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学区房也不管用!多地发布预警 “最难上学”年要来了?

    好不容易买到学区房,子女却不一定能进入对口心仪的学校。寒假刚结束,不少家长已经在为孩子秋季的入学担忧。

    2 月 15 日,中山市东凤镇教体文旅局发布提醒称,因户籍生人数持续增加,预计东凤镇 2023年公办学校学位供给更加紧张,部分学生可能通过购买普惠性民办学位方式安排入读。

    不仅是中山,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日,上海、广州、成都、济南、南昌等多地都发布了针对 2023 年秋季义务教育入学的 “学位预警 “。如上海,已有 9 个区 90 所中小学的学位供给亮起 ” 红灯 “,广州 8 区超百所中小学面临学位紧张问题。

    实际上,学位告急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几年,但今年尤甚。

    作为全面二孩实施后的首年,2016 年出生人口达 1786 万人,为 2000 年来的最高。计算来说,2016 年 9 月至2017 年 8 月出生的孩子将在今年秋天入学。今年会是 ” 最难上学 ” 的一年吗?家长和孩子们该如何度过?

    图源:图虫创意

    预警背后:结构性矛盾突出

    今年以来,已经有多个地区发布学位预警。

    广州市海珠区教育局在 1 月 9 日发布 2023 年公办小学学位预警通告,称区内 17所公办小学(校区)起始年级可能学位供给紧张。天河、荔湾、从化、黄埔、增城、番禺、白云等 7 区也在之后陆续发布预警信息。

    上海的学位预警更多由公立学校直接发布。在不少学校的招生计划中,都出现了关于学位不足的提示。与此同时,关于学龄儿童及家长的户籍登记年限逐年提升。若不满足要求,则面临” 调剂 ” 的可能。

    在 ” 家门口 ” 上学越来越难,这种现象不仅仅发生在超大城市。

    在浙江乐清,部分公办小学、初中 2023 年 -2025 年施教区内适龄户籍人数接近或超过拟招生计划数,20余所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呈现 ” 红色预警 “;新疆石河子市也发布预警称,有 7 所学校呈现 ” 红色预警 “,学校未来 1-3年内学区服务范围适龄入学新生人数达到或超过学校招生容量,无法招收非 ” 三对口 ” 生源。

    记者了解到,学位红色预警,意味着施教区内适龄儿童的户籍人数达到或超过学校拟招生计划数的100%。黄色预警则为儿童户籍人数介于学校拟招生计划数的 90% 至 100% 之间。

    实际上,不少地区已经接连发布学位预警多年。而今年问题尤为突出的主要原因,还是 ” 二孩生育高峰 ” 导致的入学人口猛增。

    2015 年 10 月起,中国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此后两年出生人口快速增长。2016 年、2017 年全国出生人口分别为 1786万、1723 万人,也是 2001 年来唯二超过 1700 万人的年份。这些孩子在 2022、2023年入读小学,也是直接导致学位供给紧张的原因。

    但相比总量供给不足,结构性学位紧张是近年来一个更大的问题。

    “义务教育的‘城挤村空’现象日益严重,农村的孩子都进城入学,导致城市学校学位资源紧张。虽然国家要求各地把随迁子女纳入教育发展规划加以保障,但是,面对出生人口高峰,以及涌入城市求学的孩子,一些城市确实会出现学位捉襟见肘、入学难的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图源:图虫创意

    城乡之间教育不平衡,以及在城市内部由 ” 名校 “引发的学区房争抢,都导致了部分区域内的部分学校,出现更为严重且持续的学位紧张问题。

    小升初阶段,家长择校意愿更为强烈。从各地发布的学位预警中也能看出,不仅是小学学位,不少初中学位也亮起了红灯,而这些孩子的出生时间与 “二孩生育高峰 ” 并无太大关联。

    ” 前两年我们每个班还是 45 个学生,现在已经是 50 人封顶了。也就是说,要想有任何一个转学生转进来都不可能了。”在浙江宁波一所公立初中任职的董老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所在的学校已经发出了红色预警。但在她看来,红色预警更多是发给家长看的,提醒家长如果在这个学区内落户买房,也不一定能够顺利上到心仪的学校。

    学位潮汐式变化何解?

    拥挤学年内,面临学位预警,各地有何解法?

    不少学校选择对学生及监护人的落户年限作出了 1-3年不等的严格要求,还有部分学校明确,若报名人数超过对口学校招生计划,则按照房产拥有时间的先后顺序安排入学,超出招生计划的部分实行区域内统筹安排入学。

    记者注意到,四川省教育厅曾在 2022 年 10 月回应网友关于 ” 学位是否与学区住房关系更紧密 ” 的提问。

    四川省教育厅表示,学位预警,反映了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向往。成都市通过推动集团化办学、学区化治理,促进城乡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推进强校提质、培优扶弱,2021年培育认定 75 所义务教育新优质学校,提升 67 所公办初中办学水平,全市义教段各类优质学校达 612 所。

    推动教育资源均衡发展,长期来看,显然是使择校难题消弭于无形的最优解,但这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短期来说,新建学校、扩增学位还是最直接的解法。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图源:图虫创意

    目前,多地已明确在今年进一步增加基础教育公办学位供给,如广州就计划在 2023 年新增基础教育公办学位 6 万个。

    但学位的增长幅度或许还不能完全覆盖人口的增速。对照户籍人口出生数来看,广州在 2015 年 -2017 年的数据分别为10.56 万人、13.73 万、20.10 万人,2016 年和 2017 年分别较前一年增长了 3.17 万、6.37万人。同时,还有相当数量的随迁子女入学问题需要考虑。

    业内专家认为,一些城市在学位增加上趋于保守,一方面是由于财政压力影响,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入学高峰过后,即将到来的学位过剩问题。

    “为了迎接二孩入学高峰,各地通过改扩建、新建学校、增加班额等方式增加学位,但很快就会因少子化出现学位过剩。潮汐式学龄人口的变化,给各地教育规划、资源配置带来难题。”中国教科院体制所副所长张家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部分农村中小学可以参照奥运临时场馆的思路,灵活应对学龄人口的变化,减少教育资源浪费,城市中小学也不妨增加临时教育教学设施以应对二孩入学高峰。

    在 2016 年、2017 年的人口高峰后,我国出生人口出现滑落。2018 年出生人口较前一年减少 200 万人,2022年出生人口跌破千万。这也将很快体现在学位需求的锐减上。

    熊丙奇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需要灵活施策,并让教育发展规划具有前瞻性、弹性。”近年来,我国在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将民办义务教育的在校生规模控制在适度范围内。应对‘入学高峰’,存在学位资源紧张的地区,可采取向民办学校购买学位的方式,来解决入学难。”

    记者注意到,上海市在 2022 年 5 月发布了 ” 政府购买学位 ” 名单,将 35 所民办小学、52所民办中学纳入政府购买学位。其中,有 23 所民办学校的学生无需缴纳学费,其余各校学费减免金额也均在万元以上。

    广州也在 2022 年 6月通过了《广州市购买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学位服务实施意见》。其中明确,新建、扩建公办学校是广州增加公办学校学位供给的主要方式和途径。自2024 年起,购买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学位服务总数原则上不超过当年辖内在读随迁子女总数的 50%。

    政府向民办学校购买学位的方式,相较新建公立学校更加灵活多变,也一定程度上支持、规范民办学校的发展,共同度过 ” 最难上学 “的几年。而在不久之后,面对出生人口下降,适龄学生减少的必然情况,或许也正是降低班额,推进小班化教学的良机。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