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没考上本科的他们,直接考上了研究生

    前不久,职业学院毕业的刘让收到了兰州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而刚过完暑假的周周,即将步入研究生二年级,在此之前她专科毕业,做过导游和房地产行业;同样是专科毕业的阿梁,辞职后全职备考研究生,这次她以笔试第一的成绩成功“上岸”……

    据教育部数据显示,2023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158万人,其中专科生470万人。在就业压力下,提升学历成为大多数专科生获得更好工作岗位的“捷径”之一。

    这之中,有人试图打破自己的天花板,开始“弯道超车”,当年没考上本科的他们,直接考上了研究生。

    01 因学历四处碰壁后,

    她们决定考研“自救”

    暑假一过,周周步入了研究生二年级。而在刚过去的8月,周周并没有能享受悠闲的暑期生活,她一直在忙碌,“导师只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休息,8月就开始正常学习了。”这是周周过去从未体验过的学习节奏。而在五年前,她还只是一名专科生。

    回想起自己的专科生活,周周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快乐。周周专科就读的是涉外旅游专业,每逢周末,她都会和朋友出去玩。

    临近专科毕业,周周开始以导游身份带旅行团。那个时候,她觉得做导游是一件快乐的事,“自己赚钱自己花,还能出去玩,不是挺好的嘛?”

    专科阶段,周周本有专升本的打算,而且按照她那时的成绩,大概率能成功考入本科院校。但在考前的两个月,正在带团的她突然觉得——读书似乎没什么用,不如多带两年团,积累经验,赚更多的钱。

    然而,浅尝还行,真正入行后,周周发现,导游的工资并不稳定:旅行社的底薪大多较低,具体收入还要和个人能力挂钩;还有明显的淡旺季区别,最低时每天可能只有两三百元进账。更重要的是,在真正进入导游行业半年多后,周周发现,自己几乎没有晋升的空间,“你只会从一个年轻的导游熬成老导游。”

    早上四五点起床,和司机一起去接旅行团,每天都要在不同的地方间奔波。早出晚归是家常便饭,父母常常要担心她的人身安全。有一次,周周妈妈在看到女儿去西藏带团拍的吸氧照片时,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他们有好几次都想劝我回老家考公。”但动了心的周周却发现,考公对她来说“难如登天”,“很多岗位都要求本科学历及以上,我连报考的资格都没有。”这是周周第一次因为以前没有努力学习而感到后悔。

    重回大学读研的周周

    和周周有同样感受的金梦,第一次深切体会到学历的重要性,是在新疆支教时。2018年,专升本失败后,金梦决定参加西部计划(团中央、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实施,针对普通高等学校应届毕业生或在读研究生到西部基层开展为期1至3年的志愿服务)支援新疆,这也算是她给迷茫中的自己找了一个缓冲期。

    在经历层层选拔和培训后,金梦正式站上了支教的讲台。支教期间,金梦努力投入教学工作。她负责教导的班级也在一次十六所学校的联考中拿下第一名的好成绩,这令她第一次体会到了成就感。

    支教的那段时间,金梦和当地一个男生谈上了恋爱,这使她产生了继续留在新疆教书的想法。但最终,因为专科学历和非师范类专业,金梦没能如愿,“如果我是本科以上的学历,就不会有这些无奈了。”

    经历了低学历的“打击”后,金梦更坚定了提升自己学历的决心。早在2018年,她就购买过考研相关的书籍,但困惑于如何选择专业而搁置。结束了新疆支教后,原本专科学市场营销的金梦有了扎根教育领域的想法。

    2021年5月,金梦正式开始“备战”考研。

    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周周也离开了和旅游相关的行业,找了一份与房地产相关的工作。但周周发现,在新的公司里,因为自己的学历最低,她常常会受领导打击,也因此开始怀疑自己。

    她试图寻找一些新的出路,竟发现有同学直接考上了研究生,这令她感到惊喜,“我原来根本不知道专科生也可以直接考研。”

    周周决定辞职,离开房地产行业。专科期间,她曾参与过许多志愿者活动,结合个人兴趣和就业状况,这一次,周周决定报考社会工作专业的研究生。

    02 打开新世界大门,

    他考上了985院校研究生

    前不久,毕业于江苏沙州职业工学院的刘让收到了兰州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回忆起整个考研过程,刘让认为自己最大的困难便是择校。

