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中国小伙缅北逃亡 从五楼坠落摔断腿 在医院被枪指头

    “要不是提前约好了,我根本不敢上你们的车。”这是3月23日晚上大众网·海报新闻在济南某小区门口见到张坤(化名)时,他说的第一句话。此时的张坤,走路仍然一瘸一拐,走不了两步就会气喘吁吁,需要扶着腰休息一会。据张坤讲述,这是他为了逃离缅北,从五楼坠落留下的伤病,医生说最少还得六个月的康复期。

    很难想象,就在三个月前,张坤还被困在缅甸的诈骗窝点。在张坤娓娓道来的讲述中,记者见到了仿佛只有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那里到处是开着皮卡拿着枪的人,有戴着手铐操作电脑的人,有在水牢中被吊起来打的人,甚至在张坤逃跑被抓后,被诈骗团伙头目用枪指着头警告“敢跑就打死你”。


    在清水河国门前的张坤

    自称追欠款被迫“偷渡”到缅北,见到了荷枪实弹和戴着手铐工作的人

    张坤今年33岁,大学毕业后留在济南工作至今已有12年的时间,经过多年打拼也早已娶妻生子、安家落户。2022年12月,张坤的店铺因经营困难暂时停业,为了讨回客户17万元的欠款,张坤应约去了云南昆明,后又辗转到了西双版纳。

    “他(客户)安排的车把我从昆明接到了西双版纳,因为旅途劳累,我在车里睡了一觉,醒来以后就让我坐摩托车,在摩托上我给他打电话,就已经关机了。”张坤说,虽然此时的他已经察觉事情不太对,但由于摩托车骑得飞快,还身处大山里,他并没有敢于逃跑。

    “我说让他停下来,他不停,我就知道这事儿不好弄了,我想着说走一步看一步,有机会跑回去就完了。”张坤至今仍对当时的怯懦后悔不已。

    摩托车停下后,张坤发现,已经提前有人在等候。“加上我一共7个‘偷渡客’,4个看守的人,后边两个拿着刀,但是他们只是催促着往前走。”张坤说,12月24日晚上,半推半就中,他就跟着到了缅甸。“大约几个小时的时间,穿越了原始森林,翻越了一座山。等到翻越国境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事儿可能没有回头路了。”

    和张坤一起从西双版纳被带到缅甸的,还有同样30多岁的湖南人王强(化名),他是因为“短期高薪”的骗局,而这也是大部分中国人被骗到缅北的主要原因。

    张坤、王强们首先被带到了缅甸的小勐拉,后又坐了两天的车被带到了缅北的果敢老街。“在老街,真的是目睹了网上说的到处都是开着皮卡拿着枪的人,街上特别乱。”

    领头的人把张坤他们带到一幢9层楼高的写字楼,张坤和王强被关进了7楼723房间,门口有人24小时把守。“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上电梯后转身看电梯关门的那一瞬间,对面房间里还有一个头上、身上缠着绷带的人在那儿挨打。”

    在723房间里,张坤见到了诈骗团伙的负责人。对方明确告诉他,这是一个骗局,还留下一句话,“想干的话,每10天发500块钱工资,8个月发一次提成,不想干让家人交20万元赎金。”

    当天下午,张坤被领着参观办公场所,中间路过了位于一楼的体罚区,“见到了所谓的水牢,有一个坑里面都是臭水,还有吊架和一些砸坏的椅子。”张坤觉得,这是对方的刻意为之,因为对方当时刻意降低了行走的速度。

    在二楼办公区,那是一个特别长的房间,张坤见到了和他们一样的足有六七十个中国人。“离我最近的那个中国人,左手戴着手铐,右手拿着手机操作,双眼完全无神的那种。”据张坤了解,长期完不成业绩或尝试逃跑的,就会被戴上手铐。

