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国的抑郁症大学生为什么总是被“劝退”?

    ​​​​​​​

    最近在知乎刷到一个问题,问:

    “中国(的)大学会怎么处理抑郁症学生?”

    题主有抑郁焦虑,长期吃药,停药后复发了,担心请假去医院会被学校记录,所以上网提问。

    想不到热赞第一个回复,就泼了瓢冷水。

    “不要试图向学校寻求心理帮助,他们只会把你列入重点监管名单。”

    排序靠前的评论也差不多都是这个论调。

    “与其说是帮助你,不如说是看住你。”

    最后结果往往是——劝退。

    有人说自己就被骗过。

    明明一开始学校辅导员和心理辅导老师说好要保密,结果只会以不同方式通知家长,让家长来领人,因为觉得“这样的会给学校添麻烦”。

    有人确诊双向情感障碍后办了休学,等到基本痊愈,想要复学的时候,却直接被拒之门外。

    和自己的大学无法再续前缘。

    还有这位。

    经过治疗后,连专业医生都觉得他的状态正常,可以正常复学,但却被学校一个劲地追问情况,希望引导出不稳定的结果,好拒绝他复学。

    坚持不休学不退学也可以,但是有学校会让你签文件,表示万一出事了和学校没有关系。

    总之就是把自己的责任撇个干净。

    以至于,有人领悟了抑郁诊断证明的另类用法。

    背后的潜台词可能是,学校希望这些“不稳定因素”速速毕业,从这里离开。

    想起李雪琴之前的一段经历,说有段时间特别崩溃,很想自杀,后来去了学校的心理中心看病,结果转头医生就要告诉学院。

    这件事让她失望,有种信任被辜负的感觉。

    而且学校医生给出的这种方案根本起不到治疗的效果,最多也就是看护。看护的甚至不是情绪,而是你这个人会不会在这个地方出问题。

    让人倍感无力。

    当然,学校和学校也有不同。

    有学生就觉得自己挺幸运,没有被特殊对待,而是顺利毕业了。自己身边不少看过心理科的同学、熟人也没有遇到糟糕的事。

    评论里,有人认为这是幸存者偏差。毕竟大多数患有抑郁症的大学生没有这么幸运。

    直到看过这个帖子,我才直观地感受到中国在校学生的抑郁症发病率有多高。

    在此之前,我看到更多的是数据——根据《2022 年中国抑郁症蓝皮书》,中国有超过9500万抑郁症患者,其中5成是在校学生。

    平均每14个人中就有一人患有抑郁症。

    大学生抑郁成为普遍且长期存在的现象。

    77%的抑郁学生认为他们的抑郁源于人际关系,这点在大一入学时体现得很明显。

    读大学前,很多人的生活环境都是相对封闭且单一的。大家每天就是学校和家两点一线,最多也就是外出上个辅导班,和社会接触少。

    但大学不一样,那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最接近真实社会体系的环境,需要学生和更多人形成交集、产生沟通。甚至在大学的很多机构组织里,也形成了有如社会组织一样明确的阶级。

    学生不仅是学生,还是掌控自己生活的人。如果没能及时切换好角色,很容易融不进去。

    而且大学宿舍是群体生活,如果碰到不合拍的室友,摩擦频发,问题就更糟糕了。

    尤其是那些跨省去外地读书的人。

    他们没来得及找到能倾听自己心声的新朋友,熟悉的老朋友也远在千里之外,很难及时给出回应,久而久之,情绪积压在心里就会抑郁。

    另外,小镇里的孩子去到大城市的时候,无法避免地会面临更多的不适应。

    自己没见过的新鲜东西,可能是室友习以为常的;自己不懂的常识,可能是同学见怪不怪的。

    这种与城市的格格不入也会引发心理上的落差,让人产生自卑等负面情绪。如果没能及时排解,就容易让人陷入自暴自弃的怪圈,走不出来。

    与此同时,学业压力也会袭来。

    我有个高中同学,高考时以全市第一的成绩去读了清华,结果遭遇的压力非常大。

    他读的专业是顶尖专业,这就意味着专业里的学生基本上都是来源是各省各市的尖子生。在这样的环境里还想要继续拔得头筹,原本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这让他精神紧绷。

    很长一段时间,同学们都觉得他非常憔悴,整个人处在无法松懈的情绪中,不断内耗。

    后来我看很多名校大学生的自述,心路经历都差不多,都经历着相似的挫败和挣扎。

    很多优秀的人来到这样的环境里,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一无所知的。

    起初,他们想要克服;

