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头条

    1687 帖子

    总理杜鲁多遇示威者辱骂南亚裔人士 被迫取消筹款活动(图)

    总理杜鲁多昨(24日)晚原定出席在卑诗省素里中心举行的一个筹款活动﹐而参加会议的有不少南亚裔人士。但因为活动中的2位演讲者指﹐有抗议者向在场的南亚裔与会者说出种族歧视的说话﹐令杜鲁多被迫取参加会议。 杜鲁多没有进入了举行活动的大楼﹐只是透过Zoom举行3分钟的视像会议﹐而不是亲自发表演讲。 他说,任何人都不应被恐吓或阻止行使他们的民主自由﹐「因为这就是这个国家的全部意义所在。」 杜鲁多说﹐他将会再回到素里看望他的支持者。活动的组织者则告诉与会者,他们可随时留下来﹐并享用晚餐。 大约40多名抗议者﹐在会议中心外按喇叭﹐并用脏话骂杜鲁多﹐「我们不喜欢他管理加拿大的方式」。 大约6名加拿大皇家骑警则站在人群旁边监视。 本月初,有一段短片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显示联邦新民主党驵勉诚到访安省彼得堡时﹐为当地一名代表安省新民主党候选人打气时﹐遭一班抗议者辱骂。

    26岁乌克兰难民女孩:期盼回家

    据联合国22日统计数据显示,自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已有超过1400万乌克兰人流离失所成为了“难民”,其中约655万人离开乌克兰前往其他国家。26岁的乌克兰女孩塔雅,正是其中一员。 在俄乌冲突爆发前,塔雅和父母住在基辅市区,冲突爆发后,父亲驱车5天将母女二人送离了乌克兰,独自返回基辅成为了一名“战时志愿者”。而塔雅母女一路从波兰辗转来到了法国里昂。 资料图。逃离乌克兰的难民 “我真的非常想回家,尽管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但大家正在适应新的环境。我看到很多人都在往回走,大家都想要回家、想要继续工作,这也是我想做的。”当地时间23日,塔雅与红星新闻连线,讲述了她和家人在这三个月里的经历。 在防空洞躲了两天 逃离基辅却没有目的地 当地时间2月24日凌晨5点,塔雅被妈妈的电话吵醒:“已经开打了!我没有开玩笑。”紧接着,她便听到了窗外传来的一阵阵响声,“我听到的爆炸声不是特别大,很像是远处有人在放烟花。” 电话那头,妈妈告诉她,以防万一,赶紧收拾东西回家住几周,“一家人最好在一起”。塔雅迅速赶往父母家,出门后,她发现一些飞机和直升机正在基辅上空盘旋。冲突爆发的第一天,塔雅一家不断用手机刷着新闻,她告诉红星新闻,大家都不敢相信地讨论着“战火真的就这么点燃了吗?” 资料图。冲突爆发后基辅防空洞里的居民 第二天,塔雅和父母躲在公寓楼下的防空洞里睡了一整晚。“那不是一个舒服温暖的空间,就是一个很久无人光顾、充满灰尘的地方,”她说道。但每当有空袭发生,塔雅一家就会立刻躲进防空洞,或者在家靠着墙脚躲起来。 塔雅表示,直到三天后,所有人才惊觉这一切是“真的”。“我们认为情况并不乐观,就决定离开基辅,”她回忆道。“我们开始考虑要去哪里,因为根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什么地方又是安全的。所以,我们想过可以找个村庄住一阵,或者去找其他地方亲戚,计划每天都在改变。” 塔雅与红星新闻连线 于是,在目的地尚不明确的情况下,一家人收拾好必需用品就开车出发了。在一路匆匆向西的路上,一家人只在一个地方住了一晚,然后一直不停地开了3天3夜,到达了比较安全的乌克兰西部。塔雅表示,这一路上最大的麻烦就是没有汽油,需要到处找加油站。除此之外,在逃难的路上没有人会去抱怨路上时间太久太累,也不会考虑是不是舒服或方便。 资料图。冲突爆发后准备加油离开基辅的车队 在一路奔波抵达乌西后,“我们决定最好还是离开这个国家,因为每个人都很害怕,但是也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但爸爸因为未满60岁,按照当局规定不能离开乌克兰,只能将母女两人送到边境,然后再回到基辅。就这样,塔雅在与爸爸道别后,和妈妈一起坐上了前往波兰的过境大巴。 相对“容易”的难民生活: 每天为亲友提心吊胆 看新闻心理压力很大 塔雅说,从基辅到波兰,她们花了整整5天时间,几乎都没怎么睡觉。