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当年护驾习近平上位的福建“老领导”

    2000年2月23日,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在福州政府大楼接受记者采访时回答记者提问 法新社图片

    马云的“丧权失蚁“也许还意味着贾庆林等家族在蚂蚁集团里的股权利益被顺势合法化。当年曾经对习近平上位护驾有功的福建“老领导”们哪个都不会成为习近平打虎反腐的标靶。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曾经在“团派”中获得的重要支持者》中介绍了当年习近平的上位,除了同样红色家庭背景的曾庆红的力挺,还有“团派”出身的王兆国及其他福建“老领导”们的加持。

    当年习近平从福建省长转任浙江省长,继而又升任浙江省委书记后,曾在回忆自己在福建政坛的“成长经历”时先后提到过王兆国、贾庆林和贺国强三位“老领导”对他的“信任和支持”。

    正如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所说,当年习近平在中共政坛内被进一步重用之前,在福建省的最后一个职务是中共建政以来的第十四任福建省省长。而在他习近平之前先后担任过福建省省长和省委书记,日后陆续成为中央副国级甚至正国级领导人者,除了习近平的上述三位“老领导”,更早的就是我们上篇文章中介绍的曾经担任过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和首届福建省政府主席的张鼎丞,曾经担任过福建省省长和省委第一书记的叶飞,以及曾经担任过福建省委书记处书记和福建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的韩先楚。此三人日后都官至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其中的张鼎丞更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结束了自己福建省党政一把手的五年任期后就升为副国级,成为中共政权的首任最高检察长。

    如此说来,到曾经在福建省有过三年时间的省长任职经历的习近平为止,中共建政之后的历任福建省党、政一把手里,已经出了七个党和国家领导人。而从习近平往后的历任福建省长和省委书记中,伴随着习近平的高升,又陆续出了四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是:

    当初接替习近平福建省长职务,日后又在此基础上晋升福建省委书记的卢展工,从二零零三年三月开始,连任十二和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预计今年三月退休。

    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开始接替当时转任河南的卢展工福建省委书记职务的孙春兰,在福建省任职三年后,从二零一二年十月开始,连任中共十八和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并至今还继续担任着国务院副总理职务,预计今年三月退休。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接替孙春兰福建省委书记职务的尤权,二零一七年十月进入十九届中央书记处,并兼任中央统战部部长。

    二零二零年底从四川省长位置上调任福建省委书记的尹力,只有不足两年省委书记任资历即升任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继而接任北京市委书记。大概率会成为下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当年尤权从国务院常务副秘书长位置上被空降福建省委书记时,为他送行的国务院办公厅的干部们纷纷向他表示祝贺,一位当时在场现已退休在美国陪伴子女的前国务院办公厅干部回忆,欢送会上一位时任国务院办公厅局长当面向尤权献媚说:福建委和省府是孕育中央领导的地方,相信尤权秘书长福建省委任满一届便能够回任国务院,在党的十九大上进政治局。

    现如今,接替尹力福建省委书记职务的周祖冀生于一九六五年,是目前整个中共政坛里最年轻的省委书记。几乎可以肯定是习近平重点培养的下届党国领导人选之一。

    总的算下来,中共建政之后的福建省历任党、政一把手中,已经陆续出了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共十一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其中除了爬到了权力顶峰的习近平,还有两个日后又从副国级爬升至了正国级,他们就是十六、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和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贺国强。

    回顾当年,在讨论谁最适合成为胡锦涛党总书记接班人的中共十六大至十七大之间,贾庆林是当届政治局常委兼全国政协主席,王兆国是当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全国人大常务副委员长和全国总工会主席,贺国强是当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组织部长,他们三人当时都为习近平的出线,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介绍完了王兆国。这里再说贾庆林。话题正好可以从一个星期前才发生的马云“丧权失蚁“说起。”蚁“是指马云一手创立的蚂蚁集团。

