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薄熙来大秘徐鸣回重庆“利用影响力”案内幕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薄熙来大秘徐鸣退休后是如何回重庆”利用影响力”的

    <

    p style=”text-align: center;”>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网络图片

    薄熙来的大秘徐鸣回到重庆“利用影响力”一案的内幕是他收了钱但未办成事,主动自首后却又把拒绝为他办事的时任重庆市委常委兼副市长王赋的大好前途也搭进去了。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介绍了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垮台九年多后,他当年的大秘徐鸣居然在本人已经退休数年之后的2021年6月,还能回到重庆“利用原担任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等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承诺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在案件处理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人民币120万元”。

    当年此消息一出,令全党哗然,令当时正在为二十大上“入常”加紧政治热身的时任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陷入极度背动。

    我们不妨把时间往回追溯一下:2021年7月1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公告:“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公告中只有徐鸣的简历,被调查的理由只有短短一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推算下来,此时的徐鸣已经退休3年零4个月时间了。7个月后的2022年1月25日,中共官媒宣布:徐鸣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徐鸣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请注意,这里就已经把徐鸣的受贿罪分成了两项,即受贿罪和利用影响力受贿。我们三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中共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对“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解释。现在再换一个角度解释,所谓“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犯罪主体为必须是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或者是犯罪时已经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人。

    具体到徐鸣身上,他一生中在位期间,利用在位时的某个具体职务之便而收受贿赂的行为,都被归于“受贿罪”。而他离职之后利用原担任过的某项职务的“余威”收受贿赂的行为,则被定罪为“利用影响力受贿”。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徐鸣在自己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前一个月回到重庆“利用影响力”的过程中,向他行贿120万的那个“他人”具体是谁?而他徐鸣当时向行贿人“承诺通过”的那个“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又是谁?

    从徐鸣被宣布接受调查到他被一审宣判的这近两年时间里,笔者所听说过的徐鸣案在重庆的涉案人有两个,一个是重庆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谭晓荣,另一个是重庆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原党委书记、总队长陈军。

    不过,经笔者查证,这个谭晓荣虽然当年曾经与人在重庆的徐鸣也有过不少交集,但此人早在2021年1月就已经主动向重庆纪委“自首”,当年5月即被宣布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在此之后不太可能会打靠行贿为自己减轻罪责的主意了。

    而笔者听说过的关于陈军亲属托请徐鸣,希望徐鸣通过“影响力”达到让陈军获得从轻发落的故事,也许更接近事实。

    先介绍一下这个陈军何许人也,以及他和徐鸣之间的关系。

    2021年5月29日重庆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说:重庆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党委书记、总队长陈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重庆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通告上附加了这个陈军的简历,大致是1968年6月出生,重庆当地人。四川省重庆市警察学校出身。从警察之后即进入当时的四川省重庆市交警部门,从警员至2010年4月被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常务副总队长(正县处级)的之间的升迁时间一共是24年,晋升速度不能算快。

    当时,陈军被调查的消息一经传出,外界媒体立刻翻出了当年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组建过一支女子交巡警特勤队的旧账或者说绯闻。之所以使用“绯闻”二字形容,是因为当年的薄熙来、王立军组建对这支以容貌为第一招收校准的所谓女子特勤队的实际目的,一直被揭露得十分不堪。

    2012年9月,我们自由亚洲电台也曾引用重庆当地知情人的报料说:成都检察院对王立军的指控有漏罪,比如他的强奸罪。王立军到重庆出任公安局长后,曾改革警队形象,并成立女子交巡警平台,当中有13名研究生女警,王立军强奸了8个……

    回想当年,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的许多被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书记处书记习近平当面表示过“高度肯定”的新政内容之一就是把交通警察和巡警合二为一,并引进了薄熙来在大连主政时的用漂亮女警当“城市名片”的作法。

    重庆的这支女子特勤队是2010年6月正式登场的,而陈军2010年4月由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交巡警支队支队长升任重庆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常务副总队长的,所以外界媒体一见了陈军被查,立刻把他与那支女子特勤队的组建连系在一起,以“重庆巡警总队长被抓 曾帮薄熙来组美女特勤队”、 “助薄王建女子交警队者落马 王立军被指性变态”等标题之。

    笔者听到过的故事是,这个陈军当年在组建完女子特勤队之后,即被调任重庆市江北区任公安分局政委。目的之一是借此明确为副厅级。目的之二是为日后回调交警系统担任一把手热身。而当时身为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兼直属机关党工委书记的徐鸣为陈军仕途上的这关键一步向时任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光磊和时任重庆组织部长陈存根“打了招呼”。

    薄熙来因王立军的出卖而垮台后,陈军的职务不降反升,于2013年4月仍然按照徐鸣事先为他规划的途径,回到了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担任党委书记、总队长职务,一年后被确定为正厅局级。