“对我来说最难的是,和自己(之前)的生活告别,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你不知道这会持续多久,同时还有更多未知、不可控的生活在等着你,”她讲道。 不过,对于懂波兰语的塔雅来说,比其他人相对“容易”一些。“这不是我第一次出国。所以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懂一些波兰语,我姐姐以前也在波兰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当地有不少朋友,所以这对我来说基本上没有很大的(生活)压力。”她告诉红星新闻。 然而,在波兰待了大半个月后,塔雅和妈妈决定离开。在波兰当地的人对我们都很好,也很关心我们,也有免费的住宿或庇护所。但因为前往波兰的乌克兰人太多了,所以“非常拥挤”,很难找到合适的场所。根据联合国数据,波兰目前已接收了约350万乌克兰难民。 “所以我们决定到法国里昂投奔我的姐姐,一家人要在一起。我们之前不能经常见到姐姐,一年最多两三次,所以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次家庭团聚,还有我们一起养的小狗。”她说道。 经过大半个月的奔波后,塔雅(右)和母亲(中)与姐姐Lana(左)在法国相聚。 尽管有家人陪伴,对塔雅来说,三个月的难民生活也十分不易。因为一直担心留在乌克兰的人,她每天都会和朋友家人联系。塔雅的父亲正在当志愿者,但塔雅并不知道他具体在做什么。“我还有其他的亲人,比如祖父母,都在乌克兰不同的地区,他们并不想离开。还有很多朋友选择留在基辅,所以我每天都会问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塔雅说。 如今,塔雅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间里,除了周末会和家人一起外出,别的时间几乎不会主动出门。“如果是正常时期,我会享受在这里的生活。但现在,我只会不停地刷新闻,每天看新闻都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她说道。 已有大量居民返回: 基辅经济仍困难,人们尽可能地囤积食物 在塔雅看来,近三个月的难民生活,并不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但她已经足够幸运了,仍然可以在网上做一些事情和工作。对其他人而言,却并非如此,“比如我妈妈,她不会讲任何外语,在法国也没有朋友,为了离开乌克兰辞去了工作,对于她来说(这段时间)比我难多了。” 现在,塔雅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我真的非常想回去,因为那是我的家,尽管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但大家正在适应新的环境。我看到很多人都在回去,大家都想要回家、想要继续工作,这也是我想做的。”她向红星新闻表示。 资料图。回到基辅的一名女孩在站台与父亲拥抱 据联合国数据,截至5月22日,已有204万乌克兰人返回乌克兰。乌克兰边境官员表示,现在每天大约有3万人越过边境回到乌克兰。在半个月前,返回乌克兰的人数已首次超过了离境人数。5月10日,根据官方数据显示,当天有2.9万人离境,3.4万人从境外返乌。 基辅市长维塔利·克利钦科称,该市350万常住居民中有近三分之二已返回。在基辅,生活似乎已逐渐回归正常的轨迹。大多数检查站已经消失,不少商店也重新开业迎客。 不过,塔雅表示,当地的朋友和家人告诉她,基辅的一些经济活动仍处于停滞状态,很多企业都关门了。一些人的薪资已被减半,还有不少人彻底失去了工作。与此同时,由于缺少食物、汽油等物资,当地物价已经比冲突爆发前高出了两倍。因为不确定未来情况会如何,每个人都在囤积尽可能多的食物,特别是麦片粥等保质期更长的食物。 塔雅说,她准备夏天就返回基辅,但这还不是最终的决定。 “我会先看看情况是否安全,但你总需要习惯警报声,适应新的环境。据我所知,他们现在并不在乎,因为每天都会发生。我想回去,因为我想熟悉的人都在那里,我很想念他们,想念我的家。”她向红星新闻说道。 “尽管这并不容易,不知道以后是什么样子。大家都在努力适应新的生活,并期待未来。他们仍对生活充满希望,仍然过着自己的生活,做着冲突爆发前每天都会做的事情。”

