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把性骚变生意:BBC揭密“痴汉”罪恶和东亚女性困境

    在日语中有一个词“Chikan”,直译为“痴汉”,也译为“色狼”,这个词在日本的电影、电视剧和漫画中经常出现。据报道,日本的“痴汉”经常有,尤其集中在地铁上,女性时常面临性骚扰。最近她们面临着一个新威胁——被性骚扰的视频被不法分子上传到网络上出售。在长达一年的调查中,BBC揭露了网站背后利用“性”获利的男子。

    日本的“流行病”

    东京早高峰,地铁上挤满了人。贵子(Takako)正在去学校的路上,她在摇摇晃晃的地铁上紧紧抓着扶手。突然她感到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背后,起初贵子以为有人不小心撞到了她,但当那只手开始摸她的背,她才终于意识到那是性骚扰。“我对此无能为力。”贵子含泪来到学校,她回忆自己是第一次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遭到性骚扰。在之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又在地铁上遭遇几次性骚扰。很多个夜晚,她都在哭泣中睡觉。“我觉得我的生活没有希望。”更让贵子感到绝望的是,每次被性骚扰时,她发现自己由于恐惧和羞耻而无法说出话。每个晚上,她都用毛巾捂着嘴,对着镜子反复练习如何在地铁上大声举报性骚扰者,“这个人是’痴汉’!”

    在日本每年都有数千人因“痴汉”罪行被捕,但更多人的罪行未被发现。心理健康专家齐藤昭(SaitoAkiyoshi)表示每年大约只有10%的受害者报案。1988年,一名女性在大阪地铁上看到一名男性正在对另一名女子实施性侵犯后大声制止他,然而这名男子变本加厉,与同伙一起将举报的女性从地铁上拖下来,带到附近建筑工地实施强奸。许多女性从这件事中学到了一个事实:当看到或被性侵犯时,最好什么都不说。日本警方鼓励受害者和目击者发声,但由于这个问题十分普遍,罪恶并非一日可以根除。

    英国和加拿大等国家甚至提醒前往日本旅行的游客注意“痴汉”问题。为了吸引游客,减少“痴汉”行为,日本地铁千代田线专门设置“女性专用车厢”。男性在车厢内抗议,称排斥男性是一种歧视行为。他们对着地铁上的女性大吼大叫,驱逐其他女性乘客,甚至按下了站台上的紧急停车按钮,导致地铁大范围晚点超过15分钟。随后日本政府解释,“女性专用车厢”只是希望男性不要在早晚高峰使用车厢,其他时间并不禁止。

    △贵子。

    售卖“性骚扰视频”的网站

    除了性骚扰外,东亚女性现在又遇到了一个新问题——性骚扰的经过被录制下来并上传到网络售卖。在BBC记者的调查中,一个中文名为“顶不住”的网站吸引了他们的注意。这些视频的内容全部都是“痴汉”在公共场所性骚扰女性,拍摄地点为日本、韩国、中国等地。网站允许用户订阅套餐。记者发现了一个拥有4000名成员的Telegram群组,里面男性在分享如何对女性进行性侵犯的技巧。网站的许多视频来自一个名为“齐叔”(UncleQi)的人,有一次网站管理员在Telegram群里表示自己与“齐叔”一起,在东京池袋站性骚扰了一名女性。BBC记者通过调查网站关联的PayPal账户和谷歌邮箱地址,发现账户所有者是一名住在东京的30岁歌手,他是金属乐队TheVersus的主唱,名为Noctis。

    记者假扮为音乐星探与Noctis在东京一家豪华屋顶酒吧见面,他们从音乐话题切入,很快就转到了性话题,当记者表示他的公司计划投资色情网站,并询问Noctis是否了解这项业务时,Noctis提到了“顶不住”网站,透露背后的创建者是一名住在东京的中国人,绰号“毛米”(Maomi),并表示自己和其他朋友在网站上担任管理员角色。他们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东亚性文化非常压抑,有些男人只想也只能通过视频看到女性,这给了他们挣钱的机会。

    △BBC镜头下的Noctis和朋友。

    记者在一家KTV酒吧与“毛米”会面。出乎他们意料,出现的人与记者想象中大不同——瘦弱的小伙子,戴着半框眼镜,身穿深色风衣,看上去像个大学生。记者问他创建的色情网站赚了多少钱,“毛米”自豪地展示着手机上的交易记录说道:“我们每天的营业额约为5000到10000元人民币。收入很稳定吧?”“毛米”承认自己就是“齐叔”,但“齐叔”不止一个人。他管理着一个由15人组成的团队。“关键是要真实,必须是真实的。”“毛米”甚至透露自己的网站还上传真实强奸视频。

    当“毛米”谈到他的“生意”时,就好像它如同其他刚刚起步的初创企业一样,他将团队描述为“热情”和“勇敢”,他甚至一直在训练其他人如何性侵犯和拍摄相关视频。“但有一件事他从未提及——视频中的女性,就好像她们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BBC写道。

    日本重新定义强奸

    和许多男孩一样,“毛米”从小喜欢超人、动漫和电子游戏。他14岁开始看色情视频,就像他网站上出售的那些视频一样。“毛米”知道他的生意存在风险,“我很谨慎”,为了避免中国当局的审查,他计划成为日本公民。当记者问“毛米”收入存入日本还是中国时,“毛米”掏出银行卡递给了记者,卡片上写着他的真实名字——“唐卓然”(TangZhuoran)。当BBC记者亮出身份,对“毛米”进行指控时,“毛米”一边厉声呵斥,一边逃出了房间。巧合的是,记者第二天在机场看到了“毛米”,他准备离开日本。

    “我们女性在他们的视频中被物化,”贵子告诉BBC记者,“他们将我们视为物品。他们认为我们没有心。”贵子主张制定更严厉的法律来打击这些罪行。事实上,日本最近正在讨论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旨在改革性侵犯法律,这是一个世纪以来日本第二次对此类法律进行修订。现有的日本法律将强奸定义为“强行”和“通过攻击或恐吓”,或者利用一个人的“无意识状态或无力抵抗”实施的性交,而在西方许多国家,“强奸”的概念更加广泛——任何未经双方同意的性行为都被视为强奸。日本政府准备效仿西方国家,将“强奸”的概念扩大,重新定义为“未经同意的性交”。然而女权主义者表示这些变化还远远不够。“法律是不够的,关键是如何能改变男性的思维。”伊藤和子(KazukoIto)告诉记者,日本的性教育通常以含蓄和隐晦的方式进行,日本孩子又太容易接触到色情片,其中的女性在违背自己的意愿的情况下“享受”性行为,“他们不知道一个健康的性关系是怎样的”。

    律师和权利倡导者上谷樱花(SakuraKamitani)表示,日本应该为遭遇性侵犯和性骚扰的女性提供更多的经济和心理支持,让她们勇敢说出自己的经历。“如果只是法律层面的改变,并不能真正拯救受害者,那将对女性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