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拷问领导:你们子孙去美国,让我孩子不学英文?

    近些年,一些地方将英语课从主科降为副科,一些大学将英语考核和学位授予条件脱钩······

    不学英语,如何睁眼看世界?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如何去建立人类的命运共同体?如何学习世界先进的技术?

    便是去做个余则成,也要英语啊,否则还不闹出将动漫连环画当高精尖技术窃取的笑话?

    这些本来是连170年前的林则徐、魏源都会想到的问题,现在却被教育界一些二流、三流的混混官僚弃之如破鞋。减负,便是减精华加糟粕,拣芝麻丢西瓜吗?

    不学英语,不会英语,给这个国家、民族经济、文化、军事、交流等各个方面带来的疼痛和笑话还历历在目,明鉴未远,覆车如昨乎?

    爱国,是有脑袋的爱,没见到为了爱国将自己的手脚弄残,将自己的眼睛弄瞎的?是铁了心只要“骨气”不要“武器”,翻一个“饿死不吃美麦”的版,宁愿蠢死不学英语了吗?

    以前,只是认为这些教育界官僚谄、蠢,今天听了任正非的最新讲话,却另有一番新的感悟,那便是这些货实在是奇货可居的大奸大恶之徒。

    任正非说,“现在有人说,不要学英文。不学英文,农村孩子永远就是农民。你不学英文,将来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就业啊······就进不了高端行业,农民的孩子永远是农民,阶层分化就出现了。”

    看起来任正非的格局要明显大于马云。对“学不学英语”这个问题,马云只是结合自身情况,小心翼翼,不痛不痒地陈述:“很多人把英语当成语言看,而我把它当作文化看,通过英文能了解其它国家,通过英文能了解西方人如何思考、看待问题。”

    然而,我记得马云曾感叹,如果没有当年的澳大利亚之行,他这辈子只是个大学老师。马云的专业是英语,在大学教的也是英语课,可以想象,如果不会英文,任正非的预言大致已在马云身上应验,没有英语,他是连大学老师也做不了的,顶多便是接父母的班,做个工人或者小学老师。

    马云把 Ken 视为曾为他开启世界之窗的导师,马云这次在澳大利亚的纽卡斯尔一共待了 29 天,马云后来称:那29天对自己至关重要,当他回国时,自己的思维方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

    不学英语,随之而来的大致便是与此配套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长得即便是潘安西施再世,又有几个能实现阶层跨越;培训班里没日没夜学,也只是个“上流人”眼里的三教九流、雕虫小技,大多数充其量是把舞跳上村长的床,把歌唱进KTV,或者是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毛泽东从做图书管理员开始就一直自学英语。1958年,他建议中央和省市的负责同志学一种外国文,争取在5年到10年的时间内达到中等程度。1959年庐山会议初期,他重申了这一建议。在70年代,他还提倡60岁以下的同志要学习英语。

    有人问他为什么对英语情有独钟,他答道:第一是有兴趣,第二是想换换脑筋,第三是因为马克思。英语将来是世界语言。

    如果以此来评判当下一些教育界官僚自绝于英语的行为,简直是大逆不道、背叛信仰!你们是准备不见马克思了吗?

    国家怎么样,民族怎么样,别人的孩子怎么样,在一些领导的思想里,实在已不如他们家里的小狗小猫。在此奉劝这些渣官,在放弃英语之前,先向万千学子及家长们交代清楚自己有没有学过英语并从中受益,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在督促自己的儿孙们学习,甚至是“子孙尽做美国人,却阻吾儿学英文”了呢?

    注:本文原题目为《拷问某些高校领导:子孙尽做美国人,却阻吾儿学英文?》。)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