    温哥华行人过马路,竟被路怒司机顶出去几十米

    就在前两天,一则吓人的视频在网上传出: 在温哥华东8街和Kingsway的路口,一位行人在人行横道线上正常过马路 —— 这种情况,司机理应停车避让,结果画面中的这辆小车司机却做出惊人之举: 非但不避让,还大声呵斥这位行人赶紧离开道路,弄的行人非常不解,但还是继续过马路,毕竟车该让他才对。 结果,这司机居然疯了,直接启动,行人显然被吓到了,但并没有跑开,而是当面和这个路怒司机对峙,用手顶着他的汽车。 司机却不依不饶,继续前进,期间还想加速。一位在过马路的目击者用手机拍下了这可怕的画面:“如果司机猛加速,那么这位过马路的小哥非死即伤!” 好在这起事件最终没有酿成悲剧,但司机也没有下车赔礼道歉,而是开车扬长而去。目前,温哥华警察局把这起事件定义为“hit and run”,正在调查,这位过马路的小哥也拍下了司机的长相和车牌号码,提供给了警察。 路人:太没安全感了,这简直是谋杀! 有多位路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东8街和Kingsway的人行横道既没有正常的交通灯,甚至没有行人灯,而这里的车流量非常大,是温哥华最让人没安全感的人行横道之一。 “我们无数次给温哥华市政府写信,表示这里至少该装个灯,但温哥华市政府却置若罔闻,觉得这不是优先级,难道一定要有人被撞死,他们才能警醒吗?” 对于这位路怒司机,路人们也是很愤慨:这不只是肇事逃逸,这简直是谋杀!但这位受害者小哥倒是很淡定,表示“司机应该去喝杯咖啡、做个瑜伽,调节一下心情,淡定一些。” 在加拿大开车总体体验是挺好的,司机普遍温文尔雅,很守规矩,挑衅驾驶行为也不多。然而,大温却算的上是个另类: 大温是加拿大多元文化比例最高的城市,也是各类驾驶风格的司机齐聚的城市。而且,每个城市还有自己最普遍的开车风格、开车习惯。 小编在大温有11年的驾驶经验,平均每年要开3万公里,时不时就是满城跑,发现各个城区的司机还真的很不一样。有的快、有的慢、有的莽、有的奇葩操作不断…… 呃,这不是说段子,而是真的,如果大家好奇的话,可以对号入座一下,看看自己时常驾车的城市,司机们是否真的普遍存在这些共性。 UBC、Point Grey 要么飙车,要么超级慢 先说说UBC和周边的Point Grey社区,这是小编开车经历中最“五味杂陈”的地方。限速50的路,大温有些城区的人普遍开60~63,大家速度都差不多,但UBC和Point Grey却是冰火两重天: 要么是一言不合开75、80,或者直接夜晚飙车的UBC学生,要么就是Point Grey最常见的白发苍苍的司机,限速50的路绝不超过40,能见度不好的时候甚至不超过40。 结果就是,小编以60的速度行驶,要么飞快超过别人,要么被别人飞快超过……当时就纳闷:就不能有些正常时速的汽车吗?要么飙车要么特别慢…… 温西其他社区 基本只比限速高一点 在温西驾车经历中发现,这里绝对是大温所有城市里,平均车速最慢的社区之一。温西本身就没有高速公路,司机又是以气定神闲的中老年人为主,不紧不慢不赶时间,对限速相对最遵守。 50限速的路,温西司机一般不会超过60,大多数速度都保持在55左右。在温西,无故超车、危险驾驶的现象也相对较少,毕竟很多主干道是单车道,你想超也超不了啊…… 如果是急性子的人,在温西开车恐怕会很难受,连续几公里的单车道主路,只能跟在一辆慢车后面。这时你应该思考:也许是我开的太快了,而不是他们开的太慢了! 温东 倒是想开快,开不动啊 温东的居民不像温西那么悠闲,普遍比较忙碌,日常开车来回上下班行色匆匆。其实温东司机有很多是想开快的,但温东人多、路堵,哪怕非高峰时段也很难速度提上去,属于想开快但开不动。 温东也有一些老大难路段,比如Grandview Hwy和Knight St最南端,是整个大温交通事故最多的路段之一。没办法,人多车多,又比较沉不住气,交通事故能少吗? 列治文 速度不快,但奇葩操作多 “列治文司机”经常登上外媒新闻,这其实让华人有些不爽:这不是歧视吗?难道其他城市就没有严重车祸?说实话,以小编的开车经历发现,列治文司机开车并不快,绝大部分司机是很安分守己的。 在列治文目睹,或者通过媒体看到的严重事故其实也不算多,但列治文确实存在一个问题:奇葩操作的司机很多,比如开车开上人行道、开进天车站的,或者突然在马路中间停下,以及在高速路口不知所措的…… “奇葩司机”的比例,列治文的确比大温其他城市要高一些,好在大多奇葩操作都不会引发严重后果,只是从旁观者角度,会一脸懵圈、啼笑皆非。 本拿比 限速是什么?随便开 小编在本拿比居住的时间最长,开车经历也最多,可以负责任地说:本拿比司机的平均车速,比温哥华、列治文要快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50限速的路,很多人都是奔着70去开,在Kensington、Royal Oak这些限速50的路,开80、90的都大有人在。原本50限速的路,小编只开58~60,结果在本拿比这些年为了“入乡随俗”,强迫自己开到了65以上。 本拿比交通事故最多的路段当然是Metrotown附近的Kingsway,早晚高峰开车体验很“捉急”。不过,本拿比的高速覆盖度还是不错的,有多个出口,非拥堵时段可以较快抵达各个区域。 西北温 上高速,一定要留意慢车 西北温城市路段开车相对正常,没有太多的“特色”,但在高速上得千万留意。众所周知从西北温去大温很多城市必须经过高速,而不是人人都敢开高速的。 在限速90的路段,一些不敢开高速、却被迫开高速的司机,时常会开75、65甚至更慢,如果你快速接近的话,一定要及时避让,避不开的话不要距离太近,免得让这些司机更紧张。 高贵林 本地司机不会对你客气 距离本拿比最近的高贵林,司机风格和本拿比差不多,快就一个字。不过,高贵林开车比本拿比更难,尤其对非本地居民来说。高贵林地形变化大、很多道路比较蜿蜒起伏,时常要急转弯。 非本地司机遇到这些路段,会把速度放慢再放慢,结果发现已经开熟练的本地司机飞驰而来,完全不对你客气……好吧,双重惊吓啊! 新西敏、三角洲 和温西的感觉差不多 在新西敏和三角洲的开车体验,和温西差不多,可以用波澜不惊这四个字来形容。司机们都比较老实本分、用比限速稍快一些的速度行驶。 三角洲开车稍微需要留意一些,尤其是前往Tsawwassen渡轮的高速上,因为……经常有赶不上船的司机在飙车…… 素里 别太妖魔化素里司机 最后要来说说素里。大温绝大部分城市的主路限速是50,素里是60,因此素里的平均车速确实更快一些。人们总说素里交通事故最多、治安最差,其实完全不必要妖魔化素里、妖魔化素里司机。 素里整体驾驶体验,和大温其他城市并无本质区别,司机也不存在“素质明显更低”,至少在自己的驾驶经历中,感觉还是挺好的。

