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国教育三宗罪:痛苦着巨婴、无知着善良、全年龄段犬儒

    前两天写了那位23岁的女老师自杀的事,因为没有严厉谴责她承受的各种杂事,没有深深同情全国同行们的痛苦,所以下面的评论很多是骂我的,内容大约有这样几类“你怎么能说老师的整体水平低?”“你肯定不是一线老师”“你是校长吧?”“你根本不了解老师们平时需要干些什么”“一眼鉴定是打压年轻老师的资深老师”“自己肯定是个混吃等死的老师”,有的骂得比较难听。

    但正因为他们骂得这么难听,我更相信他们就是我的同行,原因:一、在我责备教师的时候,同行才会这么痛苦。二、很多同行,一脸文质彬彬,一腔怨恨暴戾。

    也有认同我的。而且发现只要是“同情老师的文章会得到认同哪怕这同情毫无意义,而批评的文章就会被骂”,也意识到我说的“教师的门槛之低”并非凭空而来。

    想了想,再写一篇,不算是回应,而是把前文没写的内容补充完整。

    一、首先,“孩子”是一个褒义词。我的标题“她可能是一个假装长大了的孩子”,是想说她是一个比我们更纯粹的孩子,所以面对这个不纯粹的世界,比我们更有切肤之痛。而且我在文中连举了两个这样的孩子,一个是彼得潘,永远不肯长大、永远保持纯真;一个是《铁皮鼓》中的奥斯卡,看到成人世界的败坏,拒绝长大,而且用鼓声和尖叫来对抗。如果那个标题让你误解,我也没办法:什么时候,“孩子”成了贬义词?

    ——而且,我全文都没有用“巨婴”来指向这个姑娘,因为在现有信息下,我认为她不是因为巨婴而死,是因为纯真而死。我也分析了她应该是一个拥有更多善意的姑娘,因为她的遗书里,从头到尾都没有点名任何同事和领导:只要你不傻,就应该知道如果她点了名,那些被点名的人会遭遇啥。巨婴反而是下面很多评论的同行。

    二、我全文从未否认一线教师承担着很多毫无意义的杂事。这些事,是全国性时代性的事,已成为公害,而为之呼吁的人多了去,所以我想谈的是:面对这个我们暂时无法改变的现状,我们应该怎样做——这个面对的方式,才是我批评的主要方向。也就是我认为我的同行们巨婴化严重的地方。

    所以,此文的第一个主题是:痛苦着巨婴。

    痛苦着巨婴

    在我打印给我班上十六七岁的高中生的通识资料上,有一个词是这样呈现的:

    巨婴症:一个成年人心理状态和行为举止就像个婴儿,把自己当作世界中心,一不如意就满世界找奶嘴、求喂养、求安慰、求保护。

    特征:全方位自恋、个人要求需要被马上并无限满足、被情绪左右、不能被批评、不承担后果、如果有错那一定是别人的原因。一旦无法掌控局面,无法让事情照预期走,心态立即破碎,一切都是他人或社会、环境的错,向外推卸责任并抱怨。而推卸责任的方式,就是表达自己受虐以及谴责他人施虐。简言之,就是“四海之内我最好、四海之内皆我妈,我最受伤我要抱抱,他是坏人我们要打他骂他谴责他”。

    疗治方案:明白世界是大家的,明白世界是不完美的;懂得自己和别人的差异和边界,懂得期望与现实之间的差异;心理断乳,人格独立,付出行动,力求改变,打造一支一个人的队伍,为自己而战。

    我希望他们别这样,我希望他们能理解“世界和我想要的不一样,我也没权利要求它一样”这个事实。你看,有的同行工作数十年了,可能还不如十六七八岁的孩子明白真相。

    在一部有关教育的电影《美国社会档案187》里,我第一次看到这样一句祷词:“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

    各位同行,你做了哪一条?你是否力所能及地去改变你能改变的?你是否心平气和地接受你不能改变的?你是否认真地去分辨这二者?

    你除了哇啦哇啦乱叫,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你,你还做了啥?

