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将三个贵州同胞跪地公审即刻处决:佤邦实录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04-30 13:44 来源: 议报 作者: 点击:

【摘要】作者从最近一则中国新闻《三贵州男子缅甸佤邦多次绑架抢劫被判死刑立即执行,公审公判引发关注》切入写起,以幽默、诙谐的文笔,纵论百年、畅谈今夕,揭露了中共两面三刀的丑陋面目、劣迹斑斑的不良历史以及外强中干的虚弱本性和逆天而行的荒谬现实;并顺带谴责、嘲弄、鞭挞了缅甸非法政变的军事集团和在中共羽翼下无法无天的缅甸独立武装。

高瞻:两周前,国内众多媒体报道了一个标题为《三贵州男子缅甸佤邦多次绑架抢劫被判死刑立即执行,公审公判引发关注》的消息,作者如获宝藏兴致勃勃不厌其烦地详尽细述了事情的来龙原委。海外华人传媒看到也随即转载,还另外加上更吸引眼球的题目:《3中国男在缅甸被执行死刑画面:跪地目光呆滞》。

看着新闻里的配图和文字我吓了一跳:这特么确定是四月份的缅甸、不是八三年的中国?广场上挂着大幅汉字标语“公审大会”,犯人一律五花大绑、按倒跪地,当众审判、迅速裁决、宣布死刑后直接押赴刑场处决:这一切让我瞬间回到那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至今思之犹自胆寒发抖恐惧战栗的无法无天的岁月——今天没吃过猪肉的孩子们,反倒初生牛犊不怕虎地拍案新奇。再读读几个人的罪状,都是大家每天可见、耳熟能详的入室盗窃、抢劫、勒索、限制人身自由、持刀伤人等,十个同案犯赃款所得统共不到五十万。这点案值,即便放在严刑峻法、乱世重典的中国,充其量也就判个二十年。这三个没文化的倒霉蛋,一定是听多了有关那个化外蛮夷所在是如何如何无法无天的传说,一厢情愿、潮州八千地深入不毛,不辞劳苦、雪山草地的跑到岭南百越蛊毒之域去打家劫舍,结果屈死异邦、焚骨瘴江。他们哪里知道:那种无法无天,正是要报应在他们身上呀!

今日的佤邦,缅甸官方正式全称“掸邦第二特区(佤邦)”—— 掸邦一共有佤邦、果敢、克钦、小勐拉四个特区——。这个名字,实在是给它脸上贴金;它出身和实质的合适称谓应该是“佤邦武装叛乱集团”——不过考虑到缅甸现今当道本身就是上梁不正、货真价实的头号武装叛乱集团,所以也就没必要非揭瓦邦这个老伤疤了。

佤邦及其名义上家掸邦的历史沿革极为复杂,脑袋懵懂一点的根本别想搞明白;不过今日的佤邦和传统的佤邦基本没什么关系,而是上世纪六十年代诞生的地地道道的缅甸版本三股势力的残存硕果。当年的三股势力、过去的叛乱集团,今天却被非法的中央郑重地承诺和鸵鸟地默许为合法的边区政府、实际的国中之国,给予了主权国家能够拥有的一切,除了伪中央的无可奈何,或许也有兵匪一家、本是同根、殊途同归、我见犹怜的惺惺相惜心理作祟。僭主窃位下的草寇山泽,不无法无天的加磅翻番,又怎么可能呢?

不过,这还不是佤邦以及果敢、克钦、小勐拉等四个掸邦连襟特区最奇葩的,它们独一无二之处在于是中国在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几块准飞地——不是飞地,胜似飞地:那里官方语言是汉语,法定货币是人民币,政府行文是简体汉字,学校通用教材是人教版,固定电话是云南当地区号,网络手机被中移动联通垄断,水电煤气全是中国提供;他们也有领导自己的核心力量,比如佤邦叫“佤邦联合党”,他们也有自己的伟大领袖和新时代思想,他们的领导集体也叫党中央、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办公厅;党的绝对领导下也有人大、政协、青年团,各个地方有党委,基层有党支部;佤邦的人民军队叫佤邦联合军,军队同样有政委、指导员、团党委书记和连支部书记;他们的医院也叫人民医院,他们定期开公审大会,他们整天集会、宣誓、欢呼、声讨、表忠心、回头看、守政治规矩、稳定压倒一切、学习中央精神、领导讲话和党的文件……虽然想象力贫瘠、创新性缺乏,但高举紧跟、爱国护党、赤心效忠、血浓于水,可比香港强的太多了:大陆和香港是一国两制,人家和中国可是两国一制啊!同样,他们核心的执政能力也比香港强得太多了:刚刚二十几年,香港几任特首就把自己的地盘搞得鸡飞狗跳,人家三十年了,反而愈来愈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众志成城。