    安省手术积压惊人 100万人排队何时才能轮到?

    安省需要进行手术的宗数正不断累积,至今积压的手术已经达到100万宗;有安省男子需要进行髋关节手术,但至今已经等了5年,另外,有安省女子要做白内障手术,最终等了2年。 现年65岁的Christopher Christin(下图),是渥太华居民,由于未能进行髋关节手术,不能步行、骑单车及做运动。 他表示:“已经等了大约5年,这与过往的医生、找到合适医生来做手术,以及新冠疫情有关”。 安省医学协会(OMA)表示,医疗保健系统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已经十分紧张,现在更已陷入危机;该协会表示,各政党需要承诺清理积压的近2,200万项医疗保健服务,其中包括100万宗手术,以防止系统进一步恶化。 OMA主席Rose Zacharias医生表示:“我们需要作好准备──投资公共卫生策略──可以在下次危机来临时,知道如何更佳地应付,安省省民已经付出了十分高的代价”。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648589796317-0'); }); Zacharias表示,积压的医疗服务,包括预防护理与癌症筛查、MRI及CT扫描,以及医疗与手术。 她表示,病人一直等待专业人员的诊治,延误已令不少病人的病情出现恶化,令其承受更大精神压力。 Christin的妻子Diane表示:“我们已经失去6年正常生活,他不能与我一起旅行,我们不能去任何地方,我们不能做任何事情,我们的生活,只是等待这事情(手术)发生”。 Christin终于可获安排在6月份进行髋关节手术。 另外,现年67岁的Sandra Thwaites,需要进行的白内障手术,亦等了2年。 Thwaites表示:“我没法约会,感到十分沮丧,一共已等了2年时间”。 居住在渥太华的Thwaites,于5月16日完成了1只眼的白内障手术,现正等待6月6日,为另1只眼进行白内障手术。 Thwaites表示,各政党需要努力向选民解释为何公共医疗系统容许随着时间推移而受到侵蚀,这是超出了政党之前承诺可解决医疗保健的问题。 安省每个政党都有概述解决手术积压的承诺。 进步保守党在4月份的选举前预算中,宣布额外拨出3亿元用作解决积压的手术问题。 自由党则承诺,在2022年底前,确定手术的最长等待时间,并回复到新冠疫情前的等待时间,并会拨出10亿元用作清理积压名单。 新民主党表示,会确定及公布延误手术的数量,并定期发布进度报告,扩大晚上与周末的手术室时间,以增加容量。 绿党则表示,会增加对医院的拨款,雇用更多医疗专业人员,透过加薪来保留现有员工,并与联邦政府合作,提供资金以减少手术等医疗服务的积压。 (图片:CBC) T02

