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吴英案过去十年后,债权人仍没拿回一分钱

    林卫平到东阳询问吴英案资产处置进展。(南方周末记者封聪颖/图)

    在浙江省东阳市,一名叫吴英的年轻女人曾大手笔买下近100套房产。

    吴英在东阳做美容起家,后来创立本色集团,生意覆盖酒店、广告等领域,成为当地行事高调的富豪。

    2007年,年仅26岁的吴英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逮捕。2012年5月,浙江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8年,吴英再次减刑至25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10年。

    一审、二审判决书认定,至案发时,吴英实际诈骗金额为3.8亿元,其剩余资产为1.7亿元。另外,法院未作犯罪认定的欠款还有约2亿元。

    案发后,包括房产在内连同吴英的其他资产成为债权人的希望。他们从义乌、上海、杭州等地年复一年地汇聚到东阳,催促资产处置尽快完成。

    仅在东阳市汉宁西路280号,吴英就曾拥有超过40套房产。2023年3月底,这座大楼沿街的橱窗上被新业主张贴了“旺铺招租”的告示。两年前,这批房产被拍卖出去。

    距终审判决已过10年,吴英在东阳所购的房产都被处置完毕。然而,吴英的债权人仍未等到一个结果,也没拿回一分钱。

    躲避债主

    2023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与林卫平见面时,他开着向熟人借来的车。出事前,他名下有宝马等4辆车。

    据吴英案一审、二审判决书,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间,吴英先后从林卫平等11人处非法集资77339.5万元,至案发前尚有38426.5万元无法归还。

    其中,仅林卫平一人就为吴英提供了约4.7亿元的资金,至案发时,吴英仍欠林卫平约3.2亿元。

    林卫平曾在义乌市文化局工作,这几年在做装修建材的小生意。坐在办公室里,林卫平回忆,当初吴英找他借钱是想投资一个在湖北荆门的房地产项目。

    快55岁的林卫平娴熟地为来客沏茶。他戴着金丝框眼镜,穿着球鞋,讲话很客气,看不出曾运作过数亿资金的气势。

    案发前,林卫平就察觉到一些“不可控”的迹象,比如吴英在东阳砸钱做“本色一条街”、举办“买床上用品送家电”的活动、到寺庙里捐钱等。在他看来,这些都与荆门的投资没有直接关系。

    2007年2月7日,吴英在首都机场被刑事拘留。两日后,林卫平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东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据东阳市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书((2008)东刑初字第790号),林卫平吸存的来源包括71人和1家单位。出狱后,林卫平被追债,还曾被一位债权人打过。

    上述判决书显示,林卫平从陈全寅处吸收的金额最大,合计1.36亿元。陈全寅长着八字浓眉,以前是义乌颇有名声的放贷人。

    南方周末记者到达陈全寅的办公室时,他正躺在沙发上休息。陈全寅醒来后先点了一支烟,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自己几乎每天都在办公室,靠借钱过日子。当南方周末记者问起生意等情况时,陈全寅顾左右而言他。

    陈全寅等人借给林卫平的资金也是从各方吸存而来。这些年来,陈全寅也要躲避债主,现在他是失信被执行人,行动受到限制。

    当天,南方周末记者还见到了林卫平的另一位债权人。他表示,自己出门看到债主的车牌号都会躲开。出事后,他的孩子受到影响,后来没有继续上学。

    这位债权人埋怨,林卫平这几年催款“不够努力”。南方周末记者曾询问林卫平借给吴英的资金中是否有他自己的钱,林卫平没有回答。

    房子被拍卖了

    据吴英案二审判决书,吴英的债务实际有四大类。

    一是从林卫平等11人处非法集资的3.8亿元,二是未支付给珠宝商方黎波的货款,三是用房产向王香镯等5人抵押借款未还的5619万元,四是因公司装修、进货等尚欠相关单位和个人2034万余元。

    在2014年新华社的专访中,东阳市政府透露过,吴英案涉及受害人和债权人达四百余人。但是,林卫平等11人以外的债权人较少被提及。

    吴英案二审判决书显示,2006年10月,吴英以做珠宝生意为名从方黎波处购进标价1.2037亿元的珠宝,仅支付货款2381万元。

    2023年3月,这位杭州商人在电话中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现在他才是吴英最大的债权人。

