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罗翔,你为什么不闭嘴就好了?!

    最近,网络上掀起一波论战。

    争论的源头,是两会上的一则提案。

    委员周世虹提议,消除对罪犯子女考公的限制

    他强调,罪刑法定、罪责自负是刑法的基本原则,也是现代法治的基本规则

    3 月 2 日,罗翔老师发布视频参与讨论。

    很快,登上了热搜。

    罗翔在视频中,也持相同的观点。

    认为「罪责自负」,子女无法决定父母犯不犯错。

    因此,考公参军中查三代、查父母的政审,并不合理。

    此言一出,引来许多网友的不满。

    舆论更是一边倒,脱粉的脱粉,声讨的声讨。

    有人认为,罗翔老师被人利用了。

    有人质问,罗翔到底是为了谁的利益。

    罗翔这次翻车,到底冤不冤?

    鱼叔翻看了网上的各方观点,不禁产生了许多思考。

    今天,也想和大家好好聊聊这件事。

    政审,是考公、参军中的重要环节。

    虽然没有法律条文的明确规定,但犯罪子女不得考公参军似乎已成公认的规则。

    罗翔这次「翻车」,就源于精准命中许多人的心理雷区。

    在很多网友的认知中,家属一定是罪犯的从犯、帮凶。

    尤其是贪官、经济罪犯、黑恶势力。

    毕竟,曲婉婷的例子还历历在目。

    其母以职务之便,骗取征地款 3.5 亿,毁了 566 个家庭,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一旦松开政审的口子,曲婉婷便有可能为母洗白

    「考取公务员,借机给自己的母亲翻案。」

    近年来,多部反腐扫黑剧的热播,也让观众见识了一幕幕官黑勾结

    就拿尚未过去的「狂飙热」来说吧。

    观众们眼睁睁目睹,高启盛从人畜无害的高材生,摇身成为疯批罪犯。

    网友争相模仿其癫狂的摇头晃脑。

    转头又惊觉,一个人由善到恶,竟能如此轻易。

    还有人分析总结,为高启强复盘。

    认为他最大的败笔,就是没有让弟弟妹妹走仕途

    以他们的高智商、高学历,考公自然不成问题。

    再加上高家雄厚的资金与政商关系,高启盛没准能当上个主官,高启兰拿下法官或检察官。

    至于手下的唐小龙唐小虎,他们的孩子也可以进入体制。

    在京海发展出牢不可破的裙带关系

    毕竟,高启强处处模仿的《教父》,就是这么操作的。

    起初,迈克将自己与家族撇得很干净。

    老教父从不让他插手家族事务,而是想将其培养成议员,在政坛上呼风唤雨。

    既保证家族「上头有人」,又为洗白提供出路

    从小家庭到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西西里的家族观念,在国内网友之间也很吃得开。

    但。

    这里存在一个张冠李戴的问题。

    官黑勾结、官官相护,是因为允许犯罪分子的家属考公而造成的吗?

    且不说,《教父》《狂飙》中,都是家族成员还未下马、定罪的情况下,建立起的势力集团。

    就单说,网友们纷纷臆想出的「曲婉婷为母洗白、复仇」之路。

    如果一个人可以轻易地考上公务员,轻易地升居高位,掌握大权,轻易地越过法律的界限,为已经经过司法判刑的罪犯翻案、洗白,甚至打击报复。

    那只能说明,这个权力系统、法治体制本身存在着巨大的漏洞。

    要办成这件如同「复仇爽文」一般的远大计划,需要的可不仅仅是「曲婉婷」一个人的通天之才、邪恶用心以及拯救父母的强烈渴望。

    更需要整个系统内大量尸位素餐、腐败至极的同盟,才能保证她的计划一路畅通无阻。

    如果我们的权力系统已经烂到了这种地步,那又何止一个「罪犯子女不允许考公」就能解决得了。

    实际上,认为犯罪者子女会利用公职和权力为父母翻案、平反,多少出于一种莫须有的臆测。

    莫须有,即可能有,可能没有。

    是的,谁都不能保证这种事不发生。

    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这种事一定发生。

    既然莫须有,那便定了罪,做了罚。

    这多少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无论是周世虹的提议,还是罗翔的评论,都遭到了大量网友的反对。

