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搜索移民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论坛

习近平为何能大义灭亲 习大姐齐桥桥有大家风范

加拿大家园 iask.ca 2014-09-02 15:30 来源: 博讯 作者: 点击:

齐桥桥成习近平打虎坚强后盾

作者:高晓瑜

习近平大义灭亲抓贪腐表弟新闻曝光后,中外网络舆论反应热烈,大赞习近平有之,质疑声也不断,甚至仍有污水泼向习家。

自前年六月「十八大」前夕《彭博通讯社》的「身家」爆料,到今年一月「国际记者同盟」(ICIJ)维京群岛离岸公司调查,再到今年六月《纽约时报》披露的卖盘退商消息,齐桥桥的名字不断跃上外媒版面,几被定格的「亿万富婆」脸谱,反衬胞弟的肃贪斗士铁面,给「反习阵营」提供了「选择性反腐」、「藉反腐清除异己」的牵强口实。

习夫妇无懈可击,紧咬其姊

讯息经千万计「自由行客」、无数「翻墙客」转而「内销」后,老百姓反倒心如明镜:齐桥桥是习近平姊姊不错,但也是习仲勋女儿噢,想做生意非得扛弟弟牌子吗?彭丽媛想发财才只有靠老公,但只要有一笔,那怕是山东舅爷、小姨的,那些「水军」能不用显微镜照出来喂料洋记者?但俩夫妻俩身上就是挑不出一丝毛病,恰恰证明习总「自身硬」不是吹的玩的,说一不二的领导太少了,咱们信得过。

但信得过习、彭夫妇不等于认可其大姊,虽然深明时下高干子弟无不利用「官脉」敛财,但民众对「习门儿女」持有更高的道德标准:

民众对齐桥桥难免印象差

父亲在腥风血雨「前三十年」一辈子没整过人;弟弟出于「后三十年」无官不贪污泥而不染,你就那么爱钱吗?尤其当下打虎之战遭到群虎顽抗,正邪之争陷入胶着关头,你就不能少给你弟弟添些麻烦吗?毋庸讳言,在民众心目中齐桥桥或许无辜,但无疑是加诸习近平身上的一股负能量。

笔者基本上也持此观点,但近日被一位朋友的朋友加以颠覆。姑且称这位「京城女汉子」为「闺蜜消息人士」吧,不行,她反对:「别价,我可不想这么套近乎,不过我和桥姊认识几十年了,当我好朋友是肯定的,我太了解她了。」

「全世界都上了周永康水军当」

女汉子年近花甲,快人快语,开宗明义是一声怒吼:「傻逼!美国报纸自以为聪明,自以为中国通,傻逼!被贪官水军牵着鼻子走,香港传媒跟着起哄,一样傻逼,所以全世界都上了周永康、江泽民的当,硬是把一个睿智、率性的女汉子,丑化成贪财逐利的俗婆娘,一个不仅仗义破财,而且搅尽脑汁出谋划策力挺反腐的好姊姊,无端端变成了拖弟弟后腿的负能量。」

「桥姊」生活俭朴无一件名牌

听说笔者是香港传媒人,她极为开心,不过说话仍然毫不客气:「让读者了解真相是你的职责,你给我听明白、写清楚:总之,大家都看错了齐桥桥,第一,她根本不把钱当回事,赚钱更不是为了奢侈享受,浑身上下加上坤包(京方言,即手袋),我没看过一件爱马仕、LV。」

接下来的第二点更让笔者「耳目一新」:坊间流传的「习门家庭会议」,都是齐心老太太警诫子女「不要拖近平后腿」,而子女中桥桥钱最多,似乎也就当然地成为主要警诫对象。但是女汉子朗声道:

习近平封为习家现任大家长

「第二点,老太太年岁已高,脑子有时不太好使,所以主持家庭会都是『十八大』前的事。从去年清明节那次开始,不定期的家庭会议已开了好几回,老太太有时列席,但每次都是由桥姊主持的,而且习近平亲口封她为『大家长』,要求包括自己在内,三弟妹都要听她的。而『大家长』可不是叫的好听的,举个例子吧,大义灭亲抓捕表弟齐明,就在她主持讨论后一致同意的。讲句笑话,桥姊威风过几位常委呢,他们在习近平宣布前还啥都不知呢。」

《纽时》事件萧建华刻意构陷

笔者想就两点「纠错」提出疑问请教,女汉子牢牢抓住主动权:「急什么?会有你提问的时间,先听我把《纽约时报》事件真相讲清楚,不然肺就要气炸了。」

今年六月三日,《纽时》发表了该报记者傅才德的文章,题为《萧建华,六四后起家的亿万富豪》。文中据「知情人士」消息,提到萧与北京「高官亲属」的三宗交易,一为购入习近平姊姊齐桥桥夫妇一投资公司五成股份,去年一月以一千五百万元(人民币)成交,另两宗交易对象分别为贾庆林女婿李伯潭、戴相龙女婿车峰。

