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女子返乡晒吃水果视频被网暴:确诊重度抑郁

    在网络中,陷入谣言困境的原因会是什么?可能是取快递时被人拍下并恶意配文传播的一段视频,或是对网络寻亲的无端揣测,亦或是染了新头发。

    而今年 28 岁的程序员小韩,只因过年期间晒出自己在老家的楼顶上吃水果,配文 ” 也不知道媒婆啥时候上门”,就有上千条恶评涌进了评论区,” 媒婆对这种又懒又爱吃又话多的女人,不敢推荐,还把男的陷进火坑 “”ktv、会所提前放假了 “”这么能吃谁敢要你 “…… 铺天盖地的恶意,让小韩当天晚上失眠到凌晨三四点。

    1 月 6 日小韩发布的视频截图

    小韩把自己账号简介改成了 ” 要把反网暴进行到底 “,主动回击和挂出这些网友,开始和恶评正面 ” 硬刚”,但之后这两个月内,她也承受着不小的压力,在向正观新闻记者讲述网暴发生之后的情况时,她一度哽咽。

    正观新闻记者:这次网暴事件的起因是什么?

    韩女士:是在过年。我年前离职了就提前回到老家徐州沛县过年,1 月 6日当天我在楼顶晒太阳吃水果。对我来说这个屋顶充满了童年回忆,我父亲是农民工经常外出在建筑工地干活,小时候每到收获季节母亲都会把粮食扛到屋顶晾晒,我就在楼顶翻粮食、写作业,晚上还会跟母亲一起睡在屋顶看粮食。当天吃水果晒太阳的时候,想起去年网上很火的回老家惬意生活视频,自己也随手拍了一段,配文” 也不知道媒婆啥时候上门 ” 是调侃,并没有相亲和被催婚。没想到那么多人涌进评论区骂我。

    老家不让盖新房子,所以我们家房子看上去比较破,有人骂我说真能吃,说 ” 我们家这么破,不配吃这么贵的”,其实视频里看上去比较贵的草莓和蓝莓价格总计也就二三十元。还有说我 ” 过年回来这么早肯定是特殊职业”,还说在那种特殊的场所见过我,很多造谣的话,甚至还有人骂我全家。

    恶评截图

    正观新闻记者:遇到这种情况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韩女士:特别委屈,一开始那条视频下的评论全是骂我的。我那天翻评论翻到凌晨三四点,就是想看别人骂了我什么,在那种情绪下是你明明很难过,但又不受控地去看评论区,当时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多恶意。但是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很多人过来评论区支持我了,这让我觉得还是好人多。

    正观新闻记者:这些恶评主要存在哪里?

    韩女士:大部分恶评存在于评论区。但是有些恶意评论的人在我公开回复了并且把评论挂出来后,会私信我骂我不要脸,还说要起诉我。这些私信的人我都不认识,完全是陌生人。

    正观新闻记者:亲朋好友知道这个事情吗,他们怎么看?

    韩女士:知道,我一直是个特别喜欢分享生活的人,当时那条视频不仅在短视频平台发,也发了微信朋友圈,很多朋友看到过。通过新闻报道他们发现这名被网暴的当事人竟然是我后,不管熟悉还是不熟悉的朋友,很多人给我发消息安慰我。

    我父母则是对我被网暴的这件事情非常生气。他们年龄比较大不太懂网络,只是觉得我自己在家吃水果,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骂我,而且还造那种谣言。

    正观新闻记者:有想过要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进行解决吗?

    韩女士:我一开始没有想通过法律手段,主要是担心时间周期会很长。此前杭州拿快递的女士被造谣事件很轰动,我也关注过。她起诉过程是比较漫长的,而且在结果出来之前她自身也遭受到了工作、精神上的损失和创伤。那么我也可能在求助法律、等待结果出来之前就被骂抑郁了,所以最初我是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反击这些恶意。

    正观新闻记者:你采取了什么样的方式进行了回击?