    负责人给了张坤一沓A4纸的材料,也就是所谓的“培训资料”,上面详细写了骗人的套路和话术。张坤这才知道,这是一家专门从事婚恋、游戏等电信诈骗的公司。

    “以游戏平台进入,在游戏中为对方买装备获取信任,然后骗钱或是诱骗到缅甸。”张坤说,他们有一整套的流程和话术,要求称呼对方“宝贝”,无论什么回复都有标准答案。“其实说白了就一个套路,前期先给你甜头,中间让你投资也给你甜头来博取你的信任。后期让你投大额的时候就失联了,软件也崩了,这时你发现自己上当也晚了。”

    张坤说,该诈骗团伙的主要目标就是中国人,他接受培训的那几天,了解到的最大一笔诈骗是16万,其他两千、五千的就不计其数了。


    张坤提供的在缅甸果敢爱民医院的照片

    逃跑时从五楼坠落摔骨折,在医院被枪指着头威胁“敢跑就打死你”

    第二天,张坤和王强被要求在房间里看“培训材料”,当天,他们就决定要借机逃走。被关的第三天,他们开始实施逃走计划。“我们把所有的床单、被罩绑在一起做成求生绳,系在五楼窗户上,然后顺着往下滑。我当时240斤,实在承受不住,在5楼的时候就掉下去了。”

    王强着地后被抓,张坤则因重伤昏迷被送到了医院,诊断为腰椎骨爆裂性骨折,腿骨、肋骨骨折。张坤猜测,诈骗团伙是为了治好他卖个更好的价钱,才选择把他送到医院救治。

    当记者问及,决定逃跑时,是否会担心万一被抓后遭受毒打甚至更严重的惩罚?张坤表示,“来不及再去想那些事儿了,我就要赌一把,能赢就赢了,说白了就是不成功则成仁。我从来没有想过退路,那时候没有退路,想那些只会给我带来害怕,会阻拦我的思考和决定,因为我知道我需要回到孩子身边。”

    “这是阴间还是阳间?”这是12月29日做完手术清醒后的张坤问医生的第一句话。张坤说,当时的他,还需要吸氧,到1月4日,张坤有了明显好转,再次开始计划逃跑。他先是以给家里报平安为由向看管他的人要来了自己的手机。“我说我得给家里人联系,报个平安,然后我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们干。第一天他们是不愿意的,软磨硬泡之后才同意。”

    其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在张坤清醒之后,负责人曾到医院,用枪指着他的头威胁他“敢跑就打死你”。这也是张坤觉得,自己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张坤通过手机向家里人求救,后又通过社交平台找到了当地专门从事接应中国人回国的人。“他收我4万块钱,答应将把我从医院接到国门。”此后,张坤开始了自己的“影帝”之路,一直表现出身体虚弱的样子,也表现得特别顺从,让两名看守人员放松了警惕。“其实,1月10日左右,我就已经能拄着双拐行走了。”


    张坤在医院接受治疗

    1月19日早上五点半,张坤趁着两个看守熟睡,拄着双拐走到医院大门口,上了当地接应人安排的车,期间还在中缅边境的山区地带换了一次车,大约两个小时后,他被带到了清水关。“我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用了特别快的速度,上了车才发现自己的腿如此疼,但当时已经忘掉了。”

    上车后,张坤开始给家人报平安,同时死死地盯着车后面看有没有人追来。张坤说,当时,他还在担心司机会不会再把他卖掉,尤其是中间换车的时候,“我心想完蛋了,肯定要把我给卖掉。”

    由于自己资金限额的原因,张坤没有完成付款手续而错过了年前最后一天的通关,张坤只能在国门附近的缅甸宾馆里待了7天。“过年都是在宾馆里过的,当时心里特别害怕,从来没出过房间。我拿了一根铁棍顶在门后边,大年三十,我躺在宾馆床上哭了足足2小时。”

    张坤说,当时只要有点动静他就害怕得要死。“正月初二那天,外面有枪响,我以为是来找我了,我就直接拿着个被子躲在了卫生间里,那天我在卫生间里呆了6个小时,好在那门一直没开。”

    真正踏上中国的土地,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安全了

    过关的时候,张坤一直盯着国旗看,真正踏上中国的土地,张坤才觉得,自己真的安全了。“要说心里真的落定了,其实是从昆明飞到济南见到家人,那真是落定了。”

