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424医院病人力抗难逃强制迁入偏远或条件恶劣护理院(图)


    普帕德和女儿。(加新社)

    据悉安省有400多位病人虽然极力反对,但还是被强制搬进了他们不愿意去的偏远或条件恶劣的安老院(Nursing Home),而且这种强制性搬迁的比例还在上升。

    安省长期护理厅长办公室承认,自2022年底省议会立法通过允许医院强制性搬迁病人以来,加新社表示,被移到长期护理院的病人中,有424名是被转移去他们不愿意选择的护理院。这其中的三分之一,是在二、三这两个月内被「突击」转移走。

    医院方面此举似乎也情有可原,例如其中一名女病人拖欠了2.6万元的住院费,而她的家人也不打算支付,院方便打算强行将其送走。

    2022年夏天,省长福特领导的进步保守党在省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几个月后,省府就提出了第7号法案,声称要打开急需的医院空间。连委员会的事先研究都没有安排,很快就通过了法案,结果引发反对党和耆老们的愤怒。

    该法案针对的是那些出院后需要长期护理床位却没有床位的病人。医院可以依照上述法律将这些病人送到70公里以外的非自己选择的安老院,如果是在安省北部地区,这个距离甚至可以扩大到150公里以外的安老院,如果那里有空床位的话。如果病人拒绝被送走,医院就可以根据法律向他们收取每天400元的费用。

    安省新民主党党魁司马慧 (Marit Stiles)、自由党议员弗雷泽(John Fraser)和绿党党魁施赖纳(Mike Schreiner)上周四集体批评省府的这一政策。引发他们批评的事情,是CBC电视台报道了一个家庭因拒绝转院而收到的8400元帐单。批评人士称,绝大多数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受到巨额费用的威胁,最后都只能屈服。

    安省卫生厅透露,全省已有7人被处以每天400元的罚款,但卫生厅拒绝透露这些被罚款患者要缴付的总金额是多少。

    而其中的普帕德(Ruth Poupard)一家,就是先前提到的2.6万元帐单家庭。这位老太和她女儿坎波(Michele Campeau)都拒绝支付这笔帐单。专家表示,这两母女可能会面临诉讼、被讨债公司「追数」。

    普帕德曾经罹患癌症,接受过心脏瓣膜移植手术,还患有失智症。她最近一次进医院是在去年圣诞节后几天。当时这位83岁的老人在家中摔倒而伤了臀部,需要紧急手术处置。

    今年2月,普帕德搬到安省温莎市的Hotel-Dieu Grace Healthcare进行康复治疗。主治医生于2月21日让普帕德出院,而她需要更多的护理,但这已超出普帕德的子女的经济能力。家人决定为她提供长期护理,并列出了5家普帕德喜欢的长期护理院。但这些长期护理院都已经额满,家人只好再多列出几家。3月初,医院的安置协调员在温莎市中心找到了一家安老院,并给了坎波24小时的时间去查看并做出决定。坎波走遍了那家安老院,认为那里面令人作呕,因此拒绝将母亲转移到那里。

    从3月开始,Hotel-Dieu根据法律规定每天向坎波收取400元的费用,双方由此陷入僵局。5月14日,普帕德迁去她首选的安老院,留下那2.6万元的帐单,但迄今为止医院方面那个没有追讨。从医院开始向这母女俩发帐单起,她们就向各路政界人士打电话求援,保守党后座议员多维(Andrew Dowie)回电告诉坎波,医院协调员要求她家将其母亲的房屋列入清单,但这些房屋因不符合无障碍标准而被拆除。

    坎波气得七窍生烟,「我非常生气。我对他说,『你想让我把我母亲安置在那里,而当我拒绝迁去一个你要拆除的地方时,你却要向我收取2.6万元?这简直是疯了。』」

    下一步会发生什么还不得而知。医院方面拒绝回答有关第7号法案的问题,安省医院协会也拒绝回答。卫生厅长琼斯(Sylvia Jones)表示,计费是医院的责任。

    曾担任长期护理厅长的赵成勋表示,他对法律的实施情况感到满意。「在照顾我们最弱势的老年人时,医院不是他们应该待的地方,因为他们需要床位来满足更迫切的需求。总的来说这个系统是有效的,但更大的问题是,由于几十年来没有进行建设,我们面临著巨大的容量问题。」

    省府方面表示,正在对长期护理系统进行大规模重建,计划为6万人建造足够的床位。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