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加沙战争一触即发,这是以色列“自投罗网”吗?

    本文出街之时,以色列“疑似”24小时的北加沙地带(GazaStrip)疏散令时限已过,地面部队整装待发,第一个战场将会是加沙河(Wadi Gaza)以北以加沙城为主的稠密地区。

    虽然哈马斯(Hamas)广播呼吁加沙民众不要听从以色列命令,但数以万计的北加沙居民在当时时间周五(10月13日)日落之前都赶忙或开车或步行南迁,期间更有逃离车队疑似被以军空袭击中,造成70人死亡。

    “纳克巴2.0”?

    在断水、断电、断粮、卫生环境急速恶化的灾难之中,北加沙民众还要在死亡威胁下逃离家园,颇具1948年超过70万巴勒斯坦人被迫流落他乡、变为难民的“纳克巴”(Nakba,有“大灾难”)历史重演的味道。

    对于以色列要求过百万加沙人在一天内撤往加沙河以南的要求,联合国批评这将会造成人道灾难,要求以方收回决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Guterres)称加沙局势已沦落至“危险的新低点”;世界卫生组织(WHO)更直斥以方命令是对重病或空袭伤者的“死刑判决”。

    加沙北部地图:图中左下方咖啡色的带状是加沙河(Wadi Gaza)所在。(OCHA)

    不过,在加沙死亡人数已达1,900、数十万人被迫离家之际,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Netanyahu)称:“这只是个开始。”

    在整体人口密度比东京还要高而且地道满佈的加沙地带进行城市战争,本身就是场胜负难料、代价高昂的赌局。其人道风险更有可能导致国际舆论转向,无怪乎原来一面倒力挺以色列的西方领袖都要出言劝吁以方遵从战争规范,并开始谈起应对加沙人道危机的问题。

    更该让以色列担心的,地面进攻加沙有可能是哈马斯10月7日发动攻击后的“预设剧情”之一,以军大举进行加沙、誓要消灭哈马斯,也许是“自投罗网”。

    这个“罗网”可以分成“战术”和“战略”两个层面。

    双层“罗网”

    在战术层面,击败以色列是主要目标。哈马斯7日的海陆空联合进攻,已经证明了以军当时的防守空虚、严重情报漏洞甚至是内塔尼亚胡长年对哈马斯的战略误判。地面进攻加沙,以军可能会陷入以月计的长久城市战争泥沼。

    以巴冲突:2023年10月13日以军坦克在以色列南部与加沙走廊边界附近佔据阵地。(Reuters)

    哈马斯长达数百公里的地道,配合各式爆炸陷阱和埋伏、无人机、反坦克导弹、火箭推进榴弹,再加上手上的人质,对深入的以军威胁重大挑战;而哈马斯还有可观数量的导弹和迫击炮,随时可以冷不及防的攻击以军后方的军备密集军备部署,以及靠近前方的指挥中心和士兵集结点。

    更重要的是,手握超过15万枚导弹(包含有导引系统的)的黎巴嫩真主党可能会在以军投入加沙之后在以色列北部展开大型袭击。真主党和以军在以色列北部过去一周以来已有零星交火。

    10月13日,正在访问黎巴嫩的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HosseinAmirabdollahian)也以“任何可能性”之语去暗示受伊朗支持的真主党可能会加开战线。只看导弹数字,真主党的加入将会冲破以色列的铁穹防空系统。

    10月11日,黎巴嫩南部接近以色列的边境城镇受以方炮轰冒烟。(Reuters)

    如果以军在加沙陷入美军在阿富汗般的泥沼,甚至是在严重损失或战场失败中退却,哈马斯“战术上”的成功就有可能转化成“战略上”的成功,迫使如今几乎全面右转的以色列社会重新回到以谈判和让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框架之下,至少回到“两国方案”作为起点。

    即使哈马斯的战术部署未能达成结果,进攻加沙所必然造成的重大平民伤亡和人道灾难,将会激化以色列犹太人同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民情对立,摧毁内吉尼亚胡无限期搁置巴勒斯坦问题而先与周边阿拉伯国家修好的长远战略。

    每多一天以军留在加沙,每多一位巴勒斯坦人被杀,以色列的“睦邻”政策就变得愈加不可能。

    这样的结果,将会迫使以色列犹太民众认识到,以巴问题一天没有得到和平的解决,巴勒斯坦人一天没有得到国际法保障的公平待遇,以色列自己一天也无法确保自身的安全。当以色列人认识到这一点,内塔尼亚胡所代表的右翼政治主流将会被唾弃。

    从这种战略目标来看,这个罗网是给内塔尼亚胡设下的才对。

    以色列压迫巴人、非法佔领巴勒斯坦土地数十年,“以牙还牙”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但哈马斯10月7日无差别杀害平民的行为确实不能接受。然而,如果这一次以巴冲突真的能迫使以色列重新回到以巴和平进程的道路上,即使目标不能合理化手段,但此等事态发展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却难以否认是正面的。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