    上岸并不容易,尤其是对“起点不高”的专科生来说,困难始于第一步——择校。

    教育部公布的《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工作管理规定》中规定,专科生毕业后需要工作两年才能报名考研。

    针对专科毕业的学生,大部分院校还有复试加试的要求。此外,部分院校对专科毕业学生有额外的报名要求,例如发表文章、补修六门以上本科课程、获得省部级以上科技成果奖等。

    刘让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在社交平台上,每一条关于专科考研择校攻略的文章下面,都有大量的评论,询问具体情况,寻求关于择校的具体建议。

    刘让上大二时,学校新来了两位研究生毕业的老师。那个时候,“研究生”三个字对他来说遥不可及,“身边所有的同学,包括我自己,那会儿都没有人知道专科生也能考研。”2018年,刘让毕业,开了一家琴行,但受疫情影响,琴行的效益也不好,他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

    在寻找新赛道时,刘让偶然从知乎上看到一个专科生考研的帖子,这仿佛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

    在那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他开始疯狂搜集有关考研院校的信息,并决定试一试。第一年,他一边工作一边备考南京工业大学,但不出意料地失败了。一战失败后,刘让立即调整心态,重新给自己设定了目标。

    这一次,他在择校上花了更多的时间:他一共选择了33所院校,把学校的招生官网、录取分数线,甚至上岸经验全部看了一遍。

    他在新疆大学和兰州大学两所院校中犹豫了许久,在结合自己的学习状态和学长学姐的反馈后,虽然新疆大学更有把握,但是他还是决定冲一冲985——兰州大学。

    下定决心了,刘让给兰州大学招生处打了电话,老师告诉他该校此前还没有过专科生考上研究生的例子。“专科生直接考985本就离谱,即使失败了也不丢人。”刘让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他觉得,既然有了考兰州大学的想法,就要试一试,“这是一个长期投资,学习也是个充实自己的过程。”

    《大学》截图

    考研备战阶段,对于专科生们的“专注力”和“学习力”也是一大考验。毕业于江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的阿梁,一开始并没有对自己过于苛刻。她给自己设定的学习状态是循序渐进的:最开始,每天只学2个小时;一个礼拜后,增加到每天学习4个小时。

    “如果一下子就学太久,我肯定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早上9点上班,她会6点起床,学习两个小时后再出门;晚上7点下班到家后,她也会容自己躺平一会儿,8点开始学习,直到夜里十一二点。

    在一段时间的刻意训练下,阿梁学会了如何长时间保持专注力。而后她辞掉工作,开始专心备考,每天能稳定学习10个小时以上。

    学不进去的时候,她也会短暂地放空一会,喝杯咖啡,在屋里溜达溜达。在短暂的休息时间里,阿梁什么都不会想。但只要休息一结束,她便能立刻坐到桌前,开始背书。

    03 从457万考研大军中“超车”,

    “一切好像一场梦”

    对大部分专科毕业考研的学生来说,英语是最难的一关。

    考研前,刘让能认识的英语单词不超过100个。他专门找了一些基础单词课,从词根词缀开始学习,记忆单词如何组成,然后便是无休止地重复背诵。

    最开始,刘让每天只能记住10个单词。起床后,他会先喝一杯咖啡,然后开始背单词。而在备考阶段的后期,他每天已经能背六七百个单词,早中晚各背两百个。

    进入冲刺阶段,刘让一天已经能复习2000个英语单词,“唯一的办法便是重复。”在英语阅读时,他体会到努力后的回报:“我完完全全认识它们了。”

    刘让考研期间的复习资料

    金梦的第一次考研就败在了英语上,英语成绩差三分过国家线。金梦毫不犹豫地决定,继续考下去。

    临近第二次再考,金梦却突然有些动摇了。她看着身边考上编制的同学,联想到两年后的就业形势,开始怀疑自己作为专科生选择考研的决定。可她又不甘心,自己已经付出了快两年的时间和精力。

