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俄兵变普京挑战未完:要如何肢解瓦格纳集团?

    6月26日,瓦格纳僱佣兵集团(WagnerGroup)“剧力十足”的兵变场面早已平定,未能确知身在何处的集团首脑普里戈任(YevgenyPrigozhin,又译普里戈津)却与被指兵变期间疑曾飞离莫斯科的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Putin)分别发表言论“隔空交火”。

    普里戈任威胁未除

    普里戈任首先发布长11分钟的录音,再次声明6月23至24日晚的“一日兵变”只为阻止瓦格纳被毁,追究国防部在对乌“特别军事行动”的责任,并非要推翻政府。传言已抵达“流放地”白罗斯首都明斯克的普里戈任,并没有流露出“兵变失败”的态度,反而继续批判俄罗斯国防部正规军的无能。

    他称华格纳在一天内就推进了780公里,对于途中“被迫”打了一些俄军飞机下来表示“遗憾”,并指整个过程并无损耗一兵一卒,而且所有中途所遇到的武装全部都支持瓦格纳的行动目标。他更表明,如果2022年2月24日的对乌进军是由像瓦格纳般的精良部队负责的话,“特别军事行动”一天内就打完了。

    图为2023年6月24日,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首脑普里戈任(YevgenyPrigozhin)离开顿河畔罗斯托夫(Rostov-on-Don)时,与民众握手道别。(Reuters)

    普京在其后发表的讲话中,则高举俄罗斯的人民团结,指其证明“任何勒索、任何制造内部动荡的尝试都注定失败”,并称他从事件一开始就亲自直接指挥,最终避免了“很多的流血”。没有点名普里戈任,普京声言“叛乱的组织者”背叛国家、背叛人民、背叛被捲入这宗罪行的人们,而正正是这种“兄弟残杀”才是俄罗斯敌人所想要的——这明显是用以反驳普里戈任对兵变的“爱国包装”。

    虽然塔斯社(TASS)26日引述消息报道对于普里戈任的刑事案,并没有像克里姆林宫此前宣示般被撤销,但普京在其演说中则表明瓦格纳成员将有三种选择,一是与国防部或其他执法部门签署合同,二是退休“回到家人朋友身边”,三是搬到白罗斯去。他特别表明,这是他作出的承诺,似乎暗示瓦格纳的兵变参与者只要跟从普里戈任到俄罗斯去就不会进一步被追究。

    同一天稍后,克里姆林宫也公布了普京与俄罗斯执法部门主管开会的片段,其中最值得人注意的就是有普里戈任一直要求下台的国防部长绍伊古(SergeiShoigu)参与,似乎显示出普京并没有如部份分析所指般以绍伊古的“人头”换取普里戈任撤兵。(绍伊古在兵变期间并无公开露面,26日国防稍早公布的绍伊古上阵视察影片也被揭出很可能是在兵变前拍摄的。)

    2023年6月26日,克里姆林宫公布的执法部门首长会议照片,当中有国防部长绍伊古(图上右二)参与。但另一普里戈任的针对对象参谋总长格拉西莫夫(ValeryGerasimov)则尚未露面。(Kremlin)

    从普里戈任叫停兵变后并没有“封口”、普京也没有向国防部领导层开刀的事实来看,瓦格纳集团对于莫斯科的潜在威胁,其实并没有因为兵变结束而完结。

    只将威胁搬到白罗斯?

    首先,我们要问的是,兵变之后普里戈任麾下还会否有一支可挑战俄罗斯安全部队的军队?

    目前几可肯定的一点是普里戈任确实会移师到白罗斯。26日,有俄罗斯媒体“Brief”报道有人已在明斯克的绿色城市酒店见到普里戈任本人;同一天,另一俄媒“Verstka”则称白罗斯政府已在离乌克兰和俄罗斯边境都分别超过200公里的中部城镇阿西波维奇(Asipovichy)兴建可容纳8,000人的军营。普里戈任本人也表明白罗斯总统卢卡申科(AlexanderLukashenko)提出会寻找方法让瓦格纳能合法经营。

    到底有多少瓦格纳僱佣兵会加入国防部或退隐?有多少会跟随普里戈任移至白罗斯?

    俄媒“Verstka”称白罗斯政府已在离乌克兰和俄罗斯边境都分别超过200公里的中部城镇阿西波维奇(Asipovichy)兴建可容纳8,000人的军营。(GoogleMap)

    根据普里戈任26日的说法,在国防部6月10日宣布所有在乌作战非正规军须于7月1日与国防部签约之后,只有1至2%的瓦格纳部队愿意加入俄军。从23、24日兵变有近5,000人参与的事实来看,至少可以肯定的是确实有一大批瓦格纳成员不愿意加入国防部。

    在兵变期间,瓦格纳由乌克兰顿涅茨克边境的顿河畔罗斯托夫(Rostov-on-Don)迅速北上迫近莫斯科,途中几乎没有遭遇阻挠。普里戈任进入该城的南部军区总部后,俄罗斯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的副部长VladimirAlekseyev在镜头面前听到普里戈任称他要的是总参谋长等人之际,更向后者挥一挥手,称“你可以拿走他们”。