佤邦人民的英明领袖鲍有祥,牢记毛主席的谆谆嘱托。(图片来自网络)

三十年建设和发展的伟大成就,都是在联合党的正确领导下实现的。(图片来自网络)

到了佤邦这些特区,活像大白天见到鬼,一下回到今天和文革时代的北京。街上时刻可见“紧密团结在以江、胡、习为核心或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的口号——为什么本国人要紧密团结在外国人的党中央周围?局外人难以明白,显然这是中国党幼年的童子功今天当传家宝传给了二代,而佤邦他们也乐于拼爹和狐假虎威——;每次中国党代会、两会召开后,都会挂出热烈欢庆的大幅标语;每晚定时播放关于领导活动、宣传主旋律和正能量重大政经消息的特区新闻联播;新闻编排无论屁大小事也一定以官职大小为序;每次中国大庆或者阅兵,特区主要领导都受邀赶赴北京献贺、观礼,等等。

没有联合党,就没有新瓦邦;联合党的光芒,永远照耀佤邦。(图片来自网络)

佤邦的钢铁长城。(图片来自网络)

佤邦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图片来自网络)

掸邦这几个特区成为中国的准飞地大有来历。

说起上面这些地方,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十九世纪末,英国把它们变成自己的保护地,但清朝和民国一直不予承认。二战后,这些英国保护地和相邻的英国另一个保护国缅甸联合,向宗主国争来独立,成立了缅甸联邦。可是,这些本来和缅甸就没什么渊源、后来又被战败的国民党李弥部队控制了的各邦,对缅甸始终或貌合神离或公开造反,弄得缅甸政府一地鸡毛。1960年,为了睦邻友好、反帝大业和国际形象国际信誉,加上那个时候乍得天下,还是暴发户心态,“反正都是白来的”,因此对祖产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的领土不像今天这么强迫症,所以如同慷慨赠与友邦的无数领土一样,中国也正式放弃了对这几块故地的声索——尽管一直没有放弃拳拳之心。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图片来自网络)

认真学习、领会中央精神,做领袖放心的立场坚定的好战士。(图片来自网络)

六十年代,缅甸共产党进入活跃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致力于世界革命和解放全人类的中共,不遗余力地支持和推动缅甸共产党的武装斗争和暴力革命;与此同时,同样不忘和牢记自己三大法宝之一“统一战线”的中共,也全力以赴与吴奈温的伪社会主义缅甸政府发展友好合作关系。这样,中国外交部和中联部双重作业、阴阳两界、分别下注。理论上说,这种红脸黑脸会把双方都得罪了,哪个也讨不到好;但世界上阴差阳错、歪打正着的吊诡事情数不胜数,中共如此劈腿、如此滥情、如此变态、如此不靠谱、如此没品性、如此渣男渣女、如此脚踩几只船,却偏偏抓住了双方的小便,使双方不但不敢捉奸、控诉、哭闹和分手,反而争相向自己表白、狐媚、献身和生死不渝。不过,热爱和惯常抓人小便者,总有一天会被人抓住小便,这个后面再说。不久,缅共在缅甸中心地区反围剿失败,不得不去农村包围城市,流窜至以掸邦为主、临近中国的缅东北各邦十万大山里去游而又击。身陷绝境的缅共深入学习了《毛主席语录》,掌握了“民族斗争,说到底是阶级斗争”的英明论断,广泛发动各个受压迫的少数民族,提高他们的阶级觉悟,变自发为自觉,使他们从分裂主义者升华成共产主义者。结果,缅共改造、转化和收编了大量民族反抗军事力量、地方非法武装、分裂叛乱势力、土匪和恐怖组织,开辟了巩固的东北根据地,发展壮大、盘踞了大片地区,革命形势一片大好。

战斗在丛林里和缅共游击队中的中国知青。(图片来自网络)

恰在此时,国内文革骤起,在输出革命和世界江山一片红的号召鼓舞与风云激荡下,大批热血豪情、志向远大、气吞山河的中国知识青年效仿格瓦拉,翻山越岭,到缅北的穷山恶水去改天换地、开天辟地、战天斗地、浴血陈尸、与天斗地斗人斗其乐无穷,并成为缅共人民解放军各级部队的顶梁柱,颇似今天跨境偷渡阿富汗参加塔利班者的极端青年的先行者。在衷心附庸的缅共友党和抬头望见北斗星的中国知青共同把持下,缅北各邦加倍中原北望、同心同德、心中想念毛泽东。

