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马来西亚立场鲜明 护照适用全球,但不含以色列

    以巴冲突逾千人伤亡,东南亚的穆斯林国家马来西亚,除支持共同信仰的巴勒斯坦,大马护照内页长期以来也标注“除以色列外,这本护照适用所有国家”的文字,在以巴问题立场鲜明。

    大马朝野昨天集会声援巴勒斯坦,大批群众身着马来传统服装、肩披巴勒斯坦国旗,挥舞“恢复巴勒斯坦自由”与“马来西亚与巴勒斯坦人同在”布条,高喊口号抗议,焚烧以色列国旗。前首相马哈地(MahathirMohamad)也呼吁集会群众共同为巴勒斯坦人祈祷。

    马来西亚、印尼与文莱是东南亚主要的穆斯林国家,大马政府对拥有同样信仰的穆斯林多半抱持宽容态度,大马也是中东国家穆斯林安心旅游打卡地点,首都吉隆坡天际线国油双峰塔(PetronasTwin Towers)与周边商场也有中东穆斯林旅游足迹。

    大马巴勒斯坦人吁国际社会支持

    尤有甚者,缅甸洛兴雅人、叙利亚、阿富汗、索马里、伊朗与巴勒斯坦人也因为多数有相同宗教信仰,却不乏因家乡战乱频仍落脚马来西亚,除洛兴雅人外,多数持观光或学生签证合法入境后逾期居留。

    马来西亚有多少巴勒斯坦人?联合国难民署驻马来西亚办事处统计约有近600名巴勒斯坦人,加上800名左右的巴勒斯坦学生在大马求学,但难有精准统计数字。人力中介业者说,他们多半保持低调,不愿招摇过市。

    今年9月上旬在吉隆坡举办的The Refugee Festival2023活动,集聚各国难民,落脚在吉隆坡的巴勒斯坦人也参与活动,他们贩售道地食物或彩绘,展示原乡生活方式。

    令人遗憾的是,马来西亚未签署1951年的联合国难民地位公约(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Refugees),即使拥有难民证仍无法合法工作,熟悉难民事务的隆雪华堂青年团长李仕强说,落脚在大马难民都等待机会拿到难民证,再被重新安置到欧美等国家。

    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内的难民身份在大马不被承认,只能向联合国难民署吉隆坡办事处寻求庇护拿难民证,但不会得到大马认可工作,遑论读书上学都非常困难,多数赴私人兴办学校和民间团体求学。

    这群巴勒斯坦人原本在吉隆坡低调生活,但受最近以巴冲突影响,家乡亲友多半失去联络或身亡,他们约近百人昨天参与巴勒斯坦驻大马大使馆举办的“与巴勒斯坦人民团结在一起”活动,手持家乡人民受难照片吁请国际社会支持,打破沉默并抗议以色列军事行动。

    大马政治人物集会声援巴勒斯坦

    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红色外皮的大马护照虽然全球走透透,护照内页却将以色列列为禁区,明确说明“除以色列外,这本护照适用于所有国家”(Thispassport is valid for all countries exceptIsrael),大马公民虽能赴海外旅游,惟独以色列在禁止之列,旅游业者说,大马公民人尽皆知。

    这也说明大马外交政策秉持强烈支持巴勒斯坦立场,首相安华(AnwarIbrahim)最近在前身为推特(Twitter)的X平台发文,强调马来西亚始终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外,也和土耳其总统艾尔段(TayyipErdogan)通电话,讨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冲突的最新进展。前首相马哈地(MahathirMohamad)谴责西方国家与媒体偏见。

    大马外交部支持巴勒斯坦人的合法权利,主张他们有权在以1967年以前边界为基础的国际公认边界范围内和平居住,并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以及巴勒斯坦人返回家园与取回财产的不可剥夺权利。大马外交部也从负责管理的巴勒斯坦人民人道主义信托基金(AAKRP)中拨款100万令吉(约新台币700万元),援助巴勒斯坦人民。

    “团结青年”(Perpaduan Youth)组织昨天下午在国家清真寺(MasjidNegara)祈祷后发起集会,表达支持并声援加萨(Gaza)地区和巴勒斯坦人。

    巫统青年团领袖阿克马(AkmalSaleh)指出,这次集会要反对所有违反普遍人权行径,盼以色列停止一切残忍、压迫与不公平的行为。“团结青年”本着人性与对巴勒斯坦发生的苦难表达关心,并聚集在一起,马来西亚必须全力支持巴勒斯坦人。

    阿克马并呼吁双方考虑无数无辜平民的痛苦与损失,应立即停止冲突,而以色列政权持续压迫巴勒斯坦人民基本权利,已成国际法院长期未审判的罪行,凸显国际社会偏袒作为。

    马来与华人社群态度不一

    吉隆坡马来人旺伊(Wonye)对记者询及这次以巴冲突回应指出,他真的没有答案,也不知道这个问题会如何解决。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恩怨难解,很多人仅看到哈玛斯(Hamas)袭击以色列,但没有追溯艾格撒清真寺(Al-AqsaMosque)遭亵渎,以及更多涉及以色列施行种种剥夺或暴力等问题。

    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马来妇女说,这个问题非常难以回答,虽然她是穆斯林,也保持开放态度,但多数马来族群并不太了解以巴冲突历史,但唯一了解的是巴勒斯坦是共同信仰穆斯林的国家。

    马来亚大学亚欧学院(Asia-Europe Institute)副院长罗伊(Roy AnthonyRogers)告诉中央社,他期盼能共同祈祷并希望找到和平解决方案。

    前联合国难民署(UNHCR)人员唐南发(JoshHong)则从华人社群角度分析指出,华人社群意见比较分散,整体来说,对巴勒斯坦议题并不了解,部分华人或认为犹太人在历史上是充满悲情的民族,并将这种情怀投射于华人在大马社会中被视为二等公民的悲情意识。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