    当无法克服时,抑郁就发生了。

    当然,成长环境带来的影响也无法回避。

    69%的抑郁学生认为抑郁源于家庭关系,63%觉得“在家庭中感受到严苛/控制、忽视/缺乏关爱和冲突/家暴”。

    有网友曾经现身说法,讲到成长经历,觉得自己从未从父母那里获得过纯粹的爱。

    好似他们提供的一切,那些好,那些爱,那些珍惜与关注,都建立在某些前提之上,需要自己先付出优异的成绩和乖巧的表现作为交换。

    久而久之,她觉得不是父母的孩子,而仅仅是父母对外的一张作品展示单。

    自己的情绪并没有受到关注,只有表现是唯一衡量的标准。好是理所当然,差是罪无可赦。

    究其根本,这或许也是内卷引导出的后果。

    过去,社会上的每个人都被教育着要优秀,要有成就,大家都被推着去站上金字塔尖。

    但塔尖就那么一丁点的位置,为了不成为他人攀爬登顶的垫脚石,人们只好卷了起来。

    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迫的。

    即使是专业课成绩稳定在年级前30%的学生,也会被室友的国家奖学金,衬托得不够好,所以只好不断倒逼自己做得更多。

    即使是年级第一的学生也会被家长、老师质问,你怎么不能是全市第一,全省第一。

    但人能容纳的压力和情绪都是有限的。

    就好比一个气球,如果注入的气体太多,最后就会砰得一声爆炸,成为碎片。

    人的情绪也一样。

    等到装满了,就会抑郁,就会崩塌。

    往好了说,能感觉到近年来社会对抑郁症的关注越来越多,无论是是媒体宣传,还是大众认知,都在建立对抑郁症的正确理解。

    之前李玟去世的时候我们也写了抑郁症的科普,希望更多人能正视这种疾病。

    所以大家逐渐能意识到抑郁症是情绪问题,但也不仅仅是情绪问题。

    当病症发展到一定程度,它会引导出生理变化,身体不再分泌让人感到快乐的物质。

    人的驱动力逐渐丧失,无法支撑去做别的事情,只有麻木,只有痛苦,只能折磨自己。

    这个时候,及时就医、及时寻求外界帮助,都很有必要的。毕竟只靠自我调节解决不了问题,劝人“想开点”,只会让他们更痛苦,却无法提供真实有效的帮助。

    但问题也正在于这里。

    整个社会对这个群体的干预机制还没有形成有效规范,这就导致很多人在寻求帮助的时候,实际上没有办法得到真实有效的帮助。

    有朋友前阵子给我讲了件事,说自己有天凌晨想自杀,然后挣扎地打了自杀干预热线。

    结果呢,这个电话排队等了两个小时才接通。

    而且这两个小时需要你一直接连电话进行等待,电话那边的人工语音会告诉你前面有多少人在等待,但不会告诉你要等多久。

    如果你挂断重打,那这个等待时间会重置。

    当时她鬼使神差地等了两个小时,最后接通了,和话务小姐姐聊了一个多小时。她说,对话体验是很好的,对方会很温柔地进行引导,让她抒发情绪,然后安抚,完全没有不耐烦。

    但前提是,你能熬过前面漫长的等待时间。

    社会群体想要获得帮助尚且如此艰难,那身处学校的学生们自然就更难。

    虽然很多学校开设了心理咨询,但可能因为医生水平有限,或者学校处理方法有问题,起不到效果,结果就变得并不尽如人意。

    教育部曾经印发过一版《高等学校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指导纲要》,其中反复强调“保密”原则。

    这也是心理咨询环节的首要原则。只有这样,学生们才能彻底放下心扉,说出感受。

    可落实到现实中,并没有很好得到执行。

    当不少学生鼓起勇气求助时,收获的不是治疗,而是区别对待,被疏远或是被刻意关照。

    这些都很容易让他们萌生出更多负面情绪。轻则导致病情加重,重则选择走上绝路。

    通常来说,当学生们出现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倾向时,咨询医生确实有必要突破保密原则,告知老师及家长,以保障学生的安全。

    但很多时候,老师和家长恰好就是学生抑郁情绪的来源,这种告知反而带来了更多压力。

    导致学生对医生的信任崩塌,从而拒绝继续后续治疗。这也把需要帮助的人推得更远。

    此时再回到最开头的话题,很容易就能意识到,不少学校之所以进行“劝退”,就是害怕学生在校期间出了问题,自己被社会舆论指责,被家长问责,于是干脆一刀切。

    那么,谁又能为这些学生们考虑考虑呢?

    反过来看,学校在应对抑郁大学生问题上的能力不足,也是整体社会能力不足的一种体现。

    以前,精神类疾病不受社会重视,所以学科也不受重视,起步晚发展慢,专业医生少。

    所以现在别说高校的心理医生缺失,就算是在社会上,也一样是缺失的。

    “2021年黄悦勤教授团队发布在《柳叶刀-精神病学》的「中国抑郁障碍患病率及卫生服务利用的流行病学现况研究」表示,我国的患抑郁障碍患者仅9.5%有过治疗,且仅0.5%获充分治疗。

    针对数量庞大的抑郁障碍人群,心理医生缺口达2万以上。”

    这就导致随随便便一节心理咨询都要几百上千块,很可能什么都聊不出来。

    还有隐私泄露的风险。

    有朋友之前找心理医生咨询。第一节课很详细地给医生讲了现状,对方没有给出任何反馈,只是不断提问,了解细节,最后表示等下次再聊。

    耗时不到1小时,花费1500元。

    据说,她要走完至少十节课的流程,才可能获得微薄的效果,也或者没有效果。

    对普通人来说,无疑是一笔昂贵的开销,换作是学生,更是很难拿出来。

    这样想想,还不如先找AI聊聊。

    至少AI能提供不需要理由的支持和认可,仿佛你是它的唯一。还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泄露。

    你和它吐槽某个人或某件事,它不会发疯怼你,只会附和你的发言,顺应你的情绪。

    你和它抱怨某件事做得不好,它也会提供安慰和方法,而不是让你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哪怕它说不懂爱,也能讲出超越爱的发言。

    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比人类咨询师更称职。

    当然,AI能提供的只是情绪上的抚慰,和心灵上的疗愈,更现实的问题还是得回到现实来解决。

    所以无论如何,生病了,还是得及时就医。

    一个医生不行,咱就换下一个。

    总能遇到靠谱的,不是吗?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