    我来告诉你,你还做了啥:

    你觉得你就应该教书,不应该做那么多杂事。但是你拒绝了吗?你有勇气拒绝并承担拒绝可能带来的后果了吗?你没有!你怕。你只希望上面能大发慈悲,帮你顶住,能拖则拖,最好别干!你只希望上面的上面大发慈悲,别搞这么多事。——你自己的生活,希望别人帮你顶住、希望麻烦不要出现。除了吐槽和咒骂,你什么也没干。一个义愤填膺的怂货。

    更重要的是,那些安排你做杂事的领导,早在心底被你骂了几百遍,就像骂我“是不是一个用钱买的校长”一样,全面否定他们的人格和能力,既不“同情之理解”这些领导也苦不堪言,也绝不“理解之同情”他们的苦不堪言。当你们只敢向学生发火而不敢向领导发火的时候,怎么就忘了领导们和你一样,也只敢向你们发火而不敢向他们的领导发火?——更可鄙的是:你们竟然心中盼望这些被你们骂了几百遍的领导帮你们顶住,你不但是一个怂货,还是企求那个“自己心中骂过、瞧不起过”的人帮你们顶住的怂货。什么叫不食嗟来之食?就是说,如果我骂过别人,我就绝不想接受对方带给自己的好处。这才叫尊严。

    你希望轻松、愉悦、自由,但你想什么也不做,你想什么也不付出,你想什么风险也没有,你想它们从天而降。“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自由高于生命和爱情,你想拥有它,你必须拿出你保护你的生命和爱情的勇气和智慧,而你竟然连领导也不想、不敢得罪?

    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这样不值钱的自由?

    我刚刚说你什么也不想付出,这句我说错了,你付出了!你付出了大量精力和大量时间,在大量咒骂中去尽量完成那些你明知毫无意义的大量杂事,日复一日繁忙,日复一日痛不欲生。而且,你还尽量满足那些破事的细节要求,你甚至因为你比同事干得快、干得好而得到领导的表扬而骄傲,觉得下一次评职称更有望了。你整天做的就是这个!!忒妈的。

    所以,我知道你痛苦,同时知道你巨婴。

    而你自己,只知道你痛苦,却不知道你巨婴。

    本着治病救人原则,我来给你支招。“愿上帝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你要么拒绝,并心平气和承担后果;你要么接受,认同它是你明天能继续站在你钟爱的讲台、养活你儿女的整个事件的不得不接受的组成部分,心平气和、敷衍应付。因为它在现有状态下,已属于“我不能改变的”那一类。

    你不要告诉我“我如果拒绝,有可能我就失去工作了”,那就失去啊,只要我们对我们的能力有信心,自然相信“条条大路通罗马,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也许别的职业更适合我”。为什么要将自己长年累月局限在一个自己无法接受的牢笼里?你看“牢笼”二字,下面一个是牛,一个是龙,意思是不管你是勤恳老黄牛,还是飞龙在天,一旦为“牢笼”,永远为“牢笼”。

    离开讲台做别的事而成功的人,多了去,为啥你不会是其中一个?

    你如果不敢,嗯,前面那个词又等着你了:怂。不愿意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只想别人给你创造“我活得舒心”的条件,这不是巨婴是啥?

    真正无辜的是你们的学生。他们在你们的长期熏陶之下,也将学会你这样的思维模式。所以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代又一代巨婴在茁壮成长。我们教出来的学生做了老师,将会继续如我们一样,在抱怨中工作,在工作中抱怨,就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去解决。

    一切都在轮回。

    无知着善良

    多年以前,一个天真善良的同事在我们谈论人间罪恶的时候,天真善良地说:“啊,别说做这样的坏事,我甚至都没想过这样的事。”

    因为已经比较熟悉,所以我冷冷地回答:“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坏,你怎么知道你做的事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说,“我当然知道我做的事是好事还是坏事啊,这怎么会不知道?”

    我继续:“一个勤奋的老师,把不完成作业的学生中午留下来做作业不准去吃午饭,这是不是坏?但他可能觉得自己是在教育学生,在让他明白什么叫承担后果。”

    她说:“这有啥不对?”

