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地缘政治影响赴美决定?中国学生最想去哪里留学?

    紧张的地缘政治关系,不仅影响了中国学生是否赴美留学的决定,也波及了跟随美国特别紧密的一些国家的留学政策


    今年9月,我朋友的儿子小萱又要来英国留学了。

    说“又”,是因为这次是小萱赴英留学“二进宫”:新冠疫情前的2019年9月,他曾来英国大学注册入学过一次,但好景不长,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先是中国疫情严重,小萱父母庆幸儿子躲过一劫,后来中国控制住了疫情,英国却疫情泛滥,他父母便急令儿子回国,在家上网课。后来小萱厌倦了网课,回英又遥遥无期,于是小萱退了学。大疫三年后,中英通航,小萱父母逼迫儿子申请复学。儿子从命,复学成功。

    留学佳地,魅力缘何?

    确实,持续三年的全球新冠疫情对中国学生留学海外影响巨大,但随着中国重新打开国门,不管是学生自己主动,还是受到家长敦促,中国年轻人留学海外的积极性又重新热了起来,类似小萱这样的“二进宫”留学生和首次申请成功的新留学生也开始多了起来。

    2023-2024学年留学海外的中国学生总人数目前尚不得知,但许多专家预测,大疫三年后第一个学年的数字可能会超过疫情前的2019年。

    中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自从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到2021年底,中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的数量在800万人左右,学成回国的留学人员数量约为550万人,中国留学人员遍及世界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万多所高校。

    而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不完全的统计数字,在2022年高等教育阶段的全球中国留学生中,人数最多的国家仍然是美国,近30万人(290086人);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是澳大利亚和英国,均略高于在美中国留学生的一半:澳大利亚是152715人,英国为150720人;名列第四的是加拿大,逾10万人(105265人);日本排在第五,近10万人(94063人);排名第六到第十的国家分别是:德国(40122人)、俄罗斯(39939人)、法国(27950人)、意大利(16754人)和新西兰(11880人)。

    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的上述数据是迄今为止的最新数据,说明2022年最大的中国留学生群体还是在美国,人数几乎是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澳大利亚和英国的总和,但鉴于2022年中国尚未完全放松疫情管控措施,所以,这组数据无法回答两个更重要的问题:第一,大疫三年之后,中国学生最想去的海外留学目的地是哪里?第二,这么多年来,留学美国的中国学生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先来看看第一个问题。

    总部设在奥地利的市场调研机构波纳德(BONARD)2023年3月针对中国学生的留学意向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发现,英国今年是对中国学生最具吸引力的留学目的地。

    在所有受访的中国学生中,45%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去英国留学,加拿大以39%的比例位居第二,澳大利亚和美国则各以36%的比例并列第三。

    波纳德负责这次调研的一位研究人员说,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下降趋势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而在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上升趋势则“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无独有偶,总部设在中国广州的海外留学咨询机构启德教育集团最近的一项调查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启德《2023中国留学白皮书》的数据显示,英国已连续第五年成为中国留学生首选的留学目的地,在接受调查的中国学生中,39%表示,他们将选择去英国留学,21%愿意去美国留学,选择中国香港和澳大利亚作为留学目的地的中国学生则各有18%。

    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HigherEducation StatisticsAgency)的数据显示,在2017-2018学年至2021-2022学年之间,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增加了44475人,增幅高达41%。

    再看英国最著名的两所大学(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近些年来的录取数据,除了本土的英国学生,中国留学生一直保持着录取人数和海外申请人数第一名的纪录。

    英国政府曾经设定过一个目标:到2030年把英国高校的海外学生人数增加到60万人。这个目标在2020-2021学年就已实现,提前了10年。在这60万海外学生中,大约四分之一来自中国。

    那么,为什么留学英国对中国学生来说那么有吸引力呢?

