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韩国“幽灵儿童”事件震惊世界!2000名婴儿被“消失”

    最近,一起“冰箱婴尸案”轰动整个韩国,一位30多岁的妈妈在2018年、2019年分别生下一个婴儿后,随即亲手将孩子杀害,她将婴儿尸体藏在家中的冰箱里,和家人一起待了近五年…


    事件爆发后,韩国政府开始对2000多名没上户口的“幽灵儿童”展开全面调查,结果更令人震惊。

    这些下落不明的婴儿,其中很多都被自己的亲人丢弃,甚至杀害,目前有34名婴儿已确认死亡

    有的孩子因为患有唐氏症,出生后被父亲丢弃在深山里;

    有的孩子出生后就被杀害,小小的身体被埋在家中的花园里;

    还有很多孩子被遗弃在婴儿箱、通过网上交易被“转手”…

    这些警方能够追查到踪迹的还只是少数,更多孩子真的就像幽灵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整个事件的起因,来源于韩国监查院对保健福利部的定期监查。

    查着查着就查出事了,监查院发现,在2015年至2022年之间,有2236名婴儿虽然有生育记录但没有进行出生申报

    也就是说,他们确确实实在医院出生了,但父母没有给孩子上户口,这孩子从此就“不存在”了,再没出现在任何官方系统当中,成为了“幽灵儿童”。

    这2000多名婴儿的去向成谜,令人担忧,于是监查院从中选出23名(1%)作为调查对象,与当地政府及警方合作开始调查孩子们的状况。

    各地接到通报,赶紧就开始跟进,可水原市政府对当地其中一个案例的调查进行得很不顺利。

    工作人员本想亲自到现场了解情况,但遭到孩子亲生母亲A某的拒绝,于是市政府就把案件委托给了警方。相当于是让警方强制搜查。

    6月21日,受委托的警方出动,对A某的住宅进行了搜查,竟然在她家的冰箱里发现了两具婴儿尸体!

    A某当场被紧急逮捕,最重要的”证据“已经被找到,她也没有了隐瞒自己罪行的想法,直接向警方坦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因为经济困难,而犯下了罪行(杀害两个孩子并藏匿尸体)”。

    被逮捕的A某

    A某的供述对周围亲戚、邻居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冲击。

    30多岁的A某在外人看来是个亲切温和的妈妈,她和40多岁的丈夫B某共同养育着3个孩子:12岁的大女儿、10岁的二儿子还有8岁的小女儿。

    他们家的条件本来就不是很好,原本住在半地下室,去年公婆搬家之后,他们才在去年年底搬到了公婆曾经住的公寓里,也就是他们现在的住宅。

    一家五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韩国养孩子还不便宜,三个孩子衣食住行、教育费用都是家庭支出的大头。

    A某家现住的小区

    2017年,A某发现自己又怀孕了,然而现在这个家真的养不起第四个孩子,她在和丈夫商量过后,决定去堕胎。

    她那次堕胎的手术费是250万韩元(约1万4千人民币),这样的金额对于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实在是有点难负担。

    谁能想到,一年后,她又一次怀孕了。

    这一次她虽然也想过堕胎,但无奈费用对她来说实在太贵了,她不想给丈夫带来负担,就索性隐瞒到底。

    从怀孕到生产,丈夫都一无所知。

    她瞒着丈夫怀孕分娩,2018年11月3日下午2时左右,她在医院生下女儿,第二天出院,她将女儿带回家中。

    这个被她孕育、带到世界上来的宝贵生命,此刻成了烫手山芋。

    当天晚上,她将女儿勒死,尸体装进黑色塑料袋,遗弃在家里的冰箱中。

    亲手扼杀了刚出生一天的女儿的性命,这件事像定时炸弹一样被她揣在心里,表面上,她依旧像往常一样在这个家忙里忙外,仿佛那一晚在她手下逝去的生命没有存在过,仿佛冰箱里那个黑色塑料袋里的东西也不存在

    她还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是丈夫的妻子,一切都没有改变。

    直到不久之后,她再次怀孕。

    这一次,她告知了丈夫,丈夫让她堕胎,但在昂贵的手术费面前,她再一次选择了瞒着丈夫把孩子生下来。

    所有的步骤都像上一次一样,2019年11月19日中午,她在医院生下儿子,第二天晚上出院,她抱着儿子回家,在家附近勒死了儿子。

    然后把儿子的尸体也装进黑色塑料袋,放在了冰箱里。

    两条稚嫩的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一些小伙伴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很荒唐。

    首先,家里都这么拮据了,你们怎么还不避孕??