掸邦地图。

可惜,运用了中共三大法宝之一“武装斗争”秘籍的缅共,却没把握好“党指挥枪”这一更关键的命根子。1989年,党指挥枪变成了枪决定党,窃据各个解放区军事大权的没有改造好的资产阶级小知识分子和混入党的队伍的异己分子同路人背叛革命、弃党附逆,先后宣布反共自立,成了当年苏东共产主义阵营瓦解的先知鸭——这再次验证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惨重教训。这之后,除了背弃了阶级斗争的信念初心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理想使命、堕落为打天下坐江山的农民军和残民以逞、贩毒走私的走资派,并在名义上停止内战、服从中央、要求军饷外,这些原缅共高级军官们一如既往地对中国一往情深、赤胆忠心。仅举一例,掸邦第四特区小勐拉主席兼掸东民族民主同盟军总司令、掸邦第一特区果敢主席和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总司令彭家声的女婿林明贤,不但自己出身海南文革知青,最后更让二代接班的儿子林道德领取了中国的身份证,正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这种景象,像极了当年在国统白区环伺中不尊王化、吃里爬外、坐井观天、手淫延安、意的陕甘宁边区红色政权。

回头看,认清形势、肃清流毒、维护核心。(图片来自网络)

实际上,“万岁不离口、语录不离手”的掸邦这几个特区的山大王,虽然草泽出身,但目光深远、绝顶聪明。他们店大欺主、尾大不掉、形同独立,又有中国做后盾,但绝不争取建国;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一片冰心在玉壶,但更不试图归汉。他们懂得,永远维持目前这种状态是最佳损益点:现在他们对内就是中央、生杀均在一己,对外形同一国、和缅中平视对等;关起门做皇帝、开了门当大爷,缅甸怕他三分、中国敬他八分。如果一旦独立成国,无论就缅甸还是就中国而言,他们都成了分裂力量,都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要是一朝大义归汉,更是不吃敬酒找罚酒;中国是礼仪之邦、外宽内忍,一向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今天当他们外国元首待遇、明天就拿他们做异己整肃,结局天上地下、下场可想而知。

佤邦党中央文件,宣布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胜利,决定解除封禁、学校开学。中央疫情防控领导小组要求教委和卫生局制定学校疫情防控常态化办法。

继承红岩烈士遗志、弘扬中华文化传统的果敢小学。(图片来自网络)

掸邦佤邦这些红卫兵和红卫兵调教出来的大老粗们深通中共党史和中国革命史,今天不但自己威福尚没享够、鱼肉未有穷期,而且还掂记着千秋万年、世世代代,自然不会活腻味了找死,于是始终左手挟华自重、令缅甸不敢小觑,右手借缅自高、令中国加倍呵护——小国寡民、夜郎自大,居然玩剩下了东方之珠。

30年改革与发展的事实证明了,党建立特区的决策是正确的。(图片来自网络)

前面说热爱和惯常抓人小便者,总有一天会被人抓住小便,这不是虚言。时间一长,像缅甸军政府和佤邦山寨这些被中国两面押宝的羊牯们慢慢瞧出了门道、摸准了底牌,进而跟着学坏了:你不是要左右通吃、患得患失、一心赢两次、哪边也不想失去吗?那我就将计就计、有恃无恐、借题发挥、以攻为守、借宠撒娇、趁机胡来、破罐破摔,吃上讹上你,算定你不忍也不敢先前的赌注鸡飞蛋破、打了水漂。

佤邦中央电视台每晚19点播出的佤邦新闻联播。主持人“叶春”怎么看都是叶迎春。

于是2009年和2015年,全世界人人喊打、唯靠中共倾力扶持支撑才勉强苟延残喘、勉强乞活的缅甸军政府,居然在焦头烂额之际,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无所顾忌地大举围剿、赶尽杀绝中国的准飞地、亲亲家、保护区彭家声的果敢,半点不给中国面子、丝毫不顾及中国心情,近乎打脸寻衅,就是算准、捏住了中国的小便。每次国庆天安门上拉风无限、尊若国宾的当年蒋公尚在大陆时候就跟着国军混的老一代的中华儿女彭家声,此刻走投无路,居然像《南征北战》里的张军长一样,声声哀告“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请求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炎黄子孙垂怜和拯救果敢华人的命运,但犹如旷野狼嚎、问路于盲、空谷绝唱。随后缅甸军机像当年美国侵略朝鲜时轰炸鸭绿江北侧一样将炸弹毫无顾忌地投入云南境内,炸死五个中国公民。中国没有像普京一样对保护国发雷霆、施天威、逞霸凌:“活腻味了,敢动我的人?”,更没有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澜沧江去保家卫国,而是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默默地自我牺牲、安抚无辜死者同胞,悄悄地无私奉献、安置收容难民同根。

