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对比中国:台湾公费给付Paxlovid成效达九成

    因价格谈不拢,中国医保系统将自4月起不再纳入美国辉瑞药厂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中文名:奈马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让不少中国民众担心未来重症染疫病患的救治。一海之隔的台湾,早在去年初就引进Paxlovid,让具有健保身分的本国籍患者无偿使用。据医界人士透露,Paxlovid在台定价为中国的2.5倍,染疫患者发病5天内使用,成效达9成以上。

    中国医保局和美国辉瑞公司针对Paxlovid纳入中国医保用药的谈判,1月8日晚因美国报价过高而宣告破局,代表自4月起,中国新冠患者须完全自费购买该药。

    中国目前抗新冠病毒药物严重短缺。据中国网民指称,一盒原价2,300元人民币(约343美元)的Paxlovid,在天津已喊价到4,800人民币,广州则涨到6,000人民币,甚至有黄牛在黑市喊到一盒5万人民币,是原价的20多倍。

    台湾Paxlovid自费价为中国售价2.5倍

    据中国官媒报道,中国医保局和辉瑞谈判前,Paxlovid在华市场每盒报价已从一盒2,300人民币降至1,890人民币。综合外媒消息,辉瑞于谈判时还大幅让步,将价格下杀至每盒604人民币,但中国医保部门仍嫌贵,最终谈判破裂。

    相较于其它国家,Paxlovid在中国的售价其实偏低。Paxlovid在美定价为每盒530美元,在台更高。根据台湾1月通过、适用于无健保身份、非本国籍人士的新冠用药自费费率来看,Paxlovid每盒为新台币21,979元(约725美金),约为中国现行售价的2.5倍。

    台湾供自费使用的其他新冠治疗药物,包括同样为口服药的Molnupiravir(莫努匹拉韦)价格为新台币21,698元,而Remdesivir(瑞德西韦)则为每剂新台币11,743元,但每次疗程需4-6剂。

    另外,预防性单株抗体Evusheld(恩适得)最昂贵,一剂需新台币55,509元,单次疗程需施打2剂。

    对此,位于台湾新北市的土城医院内科部感染科助理教授级主治医师杨政晧在接受美国之音时表示,台湾目前每日确诊人数在3万人以下,其中仅约有1%的患者须使用到此类抗病毒药物,而新冠用药在所有抗病毒药物中,若公费不给付,自费价格确实偏高。

    杨政皓说:“抗艾滋病药物,一个月的疗程的话,差不多也是12,000到15,000之间台币。所以它这个(Paxlovid)药品,如果以口服剂型来说,的确是稍微高价了一点。”

    台湾公费给付Paxlovid 民众无须付费

    根据台湾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去年台湾卫福部的新冠肺炎防疫经费总计新台币943亿元,今年则编列新台币845亿台币元,其中新台币273亿元(约32%)将会用于新冠抗病毒药物,凡具有健保身份的本国籍患者,皆无须付费。

    杨政皓说:“目前的开立流程其实很迅速,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很多时候,病患是经由视讯的诊疗,医师诊断之后,如果有相关风险,就可以直接开立药品。病患如果在隔离当中,他可以请家属来代领药,然后开始使用这类的药品。”

    台湾早自2020年起,就陆续将针剂型的Remdesivir(瑞德西韦)、口服药Paxlovid、Molnupiravir及单株抗体Evusheld等抗病毒药物,纳入采购计划。是亚洲第一个同时备有Paxlovid和Molnupiravir两项用药的国家,也是仅次于日本,第二个取得Paxlovid的国家。

    台湾中央疫情指挥中心表示,台湾针对Paxlovid的投药率约11%,高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根据台湾疾管署的统计,截至1月11日,台湾已购入182万人份的Paxlovid,目前到货量约112万份,其中已使用近八成,其余库存应可再用两个多月。至于Molnupiravir则仅采购约30万人份,已使用超过六成,其余库存近7万份尚可使用3个多月。而预防性单株抗体Evusheld已到货1万剂,目前已使用1,255剂,库存量8,745剂,尚可使用14个多月。

    Paxlovid效果佳 医师:5日内用药 成效9成

    感染科医师表示,目前Paxlovid、Molnupiravir两款口服抗病毒药物,单次疗程约5天,用于治疗轻至中度感染,但恐转为重症的高风险患者,以降低病人重症住院之风险。

