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父亲去世,啃老儿子和尸体生活24天:害怕孤独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21-04-12 00:45 来源: 英国报姐 作者: 点击:

日本 " 家里蹲 " 的新闻相信大家都见过不少,找不到工作、害怕社交、感情受挫 …… 各种各样的原因让日本社会不同年龄阶段的人选择躲在家里啃老,这一逃避可耻但有用的办法也创下了近百万的 " 隐士 ",他们也有了自己的专属名称—— "Hikikomori" 蛰居族。

最近,在 2019 年发生的一件蛰居族啃老悲剧被《朝日新闻》刊登出书,主人公武田信之的人生随之进入大家视线,和以往类似新闻有着唏嘘感慨不同,人们在了解背后故事的同时也产生了极大的共情。

被 " 遗弃 " 的父亲的遗体

站在被告席的武田信之被控犯有 " 遗弃尸体罪 ",尸体就是自己的父亲,所谓 " 遗弃 " 也并不是大逆不道的随意丢弃,而是在父亲去世后,自己选择私自将遗体留在身边。

2019 年 8 月 24 日,东京足立区的一名警察在巡逻时,闻到了一栋居民楼传来的奇怪臭味。直觉告诉他这个味道绝不是来自普通的变质食物,于是,顺着味道,他敲开了武田信之的家。

紧接着,在里面发现了一具遗体,也就是武田信之 91 岁的父亲。

遗体身穿睡衣,面部朝上平躺在榻榻米上,身体没有外伤,四周也没有打斗的痕迹,连家都收拾的十分整洁 …… 如果不是夏天温度导致腐化,从外表看和睡着了没什么分别。

警方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这位老人属于自然死亡,可让人意外的是,他的儿子武田信之依旧要被逮捕。

61 岁的武田信之

因为他的父亲死于 24 天前,也就是 7 月 31 号,在这期间,武田既没有通知医院,也没有举行葬礼,反倒和父亲的遗体一起生活了 24 天,种种操作已经构成了 " 遗弃尸体罪 "。

随着调查深入,武田也淡定地讲出自己 " 弃尸 " 的原因:" 我不能叫救护车,如果他们过来就会带走我父亲,到时候就剩我一个人,我会特别害怕,我想让他一直在我身边。"

我害怕一个人待着

说出这句话时,武田已经 61 岁了,对亲人这超乎想象的 " 依赖感 " 实在不像一名花甲老人。奇怪的反应也让《朝日新闻》十分好奇,在后来的采访中得知,武田就是一位名副其实的 " 家里蹲 ",自从母亲去世后,就和父亲一起生活了四十多年。

起初,武田也当过一段时间的打工人,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做服装销售,那时,父亲还在一家和服大染坊做工人,一个家庭就这样朝着前方努力奋斗。但在武田 20 岁那年,母亲便身患乳腺癌去世了。

为了生活更加稳定,父亲改行去一所高中看门,可武田那边,却没有任何缘由地辞去了那份工作,开始待在家里,没有特殊原因,没有身体不适,只是单纯地想待在家里。

曾经父亲不是没找他谈过,自己也试着出门找了很多次工作,但都没有成功,三番五次之后武田彻底放弃了求职,开始专心负责家里的家务,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 …… 渐渐地,对找工作这件事,父子俩也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

就这样四十多年过去了,武田用父亲的退休金维持着两人的基本生活。直到 2019 年 7 月 26 号,那天,一向健康的父亲开始吃不下任何东西,连自己最爱吃的天妇罗都没碰一口。

在武田提出带他去医院时,也只是摇摇头,继续躺在被窝里睡觉。

到了 31 号凌晨,父亲的胸口连微弱的起伏都停止了。那时武田整个人都懵了,他摇了摇父亲的身体、将耳朵靠近他的鼻子 …… 一系列检查后他才意识到:爸爸真的离开我了。

" 当你意识到父亲去世时,你做了什么?" 律师问。

" 我用毛巾给他擦了身体,还给他换了内衣和睡衣。"

没错,超过三个星期,武田每天都会给父亲擦拭身体,就像生前那样一直照顾他。可因为天气太过炎热,几天后家里就出现了蛆虫,可他能做的就是连虫子一起清理。

但又过了几天,父亲的身体开始加速变化,透明的尸液从体内溢出,炎热的夏天也让气味更加挥之不去 ~

他也不是没想过这样做会给邻居带来困扰,但就像自己担心的那样:如果父亲被救护车带走,那以后就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武田经常回忆母亲还在的日子,几十年前和父母一起去九州旅游的那段日子成了他心中最快乐的回忆:

