 ” 交给 “外姓大臣 ” 佐藤恒治。‍‍‍‍‍‍

    事实上,这家企业从 ” 三代目 ” 起就有外姓人做社长的传统了。

    石田退三(第 3 任)、中川不器男(第 4 任)、奥田硕(第 8 任)、张富士男(第 9 任)、渡边捷昭(第 10 任),前10 任社长中,外姓社长竟有 5 位之多,与丰田家完全持平。

    这样的传统,也被丰田章男继承了下来。

    在公司亏损严重时临危受命的丰田章男,曾将丰田带回了全球销量第一的宝座,但也因为他对纯电路线的迟疑与摇摆,让丰田在电动化浪潮中转型缓慢。

    他的这番主动隐退,颇有将未来交付给年轻人的意味。

    丰田章男

    不过,现年 53 岁的佐藤恒治,也很难称得上年轻。这位研发出身、在终身雇佣的公司干了 30 年的 ” 老丰田人”,能否与以特斯拉、比亚迪为代表的车企的电动车业务展开正面抗衡,依然还是个未知数。

    青涩的新社长

    大公司的人事变动,往往波云诡谲。

    关乎权力交替,内部派系众多,不免人心惶惶。而外界也通常会担心公司的政策变动、战略调整——特别是上市公司,毕竟投资者们投的是真金白银。

    但这一次丰田汽车的交接,却异常平稳,稳到消息披露的当日股价都几乎没有变化。作为全球销量最大、市值第二的车企,如此风平浪静反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解释这一点,要看丰田章男的择人,佐藤恒治。

    1 月 26 日,YouTube 的丰田官方频道举办了一场名为 “Toyota Times Global”直播。丰田的现任会长内山田竹志,问了丰田章男一个大家最为关心的问题——为什么选择佐藤恒治作为下一代社长?

    ” 第一是年轻,第二是喜欢车,这是两个最基本的条件。除此之外,他完全践行了丰田的思想、技术和行为准则,是我心中的不二人选。”丰田章男说到。

    当时,佐藤恒治就坐在丰田章男的右边,有点紧张,略带拘谨。或许是岛国的水土养人,佐藤从外表上看只有 40 多岁,再加上在大佬前的” 青涩气质 “,说他年轻倒也说得通了。

    佐藤恒治

    看佐藤的履历,便知道他的青涩为何而来。

    1992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理工系的佐藤,一进入丰田就投身了一线的研发部门。他参与过普锐斯、VISTA、凯美瑞等车型部件的开发。因受到好评,他在2005 年被调入了丰田旗下豪华品牌雷克萨斯的研发团队。

    工作十余年后,他做到了首席工程师的位置。可以说,他在研发层面爬上了技术员工的最高峰。

    进入管理层,要从 2017 年算起,这一年,佐藤被提拔为丰田的常务理事。2020年,他被指任为雷克萨斯的社长,并在同年成为丰田的执行役员,2021 年担任丰田的首席品牌官(CBO)。

    满打满算,佐藤恒治当领导也就 5 年时间。

    长时间待在一线,猛然被调至管理岗,这几年的提拔速度堪称火箭升空。根据日本《钻石周刊》爆料,丰田章男第一次向佐藤恒治抛出 “下任社长 ” 的橄榄枝,是在 2022 年 12月的泰国赛车看台上,当时佐藤还以为社长在开玩笑。仅仅一个月,就从从子品牌的负责人跃升总集团的负责人,还不适应身份也情有可原。

    从刻板印象来说,相比于那些在长期在高管层 ” 勾心斗角 “的老油条,老板们显然更加喜欢一线出身的员工。他们想法相对纯粹,比起人际往来更注重产品本身,对于一家制造业企业来说,知道 “怎么样制造出一辆好车 ” 的领导显然比知道 ” 怎么管理好员工 ” 的领导更为珍贵。

    另一方面,这些被提拔的技术型高管也更好控制,会铭记社长的知遇之恩。

    虽然丰田章男卸任了社长,但仍然身居会长的要职。如同幕府时代的影子将军一般,在重要的决策时刻,有个愿意通气,不烦请示的接班人,可能是每个掌权者都可能会有的私心。

    章男豹变

    把时针拨回 2009 年的那个春天,丰田汽车刚刚公布了上个年度的财报,总共亏损了 4370 亿日元。

    这是丰田汽车二战以来的首次亏损。受到了雷曼危机所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影响,汽车市场一片萧条,美国市场销售量的猛跌对丰田造成了严重打击。

    丰田章男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接替了渡边捷昭的社长之位,所谓 ” 奉命于危难之际 ” 也不过如此了。

    那一次权力交替,远没有今日这般和平。虽然丰田章男已在公司任职长达 26 年,但社长的热门人选另有其人。

    在他之前,连续三位社长都是外姓领导。若是权力再次回归丰田家族,岂不是和当年的 ” 大政奉还 “一模一样?所以到头来,丰田汽车还是只能姓 ” 丰田 “,哪有这样的道理呢。不但社会上有不同意见,公司内部并不服众。

    如果单看丰田汽车的股权份额,仅有 2%股份的丰田家族,或许算不上什么。但如果查看丰田家族的背景,就能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影响力。

    丰田章男的夫人是原三井物产副总裁田渊守的女儿裕子,母亲是原三井银行董事三井高长的女儿博子,堂嫂是原住友银行行长堀田庄三的女儿真理,奶奶是百货公司高岛屋总裁饭田新七的女儿二十子…… 这种与财阀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让公司高层最终力排众议,把创始人的嫡孙再次扶上了丰田汽车的王座。