    首先,在几个权威性的全球大学排行榜中,英国的大学排名比较高,尤其是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

    例如,在今年6月28日公布的QS世界大学排名榜中,剑桥大学排第二,牛津大学列第四,前10名中,英国大学有4所,仅次于美国(5所)。

    在泰晤士高等教育(THE)2023年世界大学排名榜中,牛津大学第一,剑桥大学与美国的斯坦福大学并列第三,前10名中,美国有7所大学,英国有3所大学。

    在2023年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榜中,牛津大学排第五,剑桥大学列第八,前10所大学中,美国有8所,英国有2所。

    其次,英国学制相对较短:本科三年,硕士一年,博士攻读年数也比其他国家短。

    有些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学制缩水必然导致学位缩水,有人甚至把英国的一年期硕士学位戏称为“水硕”,但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如果能够成功进入英国名校,较短的学习时间并不会影响学位质量,而对某些资金拮据的中国学生来说,较短的学习时间,就意味着较少的学费和生活费用,这恰恰是他们选择去英国留学的重要考虑因素之一。

    第三,英国大学的教学方法:英国许多大学推行的苏格拉底教学法,对中国学生来说也极具吸引力。

    这种以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命名的教学法,是一种体验式的教学方法,以学生为中心,建立在反复提问和回答的基础上,旨在训练学生的思维能力,激发创造性、发散性的点子,鼓励批判性思维。这种教学法要求课堂人数较少,也要求导师与学生之间的互动更多,但对那些厌恶填鸭式教学法和死记硬背学习法的中国学生来说,这恰恰是他们求之不得的。

    第四,则是许多原来打算去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由于对中美关系紧张、美国枪支暴力等方面的担忧,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去英国留学。这一原因后文会有更详细的解释。

    美国虽好,难以入境

    其实,解释清楚了这个原因,也就回答了第二个问题:这么多年来,留学美国的中国学生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前面说过了,英国的大学在几个权威性的全球大学排行榜中排名比较高,但在这几个排行榜中排名最高或次高、但占比最大的,则是美国的大学,尤其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这些学科(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和mathematics,英文缩写为STEM)中,美国高校水平更高,所以,就内心的意愿而言,那些最优秀的中国学生,更想去美国留学。

    但不幸的是,自从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来,美中关系越来越紧张,美国政府已经明确把中国视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并开始限制美国高校在一些敏感的专业中录取中国学生,而STEM学科恰恰是美国最防范中国留学生的学科。

    2018年6月,美国限制了部分STEM学科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受限领域包括机器人制造应用、航天航空、高科技制造业等。

    2020年5月29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签署了第10043号总统公告,禁止所谓“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中国内地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截至目前该禁令仍未取消。

    据一家外国媒体2020年9月的报道,截至当时已有上千名中国人入境美国的签证被取消。2021年6月,在一份310名学生参与的拒签调查中,大部分被拒签的学生本科曾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和北京邮电大学这八所高校之一。

    虽然特朗普签署的10043号禁令并非适用于所有中国留学生,但该禁令产生的“寒蝉效应”却不应该被低估。

    2022年11月14日,美国国务院教育与文化事务局和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合作发布了《2022年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报告显示,2022年美国的国际留学生总人数增长了3.8%,整体趋势开始回升,但在这一大背景之下,2021-2022学年中国留学生的人数却明显地减少了。虽然中国仍然是美国最大的外国留学生来源国,但中国留美学生的总人数却同比下降了8.6%,而且自2014-2015学年以来首次跌破了30万人,中国留学生占比也从2019-2020学年鼎盛时期的34.7%(当年中国在美留学生人数高达37万人),大幅跌落到30.6%。

    新东方公布的数字显示,在2022年中国内地学生收到的本科阶段境外大学发放的录取通知书中,排名第一的是英国大学,占比为35.18%,名列第二的是美国大学,占比为32.08%,而来自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和地区大学的比例共计为32.74%。