    疫苗又来了!魁省确诊15例猴痘 联邦疫苗支援

    联邦政府正在向魁北克省运送疫苗和其他"治疗药物",以应对最近爆发的猴痘,因为魁省确诊的病例已增至15例。 (图源:REUTERS/Dado Ruvic/Illustration) 加拿大卫生部长Jean-Yves Duclos周二晚间宣布,魁北克省的猴痘确诊病例总数增加了10例,成为加拿大第一个已知的热点地区,也是唯一确认这种罕见疾病阳性感染的省份。 上周四,魁北克省确认了该国的首批两个病例。第二天,这一数字增加到5个。 加拿大卫生部门的首席医务官在周末召开会议,提出一个计划,包括对疫情的临床反应。 Duclos在周二晚间的一份新闻稿中说:"这包括从我们的国家紧急战略储备(NESS)中预置疫苗Imvamune和治疗药物,魁北克省已经接受了我们的提议,今天将收到一小批Imvamune疫苗,以支持他们有针对性的防控。" Duclos说,政府将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发布关于感染控制的最新指南,包括"隔离建议",并试图向加拿大人保证,这次疫情与COVID-19早期的情况不一样。 Duclos说:"虽然全球对猴痘病毒的认识仍在不断发展,但我们确实有疫苗供应,我们将确保维持这些疫苗,而且我们正在与我们的省和地区携手合作,尽快推出我们的应对计划。"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也将发布一些Jynneos疫苗的剂量,以治疗该国的受感染者。然而,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位官员说,他不认为有必要像冠状病毒大流行时那样大规模接种猴痘疫苗。 领导世卫组织欧洲高危病原体小组的Richard Pebody告诉路透社,良好的卫生和"安全的性行为"足以限制引起猴痘的病毒的传播。 安大略省的一位传染病专家说,使用"环形方法"进行疫苗接种可以做到这一点,这意味着为所有受感染的人和他们的亲密接触者接种。 Sinai Health的传染病医生Allison McGeer博士告诉CTV新闻频道:"这样你就能确保它不会从那个环中传播出去。 猴痘通过长时间的密切接触传播,它来自与天花有关的同一病毒家族,天花是另一种病毒性疾病,在20世纪80年代通过疫苗接种被根除。 猴痘的症状包括口腔或生殖器上的病变,之前通常会有发烧、盗汗、头痛、淋巴结肿大以及关节或肌肉疼痛。 魁北克省卫生部建议与疑似病例或有类似症状的人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在21天内观察症状并避免性接触。如果出现症状,建议人们由医疗专业人员进行检测。 新闻来源: https://montreal.ctvnews.ca/canada-shipping-vaccines-to-quebec-as-province-confirms-15-monkeypox-cases-1.5917318

    Breaking

    穿粉色西装裙清新甜美 许晴就像00后

    说起许晴这个女艺人,很多人都会想到她当时在《笑傲江湖》中扮演的“任盈盈”。 许晴版的任盈盈有点弯曲,端庄从容,但邪魅不够。 表演一直受到很多观众的赞誉,但由于上了年纪,她失去了任盈盈某个少女的天真无邪。 但是,作为娱乐圈“不老女神”的许晴如今,像反龄增长一样,不仅越来越少女,也处于不输给年轻女孩的状态。 岁月可以说对她很宽容。 已经50多岁的许晴依然清新庸俗。 在这种状态下,不会输给她年轻的时候。 从她的近照来看,她的这种齐肩短发造型气质很衰,51岁的她更显得减龄柔和,不像老板母亲的既视感。 现在正在保养的许晴也经常素颜露面。 这样光滑的皮肤和墨守成规的胶原蛋白仍然很多人羡慕。...