    丰田章男在任的 14 年,几组数据可以表明他的成绩。

    他上台前丰田汽车的股价最低只有 55 美元,而去年的最高股价超过了 210 美元,几乎翻了两番。

    截至 2022 年 12 月 30 日,丰田汽车股价走势。图源:新浪财经 ‍‍‍‍

    2008 财年,丰田汽车销量仅 756 万辆,2021 财年(2022 财年未出)销量超过 951 万辆,销量多出了近 200万辆,位居全球首位。

    上台前亏损的 4368 亿日元,第二年就扭亏为盈,2021 财年的利润达到近 3 万亿日元。

    虽然经过了雷曼危机、大规模召回、东日本海啸、芯片短缺、新冠疫情、供应链问题等重重考验,但在丰田章男的带领下,丰田汽车稳健增长,2020年 ~2022 年连续三年坐上了全球车企销冠的宝座。如果仅纵向对比丰田汽车这十几年的发展,可以说丰田章男做得很不错。

    但如果横向对比的话,事情就有些微妙了。

    2020 年 6月,特斯拉的市值超过了丰田汽车,成为全球市值第一车企,并维持到现在。而比亚迪以破竹的气势,一路冲到市值第三,紧随丰田其后。

    2020 年 6 月,特斯拉超越丰田汽车,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

    这两家上下夹击丰田的车企,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做纯电动车的。而这恰恰是丰田章男长期以来都未发自内心认同的汽车发展路线。

    丰田章男从来都不赞同未来目标是 ” 碳中和 “的汽车行业是单一的纯电路线,他更坚持的是内燃机、混动以及氢能源技术的研发,他希望从这些路线之间找到一条具有丰田特色的新能源之路。

    他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了电动车被炒作得过火,实际上并不环保。他甚至直言自己就是 ” 纯电汽车的反动派”,一副与电动车势不两立的姿态。

    但随着电动车在市场上认可度的提升,他的口气开始软了下来。他说:”选择什么样的汽车,决定权不在我们,而在各地市场和消费者。我们希望最终正确的路线明朗之前,为消费者尽可能多的提供选项。”

    实话说,仅凭眼下的技术发展,尚不能断定丰田章男的想法一定错误,路线之争在制造业企业中也是常态。但目前的行业事实是,丰田因为自身的选择,在纯电领域的脚步已明显落后于对手。

    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由于丰田章男的轻视,让特斯拉和比亚迪等纯电实力在电气化浪潮中抢得先机。作为公司的掌舵者,他应该是自责的。

    失败的第一作

    ” 处于危机之中是我担任社长的意义,但丰田最大的经营风险就是我一直担任社长 ……我是老一代,也感受到了作为‘造车人’的局限性。我认为有必要在新的时代引退。”

    记者会上,丰田章男的发言颇为诚恳。

    凑巧的是,就在丰田章男宣布退任社长的几个小时前,特斯拉交出了创纪录的 2022 年经营成果——全年销售 130 万辆,毛利203 亿美元,利润率高达 28.5%。

    部分汽车厂商车辆 2021-2022 年销售毛利率,其中,特斯拉 2022 年利润率高达 28.5%‍‍‍‍‍‍‍‍

    这个利润率,几乎是丰田平均每辆车的三倍之多。这样的利润下,即便再不愿造纯电车的丰田也很难坐住。

    毕竟,谁又能和钱过不去呢?

    2021 年年底发布会上,丰田一口气发布了包括雷克萨斯品牌在内的 16 款纯电车型,丰田还发布了 “2030 新能源战略”,并提出了 4 万亿日元的研发计划,2030 年前发布 30 款 EV(纯电动汽车)车型、雷克萨斯 2035 年 100%电动化,改变了 2018 年以来执行的电气化方向(即 EV、PHEV、HEV、FCV 并举)。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2021 年年底发布会上,丰田一口气发布了包括雷克萨斯品牌在内的 16 款纯电车型

    但丰田的纯电第一作,就栽了跟头。

    首款量产型纯电动汽车 bZ4X,名字上就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据丰田章男所说,前一半的 “bZ” 意为 “beyondZero”,意思是丰田超越零排放的纯电愿景;后一半的 “4X” 中的 “X” 意为 ” 跨界车 “,”4″ 指的是 RAV4荣放。

    结果 bZ4X 刚上市,就因轮胎脱落风险紧急全球召回。接着后面陆续被曝出冬季续航严重缩水,达成率仅为37%;双电机四驱版比单电机前驱版加速还慢;充电时间过长,且无法充满电等问题。

    向来以安全可靠示人的丰田汽车,到了电动车领域,就变成了这样的水准?这实在让人怀疑它是否真的有好好在做电动车。

    随着佐藤恒治履新,丰田或将有机会翻开新的一页。在丰田集团没有计划转型之前,雷克萨斯就已经提出了电动化各阶段的具体目标,并计划在2035 年实现 100%电动化,在欧洲、美国和中国的总销量达到 100 万辆。

    在拥抱电动化这点上,佐藤恒治比丰田章男要转身得更快。或许也正是如此,他成了丰田章男寄希望在 ” 电动车合战 “上取胜的男人。

    佐藤恒治是位继往开来的猛将,还只是为丰田章男儿子丰田大辅铺路的另一个外姓家臣,此番时间点还不好说,佐藤也不像会迅速改变丰田战略的人。

    不过考虑到丰田面临的转型压力,如何在纯电动路线找到属于丰田的优势,对于技术专家出身的佐藤来说可能也并不轻松。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