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省政府办公厅”大瓜:你老公出门了吗?穿丝袜等我

    宾语|文

    昨天是入伏的第四天,长沙早上下了小雨,白天最高气温达到了36度。夜里10点多,小雨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人体依然感觉闷热。

    夜里十点多,这是个让人躁动不安的时间。

    两个月前,东南大学的袁久红院长,就是因为往工作群里发了一张不可描述的图片,一红久红,连续多日热度不减,红了微博,红了版面,红了话题,红了小视频,红了朋友圈,最终,久红院长被免去了职务。

    袁院长发图的时间是22:06。

    昨天夜里,对,就是7月14日夜里,几乎是与袁久红院长发图的同一时间,22:07,又有发情了,昵称“省政府办公厅”的人,把一段香艳的话发进了有着300多人的工作群里:

    你老公出门了吗

    等下我去你家

    穿丝袜等我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

    “省审计厅赵某某”发现后,立马提醒“省政府办公厅”,也许这个时候欲火攻心的“省政府办公厅”已经在去偷情的路上了,没有得到回应。

    8分钟后,群页面被有心人截屏留存。

    字不多,18个字,但信息量好大。你老公出门了吗,说明两个人约好了,女方老公夜里会出门,出门上夜班挣钱养家?出门与朋友宵夜打牌?出门坐夜车或者飞机去出公差?无论是哪种情况,被蒙在鼓里的女方老公都挺悲哀的。

    等下我去你家,说明早已是轻车熟路了。实在有点想不明白,海口市秀英区政府副区长李铭深更半夜跑到吴局长家里给手机充电,被吴的丈夫从卧室(衣帽间?书房?)里揪出来的惊世大瓜,难道这位“省政府办公厅”没吃到过吗?如果吃到过,咋还敢这么大的胆子呢?

    穿丝袜等我,这个自行脑补,做丝袜生意的可以考虑囤货了。

    出了这样的丑事,“省政府办公厅”大概率是要离开省政府办公厅了。只是,有些问题不能成为糊涂账:

    信息是发给谁的,是否是公职人员,“省政府办公厅”与对方是什么关系,是否涉及党纪政纪问题?

    类似发错群这种事儿,从浙江文成县(隶属温州市)应急管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赵青松到江西省吉水县应急管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王远光手,从郑州轻工业大学三实书院常务副院长谭俊超到邢台市任泽区住建局“耿卫平局长”,已经发生过多次了。

    这次“省政府办公厅”玩的比较绝,不是人的名字。这事儿已经慢慢传开了,上午多位湖南朋友发来了截图,相关方面得正视这件事,不能让省政府办公厅跟着“省政府办公厅”背黑锅。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