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nu items!

    听到风声?胡锡进发文大谈自由:自由是必需品…

    新冠疫情的“乙类甲管”结束了,很多高强度管控在当时很必要,今后,要让自由和宽松的氛围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来。

    自由是我们社会的必需品,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自由排在第二个系列之首。然而我们的社会上有一些人对自由有着偏颇认识,觉得这个概念是与“资产阶级自由化”绑定的,一说自由他们会觉得“挺敏感的”,而加强管制,实现尽量多的统一在他们看来才是政治正确的东西。

    一定要把这个观念扳回来。自由不仅是社会主义的属性之一,也是人源自天性的向往,所有的社会规范都不能是为了压制自由,那是注定要失败的,正确的逻辑是把个人自由与社会的共同目标协调起来,实现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相互统一。如果有谁认为“资本主义才有个人自由,社会主义只需要集体主义精神”,那是一种根本的误解。

    尤其重要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以个人拥有相当高自由度为基础条件和前提的。如果人们没有流动自由、创业自由以及各种选择自由的话,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根本就没法搞,我们只能停留在计划经济里吃大锅饭,把人生“交给组织去安排”。

    所以说,在坚持法治、维护社会各种基本秩序、确保国家朝着党和政府制定的大方向和大目标前进的基础上,我们需要保障老百姓享受各种合理自由的权利,它们包括选择职业的自由,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安排人生的自由,保持各种兴趣的自由,不挑战国家政治秩序的言论自由,以及不违反法律的低俗自由,等等。总之,我们的社会不能形成“多管人”的治理倾向,管理必须是恰当、适度的,给人们留出充裕的自由空间,尤其要充分保障人们的私域不受打扰。

    说到自由空间,它必须以工作之外的大量闲暇时间为重要条件之一,因为有这些时间才会有私域。在我们的社会里,很多人各种加班的频率太高了,时间也太长,这很多是官僚主义以及“内卷”的结果。随意加班可不光是互联网平台企业的“996”,它的扩散面非常广,相互传染,已经成为重大社会问题。

    另外,空间上的很多不必要障碍应当撤除,比如我们的城管、保安队伍过于庞大,城市里四处设置的栏杆过多,有些广场都被围住,进入要刷身份证。这会让人产生社会不宽松的感觉,削弱人们的自由感。

    自由都不是绝对的,要有边界,但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是由人民当家作主的,它应该是全世界相对最自由的社会,而不应是“管得比其他地方更严”的社会,这应当成为我们坚定不移的认识。有了这种认识,我们就不会设太多且不必要的“物质和精神栏杆”,民间就会有更多活力,老百姓会过得更加舒畅,进而更加支持国家的大政方针,全社会的政治稳定就将更加牢固。这是很值得建立的良性循环。

    1 - 2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Sorry You have Already Voted!

    热点

    发表评论