    据方黎波计算,截至2022年9月,吴英拖欠的货款与违约金加上迟延履行期间的加倍债务利息合计约5.3亿元。

    吴英被捕后,方黎波迅速提起诉讼。因为是本色集团出具的欠条,诉讼期间,方黎波申请法院对本色集团名下89套房产与股权予以财产保全,并在2008年3月得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保全事项通知书。

    同年6月,方黎波胜诉,随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在报纸上刊登拍卖公告后,方黎波表示,东阳方面以吴英的刑事案件未结为由阻止了拍卖。

    一审、二审均未将本色集团列为被告。对此,吴英也曾有过质疑。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书((2018)最高法行申8237号)显示,吴英认为东阳市不返还被扣押珠宝的行为违法。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生效刑事判决书认定本色集团及所属公司实质上是吴英非法集资的工具。东阳市公安局对本色集团涉案财产等进行查封、扣押,系依据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法院裁定驳回吴英的再审申请。

    由于无法执行拍卖,方黎波唯有在每一次财产保全到期后,申请续保。2022年,方黎波要求继续保全,但这次没有成功。他打电话去东阳市法院询问,才得知房子被拍卖了。

    “房子卖掉的话,你应该把钱保全起来,对吧?没有。”在方黎波看来,房产拍卖应经过保全人的同意。

    这些位于东阳的房产被拍卖时,在上海的王香镯也很郁闷。

    王香镯和家人在金华市经营着一家生产保温杯的企业,当时她手上有一笔3000万元的资金想用于投资。通过熟人与吴英相识后,她在2006年11月、12月和2007年1月分三次借给吴英合计2900万元。

    根据三份借款合同,吴英共将58套位于东阳的房产抵押给王香镯,约定月息2.2%。双方最后一次签订借款合同时,距离吴英被捕不到3周。

    王香镯有时住在工厂旁的独栋住宅里。2023年3月下旬,在面向湖景的客厅里,王香镯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这是一笔合法且安全的借贷:办好了他项权证、约定的利息也在国家保护的范围内,没想到会出事。

    2016年,王香镯在上海起诉本色集团,并胜诉。随后,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启动对上述房产的评估拍卖程序。但王香镯表示,由于这些房产已被东阳方面贴了封条,法院一直未能执行。

    采访中,王香镯拖来一只行李箱,打开后,58套房产的土地证、房产证和他项权证跃入眼帘。王香镯表示,这58套房产最终由东阳市公安局拍卖。这意味着,这些证书已变为一堆废纸。

    东阳市汉宁西路280号,吴英曾在此拥有超过40套房产。(南方周末记者封聪颖/图)

    跟踪困难

    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上的多位债权人均提到,他们在跟踪资产处置一事上遇到了困难。

    2023年3月的一个工作日,林卫平和王振兴的儿子一同前往东阳市信访局。王振兴是林卫平的债权人之一。

    王振兴的儿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的父亲已经70岁,但这些年仍常往返义乌和东阳。加上利息,王振兴还背着七八百万元的债务,此前为还债已卖掉房子。

    驱车去东阳的路上飘着雨,南方周末记者留意到,林卫平的情绪比较消极,重复说着“没用的”这3个字。

    林卫平报出身份证信息后,信访局的系统显示,他上一次到访时间是2022年11月。

    最先接待林卫平的工作人员表示,资产处置是由法院负责的。听到后,林卫平很不满,他告诉这位年轻的工作人员,这个答复是错误的,资产处置小组是由政府牵头的,他需要见到负责人。

    另一位稍年长的工作人员劝林卫平别为难对方,林卫平只好换个窗口咨询。负责法院信访的工作人员在打了一通电话后,指示林卫平去找公安。

    最终,一位负责公安信访事宜的工作人员告诉林卫平,不久前市里开会讨论过吴英案资产处置一事。

    最初,吴英案资产处置的效率很高。吴英在北京被拘仅3日后,东阳市政府就在报纸等媒体发布公告称,已责成相关部门组成清产核资组。

    2008年3月6日,吴英案还在审理阶段,《东阳日报》上就登出一张有关30辆机动车的拍卖公告。一审、二审期间,不断有拍卖公告出现在当地的报纸上。

    2012年5月21日,在作出终审判决的同日,浙江省高院发言人就吴英案重审有关问题答记者问,上述拍卖公告被证实与吴英案有关。

    2014年9月,东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成立吴英案资产处置小组后,邀请了林卫平等5名债权人代表成立监督小组,对资产处置进行监督。

