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风暴中的 “医药首富”,数天内100多亿没了

    “深圳办事处被一窝端”“电脑、文件被带走”……在医疗反腐风暴下,“药茅”恒瑞医药近日饱受“被查”传言困扰,市值在10个交易日内蒸发了近630亿元。

    8月9日晚,面对投资者的频频追问,恒瑞医药一再回应后最终表示:“近期传言不属实,公司及下属分子公司、及所有派驻机构没有该情形,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得到受理。”

    尽管已声称报警,不过对于恒瑞医药创始人及实控人——今年65岁、曾经的中国“医药首富”孙飘扬来说,烦恼远未结束。

    “药茅”市值蒸发约3600亿元

    “药神”——这是孙飘扬被业内冠以的称号。凭借仿制药起家,孙飘扬将曾经不知名的小小制药厂,打造成如今的抗肿瘤药巨头恒瑞医药。

    医药领域的成功也让孙飘扬身家倍增。在福布斯2019中国富豪榜中,孙飘扬家族以1824.3亿元位列第四,前三名分别为马云、马化腾和许家印。仅一年时间,其家族身家就比2018年上榜时增加了1106.7亿元。

    孙飘扬在“恒瑞医药2021研发日”上演讲。 截图自恒瑞医药微信公众号。

    2020年,孙飘扬选择“功成身退”,卸任恒瑞医药董事长一职。然而此后,恒瑞市值从超6000亿元的高点一路下跌,一度跌破2000亿元关口,少了4000多亿元市值。

    卸任仅一年多后,孙飘扬再次出山,一边加码创新药研发和国际化,一边优化人员结构。2021年当年,公司销售人员由年初的17138人优化至13208人。2022年上半年,销售人员再减少2300余人。今年4月公布的2022年报仍显示,公司“精简低绩效销售人员,不断提高人均单产”。

    “2021年确是巨大的考验。”孙飘扬此前公开表示,恒瑞创新药业务的缓慢成长,难以化解仿制药快速“陨落”造成的业绩压力。“过去我们曾以为,有10个左右的新药就可以支撑我们的发展,但现在看来,还不够。我们可能需要更多产品,或者说更多‘不重复’的产品来支撑我们的发展。”

    财报显示,2021和2022年,恒瑞医药实现营收分别为259.1亿元和212.8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6.59%和-17.87%;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5.3亿元和39.06亿元,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8.41%和-13.77%。

    截至8月11日收盘,恒瑞市值约为2500亿元,与最高市值相比,仍相差约3600亿元。

    多次被追问、辟谣

    医药反腐风暴下,近期医药股持续走低。7月31日,恒瑞医药大跌9.11%,尽管接连对“被查”传闻多次辟谣,但在10个交易日内,恒瑞医药股价市值依然蒸发约630亿元,这也使得孙飘扬身家跌去近136亿元。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8月9日,面对投资者多次询问,恒瑞医药称已就不实传闻报警。 截图自投资者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恒瑞医药曾多次陷入行贿风波。

    2020年,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公布的判决书显示,恒瑞旗下新晨医药的医药代表向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某行贿近300万元。

    2021年,恒瑞因涉嫌虚构费用,被财政部“点名”。其涉及费用包括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费及过路费、咨询费、广告费等发票列支公司员工福利奖励支出,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赠送客户礼品、学术活动餐费等费用,涉及金额总计近420万元。

    在恒瑞医药的财报中,销售费用同样居高不下。

    根据财报,2019-2021年,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85.25亿元、98.03亿元、93.84亿元,占成本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6.4%、44.9%、43.1%。2022年,尽管恒瑞医药全年销售费用同比大降21.7%,但这一数字仍达到约73.48亿元。

    在8月9日的小幅收涨后,10日-11日恒瑞再度两连跌。或许对于恒瑞来说,在反腐风暴中,如何转型同样重要。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