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清算?!温哥华煤气镇著名雕像遭暴力推倒泼漆

    第31届一年一度的妇女纪念日游行本周在温哥华著名景点煤气镇如期举行密密麻麻的人头涌上大街、高举标牌以此来悼念多年来在温哥华东区失踪和被谋杀的土著妇女和女孩,这场游行代表着生存和复原力,象征着恢复加拿大最边缘化妇女被剥夺的尊严。

    (图源:Twitter)

    示威的人群封锁了街道,敲锣打鼓、高声歌唱,步伐整齐向着目的地煤气镇缓缓进军。

    然而,游行却出现了非常戏剧化的一幕,一座著名但具有争议的人物雕像被众人拉倒在地,并被泼上了红色油漆,场面一度不可收拾。

    数位壮汉将长长的绳子捆到六英尺高雕像的脖子上,示威者高举女性连衣裙形象的红色木牌,代表着失踪和被谋杀的土著妇女和女孩。

    (图源:Twitter)

    紧接着人们让出一小片空地,面带愤怒的众人协力将雕像重重拉倒在了地上,激动的人们欢呼雀跃一拥而上,敲锣打鼓来庆祝雕像的倒塌。

    (图源:Twitter)

    不仅如此,雕像的全身还被洒上了鲜红的油漆,周围地面也是一片血红,近看也是相当瘆人了。

    (图源:Twitter)

    就算这样,人们也还是不解心头之恨,纷纷走到雕像面前对它不断击打踩踏或是吐口水

    (图源:Twitter)

    雕像原本所伫立的地方被换上了女性形象的木板,寓意着女性获得了自由和胜利

    (图源:Twitter)

    这个雕像是谁?

    常住温哥华的小伙伴们一定都知道,煤气镇是温哥华最古老最具有历史感的景点之一,人人都会打卡的蒸汽钟就是这里的标志。再往前走几步,就能看见这座名为Gassy Jack的雕像,煤气镇Gastown就是以它命名的,有人也称他是温哥华的创始人之一。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大家对他如此憎恨,让我们来看看他的故事。

    Gassy Jack原名为John Deighton,被称为Gassy是因为他是个话痨,外号是“侃爷”。他早期从英格兰移民到斯阔米什地区(Squamish Nation territory),并在煤气镇的地方开设了一家酒吧,之后这里逐渐发展成为了热闹的商业区。

    大约在19世纪60年代末,他娶了一个Squamish女人但她却在1870年左右去世。

    John Deighton(图源:wikipedia)

    在她死后,Gassy Jack娶了她的侄女,一个年仅12岁的Squamish女孩,名为玛德琳Madeline(也叫X̱áliya)。X̱áliya在15岁生下一子后逃离了Gassy Jack这使她成为土著女子敬仰的榜样,因为她捍卫了自己权利,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起身走了出去,但是她的雕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据Squamish Nation报道,Gassy后来在1875年去世,之后X̱áliya改嫁给了一个叫Big William的Squamish人,他们的后代如今依然生活在那里。最终,X̱áliya于1948年8月10日在北温哥华去世,享年90岁。

    X̱áliya(图源:DailyHive)

    如今已经到了2022年,一个40多岁的男人和一个12岁的女孩结婚生子,想必这不仅违背伦理道德,也是触犯法律的。但不幸的是,在那个历史时代里,这样的事情并不罕见,尤其是在涉及到土著人民,特别是脆弱的土著女性之时。

    早在2020年的时候,土著社区就向温哥华市长Kennedy Stewart发出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拆除雕像,信中表示“竖立雕像是为了纪念社会中的重要伟人,但Gassy从来不配获得这一荣誉。他的雕像是温哥华捍卫和尊重对土著人民的暴力和压迫的可怕象征。这不是我们应该支持和尊敬的那种人,一个恋童癖的肖像不应该在市中心突出地展示。移除它不是为了抹去历史,而是为了和解。”

    当时Gassy的雕像也一样被泼了红色油漆,2万多人签名请愿书要求拆除雕像。

    (图源:Vancouver Is Awesome)

    对此,市长Kennedy表示,为了和解,他多年来一直在与Squamish Nation进行协商,但拖了这么久却毫无进展。政府长时间的不反思和不作为,让原住民们对殖民历史的仇恨日积月累,一触即发。作为温哥华早期殖民者的侃爷于是成为了原住民的眼中钉。

    在一份声明中,市长表示完全不支持昨日示威者采取的激进行动,“今天的行动是危险的,破坏了与Squamish正在进行的指导和解步骤的工作。”

    后来警方宣布他们将以“恶作剧”为由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事故中无人受伤,警察也没有逮捕任何人,雕像最终也被拖车移走。

    (图源:Twitter)

    与此同时,社交网络上对这一行为也是议论纷纷,仅有一小部分人支持。

    “做得好。把那个混蛋打倒。”

    有的人指出“在那个年代加拿大的预期寿命是42岁,所以女孩在小的时候结婚生子延续家庭血统很正常,随着时间的进步和预期寿命的增加,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是不必要的,并开始制定法律阻止这种情况。2022年被认为是错的事情不代表当时也是错误的。”

    还有人说,“如果我们用今天的标准来评判历史人物。99%的人将从历史书上被抹去。”

    大部分人认为暴力破坏雕像是不可接受的:

    也许该土著地区的4000人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关心这座雕像,但这些少数示威者却为整个地区做出了暴力的决定。”

    对Gassy Jack一点也不在乎。但我100%不喜欢暴徒们可以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拆除他们不喜欢的建筑和纪念碑。”

    也许移除雕像是正当的,也许不是。但在任何还未完全发挥作用的民主国家中,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都应该是通过谈判来解决,而不是通过暴民统治。如果你认为暴民统治是可行的,那好吧… 但当另一群暴徒来破坏你喜欢的东西时,你就没有道德追索权了。”

    Gassy是过去的重要人物,我们无法否认他对创始温哥华做出的贡献,他的故事需要后人知道,而没有历史也就没有进步。”

    “仅仅因为一尊雕像或某物的名字存在,并不意味着就是对其的认可。这只是历史记录的一个元素,你为什么要删除它? 这不是背书,这是事实,你无法抹去真相。”

    但也遭到了反驳“雕像只是个装饰品,我们不需要用雕像来记住历史。”

    在加拿大,土著妇女占女性人口的4%,占女性谋杀案的16%,到2009年的时候,将近6.7万名15岁及以上的土著妇女报告在过去12个月内遭受过暴力。

    如今妇女纪念游行每年在温哥华吸引成千上万的人,并已发展成为一项运动,甚至蔓延到了加拿大的其他省份。加拿大各地的许多城市现在都举办类似的活动,以纪念社区中失踪和被谋杀的土著妇女并提高其知名度。

    温哥华市中心东区是加拿大最贫穷的社区之一。每年,温哥华的组织者都会公布一份在该区被谋杀或失踪的妇女和女孩的名单。自1992年3月以来,已有970多个名字被添加到此列表中,仅2019年就有75个新名字。

    在为自己社区的人发声和赢得尊重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暴力行为是我们都该抵制的。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