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国AI:既无“文心” 也不“通义” 纵有“千问” 终归“一言”

    中国国信办发布《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办法》草案。人工智能如何姓党?时评作家长平认为,中国人工智能纵有”千问”,终归”一言”–努力争当绞刑架上那些完美的绳索。

    紧跟ChatGPT热潮,百度推出聊天机器人”文心一言”

    列宁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当资本家们面临绞刑的时候,他们会互相争夺绳子的合同。”苏联的衰落及解体让这句话充满了自嘲的意味:人家绞索都还没有造好呢,你怎么就自己上吊自尽了呢?邓小平比毛泽东和斯大林聪明的地方在于,要让资本家竞争绞索合同,你得先提供市场。于是,他发明了”市场列宁主义”(Market-Leninism)。

    市场列宁主义的意思不仅包括”要有市场,但党管市场”,而且包括”党管市场”的方式不是法治主义,而是以专制主义的国家暴力作为底色。这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价值。习近平并没有改变邓小平的道路,而是在后一方面有些”飙车”动作,动摇了”市场”和”列宁”之间的平衡。尽管如此,至少到现在,资本家仍然在争先恐后地”互相争夺绳子的合同”。中国互联网市场二三十年来的发展,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阿里巴巴推出“通义千问”

    最新的消息是”人工智能也要姓党”: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4月11日发布《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办法》草案以征求公众意见(人所共知”征求公众意见”的结果一定是公众不仅没有意见,而且举双手赞成)。该草案拟要求AI生成的内容”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企业还须向国家网信部门上报算法。”若有不符合该法案要求的生成内容,应加以过滤,并在3个月内优化模型,以防再次生成”。这些要求包括”不得含有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以及可能扰乱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的内容”。

    跟每一次中共大动作规训互联网一样,这个草案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有网民感慨:”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一边控制思想,一边要求创新驱动发展”;”基本宣布这个领域死亡了”。

    2016年习近平在人民日报社视察时说媒体要“姓党”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AI果冻”

    如果你有所留意,就会发现舆论对”党管互联网”的反应呈现一个阶梯型的变化:互联网刚刚出现的时候,人们普遍认为它带来的信息自由流动必然导致专制政权的消亡;等到中共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或者宣称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的时候,大家感觉是一个笑话;一直到新疆”再教育营”和随后的”动态清零”防疫政策的出现,全世界才看到以大数据为基础的”数字极权主义”的可怕;到了”人工智能也要姓党”的话题,几乎听不到”新技术推翻专制”这样的话语了,更多的担忧集中在两个方面:国内舆论焦虑人工智能的”智商”,西方舆论讨论人工智能如何帮助中共巩固政权并祸及全球。

    人类进入新世纪的时候,美国总统克林顿曾经讽刺中共打击互联网”有点像把果冻钉在墙上”。我曾经分析了中共怎样让克林顿这句话打脸,发明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果冻”。其办法并不复杂,不过是简单实践了列宁的预言,直接向跨国公司下单:请为我们制造一种能够钉在墙上的果冻。然后发动宣传机器,宣称这种有点塑胶味道的果冻才是中国人最喜欢吃的果冻,必须成为国际标准之一。(参见《长平观察:党管区块链不只是笑话》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果冻”仍在茁壮成长,到今天它已经成为会聊天、会画画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AI果冻”–不过,假如你不知趣问它”如何洗净瓶子”,它会很客气但很坚决地让你”换个问题试试吧”。

    马云曾说:”支付宝可以随时上交国家”

    纵有”千问”,终归”一言”

    习近平之所以能够强化列宁主义,是因为他发现国内已经有足够”争夺绳子合同”的资本家,而且他们身边围绕着大批跨国资本家。在这一轮竞争中,最先站上舞台的是百度公司。紧跟ChatGPT热潮,它推出聊天机器人”文心一言”(英文名为ErnieBot),结果”聊”出了它与竞争对手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文心一言”所面临的管制困境和数据库残缺,不正是它自己多年奋斗的结果吗?

    “文心一言”尬聊首秀导致百度的股价暴跌了10%。不过,来自花旗银行、美国银行的分析师给予了正面评价,股价很快回升。由此可见,在互联网行业参与”争夺绳子合同”的资本家,并非只有互联网企业。

    就在中国国信办发布”人工智能也要姓党”草案的当日(4月11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正式推出大语言模型”通义千问”,称”未来所有软件都值得接入大模型升级改造”。据称,目前,已经有包括吉利汽车、奇瑞新能源、波司登、掌阅科技等多家中国知名企业表示,将与阿里云在大模型相关场景展开技术合作的探索。

    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创始人马云先生,他曾称赞”中国政府很了不起”,”管制很有水平”,”支付宝可以随时上交国家”–他指的就是可以让包括自己在内的任何人随时被”专政”的市场列宁主义。

    可以想见,无论是”文心一言”还是”通义千问”,它们在中国既无”文心”,也不”通义”;纵有”千问”,终归”一言”–努力争当绞刑架上那些完美的绳索。

    作者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六四记忆 · 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现居德国。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