    我说:“这当然不对。饭有什么罪?为什么不做作业就不能吃饭?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非得要剥夺一个人最基本的吃饭权利?”

    很明显,她还想辩解,但到此为止,已经很清楚地看到,如果不知道什么是“坏事”,我们会以“做好事”的名义大做坏事。——世界上所有的“为你好”,由此而生。而“为你好”三字造了多少孽,我相信只要你有正常认知都能明白。

    我们默认差不多所有父母都是爱儿女的,我们非常清楚这些爱儿女的父母教育他们的儿女的方式有多少是错误的,而且带来了多少人间悲剧。——都不必举例,每一个有耐心读到这儿的人都能自行举例。难道他们不爱自己的孩子吗?爱啊。可是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无知着善良。

    只有爱、只有善良、只有一个好的目的,是远远不够的。伏尔泰写过这么一句话:“人人手持心中的圣旗,满面红光走向地狱。”

    所以,在我们的同事中,很多心怀善念、天性善良的同事,既爱工作,又爱学生,兢兢业业地做着很多错误的事情:他们不知道这样做是错的,还满心觉得这是对学生负责任。这也不需要举例,我们身边都是例。

    非要举例的话,我就举大一点:比如有温和善良的同事,会在教育学生爱国的时候,表现出强烈的仇外心态。他们觉得这是对的。我不知道这些同行们发现自己的孩子在幼儿园被教育扑手榴弹,会是怎样的心态。——如果他们反对别人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那就是分裂。说不定他们真的为之骄傲。但这展现的不仅是真诚,而且是愚蠢:真诚的愚蠢。

    无辜的还是学生。

    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的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事,他可能是学生举报老师的开端。他在课堂上批评祖国做得不好的地方,他的两个女学生眼含热泪举报了他:“怎么能这样批评国家呢?”他们相信自己之前受过的教育,但不知道还有一些东西他们从未看到、有一些观念他们从未接触过。我相信她们真心爱这个国家,愿意这个国家好,常常眼含热泪——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爱、不知道怎么去爱——他们要爱,却缺乏爱的智力和能力,他们的爱自于一种本能、一种善意,而具体的方式却是糊涂的甚至是相反的。无知,剥夺了他们正确地爱的能力。

    全年龄段犬儒

    我们这些做教师的人,大多数人是分裂着的。我们不像那个死去的23岁姑娘那样纯粹。所以有的同事在课堂上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做着与自己内心想法相反的事。——比如在前一篇文章下面乱骂我的同行,可能在生活中温文尔雅。我们以为我们能瞒天过海。

    有的同行做到了。但大多数同行并没有。所以大多数学生都模模糊糊知道其实我们这些老师大多数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虽然他们拿不出证据。

    对这一点特别清楚的是教师子女。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现象:很多分裂严重的同行,他们的孩子很难教育。反过来说,那些很难教育的教师子女,往往有一个分裂严重的教师父母。

    原因很简单:他们在父母的身上看到了教师的恶劣,由此拒绝相信所有老师——于是,学校教育在这样的教师子女面前,失效了。

    我们这样教育出来的学生,他们慢慢就习惯了不相信一切,无论是看到的还是没有看到的。愤世嫉俗、怨气冲天,不信任这个世界的一切价值,但他们又暂时没有能力独自建立任何价值体系,唯一的价值观就是:“除了我自己,我全不相信。”某种教育,成功地让他们不再相信任何事。

    无知着善良教育出来的学生,他们有傻乎乎的单纯。而虚假教育出来的人,总会让人想起一个词,“犬儒主义”。

    这个词本义其实很不错。它的代表人物狄奥根尼住在木桶里,立志要揭穿世间的一切伪善,追求真正的德行,他曾经提着灯笼在城里游走,说“我在找一个真正诚实的人”。

    所以犬儒主义最初的概念大约可以归纳为:“揭露伪善,追求美德,愤世嫉俗,玩世不恭”。

    然而这个概念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渐渐发生变异,人们发现自己在美好的名义下实际上处于被愚弄被压迫的境地,于是对一切美好失去信心。尤其在试图反抗又遭到挫折后,他们就干脆放弃理想,然后反过来嘲笑理想——这时候,“玩世不恭”还在,但“道德准则”则丧失了:一切崇高与美好都不值得信任,更休论坚持。——犬儒的现代含义产生了。