    不过,美国大学发放录取通知书是一回事,被录取的中国学生最终能不能成行则是另外一回事。根据美国国务院自己的数据,在截至2022年9月底的六个月里,美国政府向中国内地学生发放的F1学生签证,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45%。

    截至2022年10月的半年期间,在美国的外国学生签证排名中,印度取代了中国:发放给印度学生的F1学生签证增至87029份,几乎是疫情前印度学生签证数量的三倍,远高于发放给中国学生的49959份F1学生签证。

    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减少,原因当然很多,自从特朗普执政时期以来日趋紧张的美中关系,可能是美国收紧对华学生签证的主要原因,此外,美国大学学费过高、美国可怕的枪支犯罪、美国日益严重的反亚裔种族主义等,也让许多中国家长和中国学生对赴美留学望而却步。

    多国混申,对冲风险

    紧张的地缘政治关系,不仅影响了中国学生是否赴美留学的决定,也波及了跟随美国特别紧密的一些国家的留学政策。例如,从2022年7月1日开始,澳大利亚留学生签证新增了8208条款,所有国际留学生被禁止就读于与该国关键技术相关的专业。这一禁令,再加上中澳关系恶化和澳洲收紧移民政策,导致赴澳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大幅下降:2022年在澳就读的中国留学生人数,比2019年减少了28%。

    英国高校虽然是中美关系和中澳关系紧张的主要受益者,但也无法对国际政治局势的变化完全“免疫”,因为英国也是美国的紧密盟友。

    近些年来,英中关系也摩擦不断,这也影响到了英国的学生签证政策。根据英国内政部的数据,2022-2023学年赴英留学的印度学生人数首次超过了中国学生。

    数据显示,在截至2022年9月的这一年里,英国政府给印度公民签发了127731份学生签证,与2019年相比,增加了273%;与此同时,英国政府给中国公民签发了116476份学生签证,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2%。

    而在此之前,根据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的数据,自2002-2003学年以来,中国留学生一直是英国最大的海外学生群体。

    为了对冲这种地缘政治风险,近些年来英国高校一直在努力弱化对中国留学生所带来的学费收入的依赖,试图开拓新的海外学生生源。这一努力反映在了他们的招生比例中。根据英国大学联盟的数据,在2017-2018学年,研究生课程以中国为最大市场的英国高校,在全英大学中的比例是55%,而在2020-2021学年,这一比例降到了35%,与此同时,以印度为最大市场的英国高校比例,则从15%升至46%。

    这并不意味着英国高校刻意减少了对中国学生的录取,只是意味着他们开拓了新的海外市场,扩大了录取印度、尼日利亚等国学生的比例。

    英国高校在对冲地缘政治风险,相应地,中国学生也在对冲类似的风险,他们的方法是:多国混申,也就是在选择学校时不会只锁定一个国家,而是同时申请几个国家中教育水准类似的大学,常见的策略有英美双申、美加双申、英澳双申等。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来这些国家都有全球排名较好的大学,选择因此增加了,二来“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可以提升申请成功的可能性,“东方不亮西方亮”,从而规避地缘政治局势变化带来的风险。

    我朋友的儿子小萱第一次申请海外留学成功,就是采用了英美双申的策略:当时他最心仪的大学是一所美国大学,但不幸的是,他选修的专业是STEM学科中比较敏感的专业,虽然被学校录取了,但签证被拒了,幸亏他同时申请了英国的大学,退而求其次,就来到了英国上学。

    小萱后来之所以在疫情期间退学,一部分原因是厌倦了网课,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留学美国的雄心未死。父母后来逼迫他申请复学英国原校,他很不情愿,所以在申请复学的同时,又偷偷地申请了另一所美国大学,但这次结果更惨:这所美国大学没有录取他。

    这一回,他彻底死心了,决定向现实低头——重返那所仍然向他招手欢迎的英国高校。

    所以,这一次救了他的,还是英美双申的策略。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