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美国挡的住中国产先进芯片 却挡不住其倾销低端芯片?

    资料图片:半导体芯片和中国国旗

    拜登政府正在考虑进一步收紧对中国人工智能芯片行业的技术出口管制。虽然中国的先进半导体芯片技术发展在美国出口禁令的限制下遇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但在政府财政补贴的支持下,中国低端芯片的产能不降反升。美欧国家担心,在非市场手段的支撑下,中国制造的传统芯片将在海外倾销。

    国会议员敦促白宫加码制裁,断绝中国继续获取美国高端芯片

    美国国会众议院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Gallagher)和该委员会资深成员、民主党众议员拉贾·克里希纳莫尔蒂(RajaKrishnamoorthi)上个月底致函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呼吁美国政府进一步加强对中国的出口管制,以断绝中国获取美国英伟达、AMD和英特尔等公司生产的高端人工智能芯片的渠道。

    美国目前的出口管制条例禁止向中国芯片制造商出口先进芯片和芯片生产设备:传输速率每秒600GB以上的芯片不可对中国出口。

    为应对这一管制要求,英伟达公司迅速为中国市场订制了A800芯片,将数据传输速率卡在每秒400GB,替代该公司更高端的、速率可达每秒600GB的A100芯片。该公司表示,A800能够胜任人工智能系统开发所需的技术要求。

    其他美国芯片公司也寄希望于借中国市场计算机、服务器和5G通讯等行业的复苏所带来的商机,纷纷效仿英伟达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做”芯片的做法。

    英特尔公司今年7月宣布,为中国市场定做了用于AI深度学习研发的Gaudi2芯片。AMD公司也在8月1日透露,正在考虑效仿英伟达公司做法,调整AI芯片产品规格。业界预计,AMD可能将调整其最新的MI300人工智能芯片的速率,其旧版MI250芯片产也有可能直接出口中国市场,以符合美国出口管制要求。。

    加拉格尔和克里希纳莫尔蒂在信中说,美国出口禁令对传输速率的要求应该进一步放低,以防止中国公司通过“巧妙的工程”(cleverengineering)躲过禁令对其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影响。

    路透社今年6月报道说,美国拜登当局正在考虑进一步限制对华芯片技术出口,将禁令的适用标准拓宽到芯片速率以外。不过,拜登政府的计划遭到美国芯片巨头的反对。英伟达方面对此表示,这将“导致美国产业(在中国市场)永久的机会丧失”。

    美国三大芯片巨头–英特尔、英伟达和高通,7月派出公司高管在华盛顿游说美政府官员和议员,试图让拜登放弃出台新的对华芯片出口限制。

    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Foundation)负责全球创新政策研究的副总裁斯蒂芬·埃泽尔(StephenEzell)告诉美国之音,拜登政府的芯片出口管制可能还会有变化。

    他说:“半导体是一个高度创新、充满活力的行业,新技术和芯片架构不断涌现。”他说:“在这一背景下,拜登政府对这一行业的出口管制方法很可能也将继续演变。”

    中国“低端”突围? 美欧担心中国补贴低端芯片产业将导致国际倾销

    但是,不管是拜登政府还是美国国会都忽略了一个新的问题。美国去年10月出台的出口管控措施大幅阻碍中国发展先进芯片制造能力,但没有触动中国获取14纳米以上芯片技术的能力。有迹象现实,中国企业正在加速成熟芯片(即传统芯片)领域的发展。

    芯片体积越小、集成度越高,代表制造工艺越先进。成熟制程芯片,一般指使用28纳米或技术水平更低的工艺制造的芯片,已有十多年前的历史。这类芯片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电动汽车、军事硬件等领域,在全球市场上不可或缺。

    中国光通讯网数据显示,中国6月份国内的芯片产量为321.5亿颗,同比增长5.7%,3月份以来已连续4个月取得增长,增速显著加快,而这些国产芯片目都以成熟工艺为主,28纳米及以上成熟工艺芯片占7成以上。

    “这是一个低利润、高交易量的生意。”美国投资研究机构“贝瑞研究”(Stansberry Research)分析师郑彦渊(BrianTycangco)告诉美国之音。