    反对者给出的理由,基本有如下三条。

    第一,限制犯罪者子女考公,可以增加犯罪成本

    牵连制度可以产生较好的威慑力,避免犯罪的发生。

    或许,出于对子女无法考公的担忧,犯罪人会就此悬崖勒马。

    这一点,罗翔老师自己也不得不认同。

    这让一个熟悉的词,再度被提及——

    软肋

    这不由让人想起了《狂飙》结局处,高启强的落网。

    为了救下黄瑶,他舍身相救,却使自己的犯罪证据公之于众。

    罪孽深重的黑恶头目,也有被拿捏的软肋。

    这是剧情给予观众的安全感

    这一观点,看似能够对预防犯罪产生作用。

    但仔细一想,其实收效甚微

    高启强的涉黑之路上,其钟爱的大嫂曾三番五次阻止,他也置若罔闻。

    「真正犯罪的人会考虑到子女的未来吗?」

    人们忽略的是,很多犯罪者之所以选择犯罪,恰恰就是为了家人着想,甚至是出于走投无路。

    高启强原本只是一个底层的渔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才误打误撞走上了涉黑之路。

    来自西西里的初代教父,维托柯里昂也是为了生存,而逃亡美国,进而在这个无依无靠之地,一点点建立起自己的黑手党帝国。

    限制犯罪者家属的出路,初衷的确没错。

    但最后的结果,反而可能破坏了社会的公正性。

    导致一部分人不再信任社会的公正、平等,而是选择相信粗暴的黑道法则。

    并且,对于底层者而言,本来享有的出路就很有限。

    进一步压缩他们的空间,只会扩大他们的犯罪行为。

    更重要的是,这有违法治精神

    每一个具体的人,都不该成为某个人的软肋

    如果将无辜者视为牵制犯罪者的工具,极大地加大了冤枉无辜的风险,法律也失去了意义。

    第二条理由:可以连惠,为什么不能连坐?

    本次讨论中,网友更多将矛头指向老赖、贪官的家属。

    以曲婉婷为例,分明就是其母犯罪的获益者

    吃着人血馒头,却不知敬畏,将母亲奉为英雄。

    不连坐,不足以平民愤。

    连坐,看似是一种实现公平的手段,是拉倒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强大武器。

    但问题是,它真的能实现公平吗?

    老赖、贪污犯之子女,只是少了一条考公、参军的选择。

    他们的人生照样可以有许多宽广大道可以走,身上一根毛也不会少。

    而受到巨大牵连的,还是那些普通家庭、底层家庭

    2021 年,检察院起诉刑事犯罪就超过 174 万人。

    其中,危险驾驶罪占据第一,超过 35 万人。

    盗窃罪排第二,超过 20 万人。

    这些家属离网友口中的老赖、贪官子女相去甚远,却背负着同样的十字架。

    更不用说,很多犯罪案件,在道德上并没有太大的可谴责性

    比如鹦鹉案,最高可判 15 年。

    从国外买药,也极有可能犯下走私罪。

    单个案例择出来,网友们也曾为其喊冤。

    粗略算来,从 1949 至今,有不少于 1.4 亿人受到亲友犯罪的影响。

    人无法选择父母,谁敢说自己不会跌至谷底?

    即便你在深渊,法治依然保障你为人的基本权利

    何况,子女也可能是父母犯罪的直接受害人

    当家暴发生时,当女孩遭到亲生父亲强奸时,母亲怕报警后影响孩子考公考编,从而拒绝报警。

    这些都是血淋淋的真实案例。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保障公平,应该对政审制度细化和纠正,而不是机械地一刀切

