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王懿,在日本饿死前的最后3个月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她曾发誓“坚持不饿死”

    中国官媒旗下媒体《环球人物》文章:网名Akid的王懿,卒年37岁。

    8月22日,她晕倒在日本语言学校的走廊上。第二天,她没有到校。老师叫来房东打开她的房门,看到骨瘦嶙峋的她倒在屋中,已没了呼吸。

    十多年前,王懿就活跃在网络上,是“大象公会”的写手。那时的她与不少网络大V“谈笑风生”,坚持着她的理念。

    曾把中国称为“支那”的她,去日本1年后,在2021年6月贴出了推文:“坚持不饿死”。

    再后来,她在日本坚持不住,孤独去世。死前3个月,充满挣扎与绝望。

    一个常住日本的华人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我觉得她可能精神有点不正常了。”

    ·出国前的王懿。

    2021年6月,王懿的推文。

    饿与愁

    2020年,王懿从亲戚那里借了20万元,作为申请日本签证的资产证明。这笔钱本应该在申请到签证后,还给亲戚。但王懿似乎没打算还,而是跑到了日本,并在推文里说自己不敢面对债主。“我就是做流氓”,她如此写道。

    王懿的父亲再婚后,父女关系变得冷漠。王懿偶尔会在社交账号上提起父亲:“我出国后钱从哪里来,我爸早就不关心了。”“(今天是)父亲节,父亲恨日本,我很抱歉我逃了。今天更难过的是阿姨aka(也即)他现在的妻、还得了重病。”

    有传言说,王懿出国前就深陷“炒币”中,但没有发财,反欠下大量债务。在社交账号上,她频频贴出自己的虚拟货币账户,让网友们捐赠,尤其是去世前一个月中,“求捐”频率越来越高。

    有一种说法是,王懿“润”到日本,是为了躲债。

    到东京后,她过得很不滋润,似乎很快又陷入了财务问题,不仅交不起语言学校学费,连饭都吃不上。

    · 今年6月,王懿已经骨瘦嶙峋。

    在国内,她曾是写手。但在日本,面对窘境,她似乎选择了吐槽中国,来说服自己“润”到日本的“明智”。

    2022年12月12日,她发了一条博文:“看今天北京的PM2.5,哎,虽然现在吃不起水果,顿顿只能吃萝卜,也值了。”

    · 在日本吃不起水果的王懿如此感叹。

    真实世界是残酷的。很快,她似乎连萝卜都吃不上了。她想去麦当劳打工。但是,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她身体极度虚弱,无法胜任。

    她也想到了教中文。但由于没有授课经验和相关证书,这条路也被堵死了,“还是等身体好了去麦当劳吧……”。

    最后两个月,王懿经常盼着朋友“投喂”。7月1日,她发了条推文:“凉快了,胃口好了,投喂正好来了!”

    · 7月1日,王懿展示被“投喂”的面包。

    但这也难以为继。

    7月3日,她发推文:“经常给我投喂的同学7月不来了。”一下子,她被推到了死角。

    极度虚弱的王懿,频繁摔跤,一次比一次严重。虽是皮肉伤,恢复起来也非常缓慢。在这一天,她就在校园里摔了一跤,“这跤摔得真狠,索性坐地上哭了会儿才起来”。

    体力不支的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不够了。正好有个女生经过,把她扶了起来。

    难得的关心,让她感动了:“今天去昨天摔倒的地方等了会儿,看会不会遇到昨天扶我的那个骑车经过停下来的学生妹,昨天没有好好谢人家……没等到,忽然觉得有点刻舟求剑。”

    她依旧“关心政治”。7月7日,很多人会记得86年前发生了卢沟桥事变,她记得的是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遇刺身亡。她转发了安倍的照片,写了一句推文:“一年了。”其实,安倍是2022年7月8日遇刺的。

    她感到无力。7月10日,她写道:“对自己失去耐心了,躺到现在。”

    在饥饿感的包裹中,她对时政新闻的关注开始向美食角度偏移。7月16日,美国财长耶伦访华,王懿关注了耶伦吃的每道菜。

    7月18日,她说自己已吃了4天冷冻花椰菜。

    7月20日,“给门插个木楔子,抬手一下子咳了5分钟”。

    · 由于身体虚弱,王懿频繁摔伤。

    7月23日,她又摔倒了。扶她起来的女警竟然还认得她,因为上一次也是这个女警把她扶起来的。

    · 8月4日,王懿表示没能交上学费。

    · 王懿收到的语言学校发来的短信。

    8月4日,她最终还是没能交上学费,此时的她已绝望。8月11日她写道:“眼见着要开学了,好愁。不能躺病,要爬去学校,愁,学费愁”。

    · 8月16日,王懿买了漫画。

    8月16日,王懿买了本漫画,这是她用最后一次得到的朋友资助买的。

    8月21日,王懿转发了一条汉堡广告,广告上写着:“宇宙级厚度的汉堡肉?烧烤酱油风味的双层牛排!”