    “成熟节点芯片产量增加,是为了解决最近导致全球制造业供应链中断的芯片短缺问题。”郑彦渊说:“这一低端、成熟的节点是台湾和日本等更先进国家不再关注的领域,也没有相应的规模经济来生产。”

    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7月26日在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Institute)的一场讨论会上警告说:“中国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补贴,成熟芯片和传统芯片将面临产能过剩,这是我们需要思考并与盟友合作解决的问题。”

    彭博社最近援引行业组织 SEMI 的预测数据说,到 2026 年,中国将建设 26 座200 毫米和 300毫米晶圆的工厂,遥遥领先世界其他地区。届时,美洲和欧洲地区分别都只拥有16座这类晶圆厂。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股市上,传统制程的芯片制造商受到高度追捧。中国晶圆代工龙头华虹半导体8月7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募集资金总额达212亿元人民币,成为今年以来中国A股最大IPO(首次公开募股),也是上海科创板开板以来募资金额第三大IPO。华虹半导体的制造工艺以成熟制程为主。

    在芯片制造技术方面,中国媒体《证券日报》7月31日报道说,上海微电子在28纳米“浸没式光刻机”的研发上取得突破,预计在今年年底可以交付国产的第一台SSA/800-10W光刻机设备。报道说,目前,上海微电子已可量产90纳米分辨率的SSX600系列光刻机,28纳米分辨率的光刻机也有望取得突破。

    不过,分析人士对此表示怀疑。哥本哈根商学院国际经济、政府与商业系副教授傅道格(DouglasFuller)对美国之音表示,上海微电子一直有发布“技术突破”的消息,但最后不了了之的先例。

    他说:“(上海微电子)到目前为止,尚未实现光刻设备的规模量产。在看到使用上海微电子光刻设备进行大规模生产之前,我将一直持怀疑态度。”

    全球光刻机产业被荷兰和日本公司所垄断,其中,荷兰阿斯麦技术最为领先,是唯一能生产极紫外线光刻机的厂家,可实现7纳米甚至5纳米工艺。

    专家:中国有可能倾销芯片是合理担忧

    专家表示,鉴于中国此前不良贸易行为的先例,美国和欧洲国家对中国倾销传统芯片的担忧不无道理。

    彭博社援引据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的话说,虽然目前还没有对中国采取行动的时间表,仍在信息收集阶段,但所有的选项都摆在台面。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战略科技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Lewis)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中国遵守贸易规则,美国、日本、欧洲等国家的国际半导体公司并不担心与中国在成熟制程芯片领域的竞争。

    他说,采用倾销芯片的做法对中国来说一个巨大的“诱惑”:“我们至今还没搞懂如何将中国的非市场经济融入世界,产能过剩是中国产业政策的一个真实的问题。”

    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Foundation)负责全球创新政策研究的副总裁斯蒂芬·埃泽尔(StephenEzell)说,中国希望在成熟芯片方面采取与倾销太阳能板类似的策略,这将损害那些基于市场经济原则的竞争对手的经济利益。

    他对美国之音说:“由于中国的芯片生产战略是基于政府产出目标和其他非市场驱动的战略目标,在某个时候,成熟节点芯片或存储芯片供应过剩的可能性很高,这将压低全球市场价格。”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理念相同的国家要坚持要求中国遵守其在世贸组织的承诺,按照私营企业主导、基于市场、以规则管理的条件在先进技术行业竞争,这一点很重要。”

    CSIS的刘易斯说,今年10月即将举行的七国集团(G7)贸易部长会议上,贸易官员可能讨论如何应对中国芯片倾销的可能。

    欧洲国家尤其担心在传统制程芯片对中国可能形成的依赖。哥本哈根商学院的傅道格说:“许多汽车制造商已经开始投资内部的(芯片)产能,但与使用外部晶圆厂相比,这给成本结构增加了负担。为了避免对中国的依赖,外国政府可以在国内补贴这些传统节点芯片,也可以征收关税。”

    美国和欧洲都在试图扩大芯片生产,以减少对亚洲的依赖。美国政府为《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芯片法案)拨款520亿美元,但将重点先进制程芯片的生产,忽略了传统制程领域。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