    艾伦狄珍妮「含泪关上电视」留落寞背影

    记者杨荞绮/综合报导 美国脱口秀主持人艾伦狄珍妮(Ellen DeGeneres)因接连爆出负面消息,收视一落千丈无力回天,自2003年开播至今19年的长寿节目在台湾时间27日正式画下句点,在最后一集节目录制结束后,曾是收视保证的她转头看向观众最后一眼后,含泪关上电视,在工作人员掌声欢送下,独自走进摄影棚后台,留下华丽而落寞的背影。 ▲艾伦秀最后一集嘉宾请来首集来宾珍妮佛安妮斯顿。(图/翻摄自推特/@TheEllenShow) 艾伦秀最后一集嘉宾请到首集来宾珍妮佛安妮斯顿(Jennifer Aniston),回想这19年,艾伦感性地说,当年开播时,她连“同志”这个单字都不能说,现在却能随时开口谈老婆,而她也在推特上透露,19年前还没有iPhone、不存在社群媒体,这个节目不仅陪伴许多人成长,她也跟着一起见证了这个世界的改变。 请继续往下阅读... ▲艾伦狄珍妮转身看观众最后一眼,接着回头关掉电视,热播19年的艾伦秀宣告结束。(图/翻摄自推特/@TheEllenShow) 艾伦狄珍妮2020年被30多名员工控诉是双面人,高层更因此介入调查,她虽出面为此道歉,坦承自己有很多种面相和情绪,“要做个‘好人’真的太难了”,表示自己会负起与自己地位相符的责任,仍平息不了观众感觉被背叛的怒火,收视一路下滑,甚至在洛杉矶失去了59%的观众,最终这个长红19年节目只能默默收摊。

    中国“扁鹊治病”儿童绘本插图暧昧

    近日,人教版数学教材插图问题,引发广泛关注。5月27日,又有网友晒出儿童绘本“扁鹊治病”的插图,画风尺度也引发争议,不少人表示画风引起不适! 在网友曝料的图中显示,绘本中男女性都穿着较少,画风“暧昧”。经查询,有着“扁鹊治病”插画的绘本名为《万大姐姐有办法:三个医生》,由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万昱汐。 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川少社)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网传图片并非该出版社于2018年出版的版本,应该是2017年由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的三语版本,川少社在出版前已经对部分插图进行修改。这本书是从德国引进来的,不管是内文还是插画都是外国作家的作品。 大象新闻记者在购物平台查询发现,各大书店销售的版本均为川少社2018年出版的版本,并未发现2017年由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的三语版本的《三个医生》。据了解,川少社版的《三个医生》修改了部分插画,但其它有争议的图片仍留在绘本。 《万大姐姐有办法:三个医生》公开信息显示:适读人群是3-6岁,凝聚中德两国艺术家的创意与智慧,融合东西方文化与传统,通过一个个有趣又富有哲理的小故事,帮助孩子学会思考、理解生活,传递成长智慧。 据了解,作者万昱汐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和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州立电影学院研究所,中国最早的影视栏目包装设计制作人之一,电视节目编导,画家,绘本策划制作人。 有网友曝出,微博名叫“艺临教学-王燕清”的博主,在2016年6月1日发表了一篇图文:“德国艺术家Gunter Grossholz和旅德中国艺术家万昱汐共同创作,东西方艺术相结合的作品。这个儿童节礼物你喜欢吗?”网友表示:“六一儿童节发这样的图片会不会不太合适!” “扁鹊治病”插画一事在网上发布后,引起网友广泛关注,纷纷评论留言。“真的不像话!”“小孩子喜欢模仿,尤其是书里的东西。” 截至发稿前,大象新闻记者联系了五洲传播出版社的公示号码,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杜兰区有学校接威吓】警方称大家不用担心(图)

    杜兰区一间中学接到威吓,但学校今日却照常开放。警方表示,调查人员已带走涉案歹徒,并表示整件事件中,公众安全未受到影响。 事件是昨日晚上在社交媒体上流传,部分家长今早更未有让子女上班。接到威吓的学校是位于Bowmanville的Clarington Central Secondary High School。 警方只称,涉案的歹徒是在区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