    今年一月七日,,马云创立的蚂蚁集团宣布,不再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股东单一或共同控制蚂蚁集团的情形。马云在内的十名自然人分别独立行使股份表决权,这将导致马云所持投票表决权从53.46%大幅降低为6.208%,马云也将不再是蚂蚁集团的实控人。

    这令笔者不由得想起了两年前,也就是二零二一年二月由华尔街日报最先揭露出来的贾庆林及江泽民家族与蚂蚁集团的秘密关系。大致内容是说二零零零年年底中共当局叫停蚂蚁集团上市的真正原因,被爆是蚂蚁集团背后的复杂股权结构,牵涉多个中共权贵家族。其中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以及中共党魁江泽民孙子江志成也是蚂蚁的秘密投资者之一。

    报道中说,在蚂蚁的秘密投资者中,以博裕资本最瞩目,该公司由“中共太子党”之一、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创办,与马云交情非浅。

    另一名蚂蚁秘密投资者是与“江派”有密切关系的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李伯潭通过其控制的北京昭德投资、西藏鸿德世纪投资、福清麟生三号投资、上海众付,最后成为了蚂蚁的隐藏股东……。

    如上外界报道内容被有“国师”之称的中国知名经济学者李稻葵在公开演讲中证实。去年六月,《联合早报》发表报道说,李稻葵透过视讯出席了大华私人银行投资论坛,谈及蚂蚁集团等中国互联网监管问题,透露蚂蚁IPO之所以被叫停,是因为上市前夕,许多中国政府官员及亲属被发现涉入其中,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影响……。这真的吓到最高层领导。不过,现在互联网公司对中国政治的影响已经“归零”,高层的担忧也打消了。

    那么此前的马云无疑是深知江泽民和贾庆林在习近平那里的份量,而他利用蚂蚁金服笼络江泽民和贾庆林家族成员的目的,也就是李稻葵所说的“对中国政治的影响”,无非是从希望政府放松监管的角度,以顺利实现他们商业利益的最大化。

    现如今,外界舆论把关注焦点只留在了马云一人身上,却忘记了如此“整改”的结果并没有影响到江泽民家族和贾庆林家族。其实,这似乎意味着顺势承认了江泽民和贾庆林等红色家族在蚂蚁集团的股权利益的合理、合法化。

    其实,贾庆林“家族腐败”的传闻自习近平上台不久开始,他的“反腐打虎”运动至今就从来没有间断过。早在七、八年前,还是王歧山担任中纪委书记期间,即有一篇标题为《“巨虎”贾庆林列入习近平打贪名单》的港媒报道,曾被广为转载。

    再往前追溯,大概是二零一四年七月前后,当时有无数家海外中文媒体都援引了中国享房网总裁程凌虚在微博发布的一则有鼻子有眼的消息,说是习近平当局于七月四日凌晨动用三十八军的五百多人,秘密逮捕贾庆林,并将其异地关押在呼和浩特的一所监狱……。

    这则“新闻”当时被海外中文媒体竞相转载之后,中共官媒即借宣传习近平如何一如继往,无比重视“扶贫”工作的题目,回顾2000年习近平在接受《中华儿女》杂志社专访时透露的内容:当时的福建省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贾庆林找他谈话,“省委想让你到宁德去冲一下,改变那里的面貌。宁德地区基础差,发展慢,开什么会议都坐最后一排,因为总排老九嘛。福建省有九个地市,没有实力,说话气不粗。你去之后,要采取一些超常措施,把这个状况改变一下……。”

    当时的中共官媒如此刻意渲染,明显是在对外“辟谣”,用宣传习近平为贾庆林张目,但却没有引起外界的特别关注。

    事实上,习近平与贾庆林的上下级关系早已从一九八五年就开始了。当时两人是前后脚从内地调进福建。贾庆林被调进福建的背景是,他本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任职于当年的国务院一机部办公厅期间,就被时任一机部副部长项南看中,五十年代长期担任团省委负责人和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项南对贾庆林“文革“前担任过数年时间八机部团委负责人的经历很感兴趣,将他从一机部办公厅政策研究室的技术员直接提拔成该部的产品管理局负责人,使当时才三十一岁的贾庆林成为该部最年轻的司局级领导人。