    接下来的8年时间里,这个陈军无论是在孙正才还是陈敏尔主政重庆期间,都是不升不降,日子本来过得安安稳稳。

    不过这期间的陈军利欲熏心,不再满足于过去的诸如帮人处理违章、办个特殊牌号等小打小闹的收礼受贿,而是放起了高利贷。

    照理说,当时的陈军在中共警察系统里远远算不上大贪,自己的实际财富并不惊人。而他接下来迅速致富的办法居然是先向自己的关系户借来巨额资金,约定好是低息甚至无息(朋友帮忙),然后转手把这笔钱以高利借贷给另外的关系户。如此行为持续了多长时间,报料者并不清楚,但他确切知道陈军落马的起因是某一个从陈军处借了高利贷的商户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破产,血本无归。继而被陈军逼债逼急,害怕陈军凭其一身警服把自己“暗地里做了”,于是干脆先下手为强,分别向重庆市和中央纪委实名举报,并附上了他和陈军两人手写的借款合同书。

    陈军突然被重庆市纪委和监察委宣布“留置”后,家属在重庆市政法委和公安局均讨要不到说法,于是求助于已经在北京闲来无事的徐鸣,徐鸣笑纳了120万元人民币的“头期”贿款后,亲身赶赴已经阔别多年的重庆,拜会了时任重庆市委常委兼副市长王赋。

    说起来,这个王赋并不是徐鸣和薄熙来在重庆时的下级。但是王赋与徐鸣在上个世纪九十代的国务院系统内有过交集,因为从山西老家考入北京人大毕业之后才入仕的王赋当时颇有回老家光宗耀祖的愿望,于是便主动要求回到山西,担任了山西省体改委副主任。、接下来,他在山西省内的几个副厅局级职务上转来转去,始终晋升无望,于是便托请到了当时薄熙来手下的“当红炸子鸡”徐鸣。

    谁都知道无论是薄熙来还是他的父亲薄一波,虽然本人都没有在山西任过职,但他们父子二人对自己老家山西的政坛影响力,当时的胡锦涛手下的令计划都得礼让三分。于是,根本不需要薄熙来出面,徐鸣代表薄熙来给时任山西省委副书记薛延忠打了一个慰问电话,王赋立刻被宣布在副职位置上就享受正厅局级待遇……。从此仕途步入快车道。2016年即官至山西省副省长。

    薄熙来出事,徐鸣继而被调离重庆之后,重庆市委秘书长已经换了好几任。2018年1月换成了山西调来的王赋。

    而在此之前的王赋刚刚当了半年时间的山西省副省长即被宣布改任更重要的副省级职务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在此职务也是刚刚坐了半年即又被平调至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而重庆市当然比山西省来得重要。如此频繁的职务变化,已经被重点培养的意味浓厚。

    在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位置上坐了3年时间之后,王赋被宣布改任重庆市委常委、副市长。接替的是改任重庆市委专职副书记的吴存荣。

    考虑到他王赋原因的经济特长和长年国务院财经系统以及地方政府经济系统的任职资历,当时如此安排明显意味着他王赋已经是重庆市或者其他省份的行政一把手的培养对像了。

    但是,截止前年年底,他王赋的晋升前途突然被宣布中止。

    2021年12月,时重庆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党组书记唐良智突然被宣布免职,接替他的并不是省委常委兼副市长王赋,而是时任陕西省委副书记吴衡华。

    一个月后,唐良智被宣布改任安徽省政协主席。王赋的名字则突然出现在甘肃省委常委会的名单里,成为了该省的新任纪委书记。

    据说,王赋之所以顿失大好前途,就是因为徐鸣请他帮忙在陈军案上争取个从轻发落遭到王赋拒绝后,一时间乱了方寸的徐鸣在因为被举报“妄议中央”遭致中纪委谈话时,主动把自己到重庆“利用影响力”的行为交待出来。

    说起来王赋在此事上拒绝徐鸣毫无过错,但他自己当时也没有想到徐鸣的“自首”行为令他王赋被认为犯了“没有及时检举”的错误,并因此被中组部认为不宜重用。

    今年1月,徐鸣案一审开庭,当日被宣布的起诉书内容中明白说明他离职后利用原担任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等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承诺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在案件处理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人民币120万元。

    这里所说的“其他国家工作人员”指的应该就是赋。而此案是发生在2021年6月。一个月后徐鸣就被宣布接受调查。

    接下来的判决书中强调:被告人徐鸣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利用影响力受贿数额巨大。鉴于徐鸣部分受贿系未遂,利用影响力受贿系自首,归案后主动交代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犯罪所得及其孳息已全部查扣到案,对其所犯受贿罪可予从轻处罚,对其所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可予减轻处罚。

    这里所说的“利用影响力受贿系自首”,也从侧面证实了报料人向笔者透露的如上案情细节的真实性很大。

    另外,报料人也说徐鸣被中纪委的通报中所罗列的罪名之一“道德败坏”,是源于他前妻的揭发,这也是徐鸣说什么也要把前妻从自己名下的房产里赶出去的原因。至于徐鸣的“妄议中央”是否也是被前妻所揭发,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被“从轻处罚”有期徒刑十五年的徐鸣说应该也不会在监狱里久住,因为中共官媒此前已经有报道说他在退休之后至打赢与前妻的房产官司之间的那段时间里即已经患上了脑血栓等几种疾病,所以大概率会被保外就医。

    至于倒霉的王赋,虽然徐鸣的交待材料里证明了王赋当年求助他时并没有送礼,所以没有花钱买官之嫌,但就因为没有及时检举徐鸣的请托,便断送了省级行政一把手的大好前途。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