" 我们坐着火车绕着每个县都转了一圈,在熊本县感受麻生山的高大,在鹿儿岛被樱花的美景折服,还在大分县泡了温泉 ……"

" 母亲去世后,父亲在外打工,我做家务,这样我们才能活下去,虽然日子没有一家三口时快乐,但我一直觉得我在努力向前走。"

" 父亲是我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 "

在很多人眼里,这是 " 一个孤独的人失去了最后至亲 " 的悲伤故事,不过检察官依旧将此案看做一起 " 恶性案件 "。除了 " 遗弃尸体罪 ",还要考虑武田是否有骗取父亲退休金的嫌疑,因为此前日本曾发生过类似案件:将家中去世老人的尸体进行藏匿,以便继续领取他的退休金。

2019 年,日本居民田中久贵在 83 岁母亲去世后,将母亲遗体放置家中两年,隐瞒政府冒领母亲退休金。

在审讯时,检察官也旁敲侧击地问过武田的真实感受:

" 当父亲去世后,你最先考虑的是‘自己不想承受孤独’?"

" 如果父亲的遗体不被发现,那你还能继续用他的退休金。"

对这一质疑,武田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没有亲戚朋友,父亲是我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 ……"

同样,这一点也引发了很多网友的热议:

" 说实话,我做不到为了那些退休金每天去擦生蛆的尸体 "

" 我不想把这件事定义为犯罪。这位父亲和武田都是温暖的人。这是一件悲伤的事,但是 ……"

或许是戳到在现代科技中被孤立的人,武田的孤独感也让很多人感同身受:

" 对不起,看完后在地铁上哭了出来 "

也有人在触景生情之余,接受不了武田对父亲遗体的处理。

" 上个月,我 65 岁的母亲因心肌梗塞突然离世。大概没有人能轻易接受父母的离世,因为他们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说实话,我也在想,到底要不要把她火化 ...... 如果火化了,我就再也看不到她了,但如果不火化,又觉得让妈妈躺在那里不好 ...... 我想了很久很久。

幸好,我还有父亲、有兄弟姐妹、有自己的家庭,所以还可以陪伴在他们身边 …… 我作为一名失去母亲的人十分理解他的感受,但他的行为确实违反了法律。

希望你尽快安顿好你父亲的遗体,为他开个追悼会!我相信,即使亲人去世了,他们也会一直在你身边守护着你。"

2019 年 11 月,法院最终判处武田信之一年有期徒刑,缓期两年执行。

庭审落幕后,法官还不忘对武田说:" 请为你的父亲举办一场体面的追悼会。"

他也给予了一个沉重的回答:" 是!"

武田的情况也许是无数蛰居族中比较好的一个,回到文章开头说的那样,在日本," 家里蹲 " 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更多的人在蛰居期连家门都没出一次,活在堆积的生活垃圾中,甚至对亲人展开暴力 ……

前日本高级官员仓泽秀明因自己 44 岁的啃老儿子经常殴打家人,选择将其刺死杀害

在 2019 年日本政府发布的调查报告中称,有近 120 万人被确定为 " 蛰居族 ",散布在 15~64 岁年龄层中,每 60 人就有一个。

在强调单一顺从性的日本社会中,这些背负厚重期待的男性和不被期待的女性,把 " 在家啃老 " 构建成自己心中最安全的茧房,外面的功名利禄、鲜花美景都没有任何吸引性。

个人随着年龄增长逐渐与社会脱节,出于羞耻感,也会影响家庭与社会脱离,成为无数个像武田父子一样的" 年迈父母中年儿 "

在日本,有句俗语叫 " 突出的钉子会被敲平 ",也就是枪打出头鸟的意思。

所以,在有着极强集体主义文化的背景下,个人诉求也就不那么重要甚至受到打压。面对严格的社会规范、父母的高期望以及文化滋养出的耻感,让他们极其容易产生自卑和保持低调的心理。

于是,让自己躲在家里,放逐到孤独之中,成了他们面对社会压力和心理障碍双重裹挟时能做的无声抵抗。

殊不知,享受孤独是幸福,沉沦孤独是痛苦。

武田父子的故事因为各种契机引起了外界关注,但在很多看不见的角落,还有数百万人被孤独一口一口渐渐吞噬,等到供养自己的父母去世,他们也失去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牵挂,最终在家孤独致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