    年满12岁、体重40公斤以上的轻症病患,若具有重症风险因子者,未使用氧气,且于发病5天内,都适用Paxlovid。

    Molnupiravir则适用18岁以上的轻症病人,未使用氧气、具重症风险因子且无法使用其他建议药物者,也是一样于发病5天内投药。

    “重症风险因子”包括年龄大于65岁者,患有糖尿病、慢性肾病、心血管疾病、慢性肺疾及其他影响免疫功能之疾病,且BMI大于25、怀孕或已知带有重症风险。

    位于台北的台大医院感染管制中心主任陈宜君表示,以临床实证来看,Paxlovid较有效,能减少约2/3的重症死亡,Molnupiravir则只能减缓约1/3。另有研究指出,Paxlovid能降低26%的长新冠风险,不过须于发病5天内投药,才有9成以上的成效。

    长新冠指得是患者阳康后,仍持续干咳、腹痛甚至“脑雾(偶发性认知障碍)”等后遗症。

    陈宜君告诉美国之音:“这两个药物的治疗对象,是门诊的病人来预防重症,可能恶化、甚至死亡的高危险的民众,但是是轻症。在门诊使用,效果非常的好,但是必须在发病的5天之内使用,才能展现出很高的保护力。那你延迟治疗、变成中重症的话,效果其实是不好的。”

    但Paxlovid等用药针对各变异病毒株是否仍具疗效?

    对此,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胸腔内科专任主治医师周百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抗病毒药物旨在减少病毒跟细胞表面受体的结合并抑制病毒的复制,以目前横扫美国、盛行率达到30%的奥秘克戎亚型毒株XBB.1.5来看,使用Paxlovid跟Molnupiravir仍具疗效,但未来能否缓解其他高变异性的病毒,尚难以验证。

    周百谦说:“台湾使用的比例,大概65岁以上、几乎一半以上有使用,除非病人拒绝。65岁以下的一些高风险族群,在我们门诊看起来,是20%、30%以上有使用。整体来讲,这些抗病毒药物,只要病人属于轻症以上、接近重症的几乎都使用过。”

    中国弃、台湾用,专家:中国医保复杂 Paxlovid议价不易

    台湾频繁投药的Paxlovid,却遭中国医保体系弃之不用。

    对此,周百谦表示,药厂对药物的定价,牵涉到开发、临床研究、生产和库存等各项成本,至于卖给各国的价格则受限于合约量,也有不同的报价。他说,中国医保体系复杂,各省用药量不一,但总量大,应该不易议价。

    他推估,中国全国的感染率应已接近50%,其中一线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应已度过首波的感染高峰。在此前提下,若按照Paxlovid的适用族群,中国至少有1亿人以上的老人须使用Paxlovid,潜在的庞大药费恐压垮财政。

    周百谦说,中国的困境是,连止痛药都缺的前提下,这些适用于“后线”、价昂的抗病毒药物恐遭大量浪费、用于“一线”,不当使用将对中国医疗系统带来极大的考验。

    新冠用药价昂 防不当使用

    他说,台湾第一线治疗新冠病毒的医师都已熟悉新冠用药的使用,及其对肝脏及肠胃的副作用,因此,可有效降低不当使用。

    周百谦说:“Paxlovid在用药的同时,要停许多的心脏科药物跟抗凝血药物,(中国)大陆如果医疗数据没有完整地建立,要叫病人停药非常困难。大陆(医保)系统非常的复杂,还有不同程度的社保跟医保,所以,Paxlovid本来就不是便宜的药物。到底哪些省份、哪种保险身分会需要给(药)?会不会影响到原先正常治疗的一些疾病?这都需要从长计议。”

    周百谦说,中国疫情大爆发下,盛行的病毒恐非新冠原始株。在疫苗覆盖率不明下,若中国医师投药经验不足,贸然使用这些药物,效果恐大打折扣,也可能反而致死。

    周百谦说:“(中国)死亡人数会不会再往上攀升?这部分,我们还是会看,未来的中央政策是赶快注射完疫苗、达成所谓的群体免疫呢?还是透过这些药物来提供后线的防护?我觉得,这个部分有许多的经济考虑、医疗制度以及保险考虑,不是单纯的用药的、价格的问题。”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