    韩女士:他们只要敢评论,我就会把那些评论挂出来。这些被挂出来的恶评,95% 都会自己删除掉,有些账号也注销了。后来我将账号说明改成了” 将反网暴进行到底”,希望能够帮助同样遭遇的人发声。我认为现代社会的人尤其是女性,不应该被人随意拿性或者是一些莫名其妙的黄色段子来造谣,所以我就想坚持将这些网暴和造黄谣的言论曝光出来。

    正观新闻记者:反网暴行动进行的是否顺利?

    韩女士:不太顺利,因为部分网友会认为我是在网络上挑起对立的观点来激化矛盾,恶评仍然不断存在。最近还有一个事情,因为我自己是程序员,一些想要从事该职业的女生会私信我,私信我询问如何入行或就业,我都会给她们解答然后推荐学习的网站等。但我本人不太喜欢这个行业,工作很累,忙碌的节奏和压力让我出现了掉头发、压力肥、胃不好、失眠等情况。所以一周多前我有感而发,发布了一则标题叫做” 为什么不建议女生做程序员 “的视频,因为当时咨询我的基本都是女生。但很多网友看到标题认为这个内容涉及就业性别歧视,又有一大波网友涌进评论区骂我,对我来说,这件事情几乎属于”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正观新闻记者:这些事情对你个人造成了什么影响?

    韩女士:过年结束后我回到上海工作,一个多月前,我的情绪开始起伏不定,白天正常,到了晚上就忍不住胡思乱想、情绪低落和哭。一周多前那则视频被骂下线后,白天工作中我的情绪就会时不时崩溃,已经一个多星期都睡不着觉了,甚至有过想要轻生的念头,最近预约了医生就诊,确诊为重度抑郁。

    正观新闻记者:是否会怀疑自己在做无意义的事情?

    韩女士:我认为还是有意义的,因为一些女孩子会因为看了我的视频而明白努力学习、努力工作、经济自由的意义,很多人也会因为我的视频受到正向的启发,这些是有意义的部分,但是坚持这些事情给我本人继续招来恶意让我非常痛苦。

    正观新闻记者:负面情绪有没有随着新闻热度的降低而缓解?

    韩女士:这些事情被报道热度最高的时候,不管对我还是其他同样经历的人,痛苦只是一个开始,热度散去对于网友来说事情可能已经结束,但是我们的负面情绪仍在不断累积。

    正观新闻记者:想对曾经或正在经历网暴的人讲什么?

    韩女士:以前我心态很好的时候,会对向我倾诉的人或者是给我评论的人说,要勇敢面对恶评,如果承受不了就走法律手段。但结果我自己都没有处理好,情绪状态也很差。

    我觉得我们应该号召和倡导的是,降低遭遇网络暴力后维权的门槛和时长,现代社会网络这么发达,应该有一个能更快速判定和惩罚的标准。

    正观新闻记者: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韩女士:我有考虑要不要暂时脱离短视频平台一段时间。目前针对网暴者我正在着手搜集证据,联系律师,也准备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身权益。

    敲击键盘的手指,成为了伤人的利刃,让很多网暴受害者承受了极大的精神伤害,网暴问题也成为了近年来社会一直关注的焦点。

    记者了解到,3 月 16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新时代的中国网络法治建设》白皮书。国家网信办网络法治局局长李长喜表示,下一步,国家网信办将从网络暴力信息治理角度,进一步加大建章立制的力度,及时出台相关部门规章,并积极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研究,推动制定更加完善的法律制度,强化对当事人的保护救济,及时回应广大人民群众的意见呼声。

    就在今日(3 月 28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综合治理局局长张拥军表示,和网暴相伴相生的是网络戾气,相较于现实社会虚拟空间的隐匿性,网络淡化了人们的言行责任感,更容易出现口无遮拦,也会导致网络戾气。网络戾气会导致不友善言论集中扎堆出现,对网暴起到推波助澜作用。同时,网络戾气也会使一些网民肆无忌惮、恶俗黑话不断,影响社会情绪,污染网络环境。整治网络戾气既包括对网暴本身的整治,也要改变导致网暴存在的网络环境。今年将” 网络戾气 ” 列为系列专项行动的整治重点,将采取严管评论区、整治直播 PK 环节问题、处置网络戾气集中板块等措施。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