    总而言之,早期的犬儒坚持内在的美德和价值,鄙视外在的世俗的功利。之后,犬儒基本转变成了它自己的反面:只认外在的世俗的功利,否认内在的德性与价值。

    一代代热血青年(这是他们必经的过程)在追求个人理想、社会理想遭逢挫折(这也是他们必定遭受的)后,极小部分会建立个人的独立价值体系,从而成为一个站起来了的“人”。而绝大多数,则极快、极彻底地转变成一个犬儒:他们放弃理想,并反过来嘲笑理想。——所以我们看到这一事实:当人们在公众场所提及诸如“理想、纯真”之类的词时,常常轰堂大笑。

    而那极小部分愿意保持自己的理想的人,往往就在这样的嘲笑中丧失勇气,不再暴露自己对理想、美好的相信,而是转入地下,以一个伪犬儒的状态示人。——这样,整个世界看上去似乎全部犬儒化了。

    ——我只是比较担心那些假装犬儒的人,假装得太久了,便丧失了还原的功能:就像做卧底太久的警察,想做回警察时却发现自己已经一身痞气无法改回来了。

    这个世界,并非只有坏人装好人,很多时候,好人也装坏人。所以有“你才是好人,你全家都是好人”这样的段子。

    坏人装好人,是为了获得利益;好人装坏人,是为了避免伤害。

    我们看到我们身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犬儒主义,他们不分性别、年龄、学历、工作能力、职务高低,但有着完全相似的生活哲学:

    没有积极的抗争,只是消极的嘲讽;

    不仅是对现实失望,而且是直接放弃希望;

    他们口头禅或心头禅基本类似于:“都是假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谈理想?糊弄谁啊?”

    他们不仅是自己犬儒,而且引导年轻人不战而降:“小伙子,我跨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小伙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他们都不相信自己能改变一些事情,因此放弃去改变。同时又因为什么也没有改变,就又像先知一样推出一个结论:“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你看现在的结果,是不是我预先提醒过你的?”(这一点尤其荒谬却极能迷惑人)

    ……………………

    这样的例太多,举之不尽。包括父母也是全力以赴这样教育儿女。于是,我们看到了全面化的犬儒。至于它带来了怎样的结果,尤其在这三年,我们也看到了:十四亿人什么都能忍耐,除了自己的抱怨。包括去年上海的老教授们,他们宁可在网上祈求一个馒头或番茄,也绝不肯发出可能带来麻烦的半个字批评。

    我同情那些在过往的岁月里曾经饱经沧桑的老人们对这个世界采取的犬儒态度,我们这些未曾真正经历灾难的人很可能没有权利去责备他们,对他们中的一部分而言,美好的仗,他们已经打过,该守的义,他们已经守过。

    只是,看到那些仅仅十多岁二十岁的大学生、高中生,甚至初中生小学生小小年龄就已暮气沉沉,否定一切,对任何话题都不具备丝毫敬畏感……还是觉得伤感,比看到老人变成犬儒更伤感:他们还没有开始认识世界,就已经选择不相信世界;他们还没有开始奋斗,就已经投降;他们还没看到红尘,就觉得已经看破了红尘。

    ——他们还什么也不知道,就已经什么也不相信。

    总结

    在我们辛辛苦苦的教育下,我们教育出了三类人:巨婴、愚善、犬儒。因为我们就是这三类人。

    还有极小部分不属于这三类,他们夹在这三类人中间,苟延残喘,艰难度日:

    他们既没能实现他们的理想,又无法容忍自己如鱼得水四处逢源;

    他们一直在为此努力,却一直徒劳无功;

    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想得到的,他们却在不断失去他们不想失去的;

    他们努力想保有自我,却常常发现在失去世界;

    他们一直在找一条路,但这条路很可能永无出口。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