证实齐桥桥与他巨额交易

 

第二天六月四日,萧即发表声明抗议,字面上看是因「艰苦创业的历史被描述成因『八九事件』没有参与而获得政府回报」,该内容着墨较多,但对于三宗交易,后两宗语义含糊轻描淡写,唯独第一宗以当事人身份予以证实。于是引起满世界一片闹让声:「萧建华证实习近平姊巨额交易」!虽然他假惺惺扮好人,称齐桥桥卖盘是为了不影响其弟执政,而且交易令齐蒙受损失,但「习总有个富婆家姊」信息再次强化传播。

「桥姊根本不认识姓萧的」

「女汉子」提示日期的敏感性,徐才厚案六月三十一日公布,周永康七月二十九日「示众」,六月头正是中央高层及退位元老「斩虎保虎」殊死决战之际,萧建华的狼子用心谁还看不出吗?更可恨的是:「臭小子睁眼说瞎话!桥姊根本不认识姓萧的,跟他也没作任何交易!那笔公司资产是卖了,但买方是『别人』,『别人』买了后转手才卖给了萧,为什么转手,有利可图嘛,显然有人带了目的主动开口要买的。」

齐卖予「别人」后萧求转售

她不肯明说「别人」是谁,称不方便透露:「但是,桥姊为了支持习总打包卖资产,三年前即已进行,被转手卖予萧的也不是最后一宗,公司不是青菜萝卜,卖起来哪有那么利索?为了不对反贪打虎造成干扰,都尽可低调进行,对方也都遵守商业协议,没一个像萧某人这么缺德的,不,不,不是缺德,他是存心的。」

八月还曾游港何来出境禁令

既不认识,又不存在任何直接交易,所以七月中有传什么「习总严查萧建华案,禁止齐桥桥、邓家贵出境协助调查」纯属扯淡,「女汉子」道:「跟你明说吧,八月中旬她还刚刚来过一次香港呢。」

她眉头紧皱道:「关键是,外界根本就不了解桥姊这个人,加上老百姓仇富仇官心理,又有伪君子温家宝的例子,只要是骂官骂官二代的一定相信。」稍稍犹豫后,她的「女汉子」本色再现:「得!由得她骂吧,我给你一个『习家家庭会议直播』」,这个她,当然就是齐桥桥。

卖盘骂不卖更骂要她怎做?

提到有些网上议论,说什么「避避风头多精明,再说卖了也是钱入自己袋啊。」她又委屈又恼怒:「不卖盘照做生意,你们会骂仗弟弟威势以权经商,卖了又说避风头精明,你倒教教桥姊应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你满意?」

八月初「周老虎」示众几日后她到习家串门,因为和全家都很熟,了解到习家刚开过一次家庭会议:老太太和「大弟」习近平都参加了会议,因为「大家长」电话通知「有要事相告」。二姊齐安安、小弟习远平等都到齐了。

桥姊主持家庭会提三要求

主持会议的齐桥桥先向大家报告「好消息」,那就是她拥有的所有公司,基本上都已「打包」售出,自己已净身退出商场。然后「就象领导做报告一样」,对弟妹们提出了三点要求:

第一,从今往后,任何事情必须首先从国家利益去考虑,不打个人的小算盘。

第二,继承父亲的遗志,立党为公,坚持思想解放,坚定开放改革。

第三,大弟(习近平)今天的身份和地位,对我们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大弟不光是习家的儿子,更是人民的儿子,我们也一样,一定要全力以赴支持大弟的工作。

报告基本全数结束生意

她坦言刚刚完成的卖盘退商,账面上的损失可以说巨大,但是绝对值得。她强调:「从我开始,不给习家抹黑,不给国家抹,带头不做任何生意。如果我们犯法,就得跟周永康、徐才厚一样法办!」

齐安安、习远平相继表了态,表示要向大姊学习,牢记父亲教诲,「夹着尾巴做习近平的亲属」,低调同时严格遵守党纪国法,决不给他添一丝一毫的麻烦。不给别有用心者提供一丝一毫的借口。

习近平总结发言,首先对大姊不惜利益重损的无条件支持衷心感谢,然后以齐明为例重申大义灭亲的决心,最终向大家摆明了反贪打虎的艰难和凶险,希望全家人团结战斗以慰父亲在天之灵。

「大弟」从小崇拜大姊智慧

女汉子「直播」到这里停了下来:「接下来的议程也许是你想不到的,还是那句话,大家都太不了解桥姊了。要知道习家四姊弟亲情深厚,早几年还常常聚在一起通宵达旦聊天侃大山。文革停课时桥姊高一,安安初二,近平小学刚毕业,对读高中的大姊崇拜得五体投地,父母工作忙,从小很多历史哪科技哪,启蒙老师就是桥姊,爱读书的习惯也是受桥姊影响的。」