    根据A某和B某的陈述,他们曾经为避孕做出过努力,但没有具体说做了哪些努力。

    更不可思议的是,A某两次怀孕生产都是瞒着丈夫进行的,两个每天都一起相处的亲密夫妻,妻子怀胎十月是可以瞒得住的吗?

    这就引申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丈夫B某会不会也参与了杀婴,他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警方在调查过程中,认为丈夫B某需要更严密的调查,将他的身份从证人转换成了嫌疑人。

    A某和B某的手机聊天记录被警方进行了全面分析,尤其是两次杀婴事件的时间点前后。

    据悉,在第一次事件发生的时期,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关于怀孕或分娩的任何对话;

    而在第二次事件发生的时期,关于堕胎的对话有很多。

    这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B某的供述:2018年完全不知道妻子怀孕,2019年知道怀孕,但相信妻子已经堕胎的说法。

    另一个让警方怀疑B某的点,是A某2018年住院分娩时,监护人签名栏上有B某的签名。

    但A某供述说,签名是她代签的,而且由于丈夫不知道怀孕,连她去医院的情况都没有被发现。

    警方询问了该医院的工作人员,证实了确实会有孕妇代签的情况。

    丈夫对妻子这种程度的漠视其实已经很令人诧异了,更诡异的是,他们去年年底搬家的时候,丈夫B某还一起搬运了藏尸的冰箱,那是他们家唯一一台冰箱。

    不仅是这一次搬运,他在家里生活的将近五年里,都没有发现冰箱里的尸体吗?

    警方最终的调查结果显示,B某对妻子的生活和家务漠不关心,因此完全不知道杀婴藏尸的始末……

    B某的嫌疑被洗清了,A某承认了大部分指控,这在某种程度上更令人心情复杂。

    这起事件在曝光之初就引发了轩然大波,两个刚出生一天的婴儿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他们幼小的身体被冷冻在冰箱里,和家人们每天都待在一起,除了亲手杀害他们的妈妈,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韩国社会受到了巨大冲击:

    “疯了吧。”

    “拜托告诉我,是我把这篇报道看错了。”

    “什么时候能把真正生下来的孩子先抚养好了,再来谈出生率问题吧。”

    “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现在已经一点都不惊讶了,真是令人伤心,就这样还生什么孩子啊?

    先把现有的孩子好好抚养长大再说吧。”

    事实上正如网友所言,水原婴儿藏尸案,只是整个韩国社会弃婴、杀婴现象的冰山一角。

    前面提到,监查院一开始只是从2236名“幽灵儿童”当中,选出23名来作为调查对象。

    谁能想到,这23人中就有3人死亡。

    特别是水原事件的爆发成为催化剂,让整个事件涌上了风口浪尖。

    很快,保健福祉部就宣布将和韩国疾病管理本部、警方、各地政府合作,对这2236名消失在系统中的“幽灵儿童”全部进行调查。

    这无疑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但更令人心惊的是这些孩子的处境。

    警察寻找被埋尸的婴儿

    因为调查的时间线要追溯到8年前,警方需要逐步跟进,截至7月10日,警方共受理1069起案件,正在调查939起案件,而确认死亡的婴儿人数已经从一开始的3名翻了10倍,增加到34名!

    在已确认的“幽灵儿童”案件中,弃婴杀婴的父母里,有的是20出头生下孩子、觉得自己无力抚养孩子的年轻女性,在医院分娩后就把孩子送走,或是送给别的夫妇,或是放到婴儿箱(一个留下你无法抚养的婴儿的地方,一般设立在教堂)里。

    有的父母是因为刚出生的孩子患有罕见病症而弃婴杀婴,比如一位2015年产子的女性将患有唐氏综合征孩子的尸体埋在了当地的一座山;

    另一位唐氏综合征孩子的父亲和祖母,觉得抚养孩子的负担会很大,就在瞒着孩子生母的情况下将孩子杀害,并骗孩子母亲说,孩子是病死的。

    被逮捕的父亲和祖母

    还有的父母在面对警方调查时表示,孩子出生没几天就去世了,他们直接把孩子埋了。

    至于为什么不通知警方、不举办葬礼,他们基本上都含糊其辞。

    根据现有案例来看,无论是20出头的年轻女性、已有三个孩子的妈妈还是孩子患有罕见病的父亲,他们对刚出生的孩子下手基本上都出于同一个原因——经济困难

    有人可能会疑惑,既然养不起,为什么不在发现怀孕时选择堕胎呢?