    一九八五年年中,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乔石向项南征求对两个福建干部的意见,一个是当时项南的副手,拟在当年召开的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增补为中央委员的时任福建省省长胡平,另一个是拟在同一个会议上增补为中央候补委员,刚刚才被任命为福建省委常委的陈明义。问到项南对福建省委领导班子的整体建设想法时,项南提出需要多几个外派干部进福建加大对外开放力度,乔石问到有没有具体人选时,项南推举了时任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总经理贾庆林。

    于是,就在习近平抵达福建的一个多月后,贾庆林被中组部一纸调令任命为福建省委副书记,一年后又兼任了福建省委组织部长……。这就是习近平回忆的贾庆林推举他出任宁德地委书记的背景。到宁德前的习近平是副地市级,被贾庆林安排为宁德地委书记等于是官升一级。

    贾庆林在福建任职时间是从一九八五年至一九九六年,期间一直与习近平私交甚厚,还曾借率领福建党政代表团赴深圳和珠海“参观学习”时,率领全团成员专程到府上拜见习仲勋。此后,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在深圳看望习仲勋时对他说的那句“你培养了好儿女”,就是听了贾庆林对习近平的褒奖之后,向习仲勋说的。

    正如在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已经介绍过的那样,习近平从一九九零年就开始担任福州市委书记和省人大主任,但就是因为陈光毅的原因,身为省会城市一把手的习近平居然一直未被安排为省委常委,政治级别仍然停留在正厅局级将近三年时间。直到这个陈光毅的省委书记职务被江泽民安排的项南的老部下贾庆林接替,习近平在福建省的政治仕途才步入了快车道。

    贾庆林在位福建省期间,习近平中共政坛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三步,,一是从副地市级升任正地市级,二是进入福建省的省委常委会,官至副省级;三是进一步升任专职党务副书记—-也就是省委第三把手,并在此基础上进入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都是当时的贾庆林力推的结果。

    网上的一篇标题为《习近平上位的护官符》的文章这样写道:习由于在东南沿海大省和上海任职,被江派视为圈内人,被曾庆红推荐入常。习近平的另一个资源是他在十六届政治局中的人脉。贾庆林时任政治局常委兼全国政协主席,习近平在福建时的省长王兆国时任政治局委员兼全国人大常务副委员长,另一位福建省长贺国强时任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组织部长,习近平在浙江的曾经上司张德江也在政治局……。他们有与习近平及习父辈的双层关系,自然乐于拥习上位,积极附和曾庆红的动议。贾庆林,曾庆红,王兆国、贺国强等拥习上位,也是一种利益交换,换得自己的利益长久维持,全身而退,子孙富康。果然习登基后反贪,只打掉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等异己,但对有拥立之功的几个最大贪官们都丝毫无损。

    如上内容大致准确,不过事实上习近平当年“被曾庆红推荐入常”的时间,应该是在从浙江调任上海之前,调他去上海的目的明显就是给他习近平入常并成为党总书记备胎搭建政治跳板。

    回顾二零二七年三月二十五日那天,习近平在福建的“老领导”之一,时任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组织部长贺国强引领着习近平走上了上海市党政干部大会的主席台。

    贺国强在代表党中央和胡锦涛总书记的讲话中夸赞近平政治上强,有较高的思想政策水平;熟悉党务和经济工作,宏观决策能力比较强,领导经验丰富,组织领导和驾驭全局能力强……。并特别强调安排习近平入主上海是从全国工作的大局出发,经过认真比选、反复酝酿、慎重研究决定的。

    当年的一句“是从全国工作的大局出发”,被指是泄露了习近平已经是内定“储君”的秘密。而如今的中共败象及中国惨状,就是贺国强口中的习近平的“宏观决策能力”及“组织领导和驾驭能力”的真实体现。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0 - 0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