    · 8月21日,王懿转发了一条汉堡广告。

    8月22日,有网民表示自己欠了一屁股债。王懿安慰:“没事儿,我也是。”

    有毒的“朋友圈”

    王懿的遭遇,让很多人感到不可理解。有网友议论:“她为什么非要呆在东京?”“饭都吃不上了,还在想要交这么贵的学费。”

    如果王懿留在中国,会怎么样?人们忍不住会做这样的猜想。

    16岁时,王懿就考入了吉林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周围的人都夸她“英语极好”。本科毕业后,她又跨学科,考入了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并于2009年毕业。

    她在开放型社区翻译平台“译言”工作,后来跳槽到了“大象公会”。她接触到了一个“圈子”,沉溺其中,对中国和世界的看法越来越“偏”。

    她在博文中写道:“希望有才华的人都有一种责任感,在暗黑如铅的夜中靠仅存的稀薄空气发Voice(声)、书写。”

    其实,这种观点和立场并无新意,无非是“中国做的一切都是错的,西方做的一切都是好的”。

    到日本后,她在这个“坑”里越陷越深。2021年1月18日,她转发了一条诋毁中国的帖子,写了一句“核平中国没几个无辜的”。

    王懿去世后,网上出现了一些自称王懿好友的人,对她的死表示哀悼。有撰文者称,自己和其他大象公会成员一直在关注王懿的健康。也有人在社交账号上称,请王懿吃过几次饭,对王懿的消瘦表示过关心。环球人物记者联系了其中一部分人,但他们均未回应采访要求。

    王懿在2020年8月、2021年6月和2021年11月3次发问自己“会不会饿死”,甚至说“不要让我在春天之前饿死好吗”。但这些朋友似乎没有人在鼓励她回国——这应该是最能保证她至少“不饿死”的渠道。

    她去世后,那个“圈子”里传出了她是“厌食症”的说法。然而,她在社交上晒出过无数“想吃”的信息:自己煮鸡蛋把锅煮坏了;有人给她“投喂”了小龙虾,她立即“腿不肿了,上楼不喘了”;今年1月4日,她发帖说有了钱,就要买椅子、买煤油炉、买草莓使劲吃——显然她住在没椅子、没炉子的地方,吃草莓都成了奢望;3月31日,有人给她“投喂”了鸡蛋,她感到鸡蛋是“如此珍贵”。

    很多人无法相信她是“厌食”。从常识判断,她就是太穷了。

    贫困中的“孤独死”

    王懿死前1个月,已经骨瘦如柴。她的房东大概担心出事,给了她2个烤红薯,但也仅此而已。王懿还是饿死在屋中。

    这一幕,让人想起一个“日本特色”的词——孤独死。

    孤独死没有明确定义。按照日本政府发布的《高龄社会白皮书》里的说法,孤独死又称孤立死,指高龄者“在无人照料的情况下死去,死后尸体放置一段时间无人处理”。日本每年孤独死人数约3万,不仅给社会治理带来一定问题,也不断冲击着日本社会的伦理基础。

    如今,孤独死的似乎也不仅仅是老人。由于近年来日本经济发展放缓,企业节省开支,“终身雇佣制”减少,较为不稳定而且收入低的“派遣员工”(临时工)越来越多。2018年,“相对贫困率”已达15.4%。日本的中青年群体滑入贫困的概率也在不断上升。

    客观说来,日本的社会保障机制相对完善,但机制完善并不意味着社会因此充满了爱心,需要被救助者会因为自尊心、绝望等心理原因,一直无法向外界求助,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2020年底,一对母女在家中去世,几个月后才被发现。据报道,女儿辞职后,家中彻底断绝了经济来源,但出于脸面,两人从未申领过政府援助,家中自来水欠费停水后,政府工作人员也没有发觉异样。

    警方确认,母女二人是被饿死的。

    王懿去世前几个月,谁都看得出她骨瘦嶙峋,身体极差。但从老师到房东,没有人真正地关心她,一切仅以不马上出事为底线。

    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冷漠也助推了王懿的死亡,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