这份崇拜至今未减,所以接下来习近平的话是:「大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请对我施政各方面提提看法和建议。」

请提供施政建议及批评

「大家长」呢毫不客气,开场白是:「你现在身居高位,好些不中听的话人家可能有顾虑,也只有我这个老姊姊敢于直言不讳了。」

她听到外面有人对「大弟」用人策略有所议论,认为习过份倚重「自己人」,便专门就此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意在警醒与鞭策,所以不避辛辣:「你应该像父亲一样,不拘一格大胆使用人才,充分发挥他们身上的正能量,执政为民不能凭个人好恶,不能只用自己的人,要团结有理想、有信念和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奋斗。」

姊促弟不拘一格用人才

她还并非泛泛而谈,而是有的放矢:「你喜欢用和你共过事的人,因为知根知底,但全国三十个省市,你只有福建、浙江、上海三省市有旧下属,选择面不是太窄了吗?你过份强调干净、正派,难免就会重用平庸之辈,虽是从不犯错的大好人,但能力、魄力都难免差强人意。」

建议突破年龄陈规留贤良

谈到军中臂膀张又侠,习深为其六十四岁「高龄」烦恼,按现行惯例「十九大」上肯定要解甲了。齐桥桥突破框框快人快语:「共产党人讲究实事求是,真是不可或缺的,为何不能提升一级多干五年,再一说,规矩是为我们服务的,是人定的,为什么不能由人来改,邓小平不说了,刘华清、朱镕基哪一位没改过?只要对革命事业有利,为什么不能打破常规用人才?」

长女素来重情义头脑清醒

终于到了我向「女汉子」提问的时候了。第二个问题(竟然是习近平敬服的大家长)已不需要问了,第一个问题是:「您说桥姊根本不把钱当回事,那么,她为什么赚钱开公司干得那么起劲儿呢?」

这位不认「闺蜜」十足闺蜜的消息人士又是那句:「你们太不了解她了!」然后从她的两个个性特点娓娓道来:一是重情重义同时头脑清醒、拿得起放得下;二是好学好强又聪明过人,干啥都要干到最好。

文革决不与爸划清界线

先谈第一个特点:重情重义、头脑清醒、拿得起放得下。文革狂潮初起,革命父母纷纷变黑帮,就在薄熙来们为划清界线一脚踢断老爹肋骨时,母亲齐心被游斗虐打归来,齐桥桥说的第一句话是:「妈妈,你胡说了没有?你不能做叛徒!」--担心爸爸「被出卖」。

农场五元月薪全寄弟妹

十九岁落户内蒙农场,过着「苦到不怕死」的生活,每月五元工资别人都买了饼干,她硬是强忍诱惑,一块也没买过,把钱寄给农村插队的安安和近平。既饥寒交迫又前途渺茫,有人叛逃(外蒙)、有人自残回城,有人找关系当兵,只有齐桥桥的家信里满是豪言壮语。因为她清醒地认定,任何人都可以走,而她不能走,也无处可走。

为照顾被贬病父毅然退伍

四人帮倒台两年后,一九七八年习仲勋平反复出,被邓小平、叶帅委派执掌南大门广东,受命仓促,中央决定让齐桥桥以秘书身份陪同父亲赴粤。一九八○年习仲勋调中央工作,齐桥桥也回到北京,调至武警总部工作,由于成绩突出,很快升任外事办主任。

因胡耀邦及「六.四」问题得罪老邓,一九九○年,精神、身体双重衰竭、年近八旬习老被逐出京城谪居南粤,此时习桥桥身为全武警最年轻副师级高官,前途似锦,但为照顾老父竟然毅然退伍,毫无一丝犹豫:「我身为子女中的老大,享父母之恩,受弟妹之尊,我不解甲谁解甲!」

好学好强而且聪明过人

再看第二特点,好学好强又聪明过人,干啥都要干到最好。齐桥桥陪父赴粤后进入广州军区联络部,立即投入遣送越南战俘工作。当时很多女俘仇华情绪强烈,有一位战前是教师,谁说都不听,齐桥桥就能通过交心谈心使她逐渐改变了敌对态度,回国之时舍不得离去,哭得最伤心。

回到北京后,她决心抢回文革耽误的学习时间,带职继续求学,年过三十又有孩子,她硬是以顽强的毅力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大专班。在武警工作期间,齐桥桥组织参与了许多涉外活动,全程陪同,安排周密,既热情有礼又不失尊严,赢得了外宾一致称赞和领导多次表彰。