    林卫平表示,他和东阳市资产处置小组的一位前负责人保持通讯,所以对每次拍卖的情况比较了解。自2022年下半年起,对方退休,林卫平开始通过东阳市信访局了解资产处置的进程。

    “搞得神神秘秘的。”方黎波表示,他是监督小组的成员,但资产处置小组没有按他的要求提供资产清单,也未通知他有关拍卖的事宜。在资产处置小组更换第一任负责人后,他一直是向东阳市法院了解情况。

    王香镯也表示,她曾和律师到东阳找相关部门,但沟通不顺利。

    吴英抵押给王香镯的房产,王香镯一直保存着相关证书。(南方周末记者封聪颖/图)

    处置未结束?

    吴英案的资产处置究竟到了哪一步?

    2012年,浙江省高院曾公开吴英案的资产清单,包括吴英购置的房产、珠宝、汽车、租用的店面房和仓库内物资以及本色概念酒店。

    2014年7月11日,浙江省高院判决吴英由死缓减刑为无期。同年9月,东阳市政府的相关负责人公开接受媒体采访,透露了资产处置的总体步骤为“先评估再拍卖、先变现再分配”。

    这也是东阳市政府最后一次公开吴英案资产处置的情况。其中,已处置的资产得款1800万余元,存于专案账户中。未处置的资产包括吴英购买的位于东阳(90套)、湖北荆门和浙江诸暨的合计109处房产以及珠宝。

    据南方周末记者统计,2018年至2021年,东阳市公安局通过淘宝网的司法拍卖平台每一年分别处置了6套、44套、6套、34套房产。截至2021年9月,90套位于东阳的房产全部拍卖完毕,合计得款约2.02亿元。

    上述房产拍卖不算顺利,有时出现一拍或二拍流拍的情况。东阳市公安局多次采取打包拍卖的方式,例如,曾一次性打包拍卖24套房产,起拍价约3000万元。

    林卫平表示,其余房产也已处置完毕。其中,荆门房产的拍卖是在2019年完成的,他说自己当时在拍卖现场。

    荆门的部分房产此前由吴英控股的公司在收租。在东阳市塘下村,吴英的父亲吴永正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荆门的房产已被拍卖。

    2023年3月,吴英案判决书中确认的11位债权人之一冒雨到东阳市公安局询问资产处置的进程。这位债权人在电话里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得到的答复是只剩下珠宝未处理。

    “这么多年了,我们来来回回也不知道有多少趟了。”当南方周末记者问起之后有何打算,这位债权人却回忆起这些年的跋涉。

    不过,方黎波提供了另一种说法。他表示,珠宝早已被处理掉,他没有阻止资产处置的进程。

    即使资产处置完毕,方黎波等人也有担心和疑惑:钱到底要怎么分?

    3月24日,南方周末记者到东阳市政府联系采访,希望了解资产处置的分配方案。经过一天的沟通,资产处置小组还是婉拒了采访。一位新闻办的工作人员表示,资产处置还在推进中,等有一个清晰的结果再联系媒体,“肯定会公平公正依法处置的”。

    南方周末记者联系的债权人都对资产处置的速度不太满意。“不但没给我们债权人拿回一分钱,而且给我们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方黎波急切地想解决这件事。

    2014年,东阳市政府曾公开表示资产未能及时变现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吴英购置的房产有抵押,导致涉及的法律关系复杂;二是吴永正等人的阻挠。

    吴永正表示,他一直是希望搞清楚吴英的资产究竟有多少,是否被贱卖。2023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见到吴永正时,他的身体已不太好,整个人身型干瘦。

    目前来看,吴英案资产中占大头的房产已被处置。“处置完以后,你应该把钱及时地发还给债权人。”吴永正停顿了两次,讲出这段话。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