    纠结的心情一直持续到考试前,甚至在考政治的时候,她还想过临时逃离考场,但由于考试规定,金梦只能硬撑着完成了考试。

    考试结束,金梦的心情依旧忐忑,她一边期望着能出现超预期的结果,一边开始苦恼若再失利自己要何去何从。

    这样的担忧再正常不过。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考研人数只有290万。而到2022年,国内考研人数达到了457万人,这个数字翻了1.5倍。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金梦在自习室复习

    同样感到焦虑的还有阿梁,在正式考试的那两天,阿梁连着三宿都没睡着。她背专业课背到凌晨2点,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后,又起床继续背书。

    考完试的那一天,她久违地洗了一个长时间的澡,然后躺在床上,把卸载的抖音装了回来,刷手机刷到凌晨3点。

    焦虑的情绪持续到出结果前。由于备考期间喝了太多咖啡,阿梁经常出现亢奋的状态。夜里睡不着时,她就会胡猜自己的考分。看到成绩的那一天,阿梁没忍住,一下子泪崩了,“我笔试成绩位于专业第一,我考上了!”

    激动的还有阿梁的父亲,他会在和朋友喝酒时忍不住吹嘘自己的女儿有多厉害,考了第一名。但与此同时,他也会提醒正在准备复试的阿梁切勿骄傲。

    直到最终录取结果出来,阿梁的父亲才彻底放下心来。对阿梁来说,她终于取得了令父亲骄傲的成绩。

    阿梁觉得这一切像一场梦,考上研究生后的她还会时不时打开学信网,确认自己真的被录取了。

    不过,对于这些“弯道超车”的专科考研的学生来说,考上并不意味着到达了终点。金梦二战时英语比前一次高了19分,在确认录取之后,她仍然感到十分焦虑,甚至有些后悔。

    家在山东的金梦考上了广西的一所高校,她要考虑的除了读研期间的支出,还有路费。她不清楚学历的提升未来能否增加她在就业市场的竞争力,等到研究生毕业,金梦已经28岁了。

    她也担心,开学后,自己能否跟得上研究生的课程。金梦曾阅读过导师的论文,对与离开校园五年的她来说,这些论文内容也有些吃力。

    这样的压力,周周在读研一的时候便体会过。和她同期本科毕业的同学大多都写过论文,在搜集、阅读文献方面比她强很多,“很多东西我都要从头学,比如怎么写读书报告。”

    有劣势,也有优势。在人际交往以及解读任务方面,有工作经验的周周,就明显比别的研究生要从容得多。现在,她在学校参加了研究生会,并担任心理部部长,负责日常会议的主持,“如果没有以前的工作经验,我做这些事情,可能就会比较紧张。”

    读研前,周周曾一度陷入“自己做什么都不行”的自卑中,以前的她对自己的毕业院校会不愿提起,但在成功考上研究生后,她能很坦然地说:“我是从专科考上研究生的。”如今,她的研究生生活逐渐步入正轨,和专科阶段的学习相比,她需要加倍投入时间和精力。

    业余时间,周周会将自己的经历分享到社交平台上。每周她都会收到大量想要考研的专科学生的私信。

    “他们想要的也不是经验,而是信心。”周周说,今年7月,来咨询的人多了很多刚刚结束高考的学生,“他们大多是因为高考成绩不理想或负担不起民办本科的费用而选择了专科院校。”

    周周理解这些学生拼命寻求出路的心情,因为以前的她也曾深陷这样的迷茫。好在,她通过努力,抓住了考研这根“救命稻草”。

    在研究生阶段的学习,除了完成日常课程和导师布置的任务之外,周周还花了许多时间泡图书馆,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

    周周更喜欢现在的学习状态,忙碌的日常让她每天都感到有所收获。八月,她提前结束假期,恢复了上学期间的作息,开始为自己下一学年的学习生活做准备。

    “考研这条路本就很难,对于我们专科生更是难上加难。”现在的刘让坚信,自己研究生毕业后,相比于过去的专科毕业,肯定能有更多的就业机会,也能自主选择更多的赛道。他打算毕业之后就去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闯一闯。

    9月4日,刘让开学了,他的研究生生活也正式开启。那天,他发了条朋友圈,文案写着“不止于前,不止于此”。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