父逝世后因无公职遂「下海」

二○○二年,八十九岁高龄的习仲勋与世长辞。在父亲身边照顾了十一年半的齐桥桥,尽到了应尽的孝心。母亲为断了「皇粮」年方五十三的女儿担心了,提笔给国家领导写了一封信,希望恢复齐桥桥的公职,让她复出工作,起码能有生活保障。

这封信被齐桥桥一把摁下。老太太急了:「不说别的,你看病怎么办?谁来管你呢?」「那么多老百姓能活,我也能活!」二○○三年,五十四岁齐桥桥毅然下海,投身商海大潮。但是扑面而来的感受是力不从心。

视营商与「革命」同为工作

以前的公职是工作,如今按党现行政策允许的营商致富,在她的心目中同样是工作,要干就要干到最好。于是,她报考了清华EMBA,而最终顺利被录取也成为她人生中一个转折点。

二○○四年带着企业发展的疑问和困惑,齐桥桥走进了清华EMBA课堂,著名大师舒尔茨的营销法则、二八定律,这些知识都成为了她发展事业的及时雨。在其后的营商管理实践中,清华的这十八门课切切实实给了她极大的帮助,直接导至了旗下企业的亮丽业绩和彭勃扩展。

同样认真同样要干到最好

女汉子问笔者:「你明白了吧,她干什么都肯学习、都很认真、都要干到最好,所以首任武警外事办主任从无到有,干得外宾、领导交口盛赞出色,而下海营商在她看来同样是必须干好的工作,所以也就通过学习和实践,从不懂到精通,干得出类拔萃。这就是你『为什么赚钱开公司干得那么起劲儿』的答案。」

有港媒曾质疑齐桥桥父丧后始从商的说法,并以二○○一年八月的北京「中民信房地产公司」为证,因其法人姓名为齐莲馨,并据知情人称即齐桥桥。

丈夫邓家贵八十年代已发迹

笔者向「闺蜜」探询,她说不假,然后谈到桥姊的两段婚姻。第一段坚不吐详,只说前夫姓张,育有一女随母,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结合,八十年代中离异。与现任夫婿邓家贵一九九○年相识,恋爱五至六年,一九九一年邓曾以三百万港币购置香港宝马山花园一单位,然后作为定情信物相赠,二人于一九九六年结婚。

邓家贵云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因烟草及卷烟设备业致富,九十年代在北京、深圳、香港创办多家公司,其时一则习近平官职仍小,二则如那家「中民信房地产」,挂个齐桥桥的名,桥姊并无实质参与管理,其实都是邓家贵的生意。

「二次打倒」后习老促入外国籍

她认为看看今日的结束所有生意,全数资产打包出售,看看当二十年前为尽孝心放弃师级军衔甘当「家庭妇女」,再看看四十年前五元津贴全数寄予弟妹,还有无论公职、营商都干得出人头地,就应该明白全世界都被周永康水军们骗得多惨,就应该相信齐桥桥决不是拖弟弟后腿的贪财女子,按现在年轻人的潮语,直情是义薄云天女神范呢。

不过有一点她坚持要澄清一下,那就是习家儿女的国籍问题,的确除了习近平夫妻及千金,全数入了外籍,齐桥桥夫妇加拿大永久居民,齐安安夫妇及习远平夫妇澳洲籍。也的确是遵照了习仲勋的意旨,但是这是老人家什么时候的决断呢,外媒多语焉不详。

只留淳朴最没心机「大弟」搞政治,

父女俩调广东工作的七十年代末,齐桥桥有一次出国留学的机会,她也很想去国外学习经济工作,回来后投身改革开放的热潮。但习仲勋出于子女不搞特殊化的考虑,硬是劝她放弃。

直到了他「第二次被打倒」,目睹胡耀邦、赵紫阳的结局后,才吐露出那段痛心疾首的嘱咐:「报效祖国也可以到国外去,留在国内,说不定就会某一天受到政治迫害,更不用说报效祖国了。」然后要求子女们尽可能取得外国国籍后再回国。只留一个最淳朴最没有心机的习近平搞政治,因为「在中国这种政治下,别以为有心机就能够成功,张春桥、江青有心机吧,灭亡得更快。」

女汉子感慨道:「老爷子多英明,就是到了今天也是至理明言啊,你看看弟弟还是总书记呢,这班狗杂种都敢这么一盆盆脏水往他姊姊身上泼。」告别时她紧握我手,大概当官当久了,而且至少也是厅局级,惯了命令式语气:「用心好好写吧,要是不能把桥姊身上污水给我冲干净,我可饶不了你!」

顶一下
(74)
71.2%
踩一下
(30)
28.8%
  • 家园新闻内容来自于各大新闻媒体,部分内容由家园网读者、本地华人社团提供
  • 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投资或其他建议
  •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家园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家园处理

热点新闻

热图

环球万象小编推荐

© 2014-2014 加拿大家园网版权所有 家园简介 | 广告联系 | 隐私政策 | 客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