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泰国大选 他信家族复政变之仇 贝东丹能拉巴育下马?

    泰国大选将于本月14日举行,今年选情风云莫测,参选的政党数目众多,预料没有政党能拿下多数席次,需要筹组联合政府。不过,今届的最大看点必然是他信幼女——年仅36岁贝东丹(PaethongtarnShinawatra)一马当先,能否替家族“报复”2014年遭军事政变,把前军头、现任总理巴育下台?

    今届选举的最大变化要数总理巴育(Prayut Chan-o-cha),上届大选他选择代表公民力量党(PalangPracharath)竞选总理,但当时未有入党,公民力量党最终赢得最多席次,与泰自豪党(Bhumjaithai)及民主党(TheDemocrats)结盟组成联合政府。今年1月,巴育决定加入新政党团结建国党(United ThaiNation),并将代表该党竞选总理;公民力量党则派党主席兼现任副总理普拉威(Prawit Wongsuwan)出选。

    巴育、普拉威及现内政部长阿努彭(AnupongPaochinda)三名前军方高层,被视为2014年泰国政变后军政府的中流砥柱,代表军方势力在政坛上的稳固结盟。虽然巴育一再强调与普拉威之间并无任何问题,惟二人的分道扬镳,恐仍为执政联盟造成一定的变数。

    巴育(左)今届决定加入团结建国党,并将代表新政党竞选总理,与公民力量党分道扬镳。(Reuters)

    此外,泰自豪党今年的野心也不小,不再甘于仅和其他政党结盟,党主席兼现任副总理及公共卫生部长阿努廷(AnutinCharnvirakul)喊话该党不再“当老二”,要成为新执政联盟的核心,他更不掩饰有意挑战总理大位。由此可见,今天的军方支持政党势力已不再如过去般牢固。

    在野党方面,2019年以后多个政党以为泰党(PheuThai)为首组成联盟。为泰党今年推举了前总理他信幼女贝东丹(PaetongtarnShinawatra)担任总理参选人,该党在泰国东北地区有广大民意支持基础。此外,上届选举担任为泰党首席战略顾问及总理候选人的苏达拉(SudaratKeyuraphan)今届无预警退党,加入泰建泰党(Thai Sang Thai),也可能瓜分为泰党票源。

    另一在野联盟大党、2019年大放异彩的新政党未来前进党(FutureForward)因宪法法院裁定解散,党主席塔纳通(ThanathornJuangroongruangkit)遭褫夺公权10年,未来前进党议员只好转投前进党(MoveForward),以延续政治生命。前进党党主席皮塔(PitaLimjaroenrat)的政治魅力虽较塔纳通逊色,该党的声势和关注度不如未来前进党,惟也成功吸纳不少泰国年轻且渴望改革的选民。

    贝东丹在本届大选的民调中一马当先。(Reuters)

    “为泰党公主”誓报近十载政变之仇

    目前,最有望拜相的仍旧是“为泰党公主”贝东丹,其父亲他信于2006年一场军事政变中被赶下台,8年后她的姑姐,他信之妹英禄(YingluckShinawatra)也遭遇相似的命运。此次贝东丹在大选中为家族出征,有力问鼎总理,大有一报家族之仇之势。

    在这场选举中,贝东丹似乎也热衷于提醒支持者这一点。她再三强调:“我们将共同恢复民主,恢复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失去了将近十年的繁荣,泰国人已经遭受了很多苦难,我们不想再发生政变。”她承诺赢得选举后,将把最低工资提高一倍、扩大医疗保健和削减公共交通票价。鑑于泰国经济仍在受疫情重创重要旅游业中复苏,有分析认为其承诺及对民主的呼吁很大机会为她赢得选票,从而领跑这场选战。

    贝东丹和他信家族的反体制立场至今依然在农村地区获得广泛支持。朱拉隆功大学泰国政治学家ThitinanPongsudhirak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贝东丹具有他信的政治直觉,作为其幼女,她有很多优势。令人惊讶的是,她很快赢得了选民的支持,尤其是她更年轻,会吸引年轻选民。”