    过关之后,张坤到派出所自首。据其提供的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张坤于2022年12月份从西双版纳偷渡到缅甸老街,于2023年1月30日在没有出入境证件的情况下从清水河国门进入中国,张坤因“偷越国(边)境罪”被罚款4000元。

    张坤说,甚至连办案民警都对他的经历感到惊讶,“他说你居然一个月就回来了,你这个运气可以去买彩票了。”


    张坤提供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当飞机落地济南,见到去接他的朋友的那一瞬间,张坤一下子就忍不住哭了,抱着孩子更是痛哭一场。“当时就想,我要是回不来了,那孩子就没有爸爸了。”

    至今三个月的时间过去,张坤仍然无法正常走路,医生告诉他,恐怕余生都无法从事体力劳动,也没有办法剧烈运动。“我是一个特别爱打篮球的人,以前每周至少打一次球,现在也打不了了。”

    除此之外,更严重的是心理方面的困扰。“回来以后经常会做噩梦,梦见自己没逃出来,睡三四个小时就会被吓醒的那种状态。孩子现在去上学的时候,就会问‘爸爸晚上回来能见到你吗’。”

    今年二月份,张坤开始在短视频平台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我同期回国的一个女孩子,今年16岁,她13岁的时候认识一个小男朋友,把她骗到了缅甸去,在那呆了足足3年。大年三十晚上,小女孩趁着跟朋友一块儿出去吃饭的机会逃了出来,那时候小女孩已经怀孕了,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张坤说,他想通过自己的遭遇,可以对一些心存幻想的人起到警示作用。“年轻人对自己要有一个清楚的认知,踏踏实实工作,(缅甸)那里没有什么纸醉金迷的生活,不是你认为的天堂,而是你的地狱。”

    张坤说,去缅甸之前,别说直播了,他连面对镜头说两句话都说不了,但缅甸的经历让他对很多事情都看得淡然了许多。“我只是想通过自己的方式,通过直播踏踏实实一点,同样因为我现在的身体状态,我的劳动能力丧失了,我的生意已经搁置了。坦白讲,做抖音是能给我带来一点收入,能保证我的基本生活,最起码我每天的吃饭不需要家里人再给我承担了。”张坤不否认此举能给他带来一些收入,虽然并不多,但他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事情,“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觉得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张坤打算,等自己恢复好了,先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可能会去送送外卖,但每天晚上开直播讲述我的遭遇这件事我会一直坚持做下去。”


    张坤从清水河国门回国

    “虎口脱险、死里逃生,我只是一个幸运儿,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复制我的幸运。”张坤如此形容自己的这段经历。他表示,虽然如今已经能够很坦然地说出这段经历,但想要忘掉这段可怕的经历也不太可能,“只能说去坦然面对它。”

    近日来,“安徽合肥4名学生在缅甸失联”等和缅甸诈骗相关的新闻持续引发关注。据媒体报道,3月23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在内比都会见缅甸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梭突中将,双方就加大力度打击网络诈骗、赌博等非法跨境犯罪活动进行会商。

    陈海大使指出,网络诈骗、赌博等非法跨境犯罪活动损害人民群众利益和安全,破坏社会稳定和秩序,影响中缅交流与合作。近来发生的多起中方人员越境来缅事件背后都有缅甸境内网络诈骗、赌博等非法活动的背景。希望缅方高度重视相关活动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同中方进一步加强协调协作,加大力度打击相关非法活动,为中缅友好合作创造清朗环境。

    另据缅甸当地媒体报道,为打击一系列犯罪活动,3月20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缅甸联邦共和国国家警察局、泰国国家警察总署联合举行的人口贩卖问题三国三边会议在泰国曼谷举行。近年来,网络赌博和电信诈骗在缅甸国内引发一系列连锁社会问题,凶杀、绑架、人口贩卖、非法偷渡、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等,多是犯罪集团作案,犯罪集团为了吸引劳工,打出高薪的幌子,一些人被高薪陷阱骗到缅甸。此次跨国打击行动,将对整治犯罪起到积极作用。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