    无论能够实现多么美妙的社会效果,都不能突破「无罪不罚」这个最基本的底线。

    第三个理由:只是不让考公而已,又不是不允许他们做别的

    这个理由,其实不算是个理由,只是一种拐弯抹角的话术。

    用意似乎是在削弱这件事的重要性,让别人接受这种「惩罚」,不要小题大做。

    但这样的说辞,既没有给出合理性,其实自己心里也不认为这件事不重要。

    试想,如果真的不重要,为什么不让呢。

    而且,「只是不让 XXX 而已」,这种话术很是细思极恐。

    我们甚至可以往里填上各种各样的词汇。

    罪责自负的底线一旦被打破一次,那后续的滑坡很有可能继续扩展开来。

    我们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全面连坐受罚的时代。

    电影《归来》中,「反动分子」陆焉识越狱逃跑。

    他的女儿就因此受到牵连,失去了前途。

    这还不是什么考公。

    只是被免除了舞蹈队的领舞。

    《一秒钟》里也有暗指。

    囚犯张九声的女儿争着干活,争着表现好,也是为了消除父亲的影响。

    实际上,犯罪者的亲属,免不了遭到来自社会的歧视。

    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由于哥哥杀人,李大芝隐姓埋名,父母遭到报复、被媒体围堵。

    当身份被揭穿后,李大芝也丢掉了自己的工作,她发出质问:

    「我哥是杀了很多人,但我和我家人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吗?」

    但从制度方面,去剥夺犯罪者亲属的合法权益,就违背了人人平等的社会原则。

    这绝对不是出于对犯罪分子本人的同情。

    而是因为,犯罪者的亲属如果没有被判罪,那他们理应就是无辜的。

    社会最小的单位,不是家庭。

    是人。

    大众是喜爱罗翔的。

    源于他的诙谐幽默,将一个个案例以「法外狂徒张三」的形式讲述。

    源于他对个体投注关怀,不教条、不死板。

    他的观点与诉求,总是符合大众朴素的道德、情感。

    此次「翻车」,恰恰是因为他站到了「对立面」

    网友追求的,是自己认知范围内的公平。

    是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千。

    罗翔想探讨的,是法理上的平等。

    是保障每一个人的合法权利。

    最终,演变成「鸡同鸭讲」。

    逼得网友大骂,这是在偷换概念、哗众取宠。

    这两年,舆论日趋割裂。

    提及「考公」二字,总少不了被质疑站队

    似乎公共领域的每一句讨论,都是为了某一群体的利益。

    当罗翔评「一人犯罪影响家属考公」后,也遭到了许多类似的指责。

    即使是罪犯,刑满释放后也是正常公民,享有普通公民的权利。

    这个道理多数人都认可。

    但,考公有一个准入门槛

    这个门槛是人为设定的,而非法律规定的。

    它可以是政审,也可以是年龄、学历,甚至有无文身。

    收入稳定 + 门槛设置,使得公务员成为无数人挤破头都想够到的香饽饽。

    据国家公务员网站统计,2022 年国考共有 212.3 万人通过用人单位资格审查,远超去年同期,而此次国考共计招录 3.12万人。

    以此计算,通过资格审查人数与录用计划数之比约为 68 ∶ 1,创历史新高。

    允许罪犯子女考公,无疑让普通人多出一个竞争对手。

    于是,就出现了自相矛盾的呼声——

    公众大喊着要公平,又自行把门槛抬高。

    但,很少有人思考,这个门槛到底合不合理,该不该存在

    网友们骂罗翔,认为他在替罪犯子女降低门槛。

    其实,他是在呼吁法律上的平等,本不该有准入门槛存在

    本质上,是为了大多数、普通的公民。

    再退一步,「考公」俨然演变成了获利、掌权的代名词。

    人们热议权力,却漠视责任

    一方面,对体制透明、公正失去信任;另一方面,又渴望成为体制内的获利者。

    重拾大众对体制的信心,也并非靠限制罪犯子女考公就能实现的。

    同时,考公也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

    现实中不少行业也有各种准入门槛。

    很多机关和企业在招聘时,同样会进行审查,造成现实意义的连坐。

    如果出生在有犯罪记录的家庭,就注定无法考公参军。

    那么也很难保证,其他择业权不被侵犯。

    这便是罗翔最担忧的,滑坡效应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可惜,法律没有最优解。

    尤其当一场讨论牵扯到大多数人的利益时,或许只有闭嘴才能明哲保身。

    但,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

    人人生而平等,不该只是理想主义者的悲呼

    1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