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美日韩峰会: 拜登外交出高招,但挑战仍在

    美国总统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韩国总统尹锡悦举行了历史性会晤,实现了许多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拜登于当地时间周五(8月18日),在美国总统度假地大卫营(Camp David又称戴维营)主持了美、日、韩三国领袖的会晤。对这位美国总统来说,虽然还有不确定性存在,但这是一次意义重大外交成就。

    韩国和日本是邻国,也是美国的老盟友,但日、韩关系久远以来都不是太好。

    但现在一个日益自信的中国,重新引燃了华盛顿对东亚的兴趣。它把数十年来一直在努力克服深层历史矛盾的日、韩两国聚在了一块。

    在此次会晤之前,拜登称赞了日、韩两位领导者的“政治勇气。”

    拜登称:“我们三国站在一起,我们的国家更强大,世界也将更安全。我知道这是我们三人共同的信念。”

    尹锡悦则表示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

    在一份联合声明中三国表示,反对中国在南海及东海的海上争端中所表现出来的“危险和侵略行为”。声明又还同意,将进行定期联合军事演习,在危机时互相协商,分享关于北韩武力的实时数据,并会每年举行峰会。

    “我发现在大卫营的会议确实令人惊叹!”丹尼斯·怀尔德(DennisWilder)在推特上说。他是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曾在美国前总统老布希(布什)任内掌理日、韩关系。怀尔德称:“那时候,我们几乎无法让韩国和日本的领导人在同一个房间里和我们见上一面。”

    事实上,近几个月来,岸田文雄和尹锡悦在解决两国既存的敌对情绪和加强与白宫的联系方面,做了许多实际的行动;曾经让人难以想像会成功的结盟,都是由于一个共同关切所驱使:中国。

    此次会晤,是2015年以来,国外领袖首次访问美国总统度假地。根据白宫发言人说法,这表明拜登对和日本和韩国关系之重视。

    但是,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让这实现?

    首先,历史伤口是有长远的。

    有人可能把日韩两个国家形容为“亦敌亦友”,但这个词还不能够完全描述韩国人的深层伤痛,包括被日军在二战期间绑架和虐待的成千上万“慰安妇”的过往。

    韩国人认为,日本从未对1910年到1945年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真正道歉过。但东京则称,它在二战后签署的几条条约,已经是对过去历史的赎罪。

    而且,日、韩两国任何所谓缓和下来的关系,其实都一直很脆弱,几乎可以类比成“叠叠乐”积木游戏。因为,即使东亚地区结盟看来似乎很稳固,但任何一个错误的举动都可能使整个联盟崩垮。譬如2018年首尔法院因为处理一件长期审理、有关日本在二战期间使用“强迫劳力”的案件,就引发了两国贸易争端,导致双方关系跌至1960年代以来的最低点。

    但最近,日、韩关系取得了进展,包括今年3月份双方领袖的重要会晤,为白宫开启了一个新的机会窗口。

    确实,这两个领导人有很好的理由将分歧撇在一边,即使这可能会让他们在国内付出政治代价。但毕竟这是用实用主义处理政治之时代,而两国看到了一个更大的威胁:中国。

    当下北京在亚洲的极大自信,引发了邻国的警觉。中国声称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也未排除“武统”台湾。中共解放军对台湾领空的侵越,和大规模军事演习现在已成为区域的所谓“新常态”。还有,北韩自2022年初以来,已进行了100多次武器测试,包括朝日本方向发射导弹。乌克兰的战争也促使许多国家,包括日、韩两国都将国家安全置于首位。

    这些都似乎在帮助拜登,让他做到了过去华府外交没有达成的事。

    华府智库布鲁金斯学会SK-Korea 基金项目主席吕寅晔(AndrewYeo)分析称:“这标志着三国关系在过去的三十年起起伏伏的历史中一个重要里程碑。”他又强调,三方将致力于“巩固”他们在过去一年左右取得的外交成果,“同时积极行动……解决东北亚和印太地区的一系列安全挑战。”

    这也将意味着三国将签署有关国防、外交和技术方面协议。目前外界已知三国将同意进行定期的军事演习,设立新的三方危机热线。而且关键是他们承诺每年会举行峰会。华盛顿的目标是建立持久的关系,超越现任总统的任期。

    韩国事务专家金杜妍(DuyeonKim)则称:“拜登、尹锡悦和岸田有机会创造更大的历史,超越大卫营的这个里程碑式会议”。她告诉BBC说:“日韩两国政府需要在领导任期结束后,积极实施共同愿景。因为,首尔与东京的关系仍将继续起起落落,若韩国极左总统和日本极右领导人当选下一任的领导人,那么他们任何其中一位,都有可能破坏了拜登、尹和岸田现在做的所有有意义、艰苦的工作。”

    合作能够持久吗?

    拜登的副助理和印太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Campbell)赞誉了岸田文雄和尹锡悦的“政治勇气”,称其为“一种令人惊叹的外交”。

    但两国政府的更迭可能会导致各自立场的转变。

    吕寅晔强调说:“尤其是由于过去历史上,韩国对日本过往殖民行为等还有很深的敌意,这种紧张不会一夜之间消失。我们可能会继续看到外交争端出现,就像几个星期前的情况一样。当时,日本国防部在其国家安全战略中将韩国人称的独岛(日本称竹岛)视为该国领土”。

    “岸田和尹锡悦在国内的支持率相对较低,可能会限制这两位领导人在韩、日关系上投入的外交资本。我相信在某个时候,双方,特别是日本,需要更深入地反思在韩国和其他地方的殖民历史,”他说。

    同样,日、韩可能不希望像拜登那样严厉批评中国。由于担心引发北京反弹,他们在峰会后的公开言论中可能很少提到中国。

    北京如何反制?

    此外,关于经贸政策的协商比起国家安全协议可能更难达成。因为中美紧张关系,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实施的贸易制裁,同样给韩国和日本带来了不小代价。因为中国对日韩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日本和韩国的公司,如三星和日产汽车大量依赖中国的工人和市场。

    现在,北京已经表达了对美日韩未来将举办三国峰会的不满。因此无论白宫如何否认,中南海都会将其视为美国“遏制”中国影响力的再次尝试。中国已经将此峰会称为“小北约”。

    中国外长王毅也在敦促韩国和日本与中国合作以“振兴东亚”。譬如,今年7月一段被广传的影片中,王毅对日、韩两国发表了一个异常直接的呼吁:“无论你将头发染成多么金色,或者把鼻子打造地多么尖,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欧洲人或美国人,你永远不可能成为西方人。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的根在哪里。”

    尽管拜登在亚洲建立防御联盟奏效,但这也挤压了白宫与北京和平壤接触的空间。但也有迹象表明,这一情况或也正在改变。美国高官最近密集访问了北京,包含国务卿布林肯、财政部长耶伦(叶伦)以及美国气候特使克里。还有报导称,华盛顿已向金正恩提出了“无条件”高层会谈的提议。

    然而,时间也正在耗尽,因为另一个美国大选即将开跑。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