    他信家族虽仍在泰国获得大量支持,惟有分析指背负这个名声参选或也有不利影响。(Reuters)

    据国家发展行政研究所(NIDA)的选举前民调显示,两大在野党的支持度均胜过现任执政联盟,分别是为泰党的35%和前进党的21%,大幅抛离巴育所属团结建国党的10%。其中,贝东丹获得泰国人的强烈支持,有近36%的支持度,成为最受欢迎的总理人选,远超过其竞争对手——前进党党魁皮塔(PitaLimjaroenrat)的20%,及现任总理巴育的13%。

    然而,虽然背负他信家族的名声的确能继续对选民产生毋庸置疑的影响,惟有分析指这同时有不利的一面。他信于2001年担任总理,后来因为贪污丑闻与民粹主义政策等,遭保皇派发起的黄衫军围攻,最终在2006年遭军方发起政变推翻,带着大笔资金避走海外。

    2011年,他信之妹英禄以压倒性优势当选总理,却饱受性别歧视和厌恶女性攻击的困扰,并不断被批评者指责为哥哥的“傀儡”。2014年,在宪法法院裁定她滥用职权将一名军官从公务员职位上撤职后,她遭到免职。随后巴育发动政变,英禄跟随他信流亡海外。贝东丹或面对与姑姐相似的处境。

    贝东丹近期已少有谈论她的父亲他信。(Reuters)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泰国研究项目客座研究员兼代理项目主任丁萨(TermsakChalermpalanupap)指出:“贝东丹吸引了大量的民众支持和媒体关注,主要是她是他信幼女,但也应该指出,她在最近的公开露面中不再谈论她的父亲。”

    “三足鼎立”已成 唯一的隐忧是…?

    当下,贝东丹、皮塔与巴育基本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情势,并以贝东丹大幅领先。

    不过,泰国的这场选举与2019年大选同样面临不公正的宪法与选举制度。军政府为防止他信一派再度掌权而在2017年修订宪法,总理由上议院250席和下议院500席议员共同选出,得上下两院过半数票(376票)者便当选,但上议院250席悉数由军方把持,可以想见几乎不可能会投给贝东丹,相反,军方支持的候选人只需在下议院取得126席,便可成为总理。

    因此,为了避免要合组政治联盟,为泰党目标是赢得至少310个席位,以压倒性优势单独组织政府。

    今届泰国大选与2019年的一样面临不公正的宪法与选举制度。(Reuters)

    泰国国内并没有政党拥有实力取得压倒性优势,即使是执政公民力量党也因为巴育“跳槽”至团结建国党预期不能拿下过半席次。换言之,组成联合政府将无可避免。儘管为泰党很可能成为下议院最大党,但不太可能取得过半数议席。兰实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万威七表示,他信的影响力已衰退,保守派已不再惧怕他和为泰党,而是更担心前进党,“这次大选是为泰党和他信家族的一次政治豪赌,假如他们无法组织政府,其支持者将会更多地流向前进党。”

    从现时的情况来看,同属民主派的为泰党和前进党选票结构部分重叠,在部分选区和政治立场上更是“大打出手”,基本上没有结盟的可能;何况前进党与未来前进党一样,因反皇权色彩而被军方盯上,同样有遭解散的命运。

    较大的可能是,为泰党与普拉威的公民力量党合组联合政府。不过,普拉威与长期盟友巴育为了角逐总理而分道扬镳,恐怕更难屈居于年纪几乎能当他孙女的贝东丹之下。因此,政治联盟形势未明,这次大选仍存大量变数。

    泰国选民渴望改变,惟今届的结果大有机会仍是旧瓶新酒。(Reuters)

    目前,各大党仍在等选民本周日作出最后选择。熟悉泰国政治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东南亚国家永远充满惊喜,就算选举完结也非尘埃落定。

    泰国于过去十年来经历许多难题,从政变、学运示威,军警贪腐、到疫情时代面临通胀、家庭负债上升等问题,民众也希望透过选举带来改变,至少是回归民主。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