    而从乌克兰前线俄军战俘的陈述、俄罗斯军事博客舆论等消息来源来看,普里戈任对于国防部高层远离战场饮饱食醉、决策失败、不理前线兵士死活的批评也确实有一定市场。

    这些因素都决定,即使在兵变之后,依然会有不少瓦格纳成员愿意跟从普里戈任“流放”到白罗斯。

    俄罗斯兵变:图为2023年6月24日,瓦格纳集团(WagnerGroup)部队撤离罗斯批夫州的顿河畔罗斯托夫市(Rostov-on-Don)。(Reuters)

    普京自兵变爆发后的言论,其中一大主旨就是要将瓦格纳的“英雄们”和“爱国者”与普里戈任区分开来,希望瓦解普里戈任对瓦格纳的控制,一方面保留瓦格纳的实力收为己用,另一方面压止其反国防部的倾向。这种策略是成是败,到7月1日看看有多少瓦格纳愿意加入国防部,便一清二楚。

    虽然俄罗斯国防部27日称瓦格纳将交出重型装备,但如果普里戈任依然能在白罗斯控制一支实力可观的部队的话,瓦格纳依然是普京的潜在威胁,只是总部搬家而已。

    普京不可消灭瓦格纳?

    其次,瓦格纳的存亡对于普京而言是一个“两难”命题。如果瓦格纳继续由普里戈任领导而存在,这不只构成武力上的潜在威胁,更显示出普京对于兵变者的“过度宽容”,将会大大打响普京的管治威信。如果普京用尽一切方法消灭瓦格纳的话,俄罗斯苦心经营多年的地缘政治佈局则将犹如断了一臂。

    虽然国际社会对于瓦格纳的广泛关注起自其在乌克兰巴赫穆特(Bakhmut)的苦战,但在去年9月普里戈任公开承认瓦格纳存在之前,该兵团主要是在地下活动,有参与乌东分离势力的战事和叙利亚的战事,而对俄罗斯更为重要的,是瓦格纳在非洲多国的活动。从西非马里、布基纳法索,到中非共和国,再到苏丹和利比亚,都是瓦格纳活动的重点地区。

    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创办人普里戈任(YevgenyPrigozhin)2023年6月24日在顿河畔罗斯托夫(Rostov-on-Don)发表讲话。图为影片截图。(Reuters)

    简单而言,瓦格纳在非洲可算是“军政府综合服务外判商”,从社交媒体舆论控制、维持安全、反恐、军事训练、军火供应,到矿物等不同天然资源开採、运输和出口等各式服务都一应俱全。当中,瓦格纳会为莫斯科的地缘政治利益服务,例如在马里等国宣传反法国殖民主义情绪,最终将法国反恐部队驱逐,迎来瓦格纳成员取而代之;同时,瓦格纳也会着力寻求自身的商业利益,例如在正在爆发内战的苏丹,瓦格纳便是叛军的支持者,并透过当地的黄金开採和出口而获利。

    今天非洲国家普遍在俄乌战争中的中立态度,一定程度上也有赖瓦格纳的经营。这就构成了普京必需保留瓦格纳实力的理由。

    因此,非常诡异地,在瓦格纳才刚发动兵变过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iLavrov)26日竟然要公开出面安抚俄罗斯的非洲盟友,向中非共和国和马里等国保证,瓦格纳僱佣兵将继续其工作,指出俄罗斯内部发生的事件不会影响到与其外交伙伴和朋友的关係。

    俄罗斯国旗在马里等国已变成反法国殖民主义的旗帜。(Twitter@WorldWarNow_)

    同时,瓦格纳在莫斯科、萨马拉(Samara)、新西伯利亚(Novosibirsk)等大城市的瓦格纳僱佣兵招募中心26日也“照常营业”;塔斯社更报道新西伯利亚市因兵变而落下的瓦格纳宣传海报已重新挂起。

    无论普里戈任能否保留一定程度的军力在白罗斯,此刻已明显与之决裂的普京必须将瓦格纳的其他海外势力控制权拿到手中。要解决这个难题,就是要保留一个没有普里戈任领导的瓦格纳集团。

    这就要看瓦格纳其他领导层的取态,例如主理瓦格纳非洲业务、旗下另一僱佣兵公司亦在克里米亚有活动的KonstantinPikalov等。到底他们会否继续听命普里戈任?

    塔斯社报道新西伯利亚市因兵变而落下的瓦格纳宣传海报已重新挂起。(Twitter@NewsUkrainian24)

    根据普里戈任发动兵变时的说法,其兵变是在跟瓦格纳集团领导层商讨之后的决定。如果此言属实,普京要保留瓦格纳的影响力,似乎就难以避免要“宽恕”一些兵变支持者。这本身亦有可能削弱普京的威信,间接增加下一次兵变发生的机率。

    要如何肢解普里戈任的瓦格纳,达至去除普里戈任威胁、保留瓦格纳实力,又同时不失威信的三大目标,将会是兵变结束后普京还要面对的重大挑战。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