    这就要说到韩国对堕胎的态度了,1953年至2020年间,堕胎在韩国一直是非法的,堕胎的女性将面临最高一年的监禁或者高额罚款。

    实施堕胎的医务人员可被判处最高两年的监禁,已婚妇女在堕胎前必须获得配偶的许可。

    再加上由于低出生率,韩国政府在2010年前后加强了对堕胎的处罚和管制,觉得减少了堕胎率,出生率就会增加。

    然而这么做不仅出生率没上来,女性堕胎的路也完全被堵死了。

    堕胎的手术费从以前的3万涨到40万韩元,几乎上涨了十倍左右,很多时候,就算给出300-400万韩元也没有一家医院愿意做手术。

    因为稍有不慎,医院就会受牵连,严重的情况下还可能会导致医院关门。

    直到两年前,堕胎在韩国才正式合法化,但法律上的非罪化并没有让韩国女性重新拥有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

    韩国仍然没批准引进和销售安全的堕胎药(世界卫生组织最推荐的终止妊娠方式之一,其他国家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销售这种药),也就是说,女性私自使用堕胎药依然是违法的。

    而且根据规定,韩国医疗人员也没有义务履行人工流产手术,不愿做手术时可以拒绝。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出韩国国内对于堕胎的复杂态度,看似合法了,但在每一个具体流程上都卡得死死的,让你没法轻易选择堕胎。

    种种情况对想要堕胎的女性来说都非常艰难,尤其是对底层的穷人来说,意外怀孕了,她们没钱没门路去堕胎,就只能把孩子生下来。

    可生下来还是养不起,很多人选择不给孩子上户口,让孩子成为游离在系统之外的“幽灵”,更有甚者,对孩子痛下杀手。

    随着官方调查的进展,预计将会出现多起婴儿死亡案件。

    为了避免有更多婴儿遇害,韩国政府也在针对孩子的出生申报制度进行改革。

    6月30日,韩国国会全体会议通过了《出生通报制》法案,为了防止父母故意不给孩子上户口而产生“幽灵儿童”,该法案规定医疗机构负责人必须在孩子出生日起14天内向官方通报出生信息,这样就能更大程度上避免孩子“被消失”。

    其实,关于医院申报这一点一直在讨论中,相关法案此前始终在国会搁置,这次水原婴儿事件爆发后,国会迅速讨论,让法案立即通过了。

    但也有人指出,如果实行了出生通报制,会导致一部分母亲出于各种顾虑无法去医院分娩,进而让孩子和产妇都面临危险。

    因此,在讨论出生通报制的同时也有人提到了保护生育制(匿名生育制),意思就是在给孩子做出生申报的时候不记录产妇的身份。

    目前的出生登记是肯定会留下产妇信息的,就算产妇表示放弃亲权(指放弃作为父母的权利,把孩子送领养等),她的个人信息也会被记录,所以一些妈妈不愿意申报,如果引入保护生育制,产妇的隐私和安全就会有更多的保障,同时也保护了胎儿。

    另一方面,由于韩国社会将儿童看成家长的一部分,而非完整独立的个体,所以父母长辈杀婴的案件此前都会轻判,有的甚至能缓刑。

    不仅杀害婴儿罪的刑罚比一般谋杀罪轻,遗弃婴儿罪的出发也低于一般遗弃罪,这在某种程度上“纵容”了父母对新生儿的处置。

    为了从法律层面改正这个错误,7月13日,韩国国会表决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废除了已持续70年的杀婴罪和弃婴罪这两项条款,让这两种罪行以后和普通谋杀和遗弃一样接受重判。

    在水原婴儿藏尸案中,母亲A某一开始也是被警方指控杀婴罪,但后面改成了杀人罪。

    因为警方考虑到A某是在分娩后过了一段时间才转移到第3场所实施犯罪,以及连续两年将自己生下的出生仅1天的婴儿杀害,所以改了杀人罪,量刑应该会更重。

    除了法律的震慑和完善之外,韩国官方还提出了制定和加强针对未成年人、20-30多岁产妇以及未婚妈妈的福利政策,并加强避孕工具种类及使用方法等性教育课程,提高学生及年轻男女的避孕意识。

    从法律到科普,这些方法看起来非常全面,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措施真的能够改变“幽灵婴儿”出现的根源吗?

    对于很多杀婴、弃婴的家长来说,他们的本意也许并不是伤害自己的孩子,但经济的负担、昂贵的育儿、堕胎的困难、生育系统的不规范等都像山一样重重地压在他们身上,让他们觉得自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让孩子消失。

    如果这些压在普通人身上的“山”不解决,枉死的婴儿就会真的像幽灵一样,始终存在于韩国社会当中…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