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严歌苓:终于有了第一本未经审查的书 意义重大

    由于批评中国当权者而遭封杀的作家严歌苓9日在温哥华向读者宣传新书,她说“米拉蒂”意义重大,是自己第一本完全未经审查的书,呈现内心所想。

    以揭露社会问题知名的严歌苓接受中央社访问表示,“米拉蒂”出版意义重大。“这是我自创出版社后第一本书,我可以不理睬过去在中国不得不妥协的审查制度而好好让作品问世。接下来,我希望挖掘更多好作品,让一些质量好却被封杀的作品有机会让世人看到。”

    谈起自己在中国出版的书籍,或多或少都因审查被迫修改,未来会陆续把这些曾“被动手脚”的作品原样都找回来。

    她说:“例如『芳华』中,我原来写的是男主人看到老兵在要饭,为了五毛钱和别人行军礼,而不是看到一些残废的儿童在表演。我当时看到那样的改变实在太生气了,老兵变成残废、只能贫困地在王府井附近要饭,这是真实的。”

    64岁的严歌苓生于上海,1989年赴美留学,在海外华人作家中颇具影响力,享誉世界文坛。她能以中英文创作,作品获奖无数,获得许多电影改编,例如:“少女小渔”、“扶桑”、“天浴”、“陆犯焉识”、“芳华”等都是脍炙人口的大作。

    但2020年她在网络上发表批评中国当局掩盖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真相的文章“瞒瞒瞒”,2022年又在网络直播现场为徐州铁鍊女发声,附和主持人所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是人贩子”一语,令她被中国列入黑名单。

    严歌苓从当红中国作家成了所谓的“异议作家”、“维权人士”,她的作品、名字在中国遭全面封杀。

    导演张艺谋执导的电影“一秒钟”是以严歌苓的长篇小说“陆犯焉识”改编的,但2020年11月“一秒钟”要发行时,中国政府要求发片商必须在影片致谢名单中删除“严歌苓”的名字。

    当时严歌苓虽然生气,但她说:“我体谅片商在中国内部的现实困境,但当这部影片在海外发行时,片商竟然也不恢复我的贡献署名,这就是剽窃,我完全不能接受。你到了海外不能这样,不能不顾国际法则,把中国的审查制度蔓延到国外,实在无法无天。”

    她更不能接受的是,事发后有西方影剧媒体采访她关于这件事情,随后却自动消音,不愿意报道,明显是受到中共的压力。严歌苓说:“国外媒体都能被共产党收买,这令人感到丢脸。”

    她坦言因为自己说真话而失去大笔财富,但她说:“我常和我女儿说:谁喜欢你或谁不喜欢你并不重要,但如果你不喜欢自己,就麻烦了。我一向是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的人,有人受委屈,我就想帮忙,难道中国民间有人受了委屈,我都不说话吗?我若因为利益而不让良知说话,结果会非常不喜欢自己,那对我来说是很糟糕的生活。”

    提到中港台的文学创作环境,她说,香港也变味了,幸好台湾是完全书写自由、创作独立的宝岛。她感谢台湾对文学的纯粹认知、公平对待,让她有机会出头。

    她1992年的第一部短篇小说“少女小渔”获得中央日报文学奖一等奖。“因此李安将这部小说拍成了电影,我的名字被知道了,后来我的其他作品陆续得了9个台湾的文学奖。得奖成了活广告,让我在出版界一路顺遂。我希望能多多回馈台湾。”

    她非常尊敬台湾前辈作家如洛夫、柏杨、痖弦等人,但对当今台湾文坛样貌感到遗憾。“台湾文学界现在比较冷漠,不少作家变得现实,对写作能挣多少钱特别重视,缺乏对文学的浪漫激情,这种单纯的梦想少了,就很难有好作品。”

    她希望透过自己的出版社、号召同路人,告别审查时代,共同建立影响力强大的华语写作社区,甚至以后能建立文学奖,鼓励更多新一代优质作家。

    今天的读者见面会上,吸引约300名粉丝在剧院一睹严歌苓风采。然而,因为卑诗省码头工人罢工,商品货运大受影响,粉丝未能领到热腾腾的新书“米拉蒂”,暂时拿不到有严歌苓签名的书籍。

    但严歌苓现场朗诵一段“米拉蒂”内的文字,让粉丝大为惊喜,纷纷拿起相机,录下严歌苓的现场朗诵实况。

    周小姐是严歌苓的忠实粉丝,她说:“严歌苓的每一本书我都读过,现在更需要支持严歌苓,世界上需要更多像她一样勇敢的作家。”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