于是去年年初,当中国在新冠疫情正上升期间对合法非法居留在广州的不守规矩的黑人加强防范时,霎时触动、激怒了非洲大爷们那些颗脆弱的心灵和那些副火暴的脾气。代表55个非洲国家的非洲联盟委员会、塞拉利昂、尼日利亚、加纳、肯尼亚等各国群起召见中国大使,强烈抗议和严重谴责中国“打扰和侮辱了”其在华公民的“种族歧视和排外行为”。彼时的中国,抗疫尚且不暇,没来由还蒙此天降糟心事,委屈的简直比窦娥还冤。种族歧视的是美国全世界尽知连他自己也不敢否认,而中国对非洲好兄弟好朋友好伙伴历来解衣推食、有求必应、雪中送炭、极恭至敬、仁至义尽、如孝考妣、没我的也有你的、没自己人的也有非洲人的,今天却被兜头泼了一盆脏水,有苦在心口难开。可是,美国的挑衅可以迎头痛击,澳洲的抗议可以飙骂爆口,法国的召见可以置之不理,瑞典的批评可以回敬“小丑、人渣、疯狗、败类、小流氓”,但非洲人一身圣洁、清澈无瑕、“我貌虽黑、心似白莲”,个个都像曼德拉,全世界人民都有目共睹;他们抗议、谴责、召见,总不能无动于衷、装聋作哑、掉以轻心,更别说反唇相讥了吧?所以赵立坚那么一个在八国联军围攻下脸不变色心不跳而且还有余力异想天开白日做梦的铮铮好汉和山寨李鸿章,面对非洲兄弟的大义凛然、义愤填膺,只能像个心虚胆怯、理屈词穷、温良恭俭、阿谀谄媚、息事宁人的受气小媳妇,让人看了心痛酸楚。非洲国家吃了中国嘴不短、拿了中国手不短,这种骨气和硬气,也正由于他们算准、捏住了中国的小便。

于是两周前这次对3个贵州同胞的死刑处决,佤邦事前想都没想过按国际惯例和尊卑有序,对上国子民手下留情、刀下留人,更知道根本没必要提前征求、知会一下盟主,也是因为他们算准、捏住了中国的小便,铁定中国不会提出要求,冒着风险让友邦对自己的公民网开一面、从轻发落或引渡归根。果然,事情传入国内,中国从上到下、贤与不肖,全都装聋作哑、置若罔闻、视若无睹。

在世界上和对外事务中,中国和武松一个优良习性,一向欺硬怕软、“生平只打世间硬汉”,所以见了美国、英国、欧洲这种王八联军、宇宙恶霸、混世魔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火中烧、横眉冷对、戟指痛斥、战狼扑咬;一旦面对小国、弱国、穷国,立刻体贴备至、低眉顺眼、忍辱负重。前几年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撒泼无赖,中国趦趄嗫嚅、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憋的难受极了;老百姓实在看不过去,愤怒地喊出:“不许小国欺负大国!”的响亮口号,为党和国家出了口鸟气。前几年北京石景山人樊京辉被伊斯兰国绑架,毒打之后挂在网上拍卖;大胡子们饥肠辘辘地巴望着中国或出来讨价还价、或出面恫吓威胁,心中早打定主意打折或底价任其赎回;樊京辉的母校北师大二附中的同级校友、李国庆低一级的中学师弟们集体去外交部递交请愿书,希望党国“看在党国的份上”出面拯救命悬一线的手足危卵;我问同去的北大师弟:有答复吗?他说:有个屁呀,连屌我们都懒得屌!伊斯兰国眼睁睁望穿秋水、望眼欲穿,中国却始终

鸵鸟埋首、盗铃掩耳、不听不看不纳不答;伊斯兰国空谷足音、一别渺茫,失望之余恼羞成怒,将樊京辉斩于非命——这种新时代的“不战不和不走、不降不打不守”令伊斯兰国万般不解,但全在我意料之中:天朝对小国、弱国、穷国尚且临事犬儒、难以启齿,况伊斯兰国乎?如此这般的个中原因,除了武二郎人格之外,更是出自深谋远虑、知己知彼的大国强国战略:深知自己反正与欧美伏地魔们三观不合,再客气也感化不了他们的亡我之心,索性硬下去还能汹涌民情、一致对外、绥靖内患、显示自己站起来了;而对小国、弱国、穷国要是还再霸道凌人,那就举世孤家寡人,剩不下一个朋友了。狡猾、不守信用、见风使舵、唯利是图、只想得好处占便宜的小国弱国穷国抓住了中国这个小便,或者肆无忌惮,或者装疯卖傻,或者欲擒故纵,或者恃宠而骄,或者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或者拉磨驴头上胡罗卜,搞得中国不堪其扰,不但赢两次成了一厢情愿、水月镜花,反而成了天下第一冤大头。(全文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